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10-16 23:14)
标签:

情感

分类: 心情日记

我比以前更宅了,因为我比任何时候都珍惜眼下一个人的日子。我不怕孤独,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

 

我在书桌上面柜子里的角上放上了爷爷的照片。以前一直不敢放,怕我看着想他。现在也不敢放在特别醒目的地方。有时候就是看看照片,或者用小方巾擦擦上面的灰尘,也有时候会和照片里的爷爷说说话,会说不开心的,也有开心的。爷爷离开一年半了。好快啊。不知道为什么对爷爷的想念有增无减。不知道有多少次梦里见到他,有时候我知道是梦,但是我不想醒来,我希望那个梦可以继续下去。我知道他最疼我,我相信那是他来看我。

 

最近似乎好多事情都不顺心。人都有这样的时候。我会平静的看待和对待。我也要积极的活着,因为照片里的人会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德国

柏林

柏林墙

分类: 行者无疆

或许因为二外是德语,我对德国有着特别的感情。学习德语已经有十多年,后来用的少,几乎都已忘记,可是Berliner Mauer(柏林墙)这个词组依然刻在脑海里。

 

从阿姆斯特丹到柏林乘坐了六个多小时的火车。下车找到酒店后直奔柏林墙。柏林墙建于1961年,距今已有半个世纪。这座冷战时期的产物如今只剩下一些画满涂鸦的残存墙体。柏林墙曾经是丑陋的,因为它让德国一分为二,是德国人心里永远的一处伤疤;柏林墙现在依然是丑陋的,因为它像怪物一样散落在这个雄伟现代的城市中央。1989年柏林墙倒了。在柏林墙倒下之前,有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从东柏林逃往西柏林,大家想尽一切办法,有通过跳楼的,有挖地道的,还有自制潜水艇的,甚至还有人坐热气球的。

 

今天只能从柏林墙边一些昔日的宣传照片和重新为了旅游而复制的Checkpoint Charlie想象一下昔日为一墙所割的同一个民族。想象曾经有多少人死在这座丑陋的墙下,有多少人对着墙对面的亲人望眼欲穿,有多少朋友和亲人因为这座墙再没有能够重逢和团圆,又有多少人因为这座墙在心里永远的竖起了一座更为坚固的墙。

 

柏林墙倒下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今天的人们笑嘻嘻的站在花花绿绿的墙下拍照留念,然而,很可能我们拍照的地方就有人在这里流泪,流血,倒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姆斯特丹是我在荷兰的第一站。酒店订在了运河边。恰巧是一楼,推开窗户运河便在脚下。水鸟不时从窗外划过。

阿姆斯特丹是座古老但开放的城市。在这里抽大麻合法,找小姐合法,同性婚姻也合法。阿姆斯特丹是座属于夜晚的城市。夕阳落下,华灯初上,运河上泛起诡秘的波光,在运河边上的红灯区里人渐渐多了起来。逼仄的小巷里,只披挂着性感的内裤和胸罩的妓女们在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前搔首弄姿,你可以和他们打招呼,当然遇到喜欢的也可以直接进去,妓女会拉上窗帘,接下来的20分钟属于你们两个人,你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和拿出50欧来。作为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我自然不会进去开这个洋荤,不过既然来了不体验一下当地文化也说不过去,于是去看了一场LIVE SEX SHOW。节目分几个部分,有一个部分是一个又胖又老的裸体外国女人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看的我阵阵发呕,不停要靠喝可乐来压制我想吐的感觉。我住的地方就位于红灯区,到处是可以买到大麻烟的咖啡馆和性用品店。性在阿姆斯特丹是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西,所以没有人去性用品店会不好意思,你可以进去随便看,不懂的地方还可以和店主人仔细了解,他会告诉你每个玩具的美妙用途。

阿姆斯特丹我呆了三个晚上。看到了它清晨里、暮色下,雨雾中的不同景致。这个城市的古朴让你难忘,夜色让你流连。这里乱而有序,张弛有度。你在这座城市里感觉到的是人性,是生活,是放松。这里没有压抑。

