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5-12-05 00:27)

四号,主要特征就是自我,从来不知这世上还有其他人存在似的自我。

也不知这世上其他人也有喜怒哀乐,只一味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而四号的这种自我,并非来自于自私,四号与生俱来的慈悲心肠,是其他型格不可比的。

四号的自我,来自于太过敏感的心灵,就好像听力十分好的人,平时要带上耳机以防止被正常的声音震坏鼓膜。

—2012.11.21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05 00:22)

”水瓶座是敢于我行我素冲破束缚的人,敢于承认自己,做自己。“所有星座中,最自恋的就是水瓶座,因为水瓶能清醒地看透现实,又不屑现实,最有勇气按照自己心意生活的人。这样的勇气看起来很傻,但傻得很骄傲。

—2012.11.21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1-19 14:36)
标签:

真相

角色

身份

规则

自我

分类: 随笔

人的身份有很多种,任何一个角色的产生都是必然的。在家里,是母亲、父亲、儿女的角色;在单位,是同事、下级、领导的角色;在学校,是学子和教师的角色;在自然社会中,是男女性别的角色;以大众欣赏娱乐的角度,是美与丑的角色;恋爱中,是情人的角色;在人际关系中,是朋友的角色。需求者,是客户的角色;提供服务者,是商家的角色。人生就像是一场大型的游戏,因众多的角色之分而产生了规则和监督规则执行者的角色;谁都可以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这是自己的选择。就像在监狱里,你可以选择当犯人也可以选择当看门人。

 

由此可见,人与人之间本没有什么尊卑贵贱好坏之分,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身份的高贵与低贱之分,只因人对角色的认知不清晰而导致的丧失自我、阿谀奉承的现象。因此,国王与公主、小偷与乞丐,警察与法官、骗子与强盗,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只是社会中扮演的一个角色而已,想扮演好你选择的这个角色,只需遵守游戏规则。

 

上帝、真主、佛产生于人的心灵与精神的层面,是人在扮演信仰和信徒这两种角色,实质上,信徒求和膜拜的都是自己,同时,信仰又是一个能使人净化心灵、自我反省、寻找自我与真相的方法。因此,人要有信仰,做自己,爱自己。并且,做一个真实的人,远比做头脑中的好人或坏人,要重要的多。

 

谁更信奉规则,谁更接近这个真相,谁更爱自己,谁就更强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1-18 19:4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想起有次和小枫聊天,她告诉我04年初她对我的第一印象。她说一看到我同时在脖子上缠了好几条围巾就想笑。我听了一下子就笑出来了,当时在乌鲁木齐买了很多条围巾,因为乌鲁木齐的围巾实在太好看了,铺天盖地的,又便宜,我受不了这个诱惑,就买了很多条。喀纳斯的景色很美,照相的时候我不知道带哪条围巾更好,索性多戴几条,各种色彩都露一点。

 

回去后,这些围巾都分送给了朋友,自己一条都没留。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7 13:17)
标签:

正能量

平安

喜悦

接纳

情感

分类: 随笔

有时我静坐在那里,突然就很激动,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很期待,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居然也喜悦的接纳着失望,仿佛这是常态。

有时我好像就要悟透了,突然厚厚的脑壳来挡一下就回落了,

也就随它去,好像将到未到的高潮,享受这个过程也未尝不可。

 

我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预示着什么,是为了我的什么最佳利益而来的,

总之信息量非常大,工作上的,感情上的,统统扑面而来,只有顺势一一放下,

摧毁的如此轻易,一定是早已腐朽了吧,而在这紧要的关头,总有人帮助优柔寡断的我完成这一巨大工程,

我不由感谢这些人,为了我,不惜用恶人的面孔,给我警示。

 

表面的我没有什么变化,而内在,一定有所改变,

只是我还没有清楚的意识到,

所有的调整,都是让我做准备,

准备什么呢,对于急性子的我,这又是一种意志的磨练。

 

我可以忘却,继续生活,也可以暂时离开,云游四方。

我知道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为了让我回家——与心连接,

总之要爱自己,放下头脑,感受自己的内心,

要对自己的内在诚信,最终我会平安喜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28 18:55)
标签:

生活情感

分类: 随笔

看看这个标题,感觉现在的生活小区,已越来越不是儿时那个人与人亲密交往的场所了,开发商设计的种种景致使互不相识的邻居们饭后可有事干,在健身器上扭扭腰,打打秋千,网球场上挥挥汗,再者溜溜狗,所以这院子再大人再多,大家也都是各行其事,各怀心事,互不相干,只是偶尔有犬吠而已。

 

