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村
杨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71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们怎样飞翔?
  
 
   站在山脚下,在江河边仰望鸟群的时候,鸟群是从我们的头顶上滑过的。鸟群用一种特技飞行动作在山与山之间慢慢地滑翔,优雅的姿态让我们感受到它们的无比散漫和悠闲。我们从它们投映在江河里的身影看见它们的兴奋和欢悦,我们从它们的随意的鸣声里把握它们的自由与逍遥,我们从它们身上透悟出一种不争与无为的高尚。 
                    --杨村《仰望鸟群》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3-28 09:10)
标签:

文学

分类: 理论或者其他

像草木一样生长

——《木哥杂记》序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云:“人之患在好为人序……今之好为人序者可以止矣。”记得鲁迅在哪篇文章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7 11:34)
标签:

文学

分类: 散文看点
2015年清明,我们三兄弟为母亲敬立墓碑,写下了《立母碑记》一文。今年清明前夕,父亲又提议聚族扫墓。现将《立母碑记》转贴于此,以示纪念。

立母碑记

一直想为母亲写一点文字,但我始终找不到适合的表达。我害怕我的文字,或者所有的文字,都会辜负了母亲。就像那些年我不断地为母亲拍照,最终没把母亲拍好,留下的遗憾至今无法容忍。

也许母亲是一个爱美之人,即使老年时难免琐碎。母亲临别我们时,我深深地感到她的疼痛,可是母亲没有流露一丝。我估计,母亲蓄积了一生的毅力,就是要保持她最后的美丽和清洁。现在,我难以想象,母亲离开我们有多远,是歇栖着还是匆忙赶路?但我坚信,她一定美丽和洁净如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分类: 散文看点

乌江边上的一片土地

 

杨 村

 

    这种习惯始终在我身上根植,仿佛根深蒂固。当我在北方旅行时,我惦记着来自南方的风,而在西边耕读时,我又想起浮华的东部。真实与虚华,矛盾地统一,如影随行。这就是一个人的小小梦想,——我的梦也似的生活形态,在路上,流离飘荡。

    或许因为如此,我对石阡的牵挂,对本庄的牵挂,从离开这片土地之后历久弥深。

    那次在石阡的东部,在佛顶山下的仡佬寨尧上,我努力地贴近这片土地。后来我带着家人穿过长长的深谷,从尧上翻过山岭返回黔东南时,我提醒自己,要是去石阡的西部,去乌江边上的本庄看看,那里应当是何样的风景?后来在青阳乡的坡地,春天的桃枝绯红艳美,即使是漫山花开,戏蝶流连,但下山时,我也惦记着乌江,和乌江边上的那片土地!

    虽然是水乡,但都不一定如周庄同里那么柔媚、柔软,如富春江那么诗情浪漫,乌篷船上的竹篙轻轻一点,烟柳就在岸上游动,像送客的手势。天空也会静静的湿润,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分类: 散文看点

高处的风景和低处的风景

 

杨村 

 

    站在九吉峰巅时,高塔上的风鸣如笛。我想到遥远的珠穆朗玛,那个藏语里的“第三神女”或“圣母”。看过那么多尸骨凝固在珠穆朗玛峰上成为路标的神图,都是为了一座高山而来,他们的心底里只有两个字:征服。走在山峰下仰望峰巅时,他们也知道,征服与死亡早已连在一起。那么,征服不了山峰,就是要征服自己吧。

   或许,人们都仰望高处的风景,包括迷雾围裹的我们?

   从南寨出行时有些拖沓。雨却干脆利落地下了。以仰阿莎湖北岸为起点,汽车缓缓而上,高度一寸寸上升,风景在车窗外变换着。路是泥泞一地的烂,但人们仍一路欢呼,——对于天堂界上的九吉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8 11:01)
分类: 理论或者其他

站在新的起跑线上

——我的鲁院小结

 

    多年以前,很年轻的时候,走进鲁迅文学院一直成为我的梦想。今天,我踏入鲁迅文学院,终于圆了我的鲁院梦。虽然这一梦想实现得很迟久,但那一丝兴奋依然在心间跳动。现在,敲打着自己在鲁院的学习总结,我还是感觉到对于自己的创作的信心满满,仿佛在自驾旅游之中,驶入了一座加油站,前路的风景依然美丽,动力更加强劲。那么,我也许还会声浪澎湃地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向一段景致绚烂的旅程吧。

    我习惯性地打开自己的学习笔记,一页页地翻开时,一些精彩的句子会在我眼前呈现。那些句子是我在认真地听取讲座之中,一笔笔地写下来的。我发现,我没有哪一次的短期学习如此投入和用心,也没有哪一次的短期学习有如此自满的收获。在上万字的学习笔记上,我记下了老师们的文学观,也感悟到了自己对于文学的新的认识。这就会让我的写作,和我写作的路径,有了一次新的起点,也会让我的写作走向更新的目标。

    无论是陈晓明先生的《小说细节的艺术能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2 10:51)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看点

一池河山

 

杨村

 

    策划了几天以后,我们来到峰巅营地。

    正如有些隐情不可示人一样,那几天,怀着一己的旧梦,我也难以启齿。在山的高处,他们背着摄影器材到处寻找灵感,欢呼美景。只有我一个人沉默,一直站在山巅,让旧梦萦绕……

