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26 11:13)

 

 



荫城古镇大概二三十年没有麦子种植了。很多人在这段时间之内再也没有见到过麦子。麦子的形态随同变换的时代沉潜在时间的过往之中,只能在落寞的心底呼唤和心头上一遍遍地回想。麦子成为追忆之物,深嵌在大脑的沟回褶皱之中。有关麦子的香甜味觉自有麦粉替代,物质性的事物外形的印象还有它金黄色泽都被外来的运输形式偷偷地替换。荫城古镇的人只能见到一卡车一卡车的面粉在粮食店的门口卸下来,在店内空余的位置码垛起来,等待着每一家每一户的家庭主妇前来购买。面粉的加工企业取代了我们曾经的双手的播种,还有挥动镰刀收割过程的同时,也取消了我们站在麦田观看麦浪的惬意和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08:39)

 


正月吃喝耍故事乱了一阵子,就算结束了。二月二龙抬头,理发醒。荫城古镇蒙敷着一层清寒,在一片春光和阴翳之间转换着天气。雪下着成了雨滴,风丝雨片在春风吹动下飘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葛覃公社地处荫城渡槽之东,荫城村上好丰产地块。淘水听莺亭修筑于此。去年种植药材有党参柴胡之类,粗杂粮有小米黍米高粱之属。秋后志花送黍米铁器馆一袋,另送我一袋带并食用,各约二十斤。不施化肥,不打农药。送之至,急切欲食之。迟日即蒸煮,香甜气息溢满厨房。盛入碗中,明黄堆金。竹筷挑起,粘稠拉丝。入口咀嚼,不须撒白糖。甜度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酉年二十三日,难得晨起,出永兴久,冷寒透衣。步出镇东,看葛覃淘水听莺亭。似有人在,抵亭,始见一人坐亭内,拥毛毯在身,手执一册书诵经。与佛无缘,不知囔囔而语为何经?口鼻喷白气在书面动摇不散。头顶受戒九斑疤,青皮显豁。旁若无人,我也不接佛门人,两无缘分,相处一亭而无语。日冉冉上,辉映晴冷大地。移步离去,上土坎回镇中,诵经之声跟随一路不绝。闲无事,聊作一事而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諫河發源於八諫山,舊志書載,與五龍山相連,其西為羊頭山,首陽山,為分水嶺。乾隆版《長治縣誌》記載:“八諫山在城西南六十裏下有八諫水,長平之役有趙軍中有八諫而死者故名”。八諫河分東中西三水。中西八諫入丹河,匯沁河,進入黃河,屬於黃河流域;東八諫自西東來,在北宋村北穿橋而東,接雄山西緣山水,匯瀦北宋水庫。橋東河床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水量大減,有大片蘆葦。每年端午節前有民眾採摘葦葉製作黏米香粽,秋後蒹葭蒼蒼,鳥鳴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09:14)

十一月十日,始明转晦,有小雨。向导行马张恩林要到南宋十八掌给母亲过寿,确定午后一时后走。在古镇入口处会齐,两车八人,吼吼而行。走荫林公路过大峪岭,过西东柏林、鸭村、至西王宅。前途为鳌街、麻巷、小岭,杜斅故家,元时荫城李惟馨时常过往,互通款曲之地。穿明自掌,石井会过而不顾,不足二里,在谓理村水口处碑厅停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聖泉洞在桑梓村北兩華里處。洞尚存,附屬建築皆毀棄不見。高岸皆青石砌築齊整。中有拱券如竇,上雕刻龍頭猙獰,額題聖泉洞,筆劃雙鉤,款落古絳王鏡書。入內高六尺余,洞頭有莲花臺。券頂青石選料精嚴,彌縫紅糨。大集體時期洞內曾存放生產隊水泥,受潮固化板結。有好事者下挖一小坑,恍惚有龍頭,有水,水微漾,有水波紋道清晰可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8 16:36)



