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忆红草莓
忆红草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5-30 22:15)

  半月前,主任问我:“会打乒乓球吗?”“会到是会,只是十几年没拿球拍了。”我不明白主任问我的意思,边回答边疑惑的看着他。“那就行,市里要组织职工乒乓球比赛,我们单位青年组少个男选手,我挨个问了一遍,都不会打,你好好练习一下,这个名额就给你了。”终于找齐了比赛选手的主任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可我却想哭了,多年没摸过球拍的我行吗?

  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亮,我想找以前的球伴练练球,一圈电话打下来,一个也没有找到,不是这样事就是那种理由。实在没有办法了,想起一位姐姐在单位经常打乒乓球,就给她打电话,让她陪我练练球,人家很痛快的答应了。

  几番练习之后,这位姐姐很委婉的问我:“就你这水平去参加比赛能行吗?”“没问题,我们主任说啦,现在年轻一点的大多不会打,再说了,有人参加总比缺人好吧。”连这位姐姐都打不过的我,还是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如果其他单位也有几个我这样的,至少我的成绩还不会太差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2 22:44)
  傍晚散步,遇一老者路边痛哭,甚好奇,问之。老者曰:建国前有两军,一曰八路军,一曰新四军,民皆爱戴。而今又遇二军,感慨颇多,故自流泪。余甚好奇,问道:二军何在?老者手指路中曰:君不见,路中方块,已挖多日,恰似二军,一曰扒路军,一曰信思军,已扒路多日,却只信思,不修补,能不流泪乎?余沉默良久,陪老人同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19 11:27)

  不经意间,年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剩下的只有茶几上的瓜子和花生。某日下午,俺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瓜子发呆,不知咋的,装瓜子的盒子外散放着十几粒南瓜子,乳白色极有光泽的样子。俺是个种地的,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知道耕种的辛苦,最见不得丢丢撒撒。于是俺就把这些南瓜子拾到手中,磕了起来,感觉炒的不到火候,挺生,但也没多想。

  吃完后俺就到房间里上网了,一会俺那口子下班回来了,到客厅转了个圈,推门就进了我的房间,问我:“桌上的瓜子是你吃的吗?”“是啊。”俺还沾沾自喜呢,以为俺媳妇会表扬俺一顿,俺的做法跟总书记提倡的勤俭节约是多么的一致啊。

  哪知道俺媳妇狠狠的瞪了俺一眼说:“你是不是馋疯啦,我好不容易跟人家要了些新品种南瓜种子,打算今年试种一下,你到好,全给吃啦……。”“原来是南瓜种子啊,我说咋有些生呢。”我以为解释一下就没事了,那知道俺媳妇还没完没了,喋喋不休的嘟囔着。我这火爆脾气终于忍不住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拍桌子说:“我就吃了,咋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233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9.11.1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9.11.21,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相亲{1960年的故事}》。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8,411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13 12:47)
标签:

杂谈

老白之死》这篇小说出自乳山本土作家宋明磊的作品集《人生一种》。刚看到这本书就被简洁淡雅的封面和《人生一种》这几个字吸引住了,是啊,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特的,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很多故事,只是能把这些人生感悟写出来的人少,我们每个人活的不都是人生一种吗?

  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小说《老白之死》,小说讲的是两个工地上的民工,在闲逛的时候收留了一只流浪狗,因为狗是白颜色的就取名老白。把老白带回工地后,一起生活中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首先让我有感触的是收留老白的过程,是两个民工看见在集市上流浪的老白很可怜,就随手丢给老白一块食物,然后老白就一路跟着他们回到了工地。到了工地以后,他们用自己节省的口粮喂着老白,然后跟着老板不停的换着工地干活。用书中民工的话说,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跟老白很相似。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11 12:16)
标签:

杂谈

  进木器厂学徒已经一年了,却总是不得要领。虽然锯,锛,凿,刨样样都能熟练运用,但做出的木器,总不像个样子,连自己看着都觉得别扭。我有些动摇了,觉得自己不适合干这行,怀疑自己能不能一生都吃这碗饭。
  思想上有了压力,做什么都没有兴趣,开始考虑别的出路,甚至开始羡慕一些将要退休的老师傅,我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啊。一个班组的孙师傅退休了,车间需要派一个人,帮老师傅把工具箱送回家,我想也没想就找主任要了这个差事。孙师傅家住在二十几里外的镇上,骑自行车带上工具箱送去,再回来,比在厂里上班累多了,但我宁愿出去透透气,也不愿意待在厂里。

