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现代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新作

——读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

 

我那平原上的故乡飘荡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13:57)
标签:

现代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新作

泥土的气息,灌木丛

车矢菊和瓢虫,这些分散的

事物,在秋天的旗帜下聚拢

在秋风的带领下出发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13:47)
标签:

现代诗歌

分类: 诗歌新作

时间的沉默——比时间

更大的钟,不是在山林

和青铜上,而是在我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刘正道

 

 

《坐在院子里的女人》 叶世斌

 

■坐在院子里的女人

 

一个女人坐在院子里

干着什么事,或没干什么事

她坐在那里,依附着

椅子的轮廓,像一把椅子

或不像一把椅子。院子里

 

桂花已经开了,麻雀

在树枝上放大着花朵

三只苍蝇叮着窗台上的阳光

墙角里透出带洗发精味的

潮气,或不带洗发精味的

 

潮气。这个女人她坐在

院子里,不关院子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评论

文化

分类: 诗歌评论

——李见心诗歌创作概论

 

叶世斌

 

 

李见心女士带着她的第一部诗集《初吻献给谁》步入诗坛。如果说正是这部诗集开始显示李见心作为一个诗人在诗学艺术方面的基本特质,那么她的第二部诗集《比火焰更高》的那片火焰就已炫耀中国诗坛,同时也照亮了李见心这个名字。新近出版的《李见心诗集》作为诗探索系列丛书之一和李见心第三部诗集,比较集中地指证了李见心女士近年来的诗学追求和探索。在这里,与其说诗人已经建立了新的艺术标高,不如说诗人通过对固有创作个性的捍卫,提升和拓展,正在抵达一个可期的新的艺术高度。《李见心诗集》显然是一片《比火焰更高》的火焰,它正燃放和推动在一个山坡上,已然照见自身的和逐渐逼近的那座山顶的轮廓。如果说任何一部作品都是作为作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叶世斌和他的诗集《在途中》

 

徐 

 

 

在许多诗人倡导诗歌回归“肉体”的时候,安徽诗人叶世斌却依然扎根于脚下厚重的泥土,在思想和灵魂所能达到的高度、深度、纯度和硬度上坚持着他的写作。《在途中》是他的第三部诗集,也是他在皖东一隅潜伏十几年间的痛苦体验、沉重思考的结晶。通过这样一部诗集,叶世斌力图从这片土地上不断发生着的幸福与苦难、创伤与抚慰、良知与罪恶、坚守与逃避、死亡与新生等场景对比入手,揭示现代人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焦虑感、挫折感、苦难感,以及灵魂的无助与挣扎等。正是这样的品质,使这部诗集被有关学者和评论家称之为当今中国诗坛“一部令人敬畏的作品”。

“在途中”是人在大地上不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6 18:04)

——简论叶世斌的诗

 

李志强

 

 

上篇:奔涌中的归纳与扬弃

 

新世纪以来的诗坛,喧嚣和迷惘渐渐远去,诗歌似乎逐渐找到了它正常的位置和航道,在渐趋正常的环境获得了潜在的发展。个中也有两种可喜的现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方面是很多陌生而年轻的名字,携带着他们颇具崭新艺术观念和语言方式的新锐作品登上诗坛,让人欣然刮目;另一方面,一大批多年坚持创作、不懈追求诗艺的诗人,在坚守与砥砺中完成了脱胎换骨式的观念转型和艺术价值体系重建,进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 浩

 

 

1、它让我记起另一个诗人的长诗,《献给父亲的挽歌》,作者是马克'斯特兰德。因由那首诗,马克'斯特兰德在我心里建立了永恒的位置,甚至,我将他放置在了群星之上。世斌先生的这首《父亲》也为他在我的心里建立了位置。

2、这是一首溢满真情的诗,情绪的浓烈甚至使行笔都有些“涩”,我说过,诗歌这种文体的质地最适应充当情感容器,世斌先生充分地利用了这一容器的可能功能。它以父亲的去世为支点,回溯、打量、追问、描述,使父亲的形象得以凸显,也使那种深情转换得以凸显。

3、这是一首包含着反复追问的诗,他追问,“而我如何相信?”他追问,“那么死亡,是对人生的一种惩罚/还是奖赏?”他追问,“即使我再爱我的姑妈叔伯/又如何找回父亲?”……在这首诗中,追问使死亡变得具体而痛彻,也为思考埋下了伏笔。即使不使用问号,这首写给父亲的挽歌也处处在追问,他问死亡也问生存,他问肉体也问灵魂,他问暗夜也问黎明……诗中的追问使它显得丰满而厚重。世斌先生用追问和对追问的思考建立了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6 17:54)

——叶世斌诗集《在途中》艺术片论

 

何冰凌

 

 

明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言:作诗诸如江南诸郡造酒,皆以曲米为料,酿成则醇味如一。善饮者历历尝之曰:“此南京酒也;此苏州酒也;此镇江酒也;此金华酒也。”其美虽同,尝之各有甄别,何哉?做手不同故尔。【1】

诗歌,作为心灵之产物,自然千差万别,最具个性化和创造力。叶世斌的诗歌即是如此。诗人叶世斌,近乎一个隐士,二十多年来,他规避诗坛之喧嚣,独守小城天长之一隅,以语词为原材料,兀兀穷年,苦心孤诣,酿造自己独特的文学景观。他对于诗歌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说:“诗歌的本质在于表达生命情感。”“我对目前盛行的各种诗风尽量保持一种镇静的态度。我相信和实践着严肃的和困难的写作。我一生努力寻找的诗歌样式是中国现代象征主义。”

可以说,中国现代象征主义是叶世斌执着一生的诗歌理想。实际上,从新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 

 

 

    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小人物的一天。这一天的内容是很丰富的,有喜有悲,有放荡,也有苦涩和无奈,充分展示了现代人的内心世界和心灵。

  一、老刘是毕业于名牌大学,本来有前良好的发展前景,可是,命运好像在捉弄他,几次机会都与他擦肩而过,后来,他开始玩世不恭,自暴自弃。他是一名勤杂工,一大早到单位是如何为主任打扫房间的。比如,倒痰盂时,他也为自己感到不平,但他没有办法。

  二、他去为一位领导的亲戚买花圈,代表单位送去。买花圈的时候,他多开了发票。送花圈时,他还磕了几个头,觉得很晦气。

  三、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老刘去安排午饭并坐陪,在喝酒的时候,他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