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箪影像
一箪影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9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献给我荒芜的岁月
   谨以雪莱这首小诗献给
我希望的亡灵和荒芜的岁月
 
    无 题
        
那时光已永远死亡 孩子
淹没 冻僵 永远死亡
   我们回顾以往 不禁吃惊
   见到的是一群希望的亡灵
我和你在阴暗的生命之河上
消磨到死的那些希望的亡灵
   苍白凄惨哭的哀伤

我们曾注目凝视过的河川
已滚滚流去 再不回返
   而我们仍站在
   荒凉的土地上
新树起的两块墓碑 以纪念
在暗淡的生命的晨光里不断
   消失着的恐惧和希望
  ————————————

 警告剽窃者:

 
 
音画

背景音乐添加
别在窗前等我

 别在窗前等我


 别在窗前等我
 花已经枯萎
 泪已经无声
 别在窗前等我
 我已经厌倦漂泊
  
 别在窗前等我
 我已然没有激情
 别在窗前等我
 流星已划破黑夜
 我已穿过那片枫林
  
 别在窗前等我
 花园里的鲜花已经全部凋零
 花园里只有失落的灵魂

 

我的音乐

一生守侯

Lady 肯尼罗杰斯Kenny Ro

印象

德彪西

如歌的行板

柴可夫斯基

沉思曲

马斯奈马斯奈

梦幻曲

舒曼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音画
 
 
博文

◎    不要对这个世界动真情

 

不要对这个世界动真情,说真话

不要指望它窗明几净,阳光明媚

只有树上的鸟儿知道

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

究竟有多少自由

 

不要说我无病呻吟

我比谁都快活

我是一个不喜欢戴面具的人

或者我从来就不戴面具

就像一只松鼠蹦蹦跳跳的

从这个树杈蹦跳到那个树杈

 

◎ 我的眼里没有悲伤

 

我的眼里没有悲伤

只有对这个世界的爱

我的眼里没有悲伤

只有对这个世界的恨

无论我快乐还是悲伤

我都是无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想起你我思绪万千

 

风吹皱了杨树叶子的脸

岩石沉默,汽轮喧响

水鸟静默在湖面

是谁站在对面的山坡上

遥望远山,那一刻

想起你,我思绪万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致Z    【诗歌翻译】:《致Z <wbr>》
   
  
  To Z
   
    一箪
      
    by Yi Dan
   

   不要告诉我你姓甚名谁
 告诉我你的职业学历
 更不要告诉我你的婚姻爱情    
 家庭、收入、名誉、地位
 甚至长相,我不关心这些
       
    neither tell me your name
    nor tell me your career and schooling    
    even nor tell me your love, marriage
    family, salary, reputation, status
    and appearance, none of them stirs me
   
    一个活在梦里的人不在乎
  俗世你有多么能耐
  你的家族多么显赫
  自己多么了不起
  俗世里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as a dreamer, I do not care for  
    how able you are in the world
    how prominent your family is
    how excellent you feel yourself    

    all of them are just vanished smoke
   
 
 一个活在梦里的人,只在乎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生活感受,爱与忧伤,幸福与不幸
 以及还有多少悲剧要发生
 多少日子可供挥霍
   
 
as a dreamer, I only care for
    those who I love and those who love me
    feelings in my life, love and grief, happiness and misfortune
   
    how many tragedies would happen
    how many days can be squandered
   
    活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梦里
 那怕它是美梦、噩梦、梦境、梦魇
 活在爱人和亲人的梦里
 不在乎玫瑰什么时候盛开
 月亮什么时候从东山升起
 日出日落,花开花谢
 以及人世间的丑与恶,美与善
 只在乎每天活的充实快乐
 人生本来就是仓促的    
   
    I live in the dream that I weave for myself   
    even though it is a nice dream or a nightmare
    living in the dream of my lover and kins
    I do not care for when roses will bloom    
    when the moon will rise from the east mountain
    the rising and setting of the sun, the blossoming and withering of flowers
    the ugliness, evil, beauty and kindness in the world    
    but care for whether I live a full and happy life every day
    because life essentially goes in a hasty way


   酒城译痴 译于2009年3月8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诗歌厨房】:我们好像在梦里见过

