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平
易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9-01-16 00:00)
标签:

杂谈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从十堰到宜昌后,准备到港口买回巫山的船票。来到售票处,已见人头攒动,拥挤不堪。此时腹中已饥,索性填饱肚子再言其它。

    上街见一云阳餐馆,点好饭菜,狼吞虎咽,忽闻叫唤“易哥”之声,寻声望去,见一巫山王姓老乡招呼于我,身边还站着两个青年,看我有了反应,那老乡问我:“从哪来,到哪儿去?”我一一作答。然后告知:“尚未购到船票,待吃完饭后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5 00:00)
标签:

杂谈

 蛇年中秋,巫山庙宇镇医吴姓青年,因食变质月饼,上吐下泻,腹痛难忍,虽医者倾力相救,然终黔驴技穷,青年病情急转直下,眼见得只有出气,没有了进气。父母万般无奈,以为转县医院救命则个。岂料,千甘万难,好容易一路将息,到得医院,经查,青年之疾,已入膏肓,该院无透淅之技,劝其转三峡医院,兴许还有些盼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7 00:00)
标签:

杂谈

   何妮娟是生在小三峡里的姑娘,生得娇小、妖娆,自幼聪慧过人、能歌善舞。在城里读了高中,毕业时见招生广告知西南大学首次设舞蹈专业,想想自身条件尚可,又热爱舞蹈,便报了名。
这女子因从小在农村长大,不知城里娃娃自上兴趣班到请专业老师辅导,长大后再进大学学习,不知要费去多少功夫,花去多少银子,既然敢考,只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矣。
到了考试专业的日子,上了重庆,按学校要求科目一一展示,居然于高手如云、花枝招展的竞争之中脱颖而出,取得良好成绩。再耐心复习,等待全国统考。不想,又轻松上线,获得入学通知。
经过四年认真学习和刻苦训练,在饱受艺术薰陶的氛围里,取得优秀成绩而获本科文凭及学位证书。
话说,何妮娟的家乡乃是全国著名旅游景区,文化底蕴尤其厚重、可歌可颂之人文景观及风光无限的自然景观自古都令文人骚客叹为观止,即使是盛唐诗坛霸主李白、杜甫都观之后亦如饮甘露,而诗兴大发,留下千古绝唱耳。
   依仗着这得天独厚的天下奇观,更为宏扬光大巫山人文之渊源厚重的历史文化,巫山地方官员向世人宣告了“打造巫山现代旅游,宏扬巫山历史文化”的兴县口号。一时间各媒体炒得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7 00:00)
标签:

杂谈

一、色狼会异术,燎得母猪求配偶
   故事发生在好多年以前,一乡长不知何方学得奇门异术,倘偌看中某个女子,可取水果一枚,对着念些咒语,囊于怀中,寻机给她吃了,不出一刻,那女子便春心大发、情不自禁,如不与施果者成其好事,便万不可罢休。
   故乡长常用此法,屡试不爽,颇为得意,只是密不外传,独享其妙!
   一日,该乡长见一颇有些姿色的女子送夫远行,待长途车远行,方恋恋不舍回了家门。该乡长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寻个机会到得妇人家中。那妇人见乡长到来,忙热情招呼,端茶递烟。乡长稍坐片刻,见四下无人,于囊中取出一梨,说是方才路过张家,受香梨一个,自己牙不好使,故把予你吃。
岂料,那妇人对乡长所为早有耳闻,心中也便起了戒心,然又苦于不能断然拒之,便拿了那梨,趁乡长喝水之机,悄然丢于门前一寻食之母猪,那母猪见了如此鲜嫩之果,只一口便纳入腹中。谁料,单见那母猪嗷嗷直叫,只是直直地向乡长奔来,以长咀撕扯乡长裤子,欲强行配种。只把个乡长骇得胆颤心惊、魂飞魄散,忙提了裤子夺路而逃。那母猪见乡长就要走人,也便撒开四腿朝乡长撵去,只把个乡长追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如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5 00:00)
标签:

