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蚁蝶
蚁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72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蚁蝶,原名:陈媛 四川省都江堰人。1983年出生,先天性小脑偏瘫,残疾使她语音不清、走路不稳,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

   12岁入学,19岁因残疾辍学。之后她绝望过、哭泣过、甚至想到轻生。但是绝望、颓废之后她决心振作起来,她开始了艰难的自学以及创作之路。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她成为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以及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她的作品见于《山花》、《草地》等知名刊物,部分散文收入多种选本,她曾历时三年一个指头敲出第一部描写残疾人爱情的长篇小说。她曾多次受邀到各大、中、小学开展励志演讲。
   2008年,5.12特大地震使她流离失所,她依然拖着残疾的躯体走进地震康复中心,用自己的故事鼓励地震中受伤致残的孩子们。
《人民日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电视台、四川教育电视台等上百家媒体对她的事迹采访报道。的事迹被央视网、新华网、腾讯网,凤凰网、新浪纷纷转载。还获得2010年中国骄子天府榜样“十大给力榜样”称号
   2011年春天,她圆梦大学。受恩于人施恩于人的她,选择了社会工作专业   

20122月她被确诊为肌张力叠加综合症,行动越来越来困难,时至今日,她多数时候已用轮椅代步。当媒体界得知她以顽强毅力用一个手指敲打三年完成了描写“残疾孩子与奶奶”感情的温暖动人催人泪下的自传——《云上的奶奶》,这部长篇小说已于20147月发行上市并面向全国发行,同时她被媒体誉为成都版的“海伦·凯勒”。      

   她的人生格言是:如果生命中充满苦难,那我就用爱——扬帆起航!

云上的奶奶再版
 
《云上的奶奶》是女作家陈媛用单指敲出的长篇小说,它没有华丽的辞藻和复杂的情节,只是用最朴实的文字讲述了一位慈祥坚忍的老人养育患有先天性脑瘫孙女的故事,尽管如此,它却具有直击人心的力量,让每一位读过这个故事的读者,都因感动而落泪,并受到鼓舞。
  小说中的脑瘫女孩其实就是作者陈媛自己,她靠单指敲出了几十万字的作品,发表于《山花》、《草地》等著名文学杂志,先后加入成都作协和四川省作协,通过自己的文学作品和经历鼓舞了无数年轻人,并在很多学校做了演讲。这一连串奇迹的背后,都有暖暖的爱作为支撑,而这个爱主要来自将她抚养成人的奶奶。
  在这个熙来攘往的人世间,除了追名逐利,还有一种更深层的欲望植根于我们每个人的灵魂深处,这就是爱。无论受到怎样的挫折,我们都能用爱治愈来自感官和灵魂的伤痛,傲然行走在人世间。《云上的奶奶》就是这样一部治愈圣经,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希望你能拥有它,并且记住,不论何时何地,都有人在疼爱和关心着你。正如陈媛的奶奶,即使奶奶因病离去,也会在某一朵云上保佑着她,冲她微笑……
好消息:2017年四川曲艺家协会主席张旭东(叮当)和新锐导演霍建中共同发起以她为原型拍了部公益微电影《云上的奶奶》,旨在鼓励全国8000万残障人士,像蚂蚁一样勤劳,创造出蝴蝶般的美丽人生。
 因这部微电影的拍摄,《云上的奶奶》这部被世人誉为治愈圣经的小说得以加印。
现在读者的福利来了
 有需要《云上的奶奶》这本书的,可以直接跟我联系,
每本书29.8元,外加10元运费。
购书者可通过支付宝及银行卡或微信红包支付书款,请务必注明“购买陈媛小说《云上的奶奶》”,并加QQ或微信号告之邮寄地址,
支付宝: yid830@163.com(陈媛)  
交通银行:622262 0530009377565  QQ:329367806(加QQ时,请注明《云上的奶奶》购书者)
微信:yunshangdenainai_yid(加微信时请注明《云上的奶奶》购书者)

蚁蝶的心灵启示

亲爱的朋友们,您好!

    不管你是残疾人,还是健全人,如果你相信我,我很愿意倾听你的倾述你的烦恼跟忧愁,不管是生活中的还是情感问题,你都可以给我发邮件,或加我的QQ。蚁蝶很乐意帮你排忧解难。。。。

 我的QQ是:329020108 

 邮箱是:yid830@163.com 

8

注:请原谅时间有限,不真诚的无扰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 本博客所载文章均为蚁蝶原创,未经作者同意,所有原创作品谢绝转载和刊用!