 

鹿特丹是我在荷兰的第二站。准确说是第三站。中途在海牙停留了几个小时。从阿姆斯特丹到鹿特丹,途径花田,可惜过了花期,据说花期的时候,一路上看到会是五颜六色的景观和精致的小屋以及屋前的水流。鹿特丹是座现代的城市。由于是重要的港口城市,在二战时期被夷为平地。鹿特丹的建筑新颖、独特。每座楼都有独特的风格,可以不实用,但是不能没个性。鹿特丹最有名的一个是小孩堤坝,那里是鹿特丹的风车村。阴雨里的风车村有着别样的美丽。这里看不到高楼,有的只是绿草,是河,是风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旅游

法国

分类: 行者无疆

在经历了13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后,于巴黎时间晚上7点到达了戴高乐机场。下飞机后就去寻找到Paris Nord的RER。上了火车突然感觉自己到了非洲。到处都是黑人。各站停靠时上上下下的黑人也远远比白人多。酒店离巴黎北站很近,下车后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对巴黎的第一印象就是凌乱,肮脏,治安差。我向来讨厌黑人,总觉得他们很坏,哪里有他们哪里就乱。偏偏巴黎就是黑人的天堂,角落里,公交车站边到处都是在我看来不三不四的黑人。

 

第二天在巴黎北站和我在巴黎的学生王碧皓还有她的朋友碰头,然后开始巴黎游。王碧皓是个开朗热情的女生。她觉得我好不容易来一次,该看的地方一定要看。于是我们第一站就是卢浮宫。我个人对博物馆什么的兴趣不大,以前也去过大英博物馆,一个小时就搞定。英国国家画廊,没用一个小时就搞定。台北故宫博物院,也差不多就一个小时搞定。不过这次卢浮宫花了我三个小时时间。小王拉着我要把卢浮宫里的几个镇馆之宝一一看到。什么断臂的维纳斯,汉莫拉比法典还有大名鼎鼎的蒙娜丽莎。看到蒙娜丽莎后我大失所望,就和我在英国国家画廊里看到梵高的向日葵是一个感觉。没有艺术修养的人真是伤不起,你看不出其中的所以然来。蒙娜丽莎就那么小一幅画却吸引了所有来卢浮宫的人的眼球。看完这些艺术瑰宝后,我已经是筋疲力竭,跌跌撞撞走出了卢浮宫去附近的一家法国餐馆吃法餐。下午的时候去看了下巴黎圣母院。我早都有了教堂麻痹症了,所以也没什么激动的。但对巴黎圣母院有一些特殊的情感,因为刚上中学的时候,《巴黎圣母院》是我接触最早的一本西方小说,书中阿西莫多的名字至今深深的留在了脑海里。之后又去了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种种所见,与我想象之中时尚、浪漫的巴黎差距甚远。晚餐我们去了一家火锅烧烤店---五彩楼,后来才知道这家店在欧洲留学生们心目中的形象是那么高大。对于那些留学的孩子们,国外什么都好,就是在吃上太遭罪。

 

夜色下的巴黎终于挽回了一些我对它的不满和偏见。埃菲尔铁塔是全巴黎我最喜欢的地方和建筑。晚上更是如此。那种壮观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乘坐电梯上到了埃菲尔铁塔几乎最高的地方,俯瞰下去,到处是被各种灯光切割成的小块,不远处的塞纳河上泛起阵阵波光。每过一个小时(好像)埃菲尔铁塔通身会闪烁起钻石般的光芒,引来人们的惊叹和喝彩。

 

第二天又去了蒙马特高地上的圣心大教堂。在此又可以看到巴黎的全景,然而白天里的巴黎除了大,在我眼里更像是一片废墟。算了我还是不在这个地方停留了,去下一个目的地荷兰。

 

