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微博
个人资料
古岸的岛
古岸的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647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於国安,笔名古岸,生于70年代,浙江舟山人,一直生活在海的周围。最理想的状态是无所事事。邮箱:yga1078@163.com     QQ:234924467  

有事无事,请声招呼。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6-12 10:45)
标签:

过往

南头山

分类: 随感

1、交德是个矮子,没有成亲。在一座庙里当家,日子混得还可以。庙里是个大家庭,人来客往,消息蛮通。交德和我爷爷是朋友。我也搞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交的。也许他们都有共同的爱好,排八字,说东周列国,道老古。交德来过我们家,是飘洋过海的来。他来了,和我爷爷睡在一张床,吃在我们家。交德来时,没有空手,顺便捎来了几袋米,还拎来一件家什--鸟测字。鸟儿长得好看,嘤嘤咕咕地叫,派头十足衔着纸头,纸头上有图片。爷爷让交德给我测个字,问,能不能考上学。交德解字,眯着眼,手指板板,嘴里叨叨,忽然大腿拍了一记,中。这小歪以后要到外面去。爷爷呵呵地笑着,好像真有那回事。


2、我7岁时,阿爷殁了。阿爷的病因是被一只狗咬过的腿。先是肿,接着不能走路。那时,我们都不当回事。最后的辰光,爷爷一直躺在床上。我放学回来,他就跟我说事。要我好好读书,读到外头去。阿爷的意思是再也不要当渔民了。我最喜欢听阿爷讲东周列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8 00:01)
标签:

儿子

父亲

分类: 诗歌

六年来,好像没有感觉你的长大

直到有一天,靠着墙壁上,于你妈差不多高

哦,这个夏天,原来你小学要毕业了

日子日日新,季节年年轮

长大与老去都是一种加法,也是一种减法

你还是那么懒,要我送你去上学

你开始抢我们的摇控,电脑,手机

读网络小说,玩游戏,看跑男

一个人没心没肺地笑

你也会蜷在我们床边

当然,你不会相信“年”是一种妖怪

说了慌鼻子会变红

“陪我一会”,只是变了法的想玩手机

你对于学习总是搪塞

溜达时间,最好学校发来信息,今天休息

所以,下大雪你是欢喜的,刮台风你是欢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6 16:55)
标签:

怀旧

南头山

分类: 诗歌

我从南头山来

带来海的消息

没有远方,也没有未来

到海里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4 14:37)
标签:

春天

分类: 诗歌

《生活志》

山脚下的几株梅花开了

别告诉我,你也喜欢春天

(在冬天,我只露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岁末

感怀

分类: 诗歌

《山上的小路》

题记:昨夜鞭炮成河,醒来,辗转。虚长一岁。遂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8 17:56)
标签:

冬天

南头山

分类: 诗歌

《多年前的雪》

北京下雪了

山东下雪了

江苏下雪了

上海下雪了

杭州也下雪了

多年多年以前

我的南头山也下过一场大雪

白白的,静静的

那时我们没有安徒生童话

一觉醒来

渔村纯白

啊,冲出去。

滚、跑。鸡们、鸟们一起画画

那时不用扫雪

也没有天气预报

一切都是随机的

夏天是夏天

冬天是冬天

可以赤脯也可以赤卵

海在脚边趴着

人在岸边住着

炊烟是炊烟

晚上有那么一丁点渔灯

我们看雪、听雪

村庄打烊、时刻发黑

我们仰望,星星落在地上,那么白

雪还没融化,还是那么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7 17:16)
标签:

无题

生命

瞬间

分类: 诗歌

《是与不是》

感动不是病

被感动也  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11:06)
标签:

瑞金

红军

苏区

分类: 诗歌

《叶坪的樟树》

他们过来了

它在

他们没有过来

它仍然在

它在了多少年

他们或许都不知道

那个秋天

它和他们在一起

阅兵,开会

他们走了

它们仍然在

它目送他们离开

也是秋天

沙场啊,安静,一个不大的地方

它们静静的在

在它不远的地方

有十七棵松树

它们都不说话

彼此倔强的生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5:28)
标签:

海边

旧事

鲨鱼

《六日头》

我们要从外南头下水,阿爷在前头走,我并紧脚步跟着,我怕落单。落单没有什么可怕,可怕是要经过乱坟堆。凸起的小土丘,没有坟主,没有名字,一捧乱草一样的疯长着。风吹起,有响动。他们会在身后奔跑。我害怕,我得紧紧贴住阿爷爷的脚步。有时我要蹿到阿爷前头。

阿爷问:你认得路。我点点头。心跳得特别热络。

阿爷不晓得我在想什么。我们俩默默地走着。潮水的声音越来越排场。

我们去捕鲨鱼,鲨鱼的样子很威风。是所有鱼中最威武的那种。阿爷背了顶鲨鱼网,高高的个子在前头引着路。我用手捉着阿爷背后的裤带。裤带连着我,我不怕被错落了。到了汰潢沿,我终于喘了一口气。精神头十足。海水就在脚上漫着,一浪又一浪,散开,聚拢。像一群无头苍蝇乱撞。礁石的脾气真是好,好的样子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但我们都习惯了,它的样子,历古朝代就是这样,改不了。它不寂寞,海水是它的朋友,鱼是它的朋友,我们也是它的朋友。

我们下了海,海水软绵绵,痒舒舒,一涌一涌。阿爷的身后用长长的绳子拴着一个木桶,我两手抓着桶沿。海水越来越深,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当下

日常

小区

分类: 诗歌

《那一刻,我特别得意》

---小区保安

是的,当你向我举起手来时,我有点不好意思

像个首长。你看着车子的灰尘

那时,多半天是蓝的

是的,你很年轻,嘴唇边的绒毛,葳蕤

是的,我不知道你来自哪个省份

“海那边是山”,这是我小时候爷爷经常跟我讲的一句话

山那边或许还是山

 

你立正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年轻,就向一个个陌生人致敬

姿势还那么标准

你有时对着手机微笑

---海那边或许还是山

是的,那时,我很高兴

高兴地看见你笑

 

趁你不注意,我一加油门,车子疾速而过

那一刻,我特别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