以木為石,以槐根為山岩;以心起意玻璃玲瓏,以形為賦慈悲慧心。李振國也如張岱筆下濮仲謙,古貌古心,粥粥若無能者。天下雕刻者難道竟如此一般般模樣?內在疑惑有同因者多。戊戌年秋初涼,忽一日,李振國來鐵器館相告近來三月根雕琢磨事,有一大件出來。放下手邊事,急趨淘水北岸,入其家門以求一觀。

工未峻,大樣已出。庭院之中,卓然聳動。石窟造型,巍巍然,杳杳然,石罅穿孔,山徑婉轉,絕壁參天,飛瀑流泉,浮屠在巔,寺廟在塏。洞窟滿山,佛像滿窟,佛祖端坐,法相莊嚴。細觀佛像大者二十尊,小者二十八尊,合而四十八尊。大者二十公分,衣折清晰,眉目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振國,山西省長治縣南宋鄉東溝人,現居蔭城古鎮新區。雄山橫亙綿延三十餘裏,環視五龍、浮山,此山特為雄壯,恰如蛟龍振鬣,盤旋雲海。李振國家居上黨南界雄山深處溝壑褶皺處,出門即山,舉目可望山巒波湧,側耳可聽殷濤陣陣,煙嵐浮照,樹柯虯勁,朝暉夕陰,雲蒸霞蔚,種種幻化,皆可入腦入心,以成意象,藏儲心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9-06-26 11:13)

 

 



荫城古镇大概二三十年没有麦子种植了。很多人在这段时间之内再也没有见到过麦子。麦子的形态随同变换的时代沉潜在时间的过往之中,只能在落寞的心底呼唤和心头上一遍遍地回想。麦子成为追忆之物,深嵌在大脑的沟回褶皱之中。有关麦子的香甜味觉自有麦粉替代,物质性的事物外形的印象还有它金黄色泽都被外来的运输形式偷偷地替换。荫城古镇的人只能见到一卡车一卡车的面粉在粮食店的门口卸下来,在店内空余的位置码垛起来,等待着每一家每一户的家庭主妇前来购买。面粉的加工企业取代了我们曾经的双手的播种,还有挥动镰刀收割过程的同时,也取消了我们站在麦田观看麦浪的惬意和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08:39)

 


正月吃喝耍故事乱了一阵子,就算结束了。二月二龙抬头,理发醒。荫城古镇蒙敷着一层清寒,在一片春光和阴翳之间转换着天气。雪下着成了雨滴,风丝雨片在春风吹动下飘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葛覃公社地处荫城渡槽之东,荫城村上好丰产地块。淘水听莺亭修筑于此。去年种植药材有党参柴胡之类,粗杂粮有小米黍米高粱之属。秋后志花送黍米铁器馆一袋,另送我一袋带并食用,各约二十斤。不施化肥,不打农药。送之至,急切欲食之。迟日即蒸煮,香甜气息溢满厨房。盛入碗中,明黄堆金。竹筷挑起,粘稠拉丝。入口咀嚼,不须撒白糖。甜度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酉年二十三日,难得晨起,出永兴久,冷寒透衣。步出镇东,看葛覃淘水听莺亭。似有人在,抵亭,始见一人坐亭内,拥毛毯在身,手执一册书诵经。与佛无缘,不知囔囔而语为何经?口鼻喷白气在书面动摇不散。头顶受戒九斑疤,青皮显豁。旁若无人,我也不接佛门人,两无缘分,相处一亭而无语。日冉冉上,辉映晴冷大地。移步离去,上土坎回镇中,诵经之声跟随一路不绝。闲无事,聊作一事而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諫河發源於八諫山,舊志書載,與五龍山相連,其西為羊頭山,首陽山,為分水嶺。乾隆版《長治縣誌》記載:“八諫山在城西南六十裏下有八諫水,長平之役有趙軍中有八諫而死者故名”。八諫河分東中西三水。中西八諫入丹河,匯沁河,進入黃河,屬於黃河流域;東八諫自西東來,在北宋村北穿橋而東,接雄山西緣山水,匯瀦北宋水庫。橋東河床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水量大減,有大片蘆葦。每年端午節前有民眾採摘葦葉製作黏米香粽,秋後蒹葭蒼蒼,鳥鳴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09:14)