如有意刊用者联系我:yid830@163.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在您逝去后
将我的爱用文字堆成您的影
呈现在书里
再或,把你的影子因爱搬进银屏里
 我最想的是
 从这破铁椅中逃出
一路跌跌撞撞狂奔到山顶

望着一团又一团的云朵
问,奶奶您看见了吗?
这样妥吗这样好吗
您会喜欢吗
或许,您会感到骄傲吗?
问天天无语
原来是这样的伤
 
在今生,我该怎样感谢您的爱
即使用生命书写生命之书
这也不够啊
我也不觉得能表达我对您的感恩

我多想听听您的回应
对此,您是开心,是幸福
或是其他
 我想凭借我对您二十三年的情感
揣测一下您的心境

我多想,用我微薄的稿费
带您去坐一次飞机
和您来一次远行
 小时候,您背着我、牵着我,
走过大街小巷
却总也走不出求医问道的路子
现在我想带您老人家走向更远的地方

哪怕,就一次,
就来一次远行也好 
至少让您感受下飞机腾空起飞
火车的穿越
可是,这些将成为我的遗憾
躲在黑暗深处敲打着我的灵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年3月,我去成都作协参加一次采风活动,因为我是一位轮椅者,又是脑瘫这样一说话面部表情就扭曲成怪样的我,居然还爱写作,对爱的执着追求还出版了自己的小说,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关于我的报道也是漫天飞。当这样的一个我,这样的一台轮椅,这样的一些消息出现在人群中的时候,我很快成为了焦点,众人纷纷表示要与我合影。

这边,这个人举着手机走向我,并在走近我的时候脸上装着习惯性的礼貌性的微笑对我说:“这个妹妹好坚强,好乐观,来我们合影吧。”来不及拒绝,她已经在我的轮椅旁边站好,也没经过我同意就将手搭在我肩上就忙不迭叫别人按下了快捷,一张不管我情不情愿的合影就成。

一个合影者刚刚拍完,我刚刚开着轮椅来到一个景点,又一个阿姨拿着相机跟了过来。“这个妹妹好坚强,我要跟这个妹妹合个影,拿回家鼓励我的孙女。”说完她已经走到了我轮椅边摆好了POS,这时我又只能很无奈地在轮椅稍微坐正,摆出照相所需要的微笑,其实这时候我是紧张的,因为脑瘫这个病的本身它的运动神经就是不受控制的,它一紧张,更会加重面部表情的怪异,而且这时又要因为我身上的坚强逼着我去拍照。我的面部表情就更不自然了,不自然表情就更加扭曲,这时还要配合微笑。这照片照出来,也是可想而知。但和我合影者哪会想这么多呢?只要他、她,他们、她们拿到了他们想要照片就好了。

一天的活动就在这样的拍拍,谈谈,说说聚聚就结束了。

现在大家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性的癖好,就是凡是参加活动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加上微信,然后就开始炫照片。仿佛这都成了一个微信三步曲,第二天我在头天加的微友的朋友圈里看见了一个阿姨在她的微信圈发关于我的事迹,我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是这样的一个构图,在采风的会议上我正在发言,如真正了解脑瘫患者真正懂得脑瘫患者的人都应该清楚,他们在说话时表情怪异,脸上的肌肉被拉扯得横七八竖的,这样被拍摄下来,她或他的表情不要说一点美感了。就连最基本的正常的表情都不达标。我当然知道,拍摄者所想在她的作品里表现我即使说话困难,也努力说着话发着言,这——也许在她/他,他们/她们眼里或许这是一种坚强,一种坚持的表现,但是当拍摄者将这一张把我的病痛的丑陋暴露无遗的照片记录下来时,我毫不避讳地说,这无疑是在揭露我的伤,你们在用照片时刻无情地提醒我,你就是一个傻子,就是一个痴呆,你的面部表情就是如此一副痴傻相。

我所极力回避的,我极力掩饰的,就这样被那些高大上的健全人,轻易地用一张照片就给揭露无疑。我是一个脑瘫女孩,或是一个脑瘫女作家,不管是女孩还是女作家最终的落脚点是女——既然是女性,那么她的天性就是爱美的,爱美——就是规避缺憾修饰不足,我想,无论是不是我。都希望把最美的同时又是最自然的表情留在属于她的那张照片里。