再次回到法国是结束了罗马的行程,从罗马飞往了南部法国的蔚蓝海岸城市尼斯。我被这个地中海边静谧的城市彻底征服,沉醉在鹅卵石铺就的蔚蓝海岸边。我在心里想,你可以不爱法国,不爱巴黎,但是你必须要爱尼斯。从尼斯到巴塞罗那的火车上,一路都是南部法国的美景。美得让人一塌糊涂。我和朋友们商量,还要再来一次法国,专门租个车,来南法,去波尔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一心向译

Archbishop to Prince William: 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 wilt thou have this woman to thy wedded wife, to live together according to God's law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大主教: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女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

 

 

Wilt thou love her, comfort her, honour and keep h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 keep thee only unto her, so long as ye both shall live?

有生之年,你是否会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她忠诚?

 

 

He answers: I will.

威廉:我愿意。

 

 

Archbishop to Catherine: Catherine Elizabeth, wilt thou have this man to thy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according to God's law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t thou love him, comfort him, honour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 keep thee only unto him, so long as ye both shall live?

大主教:Catherine Elizabeth,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男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有生之年,你是否会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他忠诚?

 

 

She answers: I will.

凯特:我愿意。

 

 

The Archbishop continues: Who giveth this woman to be married to this man?

大主教:有谁反对这两位的结合?

 

 

The Archbishop receives Catherine from her father's hand. Taking Catherine's right hand, Prince William says after the Archbishop: I, 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 take thee, Catherine Elizabeth to my wedded wife,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us do part, according to God's holy law; and thereto I give thee my troth.

大主教迟凯特的右手,威廉跟随大主教说出结婚誓言:我,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将娶你Catherine Elizabeth为我的合法妻子,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They loose hands. Catherine, taking Prince William by his right hand, says after the Archbishop: I, Catherine Elizabeth, take thee, 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 to my wedded husband,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us do part, according to God's holy law; and thereto I give thee my troth.

凯特牵着威廉的右手,跟随大主教说出结婚誓言:我,Catherine Elizabeth,将嫁你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为妻,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They loose hands. The Archbishop blesses the ring: Bless, O Lord, this ring, and grant that he who gives it and she who shall wear it may remain faithful to each other, and abide in thy peace and favour, and live together in love until their lives' end. Through Jesus Christ our Lord. Amen.

大主教:上帝保佑这枚戒指,保佑赠予戒指的人和接受戒指的人将对彼此忠诚,永远相爱,直到生命结束。

 

 

Prince William takes the ring and places it upon the fourth finger of Catherine's left hand. Prince William says after the Archbishop: With this ring I thee wed; with my body I thee honour; and all my worldly goods with thee I share: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Ghost. Amen.

威廉为凯特戴上戒指: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我将娶你、赐你荣耀,与你分享我的财富,阿门。

 

 

The congregation remains standing as the couple kneels. The Archbishop says: Let us pray. O Eternal God, Creator and Preserver of all mankind, giver of all spiritual grace, the author of everlasting life: send thy blessing upon these thy servants, this man and this woman, whom we bless in thy name; that, living faithfully together, they may surely perform and keep the vow and covenant betwixt them made, whereof this ring given and received is a token and pledge; and may ever remain in perfect love and peace together, and live according to thy laws; through Jesus Christ our Lord. Amen.

大主教:永恒的上帝、造物者和万物的守卫者,他赐予我们高贵的精神,他享有永恒的生命,将庇佑这对新人。他们将履行自己i的誓言,这枚戒指将作为见证,永居于和平安乐之中,跟随上帝的旨意。阿门。

 

 

The Archbishop joins their right hands together and says: Those whom God hath joined together let no man put asunder.

大主教将凯特和威廉的手放在一起:愿上帝使之结合的两个人,永远不会被人分开。

 

 

The Archbishop addresses the congregation: Forasmuch as William and Catherine have consented together in holy wedlock, and have witnessed the same before God and this company, and thereto have given and pledged their troth either to other, and have declared the same by giving and receiving of a ring, and by joining of hands; I pronounce that they be man and wife together,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Ghost. Amen.

