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颦果_505
颦果_50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57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小女子92年生,博客内的文章均为原创。虽然是个小人物,也请多多关照!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九月中旬的怨夫词,终于出成品啦~清漪的演唱和喵汪的后期都很精彩,感谢!(清漪地址稍后更新)
《之子于归,凤凰于飞》
(之子于归,诗经中比较常见的句子,见于《桃夭》、《汉广》、《燕燕》、《东山》等,指女子出嫁;
  凤凰于飞,出自《诗经•大雅•卷阿》,常用以祝人婚姻美满之辞。
此歌书写一对青梅竹马的男女,女子嫁与他人,男子醉怀往事。)

曲:君の呗
词:野野
原唱:清漪
后期:喵汪

迎亲路 满堂客盈门
锣鼓声 充耳若未闻
红缨马蹄疾 清浅月黄昏 始是吉时迎新人

良辰夜 满堂烧花烛
恍如梦 篆香盈满屋
盖头垂流苏 你轻移莲步 步态娉婷应如故

新婚喜结了良缘 我却模糊了眼帘
烛光摇曳似是从前
昔日竹马绕青梅 两小无猜亦无悔
而今为谁凤冠霞帔(pei)

杯中月 月影为谁瘦?
梦里花 花枝为谁朽?
微雨中巷口 你曾倚门回首 素手却把青梅嗅

过往事 许是你忘了
今宵醉 可我还记得——
指间绕红线 稚子尙青涩 浅笑许下的承诺

新婚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非常喜欢的一首作品~~破音音的演唱和木成的念白太华丽了~~


《朱雀》

曲:桃花岛
词:野野(颦果)
原唱:破音
念白:木成

念白:
风飒飒、人去去,角声哽咽。叹的是战旗上的朱雀,溅了多少热血,以成他人霸业?
花簌簌、人郁郁,清冷长阶。怨的是屏风上的朱雀,映了几度月斜,唯有相思不绝。

唱词:
羌笛赋一节 回荡边关城阙
雁阵向北方作别
风声正猎猎 旌旗上绘朱雀
它染了残阳似滴血 风不歇

箜篌歌一阕 悠扬皇城香榭
烟柳在江畔绰约
花语正切切 屏风上绣朱雀
它飞不过边城的界 花不解

风 早已走远
花 却还摇曳
暮色将去 无尽夜

狼烟烽火向天阙
平沙莽莽 漫天已遮眼
长风肃肃 马嘶听不见
金戈与铁马 踏碎了誓约
血色与火光 腾飞似朱雀
功成名就 抑或身败名裂
有人等你直到 凋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填词

翻唱

大概5月份时候的词,终于等到小愁的美好演绎了>333<很喜欢,同时感谢做后期的神秘童鞋><


曲:星が奏でるものがたり
词:野野
唱:莫道相思愁

夏夜草丛间忽灭忽明 人们称它为流萤
那是翩然而舞的精灵 还是陨落的星
屋檐下奏响了风铃 陪伴夏蝉在长鸣
风载走轻纱般的云 它载走童年梦境

夏夜溪水畔且停且行 点燃岁月的流萤
那随风而起的蒲公英 如我漂泊远去
葵花上露水已睡去 等待被朝日唤醒
流水记载它的身影 它记载着名为光的生命

夏夜清风里流年流去 远方灯火如流萤
那为星而唱的摇篮曲 是起伏的蛙鸣
故乡歌谣有谁忆起 往事摇曳在灯影
月凉如水泛起涟漪 谁寄我童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叙:曾有人送过我一套文房四宝(笔、墨、纸、砚)。稚子无知,那时最喜欢干的是研墨,纯属一种新鲜。然而这套东西却没有机会陪到我长大,几度搬家,遗落物件在所难免。多年过去,我最为想念的还是砚台,还是研墨。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也有时幻想,烟雨梅黄的时节,我在镂花小轩窗边用滴落的泪水细细研磨成墨,写下那么一句心寄远方的小诗。近些年对砚台研墨的看法又有改观。齐白石曾说:“青藤(徐渭)、雪个(朱耷)、大涤子(原济)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或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也。”作为大师,懂得谦卑只会让世人更为尊重。满招损,谦受益,这等人生智慧,只可叹现在太多人忘却了。这只是一个例子,实际上自古以来的文人墨客,希望为自己所崇拜的人物研墨的事例,早已屡见不鲜。

