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絮与叙
絮与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内容都是在下原创,请不要不通知咱任意转载。
QQ:389689970
博文
(2008-07-13 03:18)
标签:

杂谈

分类: 叙事

面对面

姚念兵

他坐在我的对面,灰黑着脸,额头和眼角爬满了不该是他这个岁数应该有的皱纹。说他没表情吧,又不像,那嘴角明明往上翘着的,不是在微笑?但又无法肯定他在笑,因为那双眼睛给我的感觉是像一潭死水。眼仁中黑的部分比以前要多,但黑的有些奇怪,黑中间泛着灰;白的部分是少了许多,但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红血丝,我生怕它不留神就滴出血来。还有他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没光泽地绺在一起,湿漉漉的,还有不少白头发,像不小心将烟灰缸里的烟灰倒在头上。我只看了他一眼,就不忍心再看下去,搭下眼皮看着桌面。

“谢谢你能来看我。”他先说话,没有了以往(十几年前的)乡音。

我没有说什么,将一袋大白兔奶糖散在桌子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1 16:31)
标签:

地震

杂谈

分类: 絮叨
    地球的结构就象鸡蛋,可分为三层。中心层是“蛋黄”-地核;中间是“蛋清”-地幔;外层是“蛋壳”-地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6 15:43)

地  

·姚念兵·

天空飘着如牛毛般的细雨,飘到脸上凉丝丝的。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它们随风微微游动,戏耍般的到我眼前消失。我走在雨雾中,脚下的路被雨水泡的湿滑,走起来要很小心。夜幕在跟着我的脚步渐渐来临,我每走出一步,我的视线就短一寸。猛然间,我一脚踏进黑夜里。还好,路边有一棵棵硕大的树,我可以一根根扶着走。这条路也许是我第一次走,具体通向哪里我不知道。我是个爱行走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也是个孤独的人。

路是一直向下倾斜的,我就顺着下坡路走着。本来我可以向反方向走的,可那就要爬坡。我不愿意爬坡,就是走下坡路也让我气喘吁吁,这证明我身体不好,也证明我意志不够坚强。如果我身体好些,意志再坚强些,我的人生轨迹就与现在大不一样。

路上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9 16:32)

                                     悼念柏杨先生

下午,从网上得知柏杨先生逝世,顿时不知所措。

我读过柏杨先生的著作有《丑陋的中国人》、《中国人史纲》、《柏杨版资治通鉴》三部,其中《中国人史纲》对我影响巨大。我正在撰写的《中国历史版图变迁》一书许多史料都是从该书而来,也影响了该书的行文风格。曾经我对先生如利刀的话语崇敬有加,曾经在一些时候着意模仿。而今,先生溘然辞世,我能不不知所措?

先生说过,“我满身都是伤,想要突破自己好困难。舔伤也不是都能舔到的,但,我还要飞。” 这就是他的勇气,他的胆识。有的朋友跟我说,我们的文化已经烂掉,但还要像宝贝一样守着不放,最终会烂掉一个民族。柏杨先生并不像这位朋友那样悲观,他选择大声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3 1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絮叨

                忽然想起

两条体型相当的狗傍晚相遇,龇牙咧嘴,狂吠不已,几乎要挣脱主人手里的牵绳。

一条没主人陪伴的狗看见有主人相随的狗,会远远地绕到而行。

一条体型较小的狗碰见体型健硕的狗,会紧贴着主人的小腿,紧张地狂吠。仔细听,叫声有些发颤。

人养狗,狗取悦人,人的秉性,狗早已领会。只不过它们还没学会人的伪装。其实,狗的胆子很小;其实,人的胆子也很小。所以,两个胆小的动物才能作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1 12:08)
标签:

感悟随笔

原创

杂谈

分类: 絮叨

                 忽然想起

一沓钱,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假使你揣入口袋不会有人发现,你会揣吗?如果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不会被发现,你会揣吗?百分之五十呢?百分之十呢?百分之一呢?

如果你能给我答案,就该知道贪腐为什么盛行不衰了。

 

有钱人搞讲座,他会告诉你他是怎样辛劳赚到钱的。贫穷的人搞讲座,他会告诉你他命运如何不济。

辛劳的人不一定能富有,命运不济的人不一定会贫穷。但在公平环境里,辛劳、聪慧、善于把握机会的人肯定会富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7 23:57)
标签:

原创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叙事

(短篇小说,5300字)

镜  

作者:姚念兵

洗了澡出来,套上一件睡衣,找了条干毛巾使劲的擦干头发。我不喜欢用电吹风,据说那样会有损发质。我很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很爱保养,作为一个刚迈入中年的男人是很自然的事情。擦完头发,就该往脸上涂润肤霜了。一切都做完,对着洗漱台前的镜子照照,“哎呀”,又发现一根白头发。我小心翼翼的把那根白头发从众多头发里理出来,又抿着嘴,两手指微微一使力,白头发拔了下来。我把它放在手心上,轻轻的一吹,白头发发着光亮从掌上飘然落下。

我把头往前伸,想看看脸上还有哪里不满意。要说这张脸不满意的地方太多了,额头太窄,眼睛太小,鼻子太大,嘴唇太厚,耳朵也长的不好看,是典型的招风耳朵。可这有什么办法呢?它毕竟长在我身上三十多年了,是不能换的。我叹了口气,对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镜子仿佛理解我的心情,也回了一个,比我做的鬼脸还可爱。我真想到镜子后面找找,是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9 13:41)
标签:

原创

情感

生存

杂谈

分类: 叙事

(短篇小说,11000字)

平行线

作者:姚念兵

     

李月霞是朱姐在五年里给我介绍的第七个女朋友。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被安排在朱姐的家中。朱姐丈夫是某国企的老总,整日忙于开会和出差,女儿在上海念大学,倔强而独立,最反感母亲唠叨,即便放假也不愿回家。朱姐说,这个家啊,没有人气。我和李月霞一进门就感觉到了,近三百个平米的大房子,寂静得让人坐不住。朱姐和我一个办公室,面对面而坐。我五年前到这个办公室时,她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极其热心。她尤其关心我的婚姻大事,总不厌其烦地为我物色女朋友。可能像她这个岁数的女人都有当媒婆的毛病,就跟时下上岁数的男人一样,年轻时立志成为治国安邦的人物,岁数大了,治国安邦的壮志看着要泡汤,就转而学习医术,弄个半懂不懂还到处给人看病,古人不是有言吗,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朱姐在单位有个绰号叫“小喇叭”,意思是爱好传播小道消息。要传播小道消息就要耳朵尖,对任何事都要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韧劲,大家又送她一个绰号叫“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8 13:30)
标签:

杂谈

分类: 絮叨
忽然想起

蜘蛛结网捕食,等待中过完一生。黄蜂的孩子生下来就有母亲留下的虫子,无忧地长大。生在米仓的老鼠,直到死都有享用不尽的白米。你生在富贵人家,衣食无忧,他生在贫寒家庭,忍饥挨饿。

这就是上帝赐予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絮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