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雨秦楼
烟雨秦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6,314
  • 关注人气:1,8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你说,你会来的。于是,我就一直站在这里,守望着你。我很想把长发盘起来,但是,我怕你看不到,那一头飘逸的青丝;我要让她在风中扬起来,亦如扬起我,爱你的情怀……
!!!
烟雨秦楼新作《老板夫人》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不做老婆好多年》《离婚女人的周末》以及《如果世界了无遮掩》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当当网、卓越网、全国各省市新华书店、民营书店都有上架,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如需转载(包括约稿),请联系作者本人,烟雨联系方式:QQ377368078,邮箱yuanjihaodizi@sina.com
!!!
我缺爱所以我变态


老板夫人

 

《如果世界了无遮掩》

 
《不做老婆好多年》
 
 长篇小说:《离婚女人的周末》

私人链

小晴晴

姐姐家的小美女

性情男女

摹容雪村

江湖浪子

柯云路

婚恋专家

绒布

帅帅编剧

陈希我

先锋才子

花寒淡影

湖湘美女并资深编辑

小远

多情浪子

天山子玉

俺亲爱的兄长

可爱的秦晓晓

俺的秘友

岩岩

俺可爱的兄弟

阿累的天空

风情才子

贾东岸

疑似股神

远人

浪漫诗人

思念如潮

湘女多情

蝶舞天涯

紫蝶纷飞

火神

据说是小帅哥

晓芯

心理教师

梦飞

温柔女子

失地农民

天涯小弟

烟雨楼外风雨声

烟雨楼刀客

锐博客
博文
标签:

小说

情感

在同一时间,坐在农庄里等我的女朋友简单,穿的是我给她新买的裙子。这套裙子花了我半个月的基本工资。下如此血本我真有些割肉的感觉。正因为有割肉的感觉,我买的时候很不客气地诅咒了两个人,一个是要钱不要脸的买家,一个是要色不要命的顾立。不过,简单穿上之后,粉紫色紧身上衣与粉紫色碎黑花长裙,把原本就十分清丽的简单衬托得越发的生动脱俗,这多少给了我些许的安慰。我知道顾立喜欢什么样的口味,越是清纯的女孩子他就越是有兴趣;把一个不染尘埃的女孩变成一个风骚的荡妇,正是顾立多年来深藏不露的嗜好。——这是我花了整整一年半时间跟踪研究顾立得出的结论。

果然,顾立一走进包厢,细长的眼睛就被简单如水般的清澄给鼓涨开来。

简单没有留意顾立小眼睛突然放大的特殊含义,她落落大方地站起来,略表歉意地说,顾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开心刚接到单位打来的电话,回办公室整理文件去了,可能要等会儿再来。他说如果您来了,就先吃饭,不用等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4-28 08:03)
标签:

情感

小说

1

2010年的夏天,某个周末的傍晚,我的女朋友简单在红城近郊一个刚开张叫梦想成真的农庄里等我。和她坐在同一个包厢里等我的还有红城文体局党委书记顾立。

那个时候,我正陪着顾立的女儿顾双双,在红城市著名的红河边一家颇有名气的西餐店里,从容不迫地吃着七成熟的牛排。

顾双双,现年二十六岁,未婚,红城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干练,强势,精力旺盛是顾双双给人最鲜明的印象。而这些印象往往会将顾双双作为女性的特征予以弱化。我第一次见她就有种性别错位的感觉。这感觉不仅仅来自于她男性化的装扮,更来自于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男性化气质。我的女朋友简单曾经说过,像顾双双这样的女人是最容易在性取向上发生偏差的。简单的意思说直白了,就是顾双双这类型的女人发生同性类的机率非常大。不过,迄今为止,我尚未看出顾双双有喜欢女性的迹象,因为她一直深爱着我的同学周围,热恋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简单之于我。

说到周围,我的女朋友简单也说过一句话,她说,顾双双和周围的性别要是换过来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总是忘不了那位老人。