那次笔会结束以后,一个特别有爱心的老师,在没有事先通知我的情况下,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到都江堰,而且还带了一个我认都不认识的朋友来看我。他们来到我家,一见到我就展开了我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套路。他们来到我家,我们大家坐下没说上两句话,就开始拍照。

我,那个作协老师,老师的朋友,我们坐在一起大家都露出习惯性的微笑,我作为主人加主角,不管是事情使然还是待客之道的必然,我也露出看微笑。一张照罢,两张照罢,原以为这次摆POS的运动就要结束了。我可以松一口气了,我听见坐在我左边的作协z老师说:“等一下,我刚才好像眨眼睛了,重新来过。”于是,我努力做好我能接受的表情,又松弛下来,等z老师用手弄了弄眼睛,我又重新做好我能接受的表情,一张照片又完成了。z老师和他带来的那个女性朋友x立马丢下我跑去看他们刚才的照片。他们看了后,X又说:“重新来照过,我刚才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好。”听到这句话,我有些失望,这意味着我还要努力摆好POS,努力调整好面部表情再一次接受他们的摆弄。在这个三个合影者里,按面部表情好不好,他们最应该关注我的表情。不说,是什么因为我是一个脑瘫患者,一个脑瘫残障人士在表情这个词里,我应该是最应该受到关注的。但不管是Z老师还是那个叫X的女的他们如果真正关怀我,应该问我我对自己照片里的表情满意不满意,但是没有人问我。他们只顾他们是不是在照片里有最满意的表情。

是的,我用了“摆弄”这一不太礼貌,不太友善的词。但是这样的合影,这样合影里的这样一个我,难道不是像极了一只被人随意摆弄的猴子或一只木偶吗。这样的一个我因我的残疾,我怪异的残疾,常常被人忽略了我所想要的美丽,我所向往的美,去拍出只是别人所需要的一张张照片了,其实这个时候,我更多地是把自己当成一只猴子,任人玩弄!

今天,5月21日,全国第二十七个助残日,我匆匆写下这篇文字,我可不可以以一个有尊严的残疾作家呼吁,请本着对人基本的尊重的准则,不要再把我当成你们照片里的一只猴子,在你们想与我合影之前,可不可以请你们先问问我:“我想与你合影,可以吗?”

可以吗?!行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有那么一天,我按日常的习惯上网,一个残疾的小女孩加为好友,她说,她是从百度里看到报道我的书的讯息的,和像平常一样跟她寒暄着,她突然冷不丁地给我来了句:“你是我的女神……

跟她聊天结束后,我关掉电脑,将轮椅推到了窗边停下,看着窗外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的树,我想起我在十多年前,还是那些世人眼里的白痴、傻蛋,一个一生都似乎毫无一点点希望的一个废人。而十年后,一个只能以轮椅行走的,说话不清的我竟在一个小女孩眼里成了一个女神。我静静坐在轮椅里,看着窗外继续随风摇曳的树,任思绪胡乱游走。我忽然想起了另外的一棵树。至今,当我想起那棵树,仍会有很有感情,偶尔当我开着电动轮椅,经过那棵树所在的那条街时,我还是会特地将轮椅停下来像遥望一位故友一样,遥望那颗树。作为一颗树,原本应该是森林中的一棵树,却落到了浮华宣泄的世间,这对它来说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回忆往昔,在很多年、很多年前,那时的我还能顺畅地走路。那时,帮父亲看店的我,总会忙里偷闲搬一把椅子到这棵树下,然后开始我的阅读。当然,在那样的环境我是得不到安静的,因为那棵树所在的花坛一面临街。街上来来往往的车,熙熙攘攘的人,怎会有一个好的、相对安静的阅读环境呢?