大主教:鉴于威廉与凯特已经同意缔结婚姻,并且已经交换誓言和戒指,我现在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宣布他们正式结为夫妇,阿门。

 

 

The Archbishop blesses the couple: God the Father, God the Son, God the Holy Ghost, bless, preserve, and keep you; the Lord mercifully with his favour look upon you; and so fill you with all spiritual benediction and grace, that ye may so live together in this life, that in the world to come ye may have life everlasting. Amen.

大主教:圣父圣子圣灵将保佑你们,赐你们以恩惠和心灵上的平和,你们将因此度过一生,并迎接永生的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04 17:34)
标签:

杂谈

天到底还是又阴了。明日清明,有雨。

 

爷爷离开有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不知道梦见他老人家多少次了,每次都会在梦里与他交谈。有人说和故去的人说话不好,可我珍惜在梦中与爷爷的相见和交流。阴阳两世,或许梦境就是两者相通的桥梁。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或许对故人的思念是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吧,而很多人一生中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生离死别。清明是用来祭奠亡人的,然而这却是一个春天里的节气,正值万物复苏,百花竞开之时,与凄冷、凋敝、死亡相隔甚远。有生就有死,有死才有生。

 

愿爷爷在地下安好。或许您早已以生命的某种形式又一次回到了这个世界,回到了我们身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新西兰

旅游

分类: 行者无疆

新西兰由南北二岛组成。我们这次只去了新西兰最大的城市Auckland和以地热出名的小城Rotorua。就像很多人以为悉尼是澳大利亚的首都一样,许多人也一直觉得Auckland是新西兰的首都。其实新西兰的首都是Wellington。到Auckland的第一天,天空下着小雨,感觉一生从未呼吸过如此清新湿润的空气,于是大口的把新西兰的空气吸到自己肺里,想把体内积存的西安的污浊之气统统排出体外。从伊甸山俯瞰奥克兰,发现这个城市规模庞大,只不过高楼大厦少了点,更多的是精致低矮的房屋,家家户户都在自己的屋前房后种着草和树,于是你在高空中看到的是绿茵中点缀着房舍。对Auckland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是我们所居住的酒店。生平第一次见四星半的酒店。因为它比四星好,比五星又差,于是就给了一个四星半。酒店大堂一进去就可以看到第五颗星缺了一半。同行的一位医生开玩笑说,这老总真不会来事,一看就是关系没摆平钱没花到位,放在我们中国还能出这事。其实房间的条件比我在国内住过的一些五星酒店还要好。

 

在新西兰的第二站是小城Rotorua,距离Auckland车行三个小时。旅途没有丝毫的疲惫感,因为处处是绿草,牛羊遍山坡,无处不是景。新西兰以畜牧业和农业为主,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工业,一派田园景致,说它是一个大农村丝毫不过分。到达Rotorua后,一下车就可以闻到浓厚的硫磺气味。这个小城以毛利文化和地热资源而闻名于世。关于毛利文化我不想多说,对于他们的表演我也并不喜爱,就如同京剧是中国的国粹一样,可我从来不愿多看一眼。只是看个新奇。Rotorua的温泉在世界上排得上名次,因富含硫磺而对身体有很多的保健作用。晚餐之后,我们去了位于ROTORUA湖边的一处露天温泉,望着湖景,和世界各国人民泡在泉池里,那种感觉今生难忘。

 

去完新西兰后,我的人生理想有了变化,我想在新西兰作一个农民,一直农下去,土下去。

 

四星半酒店:


毛利人表演:

翻滚的泥浆:

老妈和我



下面的都是新西兰牧场:












Rotorua湖,其实好像叫天鹅湖:



Rotorua街道:

远眺奥克兰,前面是个火山坑:




俯瞰奥克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2 21:45)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生活平淡到没有东西值得记录。