“似曾相识燕归来”,是我极爱的一句小词。今天用似曾相识“砚”归来的题目,我想小评的是清代的两位词人,也许在不少人眼中,他们地位相差过于大了,我仅想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评」一、纳兰性德

纳兰以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不知俘虏了多少现代少男少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叙:读书笔记原本计划是一天一篇,昨天因为事务繁忙没有动笔,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特别补上。虽然是有计划的,但不是负担,读读写写,我是很高兴的。我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这时运不济的两年对我改观很大。我开始奉行:最好的朋友是父母、最安全的地带是读书、最合适的心态是宁静。

 

   「评」关于“人之共性”这个题目,我先做一下导入工作。愚以为,好作家笔下的人物,应该既有人的共性,又有自己的个性。用恩格斯的话说,就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我斗胆认为,许多作品中人物的天平都歪向共性或个性的某一侧,共性太多,则没有人物特色;个性太多,则读者难以产生共鸣。钱钟书和张爱玲,有部分人(包括我)是喜欢将他们并列的,他们除了有灵动的文字,还有对人性的辛辣讽刺。据我的了解,钱钟书在生活中可以算个老顽童,但他唯一的小说《围城》里,你能感到他看人的眼光是匕首一般的,清冷而锐利。而张爱玲则更甚了,比如短篇《鸿鸾禧》,文中的每个人物都逃不脱被她讽刺的命运。她将人性看得太清,她的笔法又太毒。

导入做完,我该切入主题了。

 

   「摘」激动不已的她,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叙:尽管现在每天都会读书写笔记,但惶恐于时间流逝的心态更甚。古中国的更漏滴的不是水,古西方的沙漏流的不是沙,是生命啊。一个人浑浑噩噩时,是平静而淡漠的。读书对我来说是一剂久违的强心针。说起来,每每拿起书敲起键盘,我都有一种原始的感动,几乎垂泪。不为别的,一个精神空虚太久以至于忘记生命意义的人,个中滋味,套用一句话:你不是我,你不能体会。

平复一下心情,今天主要评论的是阿城的《棋王》,我非常喜欢的中篇小说。

 

  「评」一、曾经听到人说看完《棋王》觉得没什么,我很诧异,每次看《棋王》我都会热泪盈眶的呀?也许是我多愁善感了,这会被文中“棋王”王一生笑话:多愁善感都是文人的佐料。高中课本上是选了《棋王》的,只可惜是对最后一段的节选,我当时看着也没什么感觉。后来领悟了,最后的高潮是由前面一步步铺垫推上去的,别想着一步登天。所以从此我不再看节选,你想想,一个美女只让你看个眼睛,或许眼睛是美的,但从眼睛一窥整体是不可能的。美女是个整体综合协调的产物。

 

   二、我自诩是个事业女性,最爱看有梦想的人通过努力实现人生价值。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叙:很早就听文友提过,《山鬼》是楚辞《九歌》中很有意思的一篇,也是创作的好题材。惭愧的是,对于楚辞的了解,我连皮毛都算不上,至多是皮毛上的虱子。家里的《楚辞选》,还是1958年第一版1983年第五次印刷的旧书,人民文学出版社,马茂元选注。这本书足足比我多了九圈年轮,其实家里类似这样的书,实在太多。我时常说,如果一寸光阴一寸金,那么我绝对是款爷。我挥霍了太多的青春,现在捧起书,虽谈不上老大徒伤悲,却真真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是酸涩的,我只有按捺着不让它井喷。