  我真正的阅读,应该就是从那棵树下开始的。有人说,一本书,一杯咖啡,这是何等的惬意啊!但我在那棵树下开启的阅读可没一点点这样的诗意啊。那时的我刚刚从学校辍学出来,周围的人、家里的人,甚包括我的父母都觉得一个傻傻的我一个痴痴呆呆的我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个结局的。但即使他们知道这是注定的结局,当这个结局真真实实发生时,他们仍然无法接受,他们对我感到失望透顶了。而那时的我,一心想考上大学而且是北京大学,辍学意味着大学梦的永远从我的原本就残缺的人生永远遗落。那时绝望至极的我,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将自己躲进了那一部部的书里,仿佛那一部部书就如我暂时逃离苦难的一个个堡垒,我只能躲在那些用文字堆砌起来的堡垒里才能感觉到自己微妙的存在,才能把辍学所带与我的苦难与伤痛暂时抛开,自己痛苦极致的内心也就不会那么痛了。

  也许,我就是在那时被我阅读过的那些文字给深深地吸引了吧。也就是从那时,我感受到了阅读所带给我的温暖、美好、甚至是力量……当自己沉浸在文字所描述的那些环境里,我辍学的痛与烦恼居然会被我暂时的我忘却。就在那样的一种情景里,我在那棵树下读完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籍,他们包括散文、诗歌、小说……渐渐的,我的思想也被我从阅读中所吸收的思想给丰富了。有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倒没有感觉到颜如玉黄金屋,但是我是那样真真切切感受到书里的思想正如一股股能量一样,正源源不断地输入了我的体内。

而被辍学,被质疑,被否定弄得奄奄一息的我正一点一点地回复能量。渐渐地,我所阅读的书越来越多了,一度绝望至极的我,觉得天塌地陷的我开始对生恢复了一点点信心,我开始了一边工作,一边阅读,一边自己慢慢地尝试去写。那时的我,真的还不能说我已经开始写作。从阅读中所摄取的能量,仅仅是让我有力量去慢慢地尝试去写了,渐渐的我写的文字开始被杂志、报纸所发表。我一个刚从学校辍学的几乎没有什么文化的脑瘫患者的残障人士的文字居然有人愿意用,这无疑又给我了很大的信心跟能量。一晃,真的是十年就这样过去了,而我也从零星的发表散文发表诗歌,到现在我已经出版了自己的长篇小说。

后来,阅读这玩意就成了我的一味良药,这味良药让我在绝对的绝望中让我找到了方向,阅读这玩意也像苍茫大海上的一座灯塔,它一路照亮我追寻的文学之梦。

如果,将人的一生比作是一个完整的原点的话,那阅读就占据我大半个人生空间,我还有一半的人生时间当然是用来写作了。阅读,虽然只占据了我人生的一半,可以说是半点人生吧,但是它却在我残缺生命颓唐之初撑起了我整个生命的天空,构架起我整个人生的蓝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不要相信陌生人……

   “在外面不要轻易跟陌生的人答白……

   “面对陌生人谨防上当受骗……”……

因为类似的言辞太多于灌入了我们的耳际,“陌生人”这三个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被小心的人们用言辞涂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灰色,人们为了保护自己,不厌其烦一层又一层地给自己涂抹着防护罩。

我记得,我清楚的记得,大概是在两三年前吧。我和妈妈去成都办了事准备回都江堰。妈妈刚推我走进售票大厅,就对我说,她去买票,让我自己推着轮椅往候车厅走。我的手没有多少力气,我根本就推不动那种手动的轮椅。无奈,我只好吃力地推着轮椅往前走,我推着轮椅还没有走两步,原本很笨重的轮椅瞬间变得轻松了。我以为是妈妈买了票回来了,我高兴地转过头正想跟妈妈搭话。我看见推着我的并不是我的妈妈,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小伙子,他脸上挂着平常的表情,那表情里稍微挤出了一个“笑”,他似乎想用这样的表情告诉我不要害怕,我只是想推你走一程,走一程而已……

但我还是害怕,因为他是陌生人。我并不知道这位陌生人对我会怎么样。所以在那个人推我到目的地的时候,我的心里是紧张的,我不知道他要推我到哪里去?要对我干什么?但那人推我到目的地后,在我对他说了声:“好了,就到这了,谢谢”。这句话里虽然有谢谢两个字,但我自己听来都觉得有些僵硬。他就将我放在那儿走了,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多余的举动。他,这个人——这个陌生的人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所想象的恐惧都没有发生。

他这个陌生人出现得是那样及时,正当我推轮椅推不动的时候,他就很自然地来到了我的跟前,推了一段路然后又很自然地离开。我望着他的背影,我在想,他叫什么呢?我不知道,我来不及问,刚才他推我的时候,我怎么不问问?我没有想,我只想这个陌生人的人他要干嘛,他也许会对我怎样。

