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果
伊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23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写作,作为意志生活的另一种状态。往往,我们因为自我而残缺着。所以,请允许我休息一下。静坐,淡然,因为想要活着。

邮箱:wuxiaozhu@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博文

“蓝苑休闲茶餐厅”这是我搬到湖州来的第一天就开始关注的一家店。说实话,从那时起我就不喜欢那里。

可能是跟我的体质有关吧。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个跟叫“蓝苑”的女人有仇。哪怕我每天多少次的路过,总是让我提不起兴趣来。

可是,也就是今天早上。我又一次见到了在蓝苑驻足的那个男人。这是多少次的相遇也没有让我有些许好感的男人。今天,我又看到他,内心突然隐痛了起来。

男人,长得并不好看。就像每一个餐饮店的老板一样。世俗,奸炸。而现在的我,却被这种气质的男人深深地吸引。并不是因为他的形象。坦白地说吧,形象再好的男人也已经不能吸引人了。可能是跟我已经上了年纪有关吧。

但是,此刻。我看到了男人脸上忧郁的表情。纵观店内,空荡荡的房间,空荡荡的桌椅。男人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如果非得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他的话,我想应该是沙子。那种在岸边混浊不堪的沙子,底下是水,偶尔有鱼群经过,彩色斑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又是一次夜晚的深谈。无理由地悲伤,无理由地依赖,其实这种习惯真是不好。

这是我第三次认识那个叫F的男人。第三次的晚上,我站在傍晚昏黄的街头,街上是淡淡的车来车往,很多人扭头,很多人微笑。世界在我眼里是模糊的。因为那不是重点。

重点的是这个男人。在微光反射的阶梯上,F像极了被霞光晕染的树,一样的羞涩,一样地豁达。这是在我的心里,他始终一动不动地,偶尔偏离,但是一定会在第二次的阳光来临之前,又准确地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宠物绿植志

 

周末闲来去了一趟道场山。风景随处可见,重要的是能发现它们的慧根。连日来繁忙的工作结束,随一行人来到这个道场山脚下不知名的小村庄。苏轼有云:“道场山顶何山麓,上彻云峰下幽谷。我从山水窟中来,尚爱此山看不足。”

老实说,我喜欢山,更喜欢久居于山里的人。那是一种除了空间之外的另一种单纯。打车到了车管所下车,小河开车带着我一起进到一间红瓦白墙的屋子里面。很久都没有这种冲动了,家丁俨然一副家庭主男的样子。老许和龙头似乎已经按奈不住,各自操起网上山捉鸟去了。章鸟鸟看到我来,一路笑着奔过来。看起来鸟鸟真的像个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小品

这不是我梦里才看的一切。夜里,我站在阳台的窗口。身体僵直得就像一片死去的树叶。叶脉痉挛着,缠绕着,分枝处一根根长出了尖锐的刺,此刻,它正以缓慢的速度一根根地扎向我的肉里。我的血液在死去。而我依然活着。带着苍白的神态。

现在,我的头低下去。头下面是一片片新生的植物群落。所有红颜色的,白颜色的花开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托盘。我被托了起来。铁锈红的身体。现在在空气里。想要僵直,或者弯曲,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立不起来。

生命带着最大的冲动。真的快要掉下去。现在是我站在阳台的窗口。双脚缓慢得向前移动。一步步,缓慢得就像脱掉了壳的软体动物。但是我真的死了。腐肉一样,柔软的,我就挂在窗口的小白栏杆上。很多人过来看我,依然铁锈红的的头发,看起来像菊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看到它要死了。生命前进的时候,我们慢下脚步,偷偷地停顿了一下。有时候想要呼吸。空气在皮肤里,如今静止弯曲的像一段废旧的水管。一切都不能如此的顺畅。

   白天时我想要雨,然后水面卷起了大风。当我还处在癔想的阶段,我想要成长,想要离开白白的小海螺房子。但是,我立不起来。我脆弱的脚面,被反插在水里。一种毁灭性地生存。其实我想一直活下去。

   自我在我的卵里破裂而出。我原本白白小小的皮肤,它一块一块地长出橙红色的鱼鳞。一种生活的状态。但是现在它停止了。这是第一次。

   接下来的那次。是夜晚。月光在我的皮肤里,如今尖锐得像一根根刺。我僵直而又敏感的骨头。现在是一千万根刺一齐向我扎下。这绝对不是一种自我满足。看过我的人都知道,我贪图享受,安逸。偶尔有叶子落下来,我仰面躺着,很久以来,我们都是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记念我母亲的生日。一个来自于神祉的夜晚。因为希望而快乐着的三个人。现在是我,母亲和父亲。

和大多数的生日不同的是,母亲的生日只是作为他成人礼的一天。来自于布兰普拉,西方宗教里的淡淡的绿幽灵。上帝在我母亲的怀里。上帝委屈得就像是一个初生婴童。

然后,我来了。在苍白的白色幔布底下,脖子是根坚毅向上绕紧呈螺旋状的旧藤蔓。可以这么说吧,是脐带。一种母体的延续。紧跟着,我来了。在灰红色血污的重力扭打下,我习惯性地沉默着。

