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破破的桥
破破的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3,811
  • 关注人气:6,8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

​花点时间,整理一下媒体报道和法院判决之间的比对。大家如果要打嘴仗,本文内容请随意拷贝粘贴拿走。虽然我觉得这个工作毫无必要:

————————————————————————————

我说一下媒体报道的关键点,这样大家讨论也有个焦点。

《南方周末》报道和判决书内容应该说毫无二致,找茬是毫无意义的。你要看明白它的报道逻辑,它并不是为了报道一份一年前的判决书,而是为了让读者能理解现场的情境和捅刀杀人的原因。怎么读懂报道,找判决书里没有的事情,这些事法院认为和作案没有联系,但记者认为是有密切联系的。哪些事情?两件事:

1.讨债前一天发生的同样的事情:集体催债、人身侮辱、报警、警察到来“了解情况”,然后走了。

2.对死者杜志浩的报道:黑社会成员,驾车撞死一个14岁女孩,身首异处,未处理,交警说抓不到人(当然,半年后他就冒出来风风火火讨债),他父母赔钱了事。

为什么要报道这两件事?是为了暗示大家(其实手法不隐蔽,已经是明示了),警察走出案发现场,让讨债团伙依然限制被告人身自由,不是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普通人在社交媒体时代都能发布和传播信息,谣言自然也就泛滥了。很多人问:每天工作很忙,没空查证所有新闻和朋友圈的帖子,怎么快速判断它们是不是可疑呢?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法,但了解谣言生产和传播的成本与收益,将有助于你寻找简明的判断方案。

一、谣言的目标

早期互联网的造谣者大多业余,写作动机通常是一时兴起,目标往往是为传播个人理念、文字,或满足虚荣心等。如今流量可直接变现,造谣者职业化,目标变得单一纯正——生产攻击(或诱骗)某个群体(或个人)的爆款文章,对贯彻谣言目标也比以往有了更大的自觉和自律。反映到内容上,就是指向性变得非常明确。因为暧昧不明的指控会弱化谣言的效果,导致谣言的收益减少

奇怪的现象:政要们总能和恐怖分子合到影

以上图为例:为什么恐怖分子与合影网民长得这么像?因为两张照片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谈童养媳的故事,介绍舆论中证人证言的有效性。

此事发生在巫山。当地有个女孩马泮艳,她的母亲只生出她们姐妹三个,没有男孩,丈夫颜面无光。她遭到家暴,被打成精神病。后来一次发病时用锄头将丈夫打死。母亲被公安局带走后,村里协调让大伯收养她们(老三则到姑父家),一个月后母亲被放归,遭大伯殴打后逃走流浪。三姐妹辍学在大伯家砍柴喂猪,均在12岁时卖给30岁、29岁、24岁的男人成婚,卖者分别得款2500元、4000元、4000元。马泮艳排名老二,13岁报强奸案,警察当夫妻纠纷未作处理,多次逃跑被抓回,十四岁时产一女,十九岁时产一子。后逃到深圳打工后在义工帮助下,维权至今。想找人结婚,发现当地民政在自己缺席时已做结婚登记,起诉强奸公安称时效已过,起诉离婚法院判她净身出户。马泮艳目前要求把拐卖者(大伯)、强奸者(前夫)判刑,公安民政的责任人道歉。媒体已报道多轮,但迄今未有实质进展。

家暴、夺取遗产、拐卖儿童、童婚、强奸、非法拘禁……这种事居然在微博上引发了争论。本文不参与这些辩驳。童养媳系旧社会用词,不该发生在2000年,更不该2017年还在争论且拒绝处理。新京报引述说当地有1000多童养媳,推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反海外谣言中心 (公号:anti_rumor)转贴了一篇叫《谣言说穆斯林子宫占领世界,吓坏几亿人?真相来了》的文章。谈了下穆斯林人口增长的问题。这篇文章受到批评,所以我昨天拿过来重新读了下。今天稍微有点空,口述一篇回应批评。本文系语音识别后,订正错别字和贴图。所以思路上可能混乱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看见一篇文章,叫《雾霾下,我为什么不搬回美国?》是个号称有三个孩子的MIT博士写的。这充分证明了只要挂上足够牛逼的头衔,怎么胡说八道都会有一大批人信。