    &#9678;    我们好像在梦里见过

 

像多年前走失的亲人

你说我们好像在梦里见过

我们手牵着手,走在那条长满荆棘

灌木丛、鸢尾花、野芍药

红牡丹和风铃子的路上

                    在开着马兰花的山坡上

 

我们和林中的野兔在树丛中漫步

在湖边和水中的鱼,树上的松鼠屈膝谈心

在汩汩流淌的涧水旁

野草莓尽情吐露芬芳,我们手牵着手

像两株带露珠的野花,在风中摇曳

碧蓝的夜空缀满了星星

 

&#9678; 好像稻草人的四臂是张开的

 

好像那些野草是葱茏的

一群小鸟歇息在螺旋桨一样的核桃树上

好像那些麻雀是匆忙的

唧唧喳喳地聚集在电线杆子上

好像雨后初晴的田野上

所有的野花都是盛开的

一群蝴蝶忙不迭地采花蜜

 

麦田里的青草长到齐腰深

一群孩子站立在悬崖边上

好像马桑叶上的花瓢虫是绿色的

桉树林里女孩笑声是清脆的

一群蜻蜓肚皮贴着水面

好像稻草人的四臂是张开的

 

&#9678; 再一次写到孤独的火车

 

当我的小手能牵到

母亲衣襟时候,孤独的火车

我就牵着你,翻山越岭,过麦田、钻隧道

轰隆-轰隆,粗重的喘息声

惊醒了荒野的梦,孤独的火车

你像春天的花瓢虫,夏天的金龟子

秋天的螳螂,驰骋在广袤的原野上

玉米地,甘蔗林,青纱帐,在寂寞的夜色里

躺在你宽大的胸脯上,明月在窗外翘首

枕着你的身躯,“哐咣、哐咣”

孤独像一艘船,将窗外的夜色淹没

 

   &#9678;    星星的小脚丫是银色的

 

好像小时侯的天是蓝盈盈的

月亮出来的时候

星星的小脚丫是银色的

好像我们的眼睛是亮晶晶的

你的眼睛里有我,我的眼睛里有你

好像微凉的夏夜里

萤火虫的翅膀是银色的

好像我们的小手是勾起的

好像挂在夏夜脸上的

笑容是温热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9678; 一只鸟被一个隐藏的弹弓射死

组诗《致某诗人》—写在08年某诗人自杀之际【一箪诗选

 

那个人听说连招呼

都没有打就走了

人们纷纷把他和诗歌扯上了关系

说什么“又一个诗人死了”

一只鸟被一个隐藏的弹弓射死

人们却找不到射死他的凶手

 

&#9678;    不要和诗歌扯上关系

 

兄弟,如果有一天你死了

千万不要说是一个诗人死去了

千万不要说是一个穷写诗的死了

那是人们用来聊以自慰的

用来讥讽诗人的

不管你以何种方式死亡

即使你想死的高贵些

也不要和诗歌扯上关系

 

&#9678;    如果有一天你也死去

 

如果有一天你也死去

兄弟,你会不会被人列入

“诗人自杀死亡名单”呢

在你之前他们把得病去世了的诗人

也列入了“诗人自杀名单”

好像这样就会显得高贵些

或者证明些什么

 

兄弟,何况你呢

你眼睁睁的是被诗歌杀死的啊

我看见你举起屠刀

朝当代诗歌的头上猛砍

诗歌早已死了

而你却还苟活着

 

你说你不认识诗人

也不认识诗歌刊物的编辑

只是喜欢闷着头写

你说诗歌刊物被一伙不明真相的人把持

你和当代诗歌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你不过是说了几句诗歌的疯话而已

骂了几句而已,开了几枪而已

如此而已你就变成了某刊物的首席诗人

上了诗歌刊物的头版头条

 

&#9678;    假话与真话

 

有人把诗歌的不景气

全归罪于人民

说人民的素质太低

读不懂或口水或似懂非懂

或晦涩难懂或只有自己的驴子

才能读懂的诗

 

有人说了几句真话

听了一辈子假话的不安了

举起拳头,义愤填膺

迎头痛击,却也没有多少底气

假话终归是假话

只好互相诋毁

 