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时,当我重温刚才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那一瞬间,满满的都是温暖与感动……于是,我只能在心里对这个陌生人默默地说一声,谢谢。

那天我和母亲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峨眉山,考虑到我们游峨眉山的便利,我们几乎住的就是峨眉山的脚下。这样离市区就相对比较远了,既然到了一座城市,我们还是想去这座城市的城中心去看一看、晃一晃、溜一溜……然而,刚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我们既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到城里的公交车,也不知道哪路公交车到城里,更不知道这个公交车应该在什么地方坐。我们就这样一头雾水走了出去,当母亲推着我们来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一辆白色的高级轿车,妈妈推着我靠近了白色的轿车,原本她只是想向轿车里的师傅问问路。

但我没想到妈妈之后问了一句:“小伙子,你们是要进城吧,我们也想进城,你们能不能捎我一段路呢?”听到妈妈这样问,我将两只眼睛闭起,我已经做好被这俩陌生小伙拒绝的准备了。毕竟我的轮椅它的的确确是一个很麻烦的东西。

“她有轮椅,不方便,车子装不下……”

“要装她的轮椅好麻烦……”

“有轮椅啊,不好放”……从我以轮椅代步以来,这类的言辞我真的听得太多、太多了,我也曾经被公交车拒载过,被出租车拒载过。所以当妈妈问出那句话,我已经充分做好准备被拒绝了。因为残疾,一而再再而三的残疾,我已经习惯被拒绝了。虽然那种感觉非常不好,但我作为被拒绝的当事人,我已经习惯被拒绝,这种习惯似乎有种“账多不愁,虱多不痒的‘柰’”。

没想到:坐在副驾驶的男子居然打开车门,下车来并对我们说:“来吧,”这两个字,他说得那么轻盈、那么自然。说罢,他领着妈妈推着我来到了后座车门并协助妈妈将我扶上了车,然后和妈妈一起把我的轮椅放进了后备箱,不知道是我的轮椅太大,还是后备箱里还搁置了其他的东西,轮椅放进后备箱后后备箱车盖就根本盖不了,别人只有等那后备箱的车盖就那样敞着……

轮椅放好后,妈妈和另一个小伙上了车。汽车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跑了起来,小伙和妈妈答着话:

“你们是到这来玩的吧?”

“小伙子,我们想去城里,你看我女儿她又走不动,真是……”母亲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

小伙轻轻柔柔的话从前面飘来:“没事的,今天正好我们也要到城里……”

“你们是才来峨眉山的吗?”陌生小伙儿问。

“是的,小伙子你们当地的特色是什么?”

我坐在车里一边以人性原本的机警环视着车上的一切,一边听着母亲和那陌生小伙的搭着讪,微风轻轻地从车窗飘了进来,在那样的时刻,这些吹来的风让正感受着这人间逐渐消息的美好的我感觉很舒服。汽车仍然在陌生的道路上奔驰着,母亲他们的话还在我的耳边萦绕,我坐在车的后排,默默地望着这两个陌生小伙的背影,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为什么就愿意载我呢?他们怎么就那样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的轮椅?而且是一个完全陌生人的轮椅,他们就不怕,不怕碰瓷,不怕责任?不怕……”当我的脑海出现这一连串的疑问时,我的脑海又一个想法恰巧也在这时出现了,也许他们相信,相信善良、他们还愿意相信人——这最根本的本质没有消失,而我和妈妈也在潜意识里跟他们有着同样的相信——相信人的最根本的本质没有消失;因为这样不谋而合的某种约定,成就了我们此刻相遇。人与人互相帮助的某种美好,我们只是因为刚刚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找不到路并且行走起来很艰难,所以希望有这样一辆车在方便的境况下能稍我们一段路……

当我坐在车里感受到这一切的发生,我觉得这一切真的是有些奇妙。之后,两小伙送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跟我上车时一样,一个小伙下车,帮我从后备箱拿出轮椅,然后在妈妈的帮助和指导下帮我展开了轮椅,然后扶着我坐上了轮椅并为我们指路后离开……

两小伙驱车离开,母亲推着我行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这时,我心里因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而涌动着满满的感动,这感动里洋溢着一种属于我的幸福的滋味。