十一月十日,始明转晦,有小雨。向导行马张恩林要到南宋十八掌给母亲过寿,确定午后一时后走。在古镇入口处会齐,两车八人,吼吼而行。走荫林公路过大峪岭,过西东柏林、鸭村、至西王宅。前途为鳌街、麻巷、小岭,杜斅故家,元时荫城李惟馨时常过往,互通款曲之地。穿明自掌,石井会过而不顾,不足二里,在谓理村水口处碑厅停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聖泉洞在桑梓村北兩華里處。洞尚存,附屬建築皆毀棄不見。高岸皆青石砌築齊整。中有拱券如竇,上雕刻龍頭猙獰,額題聖泉洞,筆劃雙鉤,款落古絳王鏡書。入內高六尺余,洞頭有莲花臺。券頂青石選料精嚴,彌縫紅糨。大集體時期洞內曾存放生產隊水泥,受潮固化板結。有好事者下挖一小坑,恍惚有龍頭,有水,水微漾,有水波紋道清晰可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8 16:36)



以木為石,以槐根為山岩;以心起意玻璃玲瓏,以形為賦慈悲慧心。李振國也如張岱筆下濮仲謙,古貌古心,粥粥若無能者。天下雕刻者難道竟如此一般般模樣?內在疑惑有同因者多。戊戌年秋初涼,忽一日,李振國來鐵器館相告近來三月根雕琢磨事,有一大件出來。放下手邊事,急趨淘水北岸,入其家門以求一觀。

工未峻,大樣已出。庭院之中,卓然聳動。石窟造型,巍巍然,杳杳然,石罅穿孔,山徑婉轉,絕壁參天,飛瀑流泉,浮屠在巔,寺廟在塏。洞窟滿山,佛像滿窟,佛祖端坐,法相莊嚴。細觀佛像大者二十尊,小者二十八尊,合而四十八尊。大者二十公分,衣折清晰,眉目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振國,山西省長治縣南宋鄉東溝人,現居蔭城古鎮新區。雄山橫亙綿延三十餘裏,環視五龍、浮山,此山特為雄壯,恰如蛟龍振鬣,盤旋雲海。李振國家居上黨南界雄山深處溝壑褶皺處,出門即山,舉目可望山巒波湧,側耳可聽殷濤陣陣,煙嵐浮照,樹柯虯勁,朝暉夕陰,雲蒸霞蔚,種種幻化,皆可入腦入心,以成意象,藏儲心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9-06-26 11:13)

 

 



荫城古镇大概二三十年没有麦子种植了。很多人在这段时间之内再也没有见到过麦子。麦子的形态随同变换的时代沉潜在时间的过往之中,只能在落寞的心底呼唤和心头上一遍遍地回想。麦子成为追忆之物,深嵌在大脑的沟回褶皱之中。有关麦子的香甜味觉自有麦粉替代,物质性的事物外形的印象还有它金黄色泽都被外来的运输形式偷偷地替换。荫城古镇的人只能见到一卡车一卡车的面粉在粮食店的门口卸下来,在店内空余的位置码垛起来,等待着每一家每一户的家庭主妇前来购买。面粉的加工企业取代了我们曾经的双手的播种,还有挥动镰刀收割过程的同时,也取消了我们站在麦田观看麦浪的惬意和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08:39)

 