    一池河山,就这样慢慢地走入我的视线,跳进我的心岸。

    要说一个人因为不能离开一个地方而庆幸,或许只有故乡了。就像我一直没有离开剑河,始终走在她的河川山水之上,我感到依贴母怀一般的快慰。那些年,我倾尽心力握起拙笔描绘剑河这片土地,描绘自己的家乡,除了肺腑之中一腔热爱,应该搭上几丝感恩情怀。我深深明白,一支拙笔的无力,但我仍然不断努力,仿佛膜拜。

    从苗岭山麓,到湘桂丘陵,东西横贯的清水江,——如今她成了仰阿莎湖。在这湖岸的南北两侧,正是剑河县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厚土高天。她是我的故乡,我父母的故乡,我祖祖辈辈的故乡。站在峰巅时,那一池河山就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看点

自由呼吸:乡村生命秘密

 

杨 村

 

    我刚刚从石灰河村回来,那里的美丽令我着迷。

    站在山巅时,石灰河村是细微的一个小点。只有一片农田,从山腰上向谷底堆叠、延展,在大山的底部,看见一丝袅娜的青烟升腾,即使阳光满地,那个小点仍然灰色依旧,唯有青烟是生息的标志。握着柴刀的放牛老人指着那个灰色的点,他说,那里叫石灰河村。我第一次听到那座村子的名字。那时山间遍野的红叶,美得无以复加,我和老人都站在山峰的至高点,满目枯草绕着我们跳舞。阳光从云层里洞开,洒在山野上并游动着进行旷野扫描。就在那时,石灰河村深深地吸引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友情联通

第35封信

 

山坳上的村庄(1)

 

老达:

    为什么你的“生态性贫困”始终在我的心上纠结?我说不清楚。

    当我又一次驶过那条小路,来到巫泥村时,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从柳川(剑河县旧县城)开始启程,汽车驶过大桥之后,绕着山根盘旋而上,清水江就远远地流向林莽深处了,烟波如雾,泊在水上。也不知它们在叙说什么陈年旧事,沉静,流动,喧哗,呢喃如梦。记得是林木掩映的一条乡村公路,清凉中始终氤着一片幽暗,巷道一般的弯曲,一年到头都是一地泥泞。风从谷底涌上来,把林梢绾成一首民歌,激越,高亢,悠婉。

    现在那些树林都砍光了。山裸着脊背,沟是沟,梁是梁,踊跃着舞蹈,坚韧而伟岸,有如土地上的山民。溪谷曲折地纹在山底,牵动着遥远的一丝愁绪。阳光从前面照过来,山口上逼人地晒。一掌突来的山风掴过,路上卷起一阵尘埃,沙砾溅在车窗上,如播金色的五谷。据说,那条公路正在扩建,要建成一条光大的柏油路了,所以,一路上新铺的沙土,汽车辗起来特别费力。传播了很多年的消息,如今眼看就成为现实。这是很值得山民喜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友情联通

第29封信

 

向一条河流致敬

 

达忠兄:

    又一个秋天已经开始了。

    因为我接到了《中国少数民族人口丛书·苗族》一书的撰写任务,我们的通信就一直搁置下来,整整一年了。现在,《苗族》一书已经出版发行,我感觉身上像卸掉了一挑担子。实际上,我在撰写苗族的时候,就是在叙述着我们的乡村,叙述着一个与农耕文明息息相关的族群。现在,走过了一个长长的夏季之后,秋天又走向了田野,那种我们津津乐道的乡村气息,又给我们送来了新的扑鼻的芳香了。我忽然记起,我们必须把我们关于乡的村话题延续,于是,一口气又把我们的通信读了一遍。

    关于生命的表达与我们的命运形式,你已经剖析得很深刻。人生就像一条河流,在从容与果决中,把生命一次次推向命运的浪尖。生命就在这一次次的跌宕中不断壮丽起来了。因此,我对河流总能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每当黄昏时分,站在一条河流的岸上,我就会以致敬的方式凝视着河流奔腾的形态,直至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仍然站在那儿聆听河流掀起的涛声。然后,我才来歌吟一条河流。我结集出版的第一本散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30 09:18)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感录

做钱的主人吧

 

    钱这东西,既是美丽的,也是肮脏的。钱既是救世的使者,也是掘墓的魔鬼。没错,我们人类离不开物质而生存,实际上,就是离不开金钱而生存。花花绿绿的几张纸,可以换回丰富多彩的物质,甚至是精神和生命,使人类梦想成真,从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地位,也改变人们的心性和形象。正如西班牙的伟大作家塞万提斯所言:“金钱是世界上最坚实的基础。” 但是,金钱也是人类的掘墓人,它也能使人类坠入深渊和泥淖。因为,金钱在主宰着社会发展的同时,也在主宰着人的感情和意志,因此,它也是“万恶之源”。

    村民听说,许多诚实的劳动者,他们凭自己的劳动和智慧在劳动和经营中换回很多花花绿绿的钞票,他们成了成功人士,令世人仰慕和敬佩。钱成了他们成功的标志,他们也成了推动社会发展的带头人。然而又听说,有些人腰缠万贯,但因为那些钱来路不明而使他们寝食不安,那些钱甚至成了他们罪行的累积,成了他们走进监狱乃至地狱的魔鬼。听说归听说,我们去网页上随意地百度一下吧,这些事例还真是层出不穷,罄竹难书,成克杰一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