院子里人养各种各样的狗,小型狗也就算了,有次居然得知有人养着藏獒,我很惊诧专程去观摩,清洁工远远地指给我,“靠近南门那家一楼有花园的。”栅栏很高,上面缠着植物藤蔓,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我好奇的站上石凳探头去看......从那以后,我再路过那家都是绕道而行,因为那天那只黑色的巨犬发现有人胆敢冒犯,咆哮着差点崩断铁链跳出来吃了我,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使我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

 

南门有个水池,春天时里面游着很多小蝌蚪,“咦,哪儿来的蝌蚪?”我很惊奇,蹲下看了半天,女儿担心,“等这些蝌蚪长大了变成小青蛙,岂不蹦蹦跳跳满地都是?”我回她,走路小心点就是了。现在,这院里岂止有青蛙,只要一下雨,拳头大的蜗牛就会从花园深处爬到路面上来透气,总有不幸被踩得粉碎摊了一地水儿的;有次我对女儿恶作剧,“走路时千万小心别踩到筷子粗的蚯蚓哦~~”,她“咿呀”一声捏拳战栗,我暗自偷笑。青蛙可要幸运很多,躲着人,蛰伏在黑暗之处伸长舌头舔食着蚊子。我经常在路边草丛里见到它,它蹲在那里很沉默,我手里如果没拎东西,也会蹲下和它对望会儿。当然最近发现它们日渐长大,蹦的也更高了,还是有点怵。

 

院子里植物很多,我根本叫不上名字。有种大叶子树长得很是得意,夏天时,树上一片片肥厚油绿的叶子,跟橡皮做的似的非常结实的黏在树枝上;冬天的时候叶子全不见了,但光光的枝子一点都不显得干枯,像脱光了衣服的小孩,胖胖嫩嫩滑滑,揸着胳膊伸展懒腰,又是一景。我很喜欢这种极具娱乐精神的小矮树。还有我唯一认识的凤凰树,有天惹到我妈了,“你们院里有种树咧,红红的花开得很好看,就是长得太高了,把人看得脖子疼。”我笑喷了,北方来的人,习惯低头赏花,但在这南方,那凤凰树的树顶上可不是高傲的开着无比艳丽的红花吗。

 

南门口有个卖盗版光碟的摊子,每天一辆自行车一个小板凳,人不在车在板凳也在,但门口的保安任何时候都在,除了查查访客,就是帮着看看他的摊子。西门口有两口子是搞废物回收的,全天候,只要有业主需要,保安就会通知他们进门去收。从这点上,多少能看出点过去邻里邻居之间相帮的影子。我妈回老家后,有天我路过西门,搞回收的两口子主动跟我打招呼,给我递了张名片,我知道那全是我妈的功劳,自从我妈来了,我和女儿就成了名人,都知道我们是好人陈老太太的亲人。不过自从母亲大人认识了门口的这些人和院子里的老人们之后,不管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也不管语言通不通,她们有空就相约买菜散步,我妈再也没走错找不到家门,也知道了菜市哪家包子做的好吃,因为这个,我对她们还是相当感激的。

 

但就在我妈走后不久,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爬上爬下的搞着卫生,不经意屁股碰到了什么,回头只见电视机倾斜而下,我倒吸一口冷气,扶也扶不住,惨叫一声,紧接着听到很夸张的一声巨响“夸嚓!!”,电视机和地板居然面对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惊慌失措之中,我首先想到了垃圾回收,赶紧翻出名片拨打电话,两口子来了,不但帮我清理现场,还给了点钱。在LG回来之前,狼藉的场面已然恢复到一尘不染,我保住了矜持的主妇风范,只是家里忽然少了个庞然大物,又正值欧洲杯黄金时刻,LG多少向我表示了他的不满,我立即奉献上我的电脑,端茶送水伺候爷看球赛,暂且混过这一关再说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12 00:09)
标签:

休闲

分类: 随笔

     不知不觉间,2012S来临了。一天,我打开博客,翻阅着一些博友的文章,忽然听到有首英文歌很好听,便问身旁的格格,这是什么歌?格格说,wot' go home....我要这首歌,我打断她,帮妈妈放到博客上去,格格听了满头冒汗,这本来就是你博客上的歌呀!

 

     哦,久违了,我忽略的不止是欢快的音乐,还有身边的朋友,和不在眼前的人,你们都还好吧?请一定要健康快乐,为你在此深深祝福!