正月吃喝耍故事乱了一阵子,就算结束了。二月二龙抬头,理发醒。荫城古镇蒙敷着一层清寒,在一片春光和阴翳之间转换着天气。雪下着成了雨滴,风丝雨片在春风吹动下飘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葛覃公社地处荫城渡槽之东,荫城村上好丰产地块。淘水听莺亭修筑于此。去年种植药材有党参柴胡之类,粗杂粮有小米黍米高粱之属。秋后志花送黍米铁器馆一袋,另送我一袋带并食用,各约二十斤。不施化肥,不打农药。送之至,急切欲食之。迟日即蒸煮,香甜气息溢满厨房。盛入碗中,明黄堆金。竹筷挑起,粘稠拉丝。入口咀嚼,不须撒白糖。甜度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酉年二十三日,难得晨起,出永兴久,冷寒透衣。步出镇东,看葛覃淘水听莺亭。似有人在,抵亭,始见一人坐亭内,拥毛毯在身,手执一册书诵经。与佛无缘,不知囔囔而语为何经?口鼻喷白气在书面动摇不散。头顶受戒九斑疤,青皮显豁。旁若无人,我也不接佛门人,两无缘分,相处一亭而无语。日冉冉上,辉映晴冷大地。移步离去,上土坎回镇中,诵经之声跟随一路不绝。闲无事,聊作一事而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諫河發源於八諫山,舊志書載,與五龍山相連,其西為羊頭山,首陽山,為分水嶺。乾隆版《長治縣誌》記載:“八諫山在城西南六十裏下有八諫水,長平之役有趙軍中有八諫而死者故名”。八諫河分東中西三水。中西八諫入丹河,匯沁河,進入黃河,屬於黃河流域;東八諫自西東來,在北宋村北穿橋而東,接雄山西緣山水,匯瀦北宋水庫。橋東河床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水量大減,有大片蘆葦。每年端午節前有民眾採摘葦葉製作黏米香粽,秋後蒹葭蒼蒼,鳥鳴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09:14)

十一月十日,始明转晦,有小雨。向导行马张恩林要到南宋十八掌给母亲过寿,确定午后一时后走。在古镇入口处会齐,两车八人,吼吼而行。走荫林公路过大峪岭,过西东柏林、鸭村、至西王宅。前途为鳌街、麻巷、小岭,杜斅故家,元时荫城李惟馨时常过往,互通款曲之地。穿明自掌,石井会过而不顾,不足二里,在谓理村水口处碑厅停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聖泉洞在桑梓村北兩華里處。洞尚存,附屬建築皆毀棄不見。高岸皆青石砌築齊整。中有拱券如竇,上雕刻龍頭猙獰,額題聖泉洞,筆劃雙鉤,款落古絳王鏡書。入內高六尺余,洞頭有莲花臺。券頂青石選料精嚴,彌縫紅糨。大集體時期洞內曾存放生產隊水泥,受潮固化板結。有好事者下挖一小坑,恍惚有龍頭,有水,水微漾,有水波紋道清晰可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8 16:36)



以木為石,以槐根為山岩;以心起意玻璃玲瓏,以形為賦慈悲慧心。李振國也如張岱筆下濮仲謙,古貌古心,粥粥若無能者。天下雕刻者難道竟如此一般般模樣?內在疑惑有同因者多。戊戌年秋初涼,忽一日,李振國來鐵器館相告近來三月根雕琢磨事,有一大件出來。放下手邊事,急趨淘水北岸,入其家門以求一觀。

工未峻,大樣已出。庭院之中,卓然聳動。石窟造型,巍巍然,杳杳然,石罅穿孔,山徑婉轉,絕壁參天,飛瀑流泉,浮屠在巔,寺廟在塏。洞窟滿山,佛像滿窟,佛祖端坐,法相莊嚴。細觀佛像大者二十尊,小者二十八尊,合而四十八尊。大者二十公分,衣折清晰,眉目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振國,山西省長治縣南宋鄉東溝人,現居蔭城古鎮新區。雄山橫亙綿延三十餘裏,環視五龍、浮山,此山特為雄壯,恰如蛟龍振鬣,盤旋雲海。李振國家居上黨南界雄山深處溝壑褶皺處,出門即山,舉目可望山巒波湧,側耳可聽殷濤陣陣,煙嵐浮照,樹柯虯勁,朝暉夕陰,雲蒸霞蔚,種種幻化,皆可入腦入心,以成意象,藏儲心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