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凌花
冰凌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869
  • 关注人气: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深瞳

 

还是空。尽管自欺欺人来得如此轻松。飘也不错吧。那些未及实现的仙游的梦。若你真是石头,我会放过自己,放过一刀一刀刻下的疼。

 

可我不是石头,没有千锤百炼的硬。我还需要冷,再冷,在骨头上凿去往生。这样,我就可以填平疮孔,站成远景,拉直表情。

 

看,那些颠狂、颓废、灰暗、假意的光鲜和偶尔的平静。我都会微笑着回应,看它们落荒而走,坠落或者升腾。小寒之时,一地冰花开得爱憎分明。

 

你知道的,我爱冬天的赤裸,爱一切的洁净。你不知道,我更爱你眼底奔涌的内容。虚构的暖意,那样深邃的冷。

 

我已放下烟火,放下天涯,放下旧爱情。以及一只橙色的八角灯笼。剔除尘垢,我终于可以安心的祭献生命。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06 0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低吟浅唱望眼成伤

清明无雨。我有想去看望的故人,但没去。生命中越来越多的减法,感觉无力。我不知道那些被减数都在生命的哪一节车厢上,而你不得不承认,生离有时甚过死别。

最早遇见的都要最先离去吗?

最晚爱上的都要放手得更容易吗?

我争不起。

执手看泪眼。你的眼睛已经不是我的镜子。

雨下在深瞳里。我被隐没和深藏。一直不能有姓名。刀子飞过来,石头落下来。头破血流又刀剑穿心。

我寄愁心与明月。而明月千里。

我无意伤害任何,却满身赤裸。若你懂得,也就罢了。十年生死事,人与人之间不过脆弱如游丝。

把小志的备注改成了“大志”,我拍了车前草给他,我说,我猜你不认得。

他也拍了一张树根样的照片给我,我说是人参吗?他说是葛根。我说反正差不多,都是根。

小破孩珠港澳潇洒去了,我说你是逍遥派,我是古墓派,我们不同门,以后莫叫我姑姑。

忽然想起六月论坛,想起星星当时的名字也叫葛根,大抵是想让写诗成痴喝酒成圣的“布袋和尚”她的老公解解酒吧?

那时小志在论坛的名字已经不记得,十几年也是一瞬,那些曾经的高人如今应各安天涯吧?

大浪淘沙。生命中的人来来走走,最后留下的都是金子。我庆幸我没有拒绝生命中一些温暖和善意,你若不愿敞开门,阳光也会绕行。

今天回家看爸妈,开车,听歌,吼一吼,四月的扬尘就会轻薄很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诗如兰

@玉兰辞


用虚词写下东风

蓝天浩荡,一场雨误了清明

玉兰举着白瓷

一些怀念如灰烬,杯酒如荼

沙尘不来,你的名字

被草色埋深


@春风吹又生


剪刀不在我手中

旧历二月的余寒残喘

捻花人深入镜子

她不曾回头,旧时雨落在旧时

脚印很瘦,呼喊很轻

旧疾隐痛,像又一次谎言


@疏


把你的梦喊疼

凌晨三点的星星低烧不退

朱顶红姗姗迟开

你说过的前赴后继成为碑文

旧事终归不堪一击

空心人怀揣蔓草,燕尾漫过空坟


@裴裴


她是小暖,春江水默默

四月风终于软了下来

她易于受伤的手搬动过大刀和长剑

金属搬动草木,刃搬动风声

你说,姐姐,往前走

远方有香花,虚妄的十年宜放下

她说,crazy?

你说,Don't worry!normal。


@清明时节


我想写得更多一点

把一首诗的寓意隐在无数雨滴里

如果没有雨,我就代替那些字

坐下来,让苦菜花陪我说说话

我们已经不提悲伤

亲爱的你们也不再需要虚假的花朵

和货币,以在另外的人间通行

灰烬犹温,落日薄凉

世界在另一端打开锁,我打开耳朵

我想沉默得更久一点

在向阳坡,白头翁还没有白头

返青的草踉跄奔跑

前方有战马嘶鸣,野火烧不尽

喉咙里是另一种风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3 08:16)
标签:

杂谈

是要回暖了吧?

旧疾是习惯,草色深埋。

四月,待我日渐明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06:21)
标签:

杂谈

玉兰都开了,像无数剔透的酒杯

天空还没有雨落下来

陌生人不停分割疼痛的黑夜

把一朵桃花嫁接给另一朵桃花

他们唤我姐姐,唤我姑姑

我却没有合适的命名给他们

我不能滥用一个字的温度,也不能动用你的

我以为十月末的某日

已取走我身体里全部的流水

可是我错了,那些热烈的血里飞刀片片

那些冰凉的泪里有熔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31 00:53)
标签:

杂谈

分类: 低吟浅唱望眼成伤

是何德何能,赚了眼泪在未知的异乡?

你莫做个到处释放毒素的人,世界不曾负你,生命也不曾。

总是自以为是,做了自以为的多情事,被不屑被唏嘘。我应该转身而去。

我若不懂你。若不曾被你托付秘密。

心里难受,我和小志说,我应该退群吗?我有歉意。

他说,不必过于在意。

他说,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说你知道我怎么写的吗?

