加载中…
个人资料
假装自己在地球
假装自己在地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532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11-29 23:03)
标签:

杂谈

西子湖畔携美归,遥望天际孤星垂。

不见三潭映明月,许是嫦娥下凡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之后的两个多月,我和蓝只是互通短信。没有一个电话。
“你还好吗?我想你了,老公。妈妈已经好多了”
“老公,我不在时候,我准许你去找别的姑娘,一定要戴TT哦。但是千万不可以带她回我们的小屋子”
转眼2011年到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发短信问。
“快了”
“什么叫快了”
“大概过完年吧。”
“这么久啊?我很想你。”
“我已经准许你去找别的姑娘了嘛,小坏蛋。”
“可我想的是你。”
春节如期而至,情人节还远吗?
“情人节,你准备跟谁过?要不我过来陪你过?”
“不用了,最近家里有些事情,我处理完就回来陪你。”
“好吧”

某天下班,回到家。一开灯,蓝出现在我的面前。
“蓝,你终于回来啦!!”我还是一只手把她抱了起来。
“老公,我想你。所以回来了。”
“还走吗?”
“不走了,会所那边我也已经辞掉了。”
“他们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露姐还是很帮忙的。虽然,她不舍得我,但她说,我还年轻。乘早离开免得以后,哪都去不了,一辈子只能堕落下去。”
啵一个。
“说,我在不在时候,你找了几个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金周,中国特有的节日。看上去是放了好长一个假,殊不知,只是把周末重新排列组合造成的错觉。而7天对有些人来说是漫长的,对有些人来说是短暂的。对有些人来说是有意义的,对有些人来说是特无聊的。2010年的十一长假对于蓝和我而言,是人生的转折点。
“下火车到你家那又多远?”我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有点紧张,有点尴尬,也有那么一点激动。
“再换长途大巴,大概1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先去镇上,晚上和爸妈一起回乡下。你知道吗?我爸妈是超市是镇上最大的一家。。。。。”蓝很兴奋地向我介绍她的家乡。
是的,蓝经不住蓝母的一再催促,带我去她的家乡。她说,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希望看到我。我是动物园的大猩猩吗?被围观。感情告诉我,我是蓝得男友,去见人父母是件很平常的事。但理智又告诉,我的决定并一定正确。因为,我根本没有对未来的把握。所以,我现在相信,左脑控制感情,右脑控制理智(好像是,反正就是两个不搭边的),从来没有哪一个能盖过哪一个的时候,只有你自己选择左脑还是右脑。
我去干什么?求亲?算什么?毛脚女婿?事实上,我曾经和蓝提出过,给她找份工作。我想凭这些年的一些人脉,给她找份前台文员或者其他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出一个礼拜,猜想被证实了。虽然,我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林先生吗?”电话那头是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听上去大概有50多岁了。
“是,请问哪位?”我以为只是某个客户或者协作单位。
“戴绿帽子好看吗?”
“啊?”我立刻反应过来了。
“戴在你头上应该很好看。”我很镇定。
“小赤佬(上海话,臭小子的意思),你很喜欢破 鞋,烂 鞋是吧?我明天快递100双穿了两年以上的鞋子给你,怎么样?”电话那头听起来很激动,也很得意。
“好,有来无往,非礼也。我回赠你100双穿了一个礼拜没洗的袜子。”我非常绅士。
“你跟我耍什么嘴皮子?知道LAO ZI是谁吗?”声音开始变得恶狠狠地。
“老 子啊? 知道。春秋百家之一,道家的头嘛。写道德经的。”我继续淡定。
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戴上了绿帽子,否则他怎么这么激动。绿帽子,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也只有中华男儿才明白绿帽子的含义,而不是简单的,GREEN HAT。
“XXXXX,侬晓得伐?捏涩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你XX敢动 老 子 上的女人,侬寻死啊?”
“隔么(那么),侬搞定伊,不就好了吗?上过她得,又不是我一个人,对伐?”
“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谁的号码?”
送走二老后,我迫不及待地问蓝。
“露姐”
露姐是会所的经理。据说,非常喜欢蓝蓝,待她像亲生女儿。我压根就不信,老 鸨们总是变了花样压榨姑娘的青春。这是我一贯的思维。
“我跟她说好了,把这个号存好,以后我妈如果找她,就扮演你妈的角色。”
这年头,韩国美女是假的,美国民主是假的,中国食品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连我妈都被假了。
“我跟她说,如果她不演的话,我父母就会把我抓回去。我再也见不到露姐你了。所以,她答应了。”这丫头鬼得像个精灵。
接下去的几天,我再也没见过她父母。直到送二老去火车站。
一场危机,算是过去了。
回到家里,蓝蓝如释重负。瘫在沙发上。
“就被你这么骗过去啦?”我给她泡了杯茶。
“恩,我跟她们说了,今年过年,我不回去。留在上海。”蓝蓝说。
“他们什么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蓝蓝苦笑。
“想哭吗?”我发觉她情绪有不对。
“恩”她趴在我肩上失声痛苦。
“其实,我多希望我真能成为你的妻子。给你洗袜子,给你生儿子。一辈子跟着你。”蓝越哭越伤心。
“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很奇怪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吧”她诡秘的说。
我点点头。
“你个懒鬼,你睡着的时候,我看到放在茶几上的名片。”她微笑着。
“哦,你来干嘛?”
“来干嘛?来等你给我认错。”她理直气壮道。
“我何错之有?”我轻蔑地问。
“一,周六打了灰机 没给钱。。。。”我赶忙捂住她得嘴,把她拖到了电梯间。
“你。。轻点嘛,人家,人家透不过气来了!”她大口喘着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再说,好伐?”我瞪着她。
“好”她伸出手掌,像似问我讨要东西。
“多少钱?” TMD,打了两个灰机,能多少钱嘛。
“谁管您要钱了?我要你家的钥匙!”她撅起小嘴。
“啊?你要 我家钥匙干嘛?”
“你不是说晚上再说吗?那我回家等你,要不陪你上班也可以。”她俏皮地眨着眼睛。
我掏出钥匙串,把家门钥匙取出来。“那你回家等我吧,不许拆我房子!”
“就你那房子,还没我老家的厕所大呢!哼!”她按了 ˇ
“刚才那女的谁啊?”PARNER 问我。
“哦,没谁,保险推销员”我随口编。
“保险套 推销员吧”
“上班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来洗碗吧”她主动请缨。话音刚落,就开始收拾起来。
看着她在一堆泡沫里忙活,我走到她背后,就像前女友,搂着我那样,楼住她。
“小子,这么心急啊?暖饱思YIN欲啊?你们这些坏人”
“不,我只是想这么抱着你”
我听到了她的抽泣声。
忽然,她转过身,紧紧搂住我。全然不顾洗洁精已经从我的脖颈流道了背脊。
“我不应该把你当成他得替身,我知道你不是他,可是当我第一见到你的时候,我就
好想哭,我以为他回来了。和你在包房里ML,我完全认为你就是他。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我是坏人,难得花点钱,做点好事,是在积德”我在发什么神经啊?她只是一个
失足妇女,有木搞错啊?我花钱去P 鸡,居然变成是做好事了。雷锋叔叔一定会弱爆的。