这一幕,仿佛寓意着我的人生,在我的人生的旅途中不就如我遇到的这一幕,总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就会有那么一两个人给我最恰当的帮助……处在这样温暖的境况里,我真的好想、好想在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一路支撑我行走过来的陌生人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看过很多很多的电视剧,言情的、军旅的,传奇的,我从来没有像看过这部电视剧一样,看完必须要去说些什么。

   《遇见王历川》里面的男主角是一个高、富、帅,但是让我觉得欣慰的是,这个高富帅,再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而是一个因一次意外一条被腿截肢的人——一个残疾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高、富、帅”的男生变成了女生们的一种共同企及,好吧,就算这样也很好。作为同是残疾人的我,很欣慰在这部电视剧中残疾人终于以一个正面的形象出现了,而我说的正面,他既不是那种“高调的励志”,也不是一个劲地一一副又一副残疾人的艰难去博取人们所谓的同情。而是回归到了只是属于不方便人士的一种本位。残疾人跟健全人这两个对立面的人,在这部电视剧中他们终于站在一个同样高的一个平台,他们在互相关爱的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一种爱情

……

但是像王历川他因身体残疾的缘故,他只能通过自己的家庭优势还要加上自己不顾自己身体让自己有了一个相对优越的社会地位,待他这样双管齐下的努力越到社会层的一定的高度,仿佛只能这样残疾的他/她才配去拥有一种爱情一样。

王沥川是因为得了绝症而离开的,因为他爱小秋而一次又一次地将她从自己的生命中哪怕付出死的代价也要把他爱的也爱他的小秋从他生命里推出去。同作为残疾人,我太了解那种想爱非常爱,而我们最终不能因为自己的残障给我们的生活造成的一种沉重的负担,而去让我们自己爱的人跟我们承受着那些原本他们不应该承受的痛,而一次次将爱的人用几近残酷的方式去拒绝、去狠命地推开。因为我实实在在体会过那种痛——那种因自身的残疾,因自身的一种病的爱而不能,那样的一种痛,在我的内心深处引起了一种共鸣。所以,如果说这部电视剧还勉强赚取了我的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内心深处的这一种深深的共鸣

……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残疾人自己画地为牢困的一种结果。反正从我明白事理的时候,当人们一遍又一遍用不同的形式告诉我“残疾”二字的重量的时候。此后,我就每当看见爱情的影子,或者说,我还没有看见影子我就开始了拔腿而逃。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隐约能在那部电视剧的剧情里看见,自己曾经的一些影子。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不应该让他跟你承受你现在要承受的种种苦难。“你知道吗,你残疾了,你就应该把你的择偶标准降得底一些,因为你残疾了,因为你什么都不能做你会拖累

……”“别人跟你在一块,他面对一个残疾的你是很痛苦的。”很多人很多人在对我们说这些话时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说的那么地趾高气昂,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但是那是我的爱情,在“爱情”这两个字里由于它特定的狭窄性,应该只容得下“你和我”,它从来就容不下“他”这个称谓,那他人他们又凭什么那么理直气壮参言别人的爱情?   他们可能不知道,正因为残疾正因为类似绝症的重病,我们根本就不敢爱,真的不敢。之所以不敢就是怕拖累,如果人们看到残疾人都觉得是一种沉重,那残疾人本身就实实在在地经历着这种沉重,而这些沉重都必须他们自己去一肩扛起,很多时候,我们只能自己背负在“残疾”这、种沉重的壳在刚刚看见了爱的一个影就一溜烟地逃之夭夭……

《遇见王沥川》是第一部我看了电视剧想去看书的。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故事里的主人公跟我一样是一个残疾人吗?这部电视剧里主人公不单单是残疾这一点跟我比较像,而是他因为骨癌而截肢成了一个残障人,而后来又患了一种血液病因病情一次次恶化他的肺部也被切除了一大半,可以说他是一个随时行走在一个死亡边缘的痛。他身上那“爱而不能”的那种痛。我却有它演一分,我能明白三分的那样的一种感觉。在这部剧中历川和谢小秋的故事中,我怎么总能感受到我自己曾经所遭遇的那种感情