 

讨厌这该死的冬天,虽然晴天了好久。可是西安的晴天总会在四周镶一圈灰边。即便寒冷,还是喜欢站在阳台上或坐在飘窗上看西安的夜色。凝望夜色的时候会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一种空灵的感觉。在维多利亚港是这般感觉,在东京港也是这般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被夜晚的精致所吸引,还是对自己的渺小感到无助。

 

又是一年行将结束。又是一个春节即将来临。这是第一个没有爷爷在的春节。去年的春节居然是和爷爷相处的最后时光。我帮他洗了澡,换了衣服,他看着是那么的精神、和蔼。多少年来第一次破例过年没有回家,而是住在儿子家。或许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吧。从爷爷去世到现在已经有9个月了,几乎每天我都能想起他。看到街边的老头,我能想起他;看到电视上演戏剧,我能想起他;看到超市里卖的水晶饼,我也能想起他。不记得梦见他老人家多少次了。有的时候害怕梦见他,有的时候梦见他明知是梦,却不想醒来,多么希望还能和他多呆一会,多说一会话。

 

 

这一年似乎没什么开心的事情。虽然换了一辆新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对这种物质的东西开始丧失兴趣。我甚至不知道我对什么还有兴趣。不想工作,不想当官,不想学习,甚至都不那么像以前一样爱打麻将。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够改变。或许得在有个孩子之后吧。就像小明和媳妇来西安一样,提起他们家的小土豆开心的不得了。

 

冬天来了好久了。可还不是那么的冷。我害怕寒冷。如果有一天要死,不要死在冬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1 01:00)
标签:

日本

旅游

分类: 行者无疆

我这一代人同样是在反日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小时候的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有很多都和抗日有关。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反日情结,看日本电影,听日本音乐,用sony笔记本,开本田车,抹资生堂的乳液,并且终于在这个夏天踏上了东瀛之土。

日本并非一个完美的国家。国土狭小,资源匮乏,人口众多,与我们地大物博的中国比似乎真不值一提。然后就是这么块弹丸之地却让我充满敬意。二战后战败的日本满目疮痍,经济奔溃,物价飞涨,黑市横行,民不聊生。六十年代经济开始复苏,到七十年代就已经腾飞。今天见到的那些高层建筑很难想象很多居然建于七十年代,但依然看着非常现代。更让人佩服的是,战后的日本人迷茫,失落,自信丧尽,为了生计女人可以去站街,拉美国兵;男人可以投机倒把,坑蒙拐骗。然而就在这短短几十年,日本人变得更加礼貌,更加谦和,更加有教养。其文明程度足以让它那个泱泱大国的老师汗颜。日本街头到处是自动售货机。于是我想起了,我们曾作为盛唐都城的长安,现在的西安几年前也决定在街头竖起自动售货机,没想到却因损坏严重而不得不放弃。我们总在为自己辩护,说中国有多少多少人,日本人口密度可不比我们低,乘坐地铁的人也很多,但我没有见过拥挤的人群,没有见过肮脏的饭馆,很少见人高声喧哗,随地吐痰,乱闯红灯。

我喜欢夕阳西下的东京湾,喜欢依山傍海的伊豆,喜欢活力四射的大阪和古朴庄重的京都。很想再有机会去趟北海道,或者奈良,亦或在伊豆或者箱根少住数日,还要再吃一次神户肥牛。当然会说日语更好,日本人什么都好就是英语很烂,有两个日本妹妹和我搭讪,我一再确认她们是否在说英语,她们一再肯定让我放心她们是在讲英语。

富士山:


在名古屋吃夜宵:



正宗的寿司店。要不是旁边美女用英语帮忙,可真就尴尬了:

暮色下的东京湾:

浅草寺:

这个日本女人长得很典型:

天皇住所,二重桥:

大阪:




 东京迪士尼。日本人的最爱。被大家一起舞蹈欢呼而感动

金阁寺

伊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