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亿万星辰
亿万星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70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中国人国共和国著作权法》。
 
 
朋友们
常去的网站

东方幻想世界

我们的官网论坛

太空疯人院

疯子们的老巢

博文
(2015-11-05 12:53)
标签:

杂谈

    下雨就堵车,一堵车我就坐地铁。

撑着伞走向地铁站,脑子里习惯性地飘着各种念头。随手抓一个脑补成一个场景,这些场景有时候会变成小说里的某个情节,有时候就再不重现。

但是这个场景是怎么回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Una noche, los ladrones habían estado en su casa. Él dormía profundamente y no se oía. Al día siguiente se descubrió que los robos. Aún dinero en efectivo en su cartera, teléfono móvil, cajón de su escritorio todavía algunas pinturas seguras (más tarde identificado como falsificaciones), y para su ordenador con pantalla plana de TV Modiu el. Cuando abrió los ojos y vio una cara vieja. 'A partir de hoy', dijo el anciano, 'Tú eres mi hija.' El pánico estaba buscando a las personas mayores en todo el musculoso, pero ...... yo también soy un hombre ...... 'el viejo se echó a reír:' No importa. Aunque pobre, pero no al revés que hayamos dominado las sociedades civilizadas no dominan la tecnología -. hombres y los niños sub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5 09:45)
标签:

杂谈

朋友参加了一个聚会,聚会上聊起青春。

 

我对于青春,虽然不避讳,但也不大常提起。

作为一个奔四快撞线的人,我被叫作大叔已经很久了。最初的时候是同事装嫩,有玩笑的性质。叫我大叔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5 11:21)
标签:

杂谈

 

    买这期杂志,是因为《雷锋塔》,作者因可觅。

    因可觅这名字颇有陌生感,总要愣一秒,然后转换成我熟悉的名字:楼兰。

    楼兰。墨水兰。墨水牛奶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天跟别人谈到,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你。

谈着谈着我说,我喜欢聪明的动手能力强的。小时候爸爸给我做了一个电子琴盒电视天线等各种东西真是酷毙了。如果有这么个人,比如我的房子里哪哪有问题了,他一下给我修上了,或者帮我计划并实施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改造我肯定也觉得他酷毙了。

对方说,找个木工和装修工人,做这些一点也不难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做了个连环嵌套梦,至少四五层。

  昨天厨房水管坏了,今天要去请物业师傅来修。加上昨天收拾水有些累,所以媳妇上班的时候我还赖在床

上。

  媳妇走了我想再睡会儿,等超市开门去买水管。睡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人说话,还有人从没关严的门缝

里看了我一眼。客厅居然有人。我想这是作梦。我还没找人呢人哪来的。

  过了一会儿觉得不对,真的有人说话。

  出去一看,傻了。客厅足有八九个人,自顾自地忙着。我问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怎么进来的,一个女的

板着脸,意思是说“要有费用”。

  他们端出两大盘饺子还有其他吃的。我想这大概是个什么服务公司。谁请来的呢?只能是我媳妇了。

  但我还是制止他们。阳台有两个姑娘——有一个还是个小孩子——踩着椅子擦窗户,我让她们下来。

  然后到厨房。漏水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池子状,有两个师傅在修。可不知道怎么,越修越漏,水迅速涨上来

,我几乎是踩着一个人的背跳上来的。

  这太假了。肯定是个梦。

  于是我醒了。

  却发现媳妇在旁边,在玩IPAD。我问你怎么回来了,她笑而不答。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1 18:38)
标签:

杂谈

我以为表停了。
夜里两点半,老婆把我推醒,让我开灯。
她流鼻血了。
春天了嘛,春天火大,流点血去去火……
擦了又擦,擦了又擦,还在流。
……这火也太大了点吧。
这还不算,跑到卫生间哇哇吐起来了。吐的都是血。
这下都慌了。
拿钱,拿卡,穿衣服,擦血擦血擦血。
小区里有个诊所,先止了血再说。
后来老婆笑我临事慌乱,我想了想,虽然走的时候没关灯,碰掉了不知道什么东西,没穿袜子什么的,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把鼻血流成那个样子。
更何况还吐了很多,难道是胃不成。
下楼敲诊所的门,打诊所的电话,没人应。唉,也难怪,两点半,这是日本人所谓“连草都睡着了的时候”。
下一个选择是北医三院第二门诊,就在附近的小区。
老婆用纸捂着鼻子,还在流血。
结果是,北医三院第二门诊没有急诊。
第三目的地,北郊医院。也不远,过了城铁就是。
后来知道这医院改名了。
打车,下车,进急诊。
结果是,这家医院的耳鼻喉科没有急诊。
这时血已经不流了,老婆说,吐出来的血是倒流进胃里的,并不是胃在出血。
血也真的止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0 00:10)
标签:

杂谈

1.

    做了个连续梦。

    梦到要去俄国,而且是半年。在一个旅馆里收拾行李。LD一开始在睡觉,后来帮我整理箱子。太多的衣服要带了。我说,算了,带不了那么多,到时候买吧。

    然后醒了,告诉LD我刚才作了个梦,梦里有你,但现在想不起来了。

    然后继续睡。

    惚恍间到了俄国,住在一间宿舍里。宿舍是长条形的。同来的还有两个同学,似乎是王和李,又似乎不是。

    好几个中国学生来看望我们这几个新来的。我想起还没找地方兑换卢布,有人说可以先借我;我带了个铁茶缸(这个茶缸现在放在厨房里装油)有个女生说,她能搞到银的,说完变魔术一样扯住茶缸一拉,铁皮被拉起来,里面居然有个夹层,看上去真像银的。

    后来就醒了。这是第N次梦到去俄国了。只是以往都是梦到出差,不是过海关就是找旅馆,这次却是去学习。

 

2.

    振作起来去了菜场,买了一百多块钱的菜和肉,估计够一周吃的了。

    牛肉要炖着吃;明台鱼烤着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网好了没有?”
  “好了。”
  “破网,天天抽风。”
  雷思坐回工位,在键盘上敲了一下。屏保消失,桌面上机器猫冲他傻笑。鼠标移到屏幕右下角,小企鹅还在那里左顾右盼。他啪啪啪点了几下,问领座的女同事:
  “哪好了,还是上不去。”
  女同事看了一眼,“哦,那就是又挂了。”
  “唉,”雷思打开一个文件夹,鼠标在一个个文档上划过,哪个也没点;从架子上抽了本杂志翻了翻又丢开,杂志兴致勃勃地在桌面上滑了几厘米,撞在显示器的底座上停下。
  他冲了杯咖啡东张西望,同事们有的盯着屏幕发愣,有的望着窗外发愣。他喝了口咖啡,“咱们真成网络动物了,没有网就什么都干不了。”
  “那就不干呗。”女同事正忙着用玉米炮打白毛僵尸。
  雷思看了一会儿,“你说,要是网彻底没了,会怎么样?”
  “嗯——”女同事拖了个长音,“那像咱们公司,估计就得关门吧。”抬头斜了他一眼,“你盼着呢是怎么着,要是没有网,你这种宅男还活得下去吗?”
  “谁宅男,你们全家都宅男。”
  “切。”女同事不再理他,敏捷地挖掉一个太阳花,种上樱桃炸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