……

《遇见王沥川》这部电视剧我是喜欢的,因为这部电视剧它站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位置给了人们一个属于残疾人真正有的形象。我很喜欢这部电视剧,但我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我都不想或者说我不忍再跟着看下去。因为我真的能在电视剧男主角感受到那种感受。他的每一种情况,想爱不能,想放手也不能,他和她爱的人——谢小秋就在这种“不能”里纠结缠绵。同作为残疾人这种纠结的痛,我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我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经历过类似的痛。这就好像我喜欢的一首老歌《问情》里的那句歌词一样,爱的不能爱,聚到终须撒

……

看《遇见王沥川》的这部片子,我觉得男主角的遭遇虽然太过悲催,但是我觉得他也算是幸运的,至少在自己被病魔被绝症摧残的时候,他还被爱情滋养着,他虽然得了绝症他却是在爱情中逝去的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25 10:53)


日历上的日子告诉我:春已到我也在窗下那树丫上看见了春的信息,而我这个盼春的人儿也急急地把电脑壁纸,写作文档涂成春的色彩冬季是“阴冷”的代名词,它的寒冷阴郁让它注定与春光相对应,盼春成了人们共同的愿望。几场春雨,花坛里的绿丛应了时节在一片深绿长出一片草绿,它也以这样的形式告诉人们春来了,花儿,也仿佛为了告诉人们一个讯息,这花那花都开了……

春天是它们展示美的时刻,怎能怎甘心又怎可轻易错过。春雨绵绵中,随处都可以看见那种迎春的绿,看着那迎着春绽放的‘绿’争先恐后以自己的方式告诉人们‘春’的信息。眼睛看着春雨纷纷,春意处处……

在扫视着一切春景春意的时候,我发现了你——在春天里的树,光着枝干,挂着去年秋冬里留下一片片黄色的凋零你就那样“毫无生气”站在那里,一阵寒风吹过,去年寒冬留下的凋零带着枯萎的色彩摇曳……

在这样的一片繁华的春景里,在这万物争春的时下,你就以那样的一副姿态出现,感觉你是那么地——么地不合适宜,你不懂得:迎着“春”的召唤,应着春的景致,努力展示自己的风景。你就那样定定站在春景中,带着满树陈年的凋零。

它,那挂着满树凋零的树,为什么要那么不一样?”我在心中问,春天来了这么美好的季节来了,它就应该发芽,在那挂满凋零的树身放出些属于春的绿色来。它,怎么这样不懂得“合适宜”,我望着它在心里问。它为什么偏偏要“合适宜”在这个时候冒出些绿芽,另一个反问的声音从叫不出名的远方飘来直灌我的耳际,我搞不清楚这声音从哪里来,但是我知道它是一个非常、非常真实的声音。当我隐约从远方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也在闷心自问,它为啥非要在这个时候冒出一些应景的“绿”。我被这个反问的声音给楞住了,是真的愣住了。我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迷醉了,被这些“应春”的景致而迷住了眼睛,而忽略了一些可能会给我更美的景致。

 那棵凋零的树,站在这繁花似锦的春景里——从容而不慌张,管它桃花开梨花开,我就是这么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带着对陈年的怀旧,“高高在上”挂着满树依旧的凋零。它站在一个全新的春天里,春天的雨滴从你的枯树枝,凋零的叶子上往下滴。那一滴滴春雨仿佛经过这些凋零后,显得越发地晶莹,越发地剔透……仿佛这样才是真的春的意味,这“意味”比那些春色,更能显出春的本色……

那些在这个春,应着适宜就匆匆甚至是迫不及待冒出这个绿来它们最多、最多只能争春一时,春天一过,春的味道稍微一溜走,那些“应景而生”的春意,多半也就凋零了。而眼前这棵在初春时节这棵依然还凋零的的树,它知道——它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再熬三、四个月的风雨,它就会刷刷地冒出希望的骨朵,慢慢舒展它的嫩叶,然后叶子一天一个模样地长满一树茂盛的绿叶,它将会不负众望长出它自己在这个春天应有的春色,长成专属于它的树的模样——参天大树,而这时,那些争一时“春”的百花,它们都因经不起风雨的敲打将纷纷退却了艳丽,随春的离去而枯萎凋零飘落了……

而这棵树,它在暮春才会长出叶儿,它有一春的风雨下的成长,夏季才会茂盛,有一夏的茂盛,是因它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更多的风吹雨打。它才会比那些争春的花儿多了一夏的繁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