好多年了,每次触摸与生命有关的命题,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位老人。

一想起老人,对生命就充满了莫名的怯意。

老人112岁,据说是当地截止到目前活得最长久的一位女性。长寿令老人名声大振,慕名拜访者络绎不绝。来者无非都想寻找长寿秘诀。

老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受人景仰。她端坐堂屋,无波无澜,无悲无喜,无惧无忧,淡定得如一尊佛像。倒是她的家人显得很激动,热情的招呼,热情的介绍老人的生活饮食习惯,以佐证老人之所以高寿;还拿出老人的身份证证明老人高寿的真实可靠。

老人转动着不甚清亮的眼睛,轮番打量着眼前的男女,不时回答着男男女女的七嘴八舌。尽管反应不是很灵敏,口齿也不是特别清晰;但意识绝不含糊,思维也绝不混乱。

终于还是有人问到老人的儿女们。据她那头发花白的长孙媳妇介绍,老人一生育有5儿3女。除两个孩子几岁时夭折,其余都活到了70以上。不过,如今不仅所有的儿女全都不在,连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记事

情感

引子

从十二岁那年开始,我就经常做同一个恶梦。先是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接着是地动山摇,山崩海啸。我拼命跑,拼命跑,但跑不过天塌地陷的速度。一刹那,我看见自己身体血肉模糊,四分五裂……

我第一次做这个恶梦是在医院,那个时候母亲尚在昏迷之中。我惊恐万状,惨叫着醒来。我扑倒在母亲的身上,无助地哭泣……

母亲出院回到家里的那个晚上,恶梦又来折磨我了。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看着吓得冷汗淋淋的我,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她的眼神说不出的陌生。

以后的日子,在我多次于恶梦中醒来,母亲给予我的都只有冷漠。这让我觉得生活真的已经天塌地陷,而我自己也真的已经四分五裂,没了全尸。

其实我要的并不多,每一次恶梦来袭,我要的只是一个拥抱。一个拥抱,便足以令我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烟雨思绪

 

恋人之间的分手是恋爱这一特殊情感运动的附产品,或者说是其派生出来的一个重要分支。别小看这一附产品,更不要忽视这一分支。稍有不慎,它就可能无情地为恋爱故事划上句号。到那个时候,不论男女,不管你愿不愿意,在这场情爱的舞台都将被迫谢幕,凄清下台。

不过,更多的时候,红尘男女是把分手作为恋爱中的一种手段。因为有威逼之嫌无利诱可感,可以称为高压手段。一些男女精明地靠着这一高压手段令对方驯服。显然,此时的分是为了更好地合,因而常常能感天动地,令人柔肠百结,令最平静最平淡最平庸的爱情风起云涌,熠熠生辉,美不胜收。但世事有时候并不会朝着我们理想的方向发展。弄巧反拙的事也时有发生,毕竟不是谁都抗得住高压或频繁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9 0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烟雨思绪

说到对高跟鞋的忠诚,世间的女子,恐怕鲜有如我这般痴迷的了。只要步出家门,脚上一准是高跟鞋,而且是超高跟,尖细尖细的。当然,也只能着高跟鞋出门,因为家里除了一双练功时穿的舞鞋和在家休闲时穿的拖鞋是平跟的,其他一律尖细地高跟着。她们或昂然挺立于门口,等候着我的随时临幸;或寂然潜伏于鞋柜,期待着我的再度光顾。而不管是散步,还是运动;不管是逛街,还是远足,高跟鞋也始终与我保持了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更有甚者,曾着高跟鞋参加过乒乓球赛(非正规的),令对手颇为忧虑;也曾着高跟鞋奔跑于羽毛球运动场,令旁观者十分惊奇。当我着跟高10厘米的靴子在张家界大峡谷中得意洋洋地穿行时,攀缘者尚淡定从容,观看者已惊心动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高跟鞋的心得变得有些偏执,巩固地以为女人只有与高跟鞋为伍,才能显出其独特的女人韵味;也才能不论何时何地都摇曳生姿,款款有型。因此,只要一着上细高跟,行走于红尘闹市,我一准意气风发,神彩飞扬。毫无疑问,我不是美女。但每每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总还能收获几缕目光。那目光不是由脚至上,就是在脚下滞留。好奇者会问,这么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冰心,一个世纪的童话