眼泪水 不是自来水。碗还是要继续洗,我还是继续这么抱着她。
可是我的弟弟已经变成了穿山甲,洞在哪 洞在哪?
蓝也感受到了下体的变化,轻轻摆动着她得鸭子PP。
我们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上帝之手,已经紧紧抓住女人身上的两个优点。
“先洗碗” 蓝推开了我的手。 还顺手在穿山甲身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去看电视”
“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天下班回家晚了点。刚下车就发现有人影在后面跟着。
  我怀疑是抢劫的,正想赶快进小区里。
  “何念斌!等等!”
  我转过身,惊讶的看着这个能一口喊出我名字的妇女,牵着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男孩

比较害羞,躲到他身后只露半个脸出来。
  “你是?”我实在想不出他是谁,我敢说我从未见过她。
  “我叫什么不重要。你快去看看夏鸥吧。唉!那孩子……”
  我想那时当我听见夏鸥的名字时,我眼睛都瞪圆了。我上下打量着这老妇女,衣着相貌都

普通,年龄大概在50上下……我像侦察一般的盯了她十多秒,然后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的?”
  “是夏鸥给我的地址?你一定得去看看她呀。”
  我更纳闷了我说夏鸥怎么了。
  “哎,能找个地方慢慢说吗?”她直接问。
  我知道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她要告诉我了,虽然戒备她,却忍不住心中憋了多年的好奇。

把她带回了家。
  “你一个人住吗?”妇女打量着我家,拘谨的走进来,她身后的小男孩更是不停的用黑亮

的眼睛盯着我。
  “不是,我妻子带女儿回外婆家玩去了。”我边说边给她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一听头都大了,怎么在有天之内有两个女人对我说同一句话呢?
  我用疲惫不堪的声音说:“为什么想到要结婚?”
  因为她以前一直从没提过要结婚,她说她还小还没玩够,婚姻会灭杀她。但是为什么她转

变那么快?难道她……见过夏鸥?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背上就一阵寒。
  “呵呵,人家刚才看见电视里的新娘穿婚纱好漂漂哦!我也要嘛~!”
  “哎呀,今天我累极了,你别闹了好不好。”无奈地推开她,把身子往沙发上摔去,重重

地陷在里面,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这些。
  “怎么?你一听和我结婚就很累吗?”她生气了,凑上来扳着我的脸问。
  “不是啊,我今天工作累。”
  “哦哦,老公我来给你捶捶肩。”然后她的小手就立即忙碌起来。而且不亦乐乎。


  我把手覆在她吊沙发边的小腿上,那里柔软而弹性。
  “给老公捶捶肩啊,老公老公辛苦了,老婆唱首赞美歌。老公你是天,老公你最大,我是

老公的,老公最最好!老公你猜每句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是什么?”她一边捶小嘴就一直唧唧

喳喳说个没完,“哈哈,猜不到吧?笨蛋,连起来就是‘天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看着小满单纯的笑,我就要以为她不是我的小女儿了。
  夕阳倒挂在海面,云霞集聚天边,我震撼它的美,小满也惊叹太美了。我转过身,金光印

在小满脸上,我想你也是美丽的。
  在三亚转了三天,小满收集了一大堆我觉得毫无用处但她当宝贝的玩意。然后回到所在的

城市,一切照旧,也是新的开始。
  在回家后的第二个晚上,我送小满回学校,她神秘的拿出一个海螺,递给我:“我把快乐

交给你了,以后你要天天笑给我看!”
  那一刻,我真被她无邪的话感动了,且迷惑。
  “你是谁呢?”我问,精神恍惚,我想这纯洁的女孩是谁呢。
  “我是小满,二十一岁,未婚。”她笑着回答。
  月光照在她微笑的脸上,空气中流动着一股纯纯的奶茶香。我就不由自主想吻她。


  拉她入怀,吻上她嘴的那一刻我明显得感到她剧烈的颤抖。
  小满的脸实在离我太近了,以至于那一刻我就忘记了夏鸥。
  小满在那一瞬间,从我女儿变成了我的女友。我的小女朋友。
  大板是最开心的了,大板说小满难怪你最近满脸发光。
  小满就会害羞,撞进我怀里撒娇,我慌手慌脚的接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