然后给我截图,对话框上备注的名字:

依依姑姑。

夜色茫茫,小破孩在杭州到济南的高铁G1732上。

我说,夜晚坐火车真美,可以即兴赋诗。

他拍了一张空荡荡的车厢照片过来,原来美是孤独的另一种形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若随风去

        时间是流水,时间是冰凉彻骨的流水,时间是烈火熔岩的流水,时间是杀死江小暖的流水,时间是拯救江小暖的流水。


       “我从未想过会爱上你的。”

       “但是你却爱了。我也从来没想过伤害你的。”

       “但是你却伤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昏天黑地。时间是什么?白天和黑夜又有什么区别?江小暖翘课第几次,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又是一个下午的经管课,江小暖头痛欲裂,跟老师请了假,别身而去。

        而那个人就在你的背后,用目光送你。每一天行走的不过一具肉身,江小暖把自己弄丢了。

        她不再言语。

        她倔强得不回头,不探问,不想不顾。

        时间静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疼痛没有一次次来提醒……

        中午没有吃饭,悲伤成了胃疾的帮凶。小暖回到宿舍,往日的欢颜,如今的寥落,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她摸出一袋华丰,而暖瓶里的水已经不够烫了。

        将就吧,失爱的日子,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将就。

        泡不烂的面,像在嚼一嘴的稻草。

        江小暖赌气地摔了筷子!泪水瞬间迸出眼眶,一滴一滴跌落,毁了一碗无辜的面。

        你有试过一种悲伤如洪水开闸吗?江小暖趴在床上,放声大哭,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隐隐听到敲门声。

        或许是错觉吧。

        直到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像雷声覆过雨声。

        江小暖用力支撑起手肘,哭得太久,她已失去了力气。有些踉跄不稳。

        “谁啊?”

        “你没事吧?我是刚好路过。”

        一个陌生的男声。

        “我没事。谢谢你。”

        “有什么事可以找个人说说,你哭好久了”。

        这个男生叫张波。

        同届不同系。江小暖后来知道他们是一个地市的同乡。

        但后面没故事。她只是因为感激这陌生的善意,而一直把这个名字记到了现在。

        十月倏忽而逝。北山的秋天总是来得悄悄又不可抗拒,像一棵橡树一夜之间就落光了叶子。

        你有没有那么一段 想不顾一切留住某个人的日子?

        当年的江小暖和现在一样。

        骄傲易碎。

        但,碎了的骄傲拼也要拼起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28 08:28)
标签:

杂谈

分类: 低吟浅唱望眼成伤

刚刚璇子说,妈妈,你知道怎么才能让病快点儿好起来吗?那就是你不要老是想太多了。

这一套不知从哪个动画片上学来的。

伪装者早上私信早安,江小暖回,安。

她说时间和新欢的理论,他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新欢或许更是深渊。

江小暖说,蜕变和堕落又怎样?

我若堕落,与你无关。

十九回写不下去了,江小暖还能回来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27 12:57)
标签:

杂谈

分类: 低吟浅唱望眼成伤

涵宝先检查,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大夫摸了摸节结,说没事。瞬间石头落地。大夫说是汗腺炎,不影响什么,如果想去掉,闲了来开个小刀。

我却等了好久。看医院如集贸市场一样熙攘,这个生之始点,死之结点,生命的伟大和渺小每天在这里上演。

好在我确是吉人。生命并不曾薄待我。

回来第一时间给姐发了微信,姐说,你后面再看看,如果感觉不舒服就来市里医院。

我说,好。

他在九点的问话我没看到,不管走多久,总有一个人在为你牵肠挂肚。也就够了。谢谢这十三年。

网络虚幻,但网络也有许多陌生的善意!我始终相信人的善良。而许多的过往,内心折磨,养虎为患,都是拜谁所赐?

不想。云烟成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27 06:47)
标签:

杂谈

分类: 低吟浅唱望眼成伤

笙南说,当你决定不再在乎的时候 ,生活就好起来了,做好你自己。该吃吃该睡睡爱谁谁 。

若我回想,仿佛在时间之外遇见了一个假我。看她跌跌撞撞,看她入疯着魔,看她愣在时间的边缘,进退无路。

遇见的他们,也是假的。走过的十年,也是假的。

江小暖说,时间是流水,时间是冰凉彻骨的流水,时间是烈火熔岩的流水,时间是杀死她的流水,时间是拯救她的流水。

微博上一个陌生人发来私信,说,你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字间有刻骨的痛?

他的名字叫伪装者。说话到半夜一点,江小暖说,谢谢他。

半夜一点工作号跟一个代理聊,说服她预存成为批发合伙人,她纠结一会儿,啪的转款10000过来!我又啪的转回去给她。我说扣掉刚刚付过的420。她又啪的转款9580,我又啪的转回给她!我说,公司规定扫码付。哈哈,我说咱俩今天是杠上了。

跟她道晚安,说,亲爱的,早点休息,熬夜对女人皮肤不好。一激动,搜狗拼音“皮肤”打成“屁股”,二人皆晕倒。

起床。请了假。一会儿去医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08:33)
标签:

杂谈

十二点睡,四点多噩梦里惊醒。

是隐隐的担心化了梦吗?

梦到一架飞机因为我的一句话,故障坠毁,害了很多人。

火车上的洗手间有螺旋绞肉机一样的杀人机器。

梦到我对着台下那么多人忏悔,被原谅。

我觉得我应该写一部恐怖悬疑小说了,哈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