 


元旦在莲花山公园。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2-22 15:40)
标签:

情感

分类: 游记

一直喜爱着旅游,走过草原湖泊、沙滩大海,爬过山峦沟壑、游过大街小巷,大部分的记忆已经模糊,能留给我深刻记忆的地方不多。其实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什么人在一起。想忘记那些感伤的事情,只记得快乐,却很难做到。唯有当自己是一个过客,回去后什么都不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少写游记的原因。

 

去敦煌只是履行一个承诺。路上整整走了两天。火车上的时间是被无限拉长放慢的,但慢慢的在时间里滑过,挺好,令我焦躁的心灵平缓了不少。当车窗经过山体、河床那些没有人烟的荒凉时,倏然,一段葱郁的树林、炊烟袅袅的村庄又印上了眼帘。就这样,窗景不断的交替着,变幻着,一会儿凄凉,一会儿又有了新希望。

 

目的地柳园到了。名曰柳园,却没有看见一颗柳树,它是一个专为敦煌而存在的小站。下车后,有个同样单身的女人和我对望一眼,我们便好像认识了很久,边说话边走出站台。我突然就有种恍惚的感觉,人在旅途又不得不保持着一份清醒和克制。这些情景都经历过一遍了,一样都是一个人的旅程,在某个地方相遇,然后离别,以后再无音信。人生其实就是不断的重复,在重复中,外表越来越淡漠,内心却越来越温厚。当她和我道别离去,眨眼我又恢复孤身一人,我喜欢这种不心痛的离别,有种依依相惜的珍贵味道在其中。

 

五百年修来的一次擦肩而过不是吗。

 

夜色降临,我打了一辆车,司机穿西装打领带,言谈举止彬彬有礼。但我的视觉欺骗了我。在之后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里,他喋喋不休,讲他早逝的爱人,单身男人的罗曼史,以及各地游客对他热情接待的种种回报。对于这种语言的暴力,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只有忍耐。下车后接过他递上来的名片,他说之后的行程假如由他安排,我一定会满意。我礼貌的应着,等他开车离去之后便将他的名片丢进了街边的垃圾桶。

 

千里迢迢来到这片沙漠,陌生的感觉在短时间内难以消除,但不需要做任何刻意的融入,即便是无依无靠也不会惴惴不安。在人声鼎沸的沙洲夜市里,那一片活色生香的人间景象,在我看来仿佛是一段海市蜃楼,聊斋里狐狸精变出的虚幻景象。在夜市里看见一段漂亮的黄杨木,质地细腻,拿在手里温润可人。黄杨木是沙漠里的珍贵木材,现在它被砍成一截截打磨的光滑可鉴摆着台子上卖。喜欢它却没有拥有它,跟着我离开敦煌,等于我带回去了一段孤独,也许最终这一切都会灰飞烟灭,不要也罢。

 

在陌生的环境和行色各异的人群里,自由自在不带面具的呼吸、看和听着,有时过客的感觉也是不错的。在去魔鬼城的时候,汽车顶着烈日,行走在一条两车宽的路上,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显得人和车蚂蚁般的渺小和软弱无力,干燥空旷的戈壁像一个扩音器,甚至能听见空气和车速摩擦的声音,烈日在汲取了戈壁中少得可怜的几丛植物的水分之后,还想将我小小身体里的水份全部摄取,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我有种幸好只是路过的优越感。

 

生活在敦煌的人真的很辛苦,肤色大多干燥黝黑,可他们有好心态,快乐认真的生活在这片沙漠里,执着的守候着瑰宝莫高窟、月牙泉和鸣沙山。月牙泉就是田震唱过的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如果以后朋友们去敦煌旅游,一定要到处去走走逛逛,记得要去看看沙漠里的奇迹——葡萄沟,在那里享受一顿农家菜,真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18 22:58)
标签:

休闲

分类: 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11 00:10)
标签:

季节

分类: 随笔

   夜雨之后,秋意渐浓。

   被雨打落的片片黄叶躺在路面,却并不显得颓废落败。

   抬眼望去,经过雨淋的叶子绿的发亮,树依然一片生机蓬勃的样子。

   雨还在继续下着,只是变小了,像小孩子的抽泣,意味犹尽。

   撑着伞在路边走,脚一滑,不由自主伸了一下胳膊保持平衡。

   一辆的士居然无声的停下。我微笑摇头。于是,鲜红的的士在雨中淡然离去。

    我继续漫步。路面被雨水冲刷的很干净,一步步踩过时,心里有份莫名的轻松和喜悦。

    如果是两个人一起手牵手在细雨中漫步,岂不是很诗意、很珍贵的时刻?

    但路上没有一对情侣,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会享受不花钱的浪漫了。

    偶尔路过的小店,有空灵的音乐飘出。不知名的乐曲总是很好听。

    小小的雨滴打在伞面的声音也很好听,嘚嘚,叮叮,嘚叮,嘚叮,后来声音越来越小。

    渐渐的,我走入了繁华的闹市区,人声车辆声顿时喧腾起来,沸沸扬扬。城市呀,你从不安静!   

    南国的秋天刚刚来临,而日历上,正是北国的立冬时节。

 

    ——那么,谁来谱写北国的初冬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