过了五十年乃至一百年

有人才敢站出来

给说真话的人平反

人们在假话里浸淫太久

感官麻木听觉失聪

还自以为自己是天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诗歌厨房】:《在瓦尔登湖和一只鸟邂逅》/一箪

       &#9678; 在瓦尔登湖和一只鸟邂逅

            &#9671;一箪

      我将对时光说出那句

      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的箴言

      我还没有力量和它进行一场力量

      悬殊的较量,殊死搏斗早已不是我的强项

      多年以前我已然向命运屈服,把自己

      隐匿在灰暗中,力争不和世界

      发生一点对抗

 

      我将对谁说出地板撬动

      地球的力量,我只想安静的待一会儿

      安静的把自己放逐在一座

      荒芜人烟的孤岛,在塔希堤

      和一群土著女人一起种植花草

      和她们一起谈情说爱

      生一大堆孩子

 

      在瓦尔登湖和一只鸟邂逅

      然后在树上做窝,和28岁的梭罗相爱

      轮动板斧在小木屋里安家

     读书写作在森林里散步

      在晨曦里和湖中的鱼儿亲密交谈

      然后依偎在辰光的怀里

      做着旧时的酣梦静静的沉睡

     

      沉睡在地球的表层

      以一朵花的姿势

      ——诠释生命的内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厨房】:《给烹制诗歌的某才子》(3首) 

沉溺了几千年

那一刻,我在诗歌的骨头里

找到了自己

从此,写下一些莫名其妙的句子

 

               ——题记

  

&#9678;    给烹制诗歌的某才子

 

忘乎所以

对一切都不感兴趣,不以为然

把一切的一切,统统看淡

睁着惺忪的睡眼,把一切都置于脑后

妄想在一张彩纸上抠出大奖

或者在废纸篓里捡出钞票

在五星级宾馆或者夜总会

暴饮暴食,彻夜狂欢

 

彻底放松自己

让日渐麻木疲惫不堪的神经松软

在星光暗淡的夜晚,朗诵某个垃圾诗人的诗歌

像某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到处施放烟雾弹

借此把自己的名字写上报刊杂志,涂上网络

或者整夜沉浸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

和情人约会,在黄昏时的天鹅湖边

卿卿我我,或者隐没在某个宽巷子窄巷子

 

在反复播放西洋爵士乐的深宅陋巷里

迷失在艾略特或者泰戈尔的诗行里

在诗歌的厨房里胡乱烹制一通

网上聊天,海吃海睡,说梦话,打手势,念咒语

在迷茫中沉沦,在沉沦中迷醉

在百无聊赖之中,打发着鱼贯而入的时间

——你说,这就是你的生活

你要齐心协力地

向一切麻木不仁开火

 

&#9678; 给颓废主义者

 

既不破罐破摔,也不蓬头

垢面,既不高歌猛进,也不悲痛欲绝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放下自尊

垮掉信仰,时代与他人滑稽可笑

政治和思想与你无关,力争把隐士身份

保持到底,感激人群,却在骨殖深处

看不起人群,不是居住在终南之巅或渭水之滨

而是穿行在众人之中,那里人多

那里就有你——颓废主义者的身影

 

&#9678; 给平庸的小市民

 

你最终成为一个庸俗的小市民

这是塞万提斯给你的注解和归宿

你狂妄的理想抵不住现实的一个泡泡糖

你精心擦拭锈迹斑斑的旧盔甲

妄想用内衬数根铁条的硬纸板做头盔

你把粗壮的村姑视为自己的意中人

然后骑上那匹皮包骨头的瘦马

带着长矛去游侠生涯

 

憨厚的农民桑丘虽然没有做成

某个海岛的总督,但他愿意骑驴陪你

云游天下,你把风车当作巨人

把羊群当作军队,把妓女当成大家闺秀

把磨坊的水车当成城堡,把理发师的铜盆当成

摩尔人国王的头盔

把押送囚犯的士兵当作贵族

把装红酒的皮囊当成魔鬼……

 

你啊你,你四处碰壁,吃尽苦头

干出一桩桩荒诞不经的蠢事

你终于也只能被世俗打败,幻想破灭

带着一颗破碎的心

和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
    你的公证人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游侠骑士

