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芥子园画谱》,原为《芥子园画传》,自清代开始发行来已有300多年历史,是一部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课本。学中国画的第一阶段是书法与临摹,所有学画的人,都是从《芥子园画谱》起步作为基础训练,用它敲开中国画的大门。近现代的一些画坛名家如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等,都把《芥子园画谱》作为进修的范本。画谱每集开篇综述画理源流,然后图文并茂由简入繁做详解,最后以名家画谱以作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4-06 16:39)
标签:

少时清明

情感

分类: 散文
少时清明
孙文珍

  
  “我要换衣服——”
  “我要脱棉袄——”
  正午时分,母亲从地里劳作回来,鬓角的汗水沾湿了头发。等不及她掏出钥匙开门,我和弟弟妹妹们便带着哭腔央告。
  “还没过清明呢,不敢脱棉袄!在外头跑热了,到屋里就凉了。”母亲一手推开我家厚重的黑漆斑驳的双扇门,一手把哭闹的弟弟拉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31 15:20)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暖色的晋塔

孙文珍
       转过最后一个山峁,晋塔终于到了。
       一下车,两只小羊羔站在崄畔上迎候我们。
       羊其实早就看见村口的路上游移而来的三辆汽车了。它们浑身雪白,涉世未深,但依然装了老成的表情,站在崄畔上张望。
      “快看啊,小羊——”第一个下车的人惊呼。
       小羊与惊呼的人对视几眼,点一下头,算是礼貌地回应了客人。然后将目光望向下一位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就这样注目着三辆车上走下来的十多位来客,一一点头问好,然后,不急不躁地面对着我们或长或短的照相机。风吹过,撩动起小羊白亮亮的皮毛。
       晋塔什么样?从延安往甘泉石门乡,离开了甘志公路,在这弯弯曲曲的乡村土路上颠簸得七弯八拐,此时下得车来,首先看到的便是一群自由漫步的小羊。雪白的小羊,面相像韩国的玉面小生样可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史铁生:把人生的苦果酿成了酒……

    洪烛

    史铁生或迟或早会成为中国文学的一大传奇。也许他早就是一个传奇了,也许他未来还会成为更大的传奇。凭什么呢?

   《中国艺术报》的金涛先生,从新浪博客看到我悼念史铁生的短文,约我再谈谈对史铁生的印象。我头脑里闪电般浮现出一句话:他无法行走,却会飞……这就是史铁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许我对他早就模糊地有这种印象了,直到今天,才能用语言概括出来。也许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7 22:0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评论与赏析
原文地址:悼张立勤作者:赵丽华
悼张立勤

赵丽华

1984年,张立勤左臂长了一小块肿块,她本来可以不理它,但恰逢假期,无事可做,她就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挖掉了这个肿块。后来她说如果放在现在,她绝不会去碰它,由着它去生长和消亡,如同树干上的一个树疤和结节。

可那时年轻,还没有如今这样对大自然以及人类身体这样深度的认识,过于依赖医生和医院,于是她做了这个手术。致使癌细胞被激发,整个胳膊开始出现问题,她被迫截掉整条手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9-17 21:37)
标签:

情感

 


女作家张立勤

 

张立勤写的诗

发送天堂

 

两年没有了
那座公寓里的录音棚
不知道还在不在
在那里曾经完成着一张歌碟
一直都在完成之中
“一直”是一件什么事物
说断就断了,他突然逝去
我为那张歌碟写的——
《光阴流转》四个字,是用毛笔写的
音乐人在2010•11•19晚上发来短信
“专辑的中文体非常漂亮,小样出来了”
是吗?再漂亮也是悲伤,人没了
我写完那些字,没有用手机拍下来
我根本没有料到后来会是这样
我没有留给自己——我写的字
我想它们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我的梦

琐记

水木年华

不熟悉

个子

分类: 生活原底色

1


    夜里梦见儿子从我面前匆匆而过,我拉住他的手,他的手由过去的厚实肥胖变成了瘦削骨感的那种。我说,你长高了吗,来,和大理比比个子。
    大理是儿子的发小朋友,还有另一个发小朋友叫平远,三个孩子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不知怎么,这个夜里,三个孩子一起来到了我的梦里。
    儿子站到大理跟前,他的头高出大理许多。我满意地说,哦,不错,一米九二,真的是好高了。我在满意中醒来,想起差不多两年多前见到大理,曾仰着头问他:你现在多高?大理腼腆地说,阿姨,我一米八三了。儿子没有大理高,但比大理显得更胖。看来,儿子能否由矮胖变成瘦高已经成了我的心病,以至于出现在梦中。
    意识变清醒前,儿子和大理相携着去玩了,平远则坐在地上看一本书。这个好学的孩子,如今被父母送到美国读书去了。他在我的梦中没变,还是爱读书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35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1.1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1.12,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河谷有风》。
  • 2007.01.12,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8 23:26)
标签:

照片

毛边

青春

分类: 散文

   

    这个春天,JL同学骤然离世。那一天,我们三十多个同学,以土基中学高八六级的名义,随着JL的灵车,从县城一路向南,缓缓而行,哀哀而伤。

    JL的归宿地选在他的老家高村,灵车经过土基中学的门前时,格外地缓慢。那一刻,我的泪水潸然而下。这所20多年前曾经见证过我们欢声笑语的学校,如今以它的苍老、它的沉寂,来目送这戚戚艾艾的生死别离。

    一个人的离世,对于世间大多数陌生的生命来说,也许只是不关己身痛痒的一桩小事。然而,JL的离世,对于我们这些正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负重爬坡的人到中年的同学来说,却是心口上的重重一击。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20多年前共同留下过欢笑泪水的高中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17:18)
分类: 散文

    楼下的停车场里越来越乱了。乱的迹像是:好车越来越多了,这表示着有钱又同时不屑一顾停车场老头指挥的人越来越多了。先进来的车随心所意地乱放,后回来的车便理屈词穷地没个搁处,像地老鼠一样到处找地缝儿。后回来的司机便问那横行的车是谁的,便骂那横行车的车主。白天里,也会有陌生的车进来,说是只停几分钟就开走,但往往一搁就是数小时或者一下午,等到华灯都亮上了,依然不见人影儿,把照车的老汉急得团团转。

    每每站在楼顶望着车场里混乱的一幕,我便想起了老郝。

    老郝住在车场附近的山上,照看车场有好几年了。若不是那致命的一跌,他现在还应该在车场里干着他得心应手的工作。

    老郝矮胖,穿一件四季不换色的黑色短袄,说话声音很高。许是声音高的缘故吧,老郝指挥车辆进出,似乎没有哪个车主会有怨言的。

    车场不大,为了使更多的车能顺利归位,老郝对每一辆进来的车都有严格的要求,“靠紧,靠紧!旁边还能停一辆!”在他的指挥下,车与车的平行距离仅有三十公分左右。尽管司机下车时都得侧着身子从门里挤出来,但似乎没有人有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