1900年,她来了,带着爱;1999年,她走了,带着爱。她的生命经历了整个二十世纪,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世纪老人。谁能用一个世纪的时间讲一个童话并且自己也成了童话?谁能让生命从八十岁开始,一生充满了爱、玫瑰、诗歌、美丽和温暖?除了冰心,我以为没有任何人能够担此殊荣。

最近,贝塔斯曼书友会跟某网站联合举办了一次“当代读者最喜爱的100位华语作家”的公选活动,排在第七位的是著名作家冰心。而排在冰心后面的有老舍、三毛、张爱玲、苏轼、李清照等大名鼎鼎的人物,可见,即使在去世将近10年之后,冰心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回首二十世纪的那些作家,我发现,由于接踵而至的动荡、运动和灾难,几乎每一个作家都经历了生活、情感和创作的大起大落,唯有冰心始终保持着一份从容和淡定,她的平和、睿智与对爱的坚守绝对是一个奇迹。曾经无数次地端详这位老人友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6

我又见着花染轻胭了。不是我改变主意想要再见她,是她很狡猾的撒了个谎。狱警告诉我说,来探视的是我老爸。

当然,也的确是我老爸来看我,花染轻胭只是陪同。可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根本就是她想再见我,又担心被我拒之门外,便别有用心地出动了我老爸。很明显,我老爸的精神状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差,他神情萎顿,有气无力,之前的中风未好利落,又犯着哮喘,看我的眼神空空洞洞的,简直就像个活死人。没有花染轻胭的陪同与搀扶,我相信他就算有勇气来见我,也没有力气走进这个鬼地方。

所以,我并不看我老爸,只是翻着白眼,充满敌意的盯着花染轻胭,她不该带他来。

你干嘛要带他来?你想他快点死,是吧?你怎么这么狠心呢?我本来不准备和花染轻胭说话的,看她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还是低声的却又是恶狠狠的吼了起来。

你都看到了,老人家身体这么差,他需要照顾,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你说不管就不管,你说把他扔给别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记录

情感

杂谈

分类: 烟雨思绪

一弹指,就是六年。对于生命来说,尤其是对于已经踏进了中年门槛的生命来说,六年的时光足以摧毁青春的最后防线,以至于再时尚的服饰也难掩臃肿的笨拙、精瘦的干涩,再昂贵的脂粉也难掩眼角的纹路、肌肤的黯淡,再高明的演技也会因生命激情不可阻挡的退潮势头而演变成一场令人肉麻的矫情。

于是,对于这场同学聚会便深怀忐忑。害怕从他人不再轻盈的步履上看到自己的没落,害怕从他人不再清澈的眼睛里读到自己的混沌,害怕从他人不再光滑的额头不再黑亮的发丝不再纤细的腰身上见到自己的枯蒿。突然发觉,人到中年的同学相聚,与其说是一场纪念情谊的喜宴,不如说是一场怀想青春的追悼。

但不管是喜宴也好,还是凭吊也罢,去还是要去的。让我终有勇气且兴致勃勃前往的就简单的两个字——“文学”。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笑话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今年六月是第二次来湘西自治州了,与第一次时隔了五年。在这五年里,我时常动情的想起湘西;每每想起,总有莫名的柔肠百结,亦如想起初恋的情人。是为着沈从文先生魂牵梦萦的“边城”?还是为着享有“小南京”之美誉的“芙蓉镇”?是为着终日气定神闲的苗人寨?还是为着那晴红雨黑、晨昏有别、天下独一无二的“变色石”红石林?坦白说,我不是很清楚自己于湘西的情愫,我只知道,对湘西的向往并没有因为曾经走过一趟便消减甚或淡去,反而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