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怡然自得
怡然自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81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1-08 16:42)
新办公室有些冷,或许因了靠窗子太近,又或者是一个人太空。

打开博客时忘记了密码,几次验证手机号码都不对,真怕一时丢了原来的许多时光,所以竟然恐慌起来。

自从母亲走后,真正明白有些失去让人绝望。所以越来越怕,失去。

心里是无望的荒凉。从夜半的失眠,到近日的多梦,整个状态还是没有调整过来,中午小睡一会儿,竟然睡不醒了,那一刻真希望,能一直睡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郭编给打了电话,他想用上篇稿子来弥补,我就知道散出去的钱大概是要不回来了。不怪别人,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于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从此以后,才能学会认清所谓亲疏,才能明白帮助别人也讲该与不该,才能知道有些东西扔出去后就不再纠缠,当然也明白了有些失去是注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每一个春天都是相似的,每一株荷花都是相似的,每一瓣萼片都是相似的。但,岁月不一样,年轮不一样,意义更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纸上风云第一人(1)作者:


2008年的春节,如八年间的每一个春节一样,旅居北京的高信疆是要回台北与夫人元馨及两个儿子一同团聚的。
飞往台北的班机上,六十多岁高信疆,已是一头白发,此时正望着舷窗外静止了一般的云,回味着一年间所经历的悲辛、喜悦。桑榆近晚,可他哪是一个肯轻易服老的人。小孩子见到他叫声爷爷,他总是半开玩笑地及时纠正:叫我伯伯就好。是啊,他怎么能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纸上风云第一人(2)作者:
当时的副刊,在高信疆眼中,每一期都必须是经典。发表的作品、讨论的文化议题、推展的活动、研究的现代艺术全都要求顶尖。
他是第一个深知利用版面的视觉性感染力量和读者互动的主编,不论整个版面的安排、设计,视觉焦点的图象,甚至全版中任何一点、一勾、一条别人以为无所谓的细线,只要不妥或多余,他都严正要求做到绝对完美。
这种懂得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纸上风云第一人(3)作者:
十九
高信疆主持《人间》副刊期间,台湾仍处于国民党的威权时代,党禁、报禁并未解除,而他除了曾用一整版刊登李敖《独白下的传统》,还刊登了当时异议者柏杨等人的文章,而这突破了当时国民党当局的太多的文化禁忌,被视为大逆不道。当国民党决定对文化系统进行整肃时,《人间》副刊首当其冲成为被打击目标。
当年负责台湾思想控制的警备总部,举办的管控媒体的“文艺会谈”,高信疆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省委办公厅某领导培训党委信息工作,提起当年省会的棉三职工宿舍楼爆炸案,勾起我对那个城市的记忆。

关于那个城市的记忆从我的十六岁开始,求学,省部级重点中专,公费生班,一个40个人,我是10号,一个宿舍六个人,我住上铺。毕业后进一家8000职工的国企,干部身份。然后就是几个同学、几个同事的故事,突兀地闪过又静静地消散。关于那起爆炸案的记忆还在,是因为同学当时租住在那里,爆炸案发生时一声巨响把家里的鱼震死了,担心还会有再次爆炸,在我的单身宿舍里住了几日。

如果可以,关于一个城市的记忆,有时候就这么简单。

母亲生病住院的日子里,常常被无助包围。那种无助,不是物质的不是精神的,是无奈到无力。我眼睁睁看着母亲疼着老去,却不能代替不能改变,如同看着时间从眼前划过,却抓不住拦不住。

无助时,想起的居然是那个城市的S

想起他的母亲生病时我的角色,我曾凄凄的跟母亲说:“妈,我可能会没有婆婆!”可是在他母亲突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渐渐活成了贪心的模样

 

有一种缘分,总是不早不晚,比如我与红山寺。

早就听说红山寺是华北慕名的佛教圣地,也听说红山寺有求必应香火很盛,她静静地守在太行深处紫金山麓,我去或不去,她不悲不喜。

可是今年,时隔不足两个月,我去了两次,每一次都是与小城里与我最亲近的人。

第一次,先生开车,我和两个宝儿,还有公公婆婆。时逢大年初一,红山寺格外热闹,前来祈福的人接踵摩肩,空气中飘着香火和烟灰,颇有仙境的感觉。婆婆带了供品、香火和元宝,她要去祈福,公公陪着。我相信她祈祷的是全家的安康与幸福,所以我和老公便带两个宝儿玩耍,吃美食看演出给宝儿讲传说。

据说红山寺主要建筑有万佛殿、大雄宝殿、红山圣母殿、黑龙殿、九龙圣母殿等大小72座殿宇,我们并没有也不可能转遍,只选了几间比较熟悉或看上去比较雄伟的殿。每进一殿,我都会双手合十,深深的鞠三个躬,表达着我的敬意。彼时,我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夫妻恩爱,宝儿聪慧,双方父母健康,有工作有爱好有朋友,没有大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7:30)

花开的模样

 

隔得再远,终究还是迎面相逢了。一阵风过,似前世凛冽的叹息,又似曾经醉人的秋波,纷至沓来,铺天盖地。当初可有一场旷久的深仇未报?一句刻骨的山盟未遂?于是一路追逐而来,从那时至于今日。

 

坚定的认为,迎春开得最早。一根根枝条,弯弯细细,整齐地挂着一串串小花。花儿小得可怜,黄得可爱,释放着自由、朴素与坚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场无需喝彩的演出——白府傩仪“拉死鬼”

 

白府村隶属于邑城镇,据说是明永乐年间由山西洪洞大槐树一户朱姓人家迁至此地,整个村子以“朱”姓为主。2012年,白府村入选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文化古村,村里有多处保存较好的古建筑、古墓、古遗址。

在村镇人员的引领下,行走在白府村弯曲的古老石街巷里,看到那一座座样式不尽相同的古门楼,可以感受到村中先人们生活的精致品位和浓厚的文化气息。在白府村中,朱氏家族最庞大,属于名门望族。村中有许多老年人还清晰地记着当年那些朱家古建筑的壮观和精美,有大院有小院,门楼均出厦,房顶均放置五脊六兽,分为北楼院、南楼院,东南楼院和花门楼。这些院落大都有200多年的历史,青色石瓦,楼宇林立,厚重大气。经过岁月风雨的洗礼,许多房屋已经倒塌,有的精美建筑被损毁,有的居民就把楼宇改成了平房或瓦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