像堂吉诃德这样头脑清醒、安详、虔诚地

死在自己的卧榻上

如此了却漂浮梦幻的一生

 

——正如纳博科夫所言

是塞万提斯把最优秀的骑士

堂吉诃德变成了一个明白事理

真心悔过的平庸小市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9678;    世界在你的手中灰飞湮灭DSC06305_thumb

 

你总是这样,让世界

在你的手中灰飞湮灭

你总是高叫着,在生活中溃败

你的沉沦之美,颓废之美

贫困者,打工者,爱滋病患者,收荒匠

醉生梦死者,城市边缘人,破旧的阳台,孤单的

鸽子,随时被拆迁的楼房,落满灰尘的衣服架

过时的老唱片,影碟机里老掉牙的爱情

以及爬在斑驳老墙上的青苔,堆在墙角呻吟的旧书

 

随时停止滴答的闹钟,挂在墙上尘封的旧乐器

一堆空酒瓶子,一把老式的吉他

整整一个下午,你沉浸在惠特曼的《草叶集》里

在那些花花草草,支离破碎里

你与这个头戴草帽,衬衫领子敞开

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副落拓不羁的家伙在一起

这个鬓发苍苍,曼哈顿的儿子

粗暴、肥壮、多欲、吃着、喝着、生殖着

把南北战争前后的美国,城市、乡村

 

黑人奴隶、林肯、巴门诺克

以及蓝色的安大略湖一一展现在

你面前,是他创造了一种新型诗体:自由体诗

才使你不受格律、韵脚的限制和束缚

让你的思想和语言自由自在的发挥

诗歌被才子们在烟熊火燎的厨房里烹制

在一声吱哇乱叫里,你熟悉了这个人,一时间

惠特曼成了你写自由体诗的始祖

整整一个下午,你裹在惠特曼的诗歌中

 

如小草裹住了新绿,豪放与婉约

雄辩与抒情,朦胧与灰暗

正从你居住的街衢中走来,站在窗前

你总能望见对面破旧的楼房,一只飞鸟站在废弃的阳台上

空楼顶上一群鸽子咕咕咕地叫着

你的废墟之美,楼下正在修建的地铁建筑工地上

推土机嚎叫着,被刨开的大地心脏

一堆破铜烂铁,一群头戴黄色头盔的人

正鱼贯而入,挥汗如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母亲,我天使一般的母亲

               写在2009年母亲节

          &#9671;一箪

  

    &#9678; 母亲,我天使一般的母亲

 

    这一天,古代的希腊人向众神之母

    赫拉致敬,这一天,英国人把封斋期的

    第四个星期天作为母亲节

    这一天,所有对母亲怀有感恩的人

    都要给自己的母亲送上一束康乃馨

    这一天的1864年在美国,有个叫安娜·贾维斯的人

    她发起设立母亲节,以纪念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的母亲

    这一天,安娜·贾维斯的母亲生前最爱的康乃馨

    ——成了母亲节的象征

  

    这一天,我在电话这头和母亲聊天

    母亲爽朗的笑声像盛夏盛开的康乃馨

    母亲,当你和我年轻的父亲相遇时

    当我像小蝌蚪一样钻进你柔软的子宫时

    母亲,我天使一般的母亲

    你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母亲,如今你的儿女们远走高飞

  

    你年迈体衰,头发花白

    步履蹒跚,睡思昏沉,夕阳的圆拱门已神秘的

    为你张开,无论你的儿女成功与失败

    快乐与忧伤,贫穷与富有,我亲爱的母亲

    你仍然是我天使般的母亲,母狮般的母亲

    豹子般的母亲,含辛茹苦的母亲

    母亲,上帝不能不无处不在,因为他创造了母亲

 

    ——此刻,我仿佛听见但丁俯在我的耳朵上说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

    那便是母亲对儿深情的呼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678; 四十三的爱情

 