  把工具箱抬上车捆好,我和孙师傅就骑车上路了。平时很爱说笑的孙师傅,今天竟意外的沉默了,一路上也没和我说几句话。我有些纳闷,能退休回家,自由自在的生活,还有退休金可以领,是多么好的事情啊。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孙师傅家,卸下工具箱,我就要往回走,但孙师傅就是不让,硬是锁上我的车,把我拽到屋里,让我吃了午饭再回厂。
  孙师母在厨房做饭,孙师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打造“母爱圣地,幸福乳山”品牌,弘扬亲情、爱情、友情,推动文化乳山建设,乳山市作家协会与乳山市天长地久婚纱摄影、乳山市报社联合举办“天长地久”杯“照片背后的故事”征文比赛。

一、征文主题:围绕“我爱我家”全家福、见证爱情的婚纱照、聚焦友情的毕业照、回忆童年的老照片、留驻青春的写真集等定格岁月刻痕、触动心灵的珍贵相片等,讲述照片拍摄或照片背后的动人故事和温情瞬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26 21:47)
标签:

杂谈

  2月25号,因配合电视台拍摄一些资料,我和电视台的记者随悦步户外群的朋友们一起去爬玉皇山,尽管我在岠嵎山脉待了大约十年的时间,但景区南面的玉皇山还真没有爬过。

  一上午的时间从东向西翻越了三个山头,终于到达玉皇山的主峰,在峰顶看到一段乱石堆砌的石墙,和一些堆砌在峰顶的石块,心中猜测可能是祭祀或者有别的含义吧。

  午饭后,稍作休整,大家就出发寻找下山的路。没想到的是玉皇山山脉北面出奇的陡峭,我们沿着山峰自东向西走了一个多小时,竟没有找到一条可以下山的路。心里有些焦急了,就独自从西面的一个山谷向山下而去,想给大家探一条可以下山的道路。

  走了一段才时间才发现,这条路根本行不通,坡度很陡,而且树木杂草丛生,根本不利于群友们下山,而再回到山顶已经很困难了,因为我常年工作在这周围,对周围地形非常熟悉,就留意了一下大体方位,向集合点玉皇山后村的位置行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6 13:17)
标签:

杂谈

   冬夜周末,寒风刺骨,他独自走在归家的路上。路灯已灭,四处漆黑,他加快了脚步,他希望家门口的灯还亮着。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找到楼宇防盗门的钥匙,“吧嗒”一声脆响,门开了,走廊的声控感应灯同时亮起。闪身进得门中,几步跨上楼梯,上了一楼,前面的路却是黑的,门口的灯开关都在各家,这里没有感应灯,摸索着走过一楼,二楼,他看见三楼的灯果然亮着,这是家的光芒。

  轻轻打开房门,进入房中,人变得温暖起来,被寒风吹过的耳朵,有些微微发热。关掉门口的灯,脱掉外套,他悄悄走进卧室,打开灯,妻子和女儿相拥一起,早已睡着了。女儿独自一个卧室,只有周末才过来亲近一下妈妈,他替女儿掖了掖被角,退出了房间。

  推开客卧的门,打开灯,他发现妻子早已给他插好了电热毯,那白色的导线会把温暖导入整个被窝,在这寒冷的冬夜,他需要这份热来温暖他有些冻僵的身体。来到床前,他把手探入被子,下意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2-08 11:27)
标签:

杂谈

  新汽车站等车去青岛的时候,我又见到了以前的同事宝钢。他笑着走过来主动跟我打招呼,算起来我们已经二十年没见面了。

  第一次见到宝钢的时候,是他所在的刨花板车间合并到我所在的沙发车间。不高的个子,身体很单薄,长发,说话有些口吃。之所以对他印象很深,源于他原来车间的同事给我们讲了他的一些搞笑的故事。宝钢并不避讳这些事,兴致好的时候,他会主动给我们讲他的故事,比如他和妻子的第一次吵架。那是他刚结婚不久的时候,一次因为生活琐事两口子闹了些意见,宝钢当时心里想,第一次吵架一定要震住这个娘们,要不以后在家里是没有地位的,想到这里他操起煤勾子,“咣当”一声砸了窗户上的一块玻璃,原以为能震住媳妇,那知道他媳妇夺过煤勾子,“霹雳咣当”砸光了家里窗户上所有的玻璃,把宝钢疼的啊,心里一阵阵抽搐,要知道那个年月,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由此也奠定了他媳妇在家里的地位。他给我们讲的时候,总是认识深刻的说:“夫妻间打架,千万不能摔东西,不划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