作者并没有说她为啥没搬回美国,而是总结道“我们会为了拯救大家的身体健康,就放弃经济发展,牺牲国家利益,任由美国对我们进行打击吗?”仅仅看这一句话,就摆出了极其牛逼的三个逻辑,梳理起来实在太痛苦。考虑到已经有很多人批判,我就不多说了,而是谈这次网络口水里,两个比较典型的问题,我将其总结为:

1.【没饭吃假说】:虽然违规排放造成了污染,但工人们很可怜,不这么干人家没饭吃。

例句:超载超速的货车上路撞死人,但司机们很穷很可怜,不这么干人家没饭吃。

2.【人人有罪假说】:你以为雾霾就没有你的一份么?你不开车不烧菜不取暖?如果人人都能够不要浪费饭菜、能源,克制消费,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雾霾。

例句:XX公司的一个快递员今天在送货途中突然过劳猝死,我们每个参与网购的人都是有罪的,手上都沾着快递员的鲜血。


空气污染和水污染、土地污染并没有任何不同,背后都是简单的利益问题。我搞工厂,夜里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上周的文章里,我认为Facebook应当用某种算法或权重标记来审查假新闻(其实今年Facebook还有不少措施助推假新闻,将来有机会详述)。有读者问,这和信息审查(censorship)有什么区别?区别只是不涉权力不封杀。但控制信息的展示率和渠道,的确也可能会成为某种程度的审查,所以要小心权衡。然而,如果因这个原因而拒斥实在是毫无道理的,因为这一直就是互联网社区的运行模式,只是方式有所变化而已。

让我从中国互联网社区的最早期形态——BBS论坛,讲起。上世纪末高校的BBS论坛一般使用Firebird系统,它将整个站点按主题分成各个版面,每个版面有少量版主,用户可以自由选择版面发帖,每新发一帖,版面上会新出现一行标题,其它用户可以点进标题查看内容,回复帖子也是如此。这样一来,我点进版面,一般会看到比如说最新的2个主题18个回复,各占一行,不停翻页可以看到以前的旧帖。

抛开版主的作为不说,这样的版面设计应该是最平等的吧?每个用户发一帖,在版面上都占且只占一行。其实不然,在版面文章列表这个设计里,就已经包含了信息过滤机制,详细解释如下:

1.BBS版面文章按“发表时间”进行过滤。如果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先给不了解情况的网友介绍下这事,94年石家庄,一位康姓妇女在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被犯人用衣物绕颈勒死。当地警方抓了附近一名21岁的工人聂树斌。次年3月聂树斌被石家庄中级法院判处死刑。他不服提起上诉,1个月后河北省高级法院维持死刑判决。两天后被枪决。

​05年,涉4起奸杀案,2起强奸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被捕,事发地警方接到移交来的案情时,发现王书金供述中提到的一名受害者的案件,石家庄公安局已侦结,嫌犯聂树斌已枪毙。河南商报以《一案两凶》报道,轰动全国,随后聂案家属申诉11年,在一些报纸、学者和律师的不懈努力下。16年12月2日,枪决21年后,最高人民法院宣判聂树斌无罪。


近年来我已不愿多评时事,因为很无聊,不外乎是一些常识来回写,不过听闻此事,我依稀想起贺卫方老师当年在讲座上信誓旦旦——“我们那么多人在呼吁和努力,这案子很快就能纠正”,然而一梦醒觉,已是10年过去了,贺老师连头发都花白了,可叹。特撰文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本文批驳两个观点:1.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2.疑罪从无,但还是疑罪。