当你只有二十岁时

你演奏了自己创作的第一部作品

《C大调第一钢琴奏鸣曲》

当你第一次见到了克拉拉-舒曼

一位比你大整整大14岁已经身为人母

的女人,一位出色的女钢琴家,诸多的

第一彻底改变了你的一生,也注定

你将用一生去完成一段不平凡

而又苦涩的爱情,虽然你才华横溢

深得音乐大师舒曼的欣赏,你被冠以

 

“音乐救世主”的称号,你对

她的崇拜,抵不上对她的爱,你在她的

魔咒之下,常常不得不极力控制住

自己那双悄悄伸出去渴望抱住她的手

你写给克拉拉的音符彻底地征服了她的心

你们心心相印,彼此思念

虽然永远不可能真正地彼此拥有对方

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也不可能

当四十三年的爱情在77岁的克拉拉

逝世时划上了句号,当你绝望

 

痛苦、压抑,在送葬人群队伍

之外徘徊,趴在朋友肩上哭泣

之后又把自己关在家中整整三天三夜

弹克拉拉生前最爱听的曲子

烧掉那些从未寄出的情书

坐在摇椅上发呆,不到一年

你也驾鹤西去,结束了这段旷世奇缘

你曾经向她含蓄地表白

只要你愿意

我会把我所有的音乐都献给你
 

你以一个贫穷青年的身份

爱上了你的中年的克拉拉

你才华横溢也抵不过她一个忧伤的眼神

你爱她生过七个孩子的身体,以及她的美貌

天才、 暴君般的父亲天才的精神病丈夫舒曼

你的恩师,兄长,扶你走上艺术道路的人

克拉拉,你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

你爱她六十年不停歇的演奏之旅

无数乐迷献给她的鲜花和掌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堇

 

 

 

 

 

一箪

公告
温馨的书房

自定义模块
把你的脸朝向阳光

 

     ◎把你的脸朝向阳光

 

     聪明的

     把你的脸朝向阳光

     不要说你心中没有爱

     把你的心朝向阳光

     不要说你的心枯死

     不要说你在追寻爱

     说爱追寻你

 

     聪明的

     当晚霞细细密密地吻过了

     所有的山峦

     鸢尾花开败的时候

     春天才刚刚开始

 

     聪明的

     把你的脸朝向春天

     不要说你心中没有爱

     说爱才刚刚苏醒

     说你才刚刚长大

 

无题

◎无题

 

你说:“前世多好,甩袖舞腰

喝几杯清酒润润嗓子

然后带着哭腔

对着逐渐消失的娘子,唱一声---

‘忧来如寻环,匪席不可卷’

或者到一个穷乡僻壤

找个女人老去……”

 

我说:真想捎一束西南的雨丝

无奈虚无浸入骨髓

春天的气息怕是飘不过

梅雨的江南

 

     东篱

 

世界对我来说

早已经死了,我在世界之外

看潮涨潮落,花开花谢

而你却从南国,送来一瓣心香

我该说什么好呢

说你园中的梅花正开

 

而我园中早已凋谢

为什么我要比你早生几年

而你却姗姗来迟

让梅花空留遗恨

在冷冬萧瑟

一棵树的阴影

 ◎站在一棵树的阴影里

      我感到很冷

 

 站在烟雾缭绕的大雄宝殿前

 听木鱼儿一声两声三四声

 (敲钟人脸上的神色默然)

 那声音就像来自天上的仙乐

 优雅安谧悦耳动听

 

 站在一棵菩提树的阴影里

 我虽然不信佛却喜欢看

 跪在佛前烧香许愿的人

 (那姿态虔诚神情依旧默然)

 

 而我就是那个一心一意

 给自己的骨头下雪的人

 站在菩提树的阴影里

 看世人如何用一把刀

 一刀一刀的凿伤自己

 

 而我就是那个失魂落魄的人

 站在一棵树的阴影里

 风儿吹动树叶

 鸟儿引颈歌唱

 太阳把金线撒满世界

 却照不到那个站在阴影里的人

 

 而我就是那个颓废忧伤的人

 站在一棵树的阴影里

 看世人从眼前经过

 群山逶迤而去

 看我的前世今生

 惟独看不见你

 

 看世人如何用一把锯子

 锯掉我头上的棱角

 把我改造成另外一个人

 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一个心灰意冷的人

一个感受不到幸福和快乐的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