 

  「摘」(东汉王逸《楚辞章句.九歌序》):“《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托之以风谏。故其文意不同,章句杂错,而广异义焉。”

(宋代朱熹《楚辞集注.九歌序》):“《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叙:昨天前脚刚将签名改成“世人都派余秋雨的不是,其实人品和才情是该分开的。他的很多好句子,是惊心动魄的。”今儿就将博客重新开张为读书博客。博客题目出自(梁)萧统的《昭明文选序》,原文是“历观文囿,泛览辞林”。囿字似有些偏,我便自作主张改为苑字。本意是用来记载一些读书时零碎的思绪以及倾心的好句子,分为「摘」和「评」两个部分。 

     余秋雨《文化苦旅》的出现,是我所处灰色时空里的一个惊叹号。尽管这里面有一些文史硬伤、生造词、欠斟酌等等小遗憾,总体是瑕不掩瑜的,我也是爱不释手。于是先从这本书开始我的征程——

 

    「摘」他的天地全都沉沦,只能在纸幅上拼接一些枯枝、残叶、怪石来张罗出一个个地老天荒般的残山剩水,让一些孤独的鸟、怪异的鱼暂时躲避。——余秋雨《文化苦旅·青云谱随想》 

 

    (1)计成,西施却被家乡来的官员投沉江中,因为她已与“亡国”二字相连,霸主最为忌讳。

    (2)苏州人甚至还不甘心于西施姑娘被人利用后又被沉死的悲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久违的中国风(因为不能算纯古风)。江南、游子的老题材。要说突破自己,大概是摆脱了早期的堆砌风吧。很感谢嫣儿的美好演唱~嫣儿太美了!

《水墨江南》

曲:色恋粉雪
词:野野(颦果)
唱:落嫣·诗涵

一折纸扇 水墨绘上了江南
乌篷船 采莲畔 桨声流水自悠然
执笔题扇 楷字写不尽江南
青石板 炊烟晚 空惹岁月叹

烟雨染了青衫 那年我轻舟一叶别了江南
东风将思绪吹乱 桥头可有你仍执伞?

思念被洗礼成风霜 何曾溢满我眼眶
一折纸扇水墨江南蔓延思量
烛光映你剪影在窗 吴歌缭绕在深巷
执笔题了扇 寂寥地落款

一折纸扇 水墨绘上了江南
乌篷船 采莲畔 桨声流水自悠然
执笔题扇 楷字写不尽江南
青石板 炊烟晚 空惹岁月叹

烟雨染了青衫 那年我轻舟一叶别了江南
东风将思绪吹乱 桥头可有你仍执伞?

思念被洗礼成风霜 何曾溢满我眼眶
一折纸扇水墨江南蔓延思量
烛光映你剪影在窗 吴歌缭绕在深巷
执笔题了扇 寂寥地落款

愿望被蚕食得渺茫 记忆点滴成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词:颦卿
曲:子夜的钟声《旧诗行》


临水窗 烟雨梅黄
胭脂泪落打碎一潭褪色星光
梦微凉 不堪思量
钉在断墙旁是我镂空的翅膀
龙涎香 熏染海棠
谁将花瓣轻轻撒在我被安葬的梦上
情思长 清愁未央
谁在我心刻下千载忧伤
泪千行 如何忘


舞云裳 裙边飞扬
十三弦倾听着风在轻吟和浅唱
秋水漾 轻泛画舫
柳丝飘荡影中是凋谢的残阳
心空旷 灯影彷徨
步履上困惑游离的灵魂为谁在迷惘
谁凝望 浮生无常
我将过往酿成酒在花下埋藏


心空旷 灯影彷徨
步履上困惑游离的灵魂为谁在迷惘
谁凝望 浮生无常
我将过往在花下埋藏了
再踏上 路远方

 

演唱版试听地址: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618177&song_id=26597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