首先说正义迟到这事吧。原先是李庄案律师说的,本来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在某杂志社供职的罗尔,发布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称5岁女儿罗一笑患白血病,治疗费用平均每天上万,急需捐款。其好友补充细节,称治病已花去20余万,后续花费是无底洞,大家每转发一次文章,某P2P理财公司将同时捐赠1元。文章火爆流传,罗尔不到两天获捐270万。当然,与很多社会新闻一样,很快反转,媒体挖出罗尔有三套房且治疗费用报销大半,自付仅36000左右,文章推手系营销公司。

这事本身无甚可谈,尽管可以理解,但罗尔的做法是错误的。募捐时,应准确说明个人财产与收支情况。他对此有故意夸大和隐瞒,获取了远超所需的捐赠。这种行为恶化了社会信任氛围,今后募捐的其它病患,将为此付出代价。如果你不懂,那可以回顾“狼来了”的故事。与故事不同的是,现实中,某人忽悠“狼来了”,满足了自己的享乐需要,破坏公众信任以后,被狼伤害的往往是另一群人。

网络平台给人们提供了方便有效的表达渠道,捐款与转发是最低成本支付善意的方式,主观上满足了助人等心理需求,客观上也带来了大量捐款。然而,当公众感到上当受骗时,同情瞬间变成愤怒,“营销”两字是炸药,一经点拨便爆燃。这种情绪复杂微妙,但主要原因不是那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注:本文首发于腾讯文化专栏

西谚:当真相还在穿鞋时,谎言已经跑遍了全城。

类似的话,很多名人说过,但未必正确。因为具备强大传播力的是'谣言”,它只占“谎言”中很小一部分。

我可以随口说几句谎言——“我昨天没吃晚饭”、“今天北京零下50度”、“京沪高速早上发生一起追尾事故,一人死亡”,但它们并不比相应话题的真相更容易传播,不具备成为谣言的潜质。而一些真实新闻,特别是针对社会重大事件的详细调查报道,传播之快并不次于谣言。

传播力强的信息有典型特征:如思路简单直接、信息量密集、人物形象鲜明、有故事性、涉及热门的公共议题或公众人物、与受众切身利益相关、冲击性强等。表面上看,这些特征和信息真伪毫无关系,真假信息的传播力应该基本相同。然而,假信息在传播时,可大肆编造或改编各类细节,以满足这些特征,削事实的足,适传播的履。假如某些真相影响了传播力,那么就删改真相,因为对于传谣者来说,事实如何并不重要。而严肃媒体或严谨的传播者,却很难以同样的方式传播真实信息。此时,双方的传播力出现了差异。需要注意的是,对谣言进行改造的,不仅是信息源,还有传播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次大选结果一出来,就收到很多问候,有善意的有恶意的。恶意的不提,我懒得多理会那些每天造谣还来叫板的营销号,我相信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还知道些他们不知道的,比如在此事上一些影响力较大的辟谣渠道在国内被审查封堵。善意的是来问候说你不要太震惊或沮丧云云。这就多虑了。震惊不至于,无论是权威的大数据预测网站538此前分析的30%还是35%,这等几率即便准确,也没到可无视的程度,只能算意外,而非黑天鹅。相反的是,这几天我主要在和反川普的朋友们争吵一些事情,从清晨到夜里全天无休,既耽误工作又搞得很累,虽有写帖子的欲望但没有写帖子的体力。

本人理念偏共和党,特别青睐贸易自由与小政府的经济政策。川普的经济政策与共和党几乎完全相反,但指出这一点(实际大家早已知道)没什么意义,因为这次大选以惩罚式投票为主,一些人觉得这几年太糟了,心中充满愤怒,想改变现状而已。具体选个什么样的人,对他们来说真不重要。

我并非希拉里的拥蹙,但我非常反感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与最基本的政治、科学知识,满嘴跑火车的大忽悠上台。尽管如此极端的民粹在美国并不多见,但我们可以从盛产民粹的南美国家汲取历史经验,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