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我的思索 &n
我的思索
我的视界
 
个人资料
要培忠
要培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838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要培忠
   北京人——祖上是山西人。
在杜尔伯特草原放过马;
在北师大中文系读过书;
在媒体摸爬滚打三十载
   
   童年在在幼儿园里砸过玻璃;小学认识了方块字,看过大人们在院子里大炼“钢铁”,以及爬到房顶轰麻雀;中学就读于北京43中学,而且读到初四,并从那里插队;在内蒙古四子王旗吉生太公社点力素忽洞大队插队五年,然后回到北京.....
   一直就不是什么好学生,偏偏靠笔杆子混了下来。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3-04 21:07)
标签:

旅游

    郎木寺不是寺。
    郎木寺只是一个镇的名字。
    郎木寺镇的真实名字也不是郎木寺,而是达仓郎木。
    郎木寺镇上有寺庙,而且是两个。
    一个叫安多达仓郎木格尔底寺,简称格尔底寺,隶属四川省若尔盖县。
    一个叫安多达仓郎木赛赤寺,简称赛赤寺,隶属甘肃省碌曲县。
    两个寺庙都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
    这里的寺庙称谓通常比较长。这使得习惯了汉地寺庙称谓的我们一时觉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6 14:34)
标签:

旅游

    
         所谓的郎木寺,其实只是一个现代人编造的童话。
    郎木寺是老外首先发现并介绍给世界的,并赞美郎木寺是一个“有着瑞士风光的东方小镇”。于是,“瑞士小镇”就成了今天蜂拥而来的国内游客的口头禅,不管这些人去过还是没去过瑞士。
    其实,在这个安多藏族的聚居地,千百年来,郎木寺的真实名字是“达仓郎木”,但在藏族人的语言中会时常简称为“郎木”。
    那么,藏族生活中的“达仓郎木”镇,什么时候变成了汉族口中的郎木寺的?这事说来话长了。以后慢慢说吧。先发几张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7 19:24)
标签:

旅游

                         甲居藏寨
这是摘自网上的关于甲居藏寨的介绍文字:

甲居藏寨位于四川甘孜州丹巴县境内,距县城约8公里,犹如田园牧歌般的童话世界,享有藏区童话世界的美称。甲居,藏语的本意是指百户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9 13:11)
标签:

史话

杂谈


    前些天,因为一次酒桌上的聊天,写了《朱元璋与元大都》,结果说了一通蒙古帝国和元大都,没来得及说朱元璋建都的事情。现在,我已经不想再写了。但是,总觉得有个事情没有做完,心下一直耿耿。闲来无事,还是接着写吧。

    建都是让朱元璋一直闹心的事情。直到死,朱和尚也没踏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4 19:48)
标签:

杂谈

我的一篇文字发到网上消失了,其实只是一些是回忆中学时代亲身经历的事情,时值文革期间,自然有些异样的事情,为什么就给屏蔽了。或许是不让反思,或者是见不得人们反思。实在有些杯弓蛇影的感觉。

有同学告诫我说,书生清谈无足轻重,何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25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6.2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6.3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刺客要离(上篇)拼死换来成名》。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8,7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7 13:41)
标签:

杂谈

史话

                     朱元璋与元上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史话

烟花易冷与魏晋南北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5 11:54)
标签:

感动瞬间/

情感

醉春风:
于午夜里深邃的夜空,
于梦回时清寂的风铃,
于天际处蛰伏的聆听,
于轻吻后和缓的灵魂。
  
醉春风:
是回首时平和的心态,
是恍惚般生命的历程,
是虚幻去未灭的欲望,
是破碎却曼妙的人生。
  
醉春风:
似窗外闪闪的车流带走的轻吟,
似远处曲曲的山峦勾勒的流萤,
似遮住静静的思念缠绕的沉迷,
似残缺默默的守护未了的深情。
  
醉春风:
只这般如水的澄明融化一生,
要的是柔软的倦意触碰安宁,
不再说坎坷的路途孤独荒寂,
就这样恬静的归去月色朦胧。
  
       ——写于兔年除夕、龙年子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巨宝庄,我的乡亲们

    时至今日,巨宝庄那些往事和那些乡亲们,应该记在我们心里的有多少?

    往日在内心翻检时总觉得满满的。然而,当我和巨宝庄面对面地凝望时,我忽然觉得心底是如此空泛,仿佛一觉醒来,推开自己住的那间窑洞的门,又走进站在村中聊天的老乡中。三十七年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嘴边那些“灰革泡”、“歘皮”的脏话几乎脱口而出,熟悉、顺畅、几乎是悦耳的。
    真的希望还是那时的我,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