当我想张口,我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由于羞愧于身体裸露的慌张,我颤了起来。上帝他过来,一把抓起我。这是个身穿白色礼服的男人,一只手攥紧我的同时,另一只手上,属于金属色的剪刀、镊子、钳子也一起向我涌来。

趋于紧张的气氛。一种半死亡的状态。我突然变得坚毅起来。这是个纯白色的舞台,舞台上昏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旅行中金红色的凤尾鱼在水里。草是我们特定的环境因素。可以说,我爱他。白天的时候,我常常想。现在是夜晚,月季反季节性地被人们拨弄着。

其实它是低矮的,有时候圆圆的像月亮。我总是可以触摸到,来自于他的影子。明亮而乖巧,在夜里散出光来。

白天的时候,我又一次去了花鸟市场。可以遇见的,偶尔是人,也许是鱼。我总是带着幻想而生活。看到鱼时,我想到了你。看到你时,我又想到了鱼。情绪如此的错综复杂,像一团旧棉花。双手总习惯在里面勾出些丝来。然后,它断了。

我看到春天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这是从表现意义上来讲的。说实话,我还不认识你。我矮小而又圆圆的躯体,躲在雨里。生命是一场巨大的预警。我看到巨大的蜂飞过来,肥硕的躯体慢慢向我贴近,我低下头。想要,一切可见都不可见。我渐渐地失去了我的双眼。我坚毅的内在。现在,一切都离我太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小品

夜晚,站在树下的一瞬间。叶子大得足以包裹住了整个的我。铁锈红的天空里,大大地挂下来一滴泪水。孤独阿孤独!这是我从KTV里出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一个人站在树里,巨大的思考现在掉了下来。我被雨水湿润了。星星点点的雨水落在我的脸上。就像一双男人巨大的手。其实,我需要男人么?这一直是个很不错的提问。我彻底地缈小了。为什么要拒绝爱情的介入。如今的生活状态,我失去的总是比得到的要多很多。

夜晚的天空是一双巨大的男人的手。现在,他低下头来,想要理想的高度。轻轻得,他拿了我的脸去。这,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思考吧。女人在思考的时候,永远需要脸以外的另一张脸。我们用一张脸来面对自已。剩下的那些脸,我们把他拧成麻花,来不及吃早餐的早晨,它们便成了我们的一切。一个是用来面对生活,一个是用来面对所有珍贵的人们。甚至,我们面对男人和女人的时候,都不可能是同一张脸。我们如此虚假地真实着。

这便是女人。同时在社会和家庭里充当着不同的角色。有时候我是女儿,有时候我们是妻子或者是恋人,有时候我们又是母亲,又有的时候我们只是伙伴。我们往自已的脸上不停地画上颜色。红的、白的、灰的、粉的。想要像蛇一般,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在中国的一天。这里的夜晚总是很暗淡的,铁锈红的天空上白白地透出些薄气来。我喜欢站在高处看天,天总是很美。

很多时候,我因为自已的欲望而渐渐地庞大。当,我还在地中海的时候。风从我嘴边经过,加那莉岛上安静。而又绵长的夜晚。我总是看到你,和那些曾经我们称之为兄弟姐妹的人。你在我左,他们在我右。海岸线绵长得就像一个巨大的梦。我开始,想要远离你们。

有人说:“闭着眼看天的时候,天总是最美的。”这种说法多少使我有点难过。我决定离开这里到远方去。

我喜欢雨,是淡淡的;我喜欢的太阳也是淡淡的。作为花朵的职责,我立了起来,带着缓慢的步伐。通常,我在夜晚行走,而我的白天,我必须像任何一朵花一样,世俗、夸张、骄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散文

这是一个女性主义的早晨。我们用一半的视觉看世界,同时可以预见的,是男人。和昨日有点不同的是,今天是阴天,江南的阴天,夹带着小桥流水,和空气里湿湿的水珠,雨就这么来了。江南的雨是温柔的,同样温柔着的,是我的眼神。

在这个城市生活得久了,也渐渐认可了自已生存的职责。可以这么说吧,我是一个典型的女性主义者,我喜欢用纯粹的语言去剖析女性的内心世界,但这是在精神层面的一种说法。从生活的角度来讲的话,我是庸俗的,时常我都会闭着一只眼睛。这已经是有点多余了。可以这么理解么?如果给世界冠于一个性别的,那么他是雄性的,人构成了社会,若干个社会又构成了一个世界。它是一个群体,又或者可以被认为他是独立存在的,他是个别的。

早上遇到的是这个个别里的又一个个别的。当然我不歧视男性。看年纪,应该已经是过了退休年龄的一个老男人。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双腿吃力地蹬着一辆三轮。男人的腰躬着,季节在他的肩上像一段跨掉的圆木。紧跟着长满青苔的圆木飞了起来。

这是一眼略过时的样子。更仔细地看,道路两旁,蔷薇开得欢了起来,就像我遇到过的很多女人一样,因为自已个性里存在着的微弱的男性主义色彩,而骄傲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