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不可言yym
妙不可言yy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453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文化博客
友情链接

谢宗玉博

长沙人,文学大家

吴昕孺

大师

海燕

湖南第一女诗人

淹月

真正的天才诗人

刘定光

八零后诗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妙不可言十首诗发在《湖南文学》2016.3期。一次发十首,占三个版面,这在版面金贵的湖南文学杂志,是十分少见的。非常感谢湖南文学,感谢编辑易清华老师。

 

 

蛇人

 

我听见我身上的鳞片在对话

一片问相邻的鳞片:你是谁

另一片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22:57)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读书有味作者:虢筱非的艺术博客
读书有味
文/妙不可言
  

 人间至乐,无如读书。真入其境者,雷打不动,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王天下而不与存,直可抛妻弃子,视富贵如敝屣。读到乐处,似疯似魔,或者手舞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6-13 22:5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读书有味作者:虢筱非的艺术博客
读书有味
文/妙不可言
  

 人间至乐,无如读书。真入其境者,雷打不动,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王天下而不与存,直可抛妻弃子,视富贵如敝屣。读到乐处,似疯似魔,或者手舞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2-20 11:12)

 

一、借

 

昨天,老王——

我的邻居,来我家

借书。却把

书中灵魂,洒落一地

 

他借不走鸟鸣

    砸碎的翠绿琼瑶

他借不走,甩动头发

芬芳中隐藏的樱桃

 

他借走一面镜子

却照不出自己的样子

如果这是一面海

他只端走自己亡魂。。。

 

 

二、给——

 

在烟薰火燎的小酒馆

默默坐下。他们吞云吐雾

谈兴正浓,我却一再提醒

说,我已是死人

 

在另一个无人察觉的角落

眼睛无声地燃烧

火焰她从不回避灼痛

还说,让记忆永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3 22:14)


嗤地一声,父亲在火光中现身
墙上的裂缝合拢
他还是那么年轻、英俊

每逢月圆之夜,他都在
狼群中显灵,万千狼嗥中
每年都是他叫得最凶

但今天,他擦亮火柴
从墙上飘然而落,立在
自己的灵位前沉默无声

他久久凝望自己的墓志铭怀疑:
“逝者不朽”,他说,“这句要改”
他说,我不是一支箭。应是“逝者永生”

我还活着,他谆谆教诫
“没有人不需要父亲”。“一切有根源”
他说,“强烈的思念可发射自己
它挤压时间,弯成弧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7 20:27)

沿着门前长长的走廊
书房在轨道上快速滑动
终于摆脱无形的重力
向着遥远的太空破窗而出

“太好了”,一想到成功出逃
书房主人就不由得精神一振
拿出一本书投入炉中
好让飞船向前更快行动

以往经历的种种不愉快
在他心里说,“到阳台去”
现在他长出翅膀,投身孤绝
耳中回响起绞链嘎嘎的声音

获得明净的黑暗有如烤漆
获得清晰如钉的静止星群
他从未享受过如此坚定的安静
又在问:“一切何为?”

一想到黑暗越来越浓,越来越冷
逃脱的惊喜,顿时消失无形
他惊起,欲唤醒沉睡的书籍
形象纷纷,被“抽象”吮食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7 11:11)


在光明凝结成形的幽暗中
她看到丈夫偷偷步入书房
俯首吸食桌上摊开的冰冻脑髓

他吃得津津有味,发出欢快的声音
还不时伸出舌头舔盘子
苍白的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这一切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
那时她用鞭子抽打他
他的翅膀悸动着,不为所动

在幻觉一般的幽暗中,如今
她看到鬼魂幽幽步入书房
抚摸着书中冰冻脑髓

——如今那中间有他自己一份
她再也不能抽打他,叫他去死
而现在她流泪,同时露出笑容

她听到架上书籍窃窃私语
“没有实体,也没有虚无”
“他的一生,浸在流逝的光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6 12:56)

 

 

妻子拿着掸子扫灰尘

女儿伏在桌上画图画

丈夫把头埋进书中的地狱

 

女儿说,如果不是今天下雨

我不会呆在这里,大自然

是最美的书房——天堂出版的书

 

妻子说,我不需要一个长沙发

作为坟墓,书桌后面的兰花

已经枯萎,书却不能灌溉

 

丈夫说,不要放进死亡的空气

那雾霾有毒。在生活中我已经死了

只有在书中,我才活着

 

他在澡盆中泡着,读他的诗

女儿躺在天花板上的热气球写歌

而妻子跨在拖把上,想飞起

 

很明显,她并未掌握漂浮的咒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7 12:10)

惊魂

 

十四岁那年,游泳

在湍急的流水边

我去救一个溺水的人

他翻身伏上我的肩背

拉着我一起下沉

 

在这危急的时刻

我的长兄伸出了他的手

把我们拉到了岸边

在生与死的边缘

我恍惚听到一个人在喊:

不要过去拉他

声音发自,向我伸出手的长兄

 

我的灵魂出窍了

我的精神开裂

一个我知道,救人的是我长兄

一个我听到,害人的也是长兄

我是一瞬间,听到他内心

激烈的矛盾

还是,一个矛盾的结论

在我的脑中共存?

 

就像我可以想到“四方的三角形”

我可以把明确无误的救人者

明确无误地当作杀人

 

是不是在那年淹死了

就可以避免那瞬间的惊魂

他渐渐成为顽固的病情——

这世界上的我

是有“两个我共存”的

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7 11:37)

自我解体

 

你看到寂静里的我

不是火,是灰

是遭遇时代列车后

勉力存在的幻影

 

我的手在无聊的树底

腿丢在孤独的花坛

我的心,是无意义镜子

打碎在遗忘了的办公室

 

我的头,包着纸,和红绸巾

如果它也曾充满理想

它将出现在纪念碑

成排的黑色书柜

 

如果痛苦来得更为猛烈

我的眼睛会孤立于深寒的太空

只有那里会有尘心不起的

万古死寂

 

它推动我的灵魂,如箭

尖锐地穿过尖叫中的地狱

让一条条熟睡的垂死之蛇

模糊发出不可接近的颤悸

 

 

恶之花

 

我既是厌恶也是怜悯

可悲的女人!

我与月光为敌,也如水融为一体

 

可以为我搬去卡住喉咙的石头吗

给我水,当我渴时;

生起火来,你已见霜雪深重!

 

可以作你指尖的春风,搔你心痒

却不愿以皲裂的树桩

粗暴地抵达,以精神存在的

——肉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6 20:41)

 

 

自我解体

 

你看到寂静里的我

不是火,是灰

是遭遇时代列车后

勉力存在的幻影

 

我的手在无聊的树底

腿丢在孤独的花坛

我的心,是无意义镜子

打碎在遗忘了的办公室

 

我的头,包着纸,和红绸巾

如果它也曾充满理想

它将出现在纪念碑

成排的黑色书柜

 

如果痛苦来得更为猛烈

我的眼睛会孤立于深寒的太空

只有那里会有尘心不起的

万古死寂

 

它推动我的灵魂,如箭

尖锐地穿过尖叫中的地狱

如一条垂死的蛇

在如火如荼中漠然颤悸

 

 

恶之花

 

我既是厌恶也是怜悯

可悲的女人!

我与月光为敌,也如水融为一体

 

 

可以为我搬去卡住喉咙的石头吗

给我水,当我渴时;

生起火来,当霜雪深重!

 

可以作你指尖的春风,搔你心痒

宁愿死,却不愿以皲裂的树桩

在恶意注视下粗暴地抵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