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歪竹
歪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30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歪竹:本名阳红光,曾用笔名阳光。多年写诗,近年主攻小说,曾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青春诗歌》、《百花园》、《湖南作家》、《新民晚报》、《微型文学》等报刊发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年,对我来说是个丰收年。当然,我不是说发表了多少作品。我说的是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即自己默默地写了很多作品,读了很多作品。感到充实,很有成就感。具体情况如下:

    发表少得可怜,就八篇小小说,转载两次。

    写了一部长篇(初稿),十个短篇,十个小小说,共计约四十万字。

    读了《爱与生》、《青春》、《躺下去会舒服点》、《屋顶长的一棵树》、《城市与狗》、《我的名字叫红》、《朗读者》、《墨雨》、《黄雀记》、《金瓶梅》、《索多玛的一百二十天》、《为人民服务》、《赶马的老三》、《爱情半夜餐》、《石泉城》、《花好愿圆》、《邱华栋精选集》、《刘震云精选集》、《孙犁精选集》、《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汪曾祺经典》、《野草》等一百多本书,以及一些文学杂志,共计约三百万字。

    真想这样写下去,这样读下去,我时刻提醒自己,耐住寂寞,好好阅读和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引子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感谢编辑老师!感谢《文学港》杂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你真是一个猛男!”一堆年轻男女聚在用水泥硬化的晒谷坪里开玩笑,不知是谁对谁说了这句话。

我立即松开皮带,提着裤子,跑向晒谷坪旁那个低矮、已经废弃的厕所,屙尿去了。厕所里就一个黄黑相间的粪缸,粪缸上搭着一块腐烂的木板,木板上长满了霉菌,还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上爬下,我不敢看,偏着头屙的尿。就尿了几滴。本来,我不想来这个厕所,但现在新起的厕所都在别人的房子里面,只有这里方便些,也就来这里了。

有人看着我(或者是看着厕所)笑:“你刚才屙过尿了,怎么又跑厕所?不要踢了脚趾头啊!”有人还假装跟着我跑过来了,脚板在坪里跺过不停,脚步声密集。估计,我屙尿的时候,他们可能还在外面听呢。不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退休的时候,我想,我的人生快完蛋了,一阵悲凉袭上心头,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可退休以后,凭自己的爱好和勤奋,我竟然出版了十二本书,有诗集,有随笔集,还有小说集。我的人生达到了最辉煌的境界。最想不到的是,今年我还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细细想来,退休以后,我才真正过上了自己的生活。我慢慢地、慢慢地回忆,觉得我的所谓成功(我不以为获诺贝尔奖就是成功),所谓成功的秘诀(我不以为成功有秘诀)无非就是虚度光阴。

 

在书房里,点一炷香,拿起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离心灵近、离呼吸远的书),用纯洁的目光,慢慢地品读。我神情专注,还不停地摇晃着头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前言

 

有那么一个村子,全村只有一个家庭,那个家庭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既是村长,又是村民。那并不是因为村子小,而是因为村子坐落在大山之下,偏僻闭塞无人居住。那个村叫山下村,是一处美丽的山水田园。那个人叫刘归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人口普查时,她说本村有两个人,还有一个是她老公,住在山上,名字叫李返璞。

李返璞是刘归真的丈夫。他们生于城市,在城市读完大学,还在城市轰轰烈烈爱了一场。之所以说轰轰烈烈,是因为他们的爱情受到了双方父母的强烈反对,李返璞长相很丑,但经济条件优越,刘归真长相很美但父母双双下岗。当然,最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小说的功能和小说家的使命是对真相的呈现。这种真相不是通常说的真实,既不是事件的真实(那是历史学家的事情),也不是合情合理的虚构的真实(那是现实主义作家的事情),更不是思考的真实(那是现代主义作家的事情)。它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真实,看起来似乎是真实的生活细节,实际上又不可能是,它既是写实的,又是象征和隐喻的。这种象征和隐喻才是真相,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真相。

这样,小说就仅仅是小说,而不是历史,也不是哲学。小说家也仅仅是小说家,而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哲学家。可是,我们的主流文学,依然是将小说与历史和哲学融合在一起的文学。那是超出了小说范畴的重担,我们应该为小说减负了。

这种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5 20:49)

写长篇小说比写短篇小说容易些,因为短篇容不得一点瑕疵。因此,初学写作不一定先要写短篇,再写长篇,先写长篇也未尝不可。本人偏见,我最佩服的是契诃夫、鲁迅和汪曾祺,而不是巴尔扎克和托尔斯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2 17:00)
分类: 散文

每天必做的功课:一是半小时以上的晨读,即早晨朗读自己喜欢的文字,如《阿Q正传》、《受戒》、《一句顶一万句》等;二是三小时以上的海量阅读,长篇,中篇,短篇,微篇,如《白鹿原》、《黄雀记》、《繁华》、《巴塞尔姆的四十个故事》、《双生》、《呐喊》、《汪曾祺经典》、各种年选,各种杂志等;三是三个小时以上的写作,在写长篇的同时,偶尔写一点短篇或微篇。感到有太多的书需要看,有太多的文字需要写,忙啊!加上赖以生活的工作,就是忙啊忙!但很充实,感到快乐,但愿这种状态能永远保持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