杂谈

   一九六一年的一个星期天的早晨。那天,由于饥饿,一家人很早就起了床。外婆沉重的告诉大家,今天一切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了, 就连前几天弄回的一点油枯也没有了。
   想起街上每天被草席裹着的尸体抬到郊外去掩埋的情景,使我幼小的心身也能感受到饥饿的难熬和恐怖。
   二舅看到这种情况,也没多说话,只是拉着四舅的手说,我们去文峰观挖黄姜。虽然四舅也因饥饿出现了全身浮肿,但他知道这是能向大自然索取的一线希望,虽然山上时刻充满着艰难和危险。
见他们二人背着背兜,拿着小锄头:“外婆只是叮嘱着,今天一大家人都等着你们,你们要尽快早些回来。”从她的焦虑神情中,不难看出她十分害怕我们见不到明天的阳光。  
   迎着黎明的曙光,我的两个舅舅踏上了上山寻找食物的崎岖山路。
   自从他俩离家后,我们耷拉着脑袋,眼睛只是一直盯着敞开的大门,被饥饿威逼的我生出好多幻觉,我只是盯住大门,我总看见他们带回丰收的果实。但很快又令我倍感失望。家里没有任何可以充饥的东西,哪怕是一点食物残渣。我只能去喝由东井挑回的泉水,在我不停地喝水时,眼前也不断地闪现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5 00:00)
标签:

杂谈

  一九八三年六月的一天,我从昆明出差后,一身疲惫,回家倒头便睡,这时外面正雷雨交加,也不知这大雨下了多久,突然,楼下传来一阵惊呼声——“好大的一个洞啊!”听到这声喊叫,我猛地从床上跳起,连鞋也没穿,直向楼下奔去,还没下楼,就已看见离楼房不远处垮塌出了一个巨大的汉墓。
在汉代,巫溪县发现了盐泉,故各路盐商大多云集在长江边的巫山县做食盐加工及买卖生意,在汉代,食盐是特别重要的受政府和军阀控制的特殊商品,能够经营食盐,肯定是能有大额的利润,故人群活动频繁,且时间较长。考古发现,巫山下马滩至龙门峡口全长十五华里,解放后,已知被发掘的汉墓多达两万多座,还有相当数量的汉墓在建筑工地被发现,没在统计之内,我从小就看见过无数汉墓和陪葬品。陪葬品大多为青铜器和土陶制品,青钢器主要为实用器物,如方壶、蒜头壶、酒具、鼎及兵器,如剑、矛、戈等,巫山城的人对这些东西早已见惯不惊,没人把它当作是“宝”物。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对这类文物有了逐渐明确的认识,八十年代时,国内有少数人在开始作文物走私及文物收藏,故文物的价值也逐渐显现出来。
  在我居住的楼下,出现的汉墓是工地取土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5 00:00)
标签:

杂谈

   做梦,乃全世界每个人都会经历之事。古代中国的周公,近代外国的弗洛伊德,都对“梦”作过众多的研究和论述。特别是三千年前之周公,更是将“梦”视为未来事件之预测依据,以至于在现实中形成了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之状态。
  《说岳全传》里面就讲到,岳飞在梦中见有二犬对言,经推测,二犬对言为一“狱”字,故岳飞有牢狱之灾。后来岳飞不但有牢狱之灾,且冤死风波亭。
由于各种族之间文化背景不同。人文文化差异,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千差万别,既便是以西方哲学思想为理论依据的《梦的释义》,用唯物主义的观念也能反映出梦的预测现象,只不过,这需要用一种特殊的逻辑思维去解释而已。
  一农夫梦见一似曾相识之人向他索要所欠财物,并言明八月中秋到他家讨取。农夫醒后知是一梦,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斗转星移,转瞬到了八月十五日,农夫之妻十月怀胎,月圆之时喜得贵子,夫妻二人喜不甚喜。
然自小子落地,这家人便无半点宁日,眼见得小儿日啼夜嚎,不咳便烧,不知见过几多高明郎中,丝毫不见起色,只把个家中金银细软花得分文不留,那小儿才收了最后一口阳气,与父母阴阳两隔。那农夫算算为小儿疗疾所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5 00:00)
标签:

杂谈

   说到下岗,这是件令非常多的人极不安逸、甚至是极为沮丧之事。因为很多的人突然下岗,打破了他们正常的生活规律,最要命的是经济来源骤然而断,对于没有一些家底子的人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顿觉陷入万丈深渊而惶恐不安。但是,在这些特殊人群之中,能冷静面对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困境,勇敢地从新挑起生活重担的人也大有人在。我便是其中一位。我今日在此戏说自己的下岗经历,绝非炫耀我有一技之长,挣银子如探囊取物一般,重要的是我极愿意将人生中这一段特殊经历如实记录下来,就作一杯佳茗,慢慢品味则个。
  一九九八年,我因帮友人在钱庄贷款担保,到期后,在友人和我又一时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被政府行为弄得坐卧不安。七月一日早上,我上班途中见院长一脸冷漠,告知于我:“如七月十一日止还还不清贷款,便要下岗,县里文件已到。”看到院长得意又幸灾乐祸的样子,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何必等到七月十一日,今天就开始下岗。”说完,扭头便回家中,向妻子言明刚才之事,妻子似乎对我的下岗丝毫没有惊讶,反倒微笑地说了一句:“现在你好耍了嘛。”而我只是在想,平时总爱争强好胜,以为自己求生的本领如何了得,今天就是检验自己的机会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看这标题,似乎就觉得很美,很有诗的意境,甚至感到有些浪漫。其实,我到过白云,我去的时候,白云还是个行政乡,八九年五月,因为推行计划生育手术,我和手术小分队由大昌出发,一直沿着盘山公路,一路颠簸,好容易到了有着两棵巨大、古老的黄连树边的乡政府,对我们手术队的到来,乡政府表示了热情的接待,并作了认真的安排,当日即杀了一头肥猪,供手术队食用。大部分乡干部被迅速派往各村社开展动员工作,争取早日完成上级部署的任务,同时,还向村民宣传,来的手术队可以免费为农民诊治疾病。于是,安置好手术室后,我们于次日便开始了计生手术。手术前的体检时,我发现村民的个人卫生大都非常差,问及原因才知,本地已近半年没有下雨,人畜饮水都很困难,个人卫生就不能讲究了。乡政府的饮用水也是在一个泥塘里挑的,泥塘很小,水很浑,里面甚至有漂浮在水里的癞蛤蟆尸体。
  五月的天已属初夏了,我们刚到时杀的那头猪,由于没作任何处理,已慢慢地出现了异味,直到后来发臭才没让我们再吃,由于用水量大,泥塘里的水很快就干涸了,乡政府就找来拖拉机,到山下的大宁河去拖水供应手术和食用,河水很清,虽然不如自来水,但已经比泥水好多了,那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灿烂的文明史。其实,在全民丰衣足食方面,一点也不曾灿烂。既便是大唐的盛况空前,前清时期的康乾盛世,能丰衣足食者,极少数人也!
近年,有科研发现证实,中华民族的基因里面,拥有一种耐饿“基因”,有些生物学基础知识的人都会明白,这种耐饿基因的形成和稳定,是需经过漫长的生物历史演变、进化才能形成的。于是,拥有这种基因的民族和人群都是把吃饭、吃饱当成一生之中最大的事情来看待的。所以,即使拥有这种基因,也不是说不怕饥饿。我以为,越是拥有这种基因的人群越是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吃饱肚皮。故自古就有“民以食为天”之说。
  于是,曾经的生活中便有了许多特别能吃的故事。
我见过的第一能吃得的人是我小学的一位同学。当他刚进入初中时,身高已在一米八六,张开的大口可放进自己硕大的拳头。在那个年代,国家虽然已进入了不再饿死人的时代,但粮食仍需配给,加上油水少之又少,年轻人是很难吃饱肚皮,同时又是很能吃的。由于他身材高大,被县体委看中后,弄到蓝球队去培训,培训期间,伙食是免费且不定量的。第一顿早餐时,二两重一个的馒头,他竟一口气吃了二十个,还不知喝了多少碗稀饭。就凭这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