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鄢钷
鄢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5,138
  • 关注人气:5,0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雇凶杀人、伤害犯罪高发态势亟须引起政府和全社会的高度重视

 

—部分演艺界人士联名呼吁严惩雇凶犯罪的倡议书

【导演鄢颇被他人雇凶伤害案件回顾】

2010年6月8日17时许,鄢颇在北京朝阳区百脑汇旗舰店地下二层的停车场内,被多名不明身份的男性犯罪分子持军刺、砍刀疯狂围砍,致使其身上十三处刀伤,三处骨折,脚筋断裂,血流遍地。作案后行凶者随即逃离行凶现场,鄢颇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目前已基本脱离生命危险,正在恢复治疗。

接报后,北京警方立即组成专案组展开侦破工作。经过缜密侦查,6月13日,北京专案组在大连、鞍山市将实施伤害案的八名行凶者一举抓获。在此期间,两名自称梁某和王某的男子联系警方,称自己是这起伤害案的组织者,作案后迫于压力先后于深圳和北京自首。王铮(音),男,38岁,北京人,曾因打架、抢劫、私藏枪支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另一名自首者名梁俊(音),40岁,大连市人,现为无业人员。两人对自己策划雇佣组织这起伤害案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根据二人的供述,他们的朋友孙某的前女友(演员李小冉)与鄢颇谈恋爱,让孙某非常生气,两人为给朋友找回面子,利用社会关系从外地纠结八名东北籍无业人员,于5月底来京并策划实施了这起伤害案。

据了解,凶手实施犯罪前,开展了大量的调查和准备工作。首先,凶手通过社会调查公司调取了鄢颇及相关人员的身份信息,手机通讯记录、短信息记录,了解到了鄢颇的住址、车牌号等信息。然后,长期派人开车对鄢颇进行跟踪盯梢,进而购置具有自供电功能的GPS定位装置并非法暗中安装在鄢颇驾驶的路虎牌越野车底部,对鄢颇的行踪实施卫星定位跟踪。在案发前,凶手正是利用此定位装置确定了鄢颇的车辆位置和行动区域。进而有组织、有预谋地策划实施了雇佣伤害犯罪。凶手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所使用砍刀、军刺等管制刀具对被害人进行肆无忌惮地砍杀,丝毫不计后果,不顾社会影响。其手段之残忍可谓让人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近年来,类似的雇凶杀(伤)人案件并不鲜见。在互联网上“百度”一下“雇凶伤人”关键词,可以找到509000个结果,一些案例报道让人触目惊心,如上海地产富豪周小弟雇凶伤人、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原局长曾国华雇凶杀伤情妇、福建省环保局副局长杨锦生雇用黑社会势力用浓硫酸将局长杨某烧成重伤、广西隆安县原副县长李绍武因害怕他人告状雇凶杀人——等等。雇凶杀人、伤害犯罪比例持续攀升,并逐步向黑社会性质犯罪和流氓恶势力犯罪的方向发展。

【雇凶犯罪的社会危害严重】

雇凶实施杀人、伤害犯罪呈现出与一般暴力型犯罪不同的社会危害。具体表现为:

1、多发生于城镇市区。从各地公安机关侦破的雇凶案件来看,受雇实施伤害者大都是劳释解教人员、社会闲散人员、流氓恶势力成员,而城镇市区是这类人员聚集的地方,因而此类案件大多发生在城镇闹市区,其参加者少则三、五人,多则十余人,后果较为严重,很容易形成“轰动效应”,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关注热点,造成人民群众的不安全感和社会的恐慌。

2、有偿性特点突出。受雇实施伤害者大都与被害方素不相识,也无瓜葛矛盾,雇主以金钱为诱饵,授意受雇者具体实施犯罪。而受雇者大都是无业游民、刑释人员、辍学青少年等,他们无正当的职业,依靠接受雇佣所得的金钱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实行“有偿劳动”。

3、犯罪性质恶劣,手段残忍。雇凶犯罪一般在组织上带有黑社会性质、流氓恶势力性质,破坏的是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和安定的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雇凶作案工具有钢刀、铁棍、木棒、仿制枪支、爆炸物和毒药、艾滋针等凶器。

4、雇佣犯罪方式隐蔽。由于雇凶犯罪的有偿性,雇主只需出钱,不需出面,往往使雇主可以避人耳目甚至逃避法律的制裁。在一些案件中,明明知道幕后有指使人,但苦于证据不足,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在此类案件中,被雇佣者多为流窜人员或外地人,行凶伤人后即可快速隐匿行踪,逃避打击。

【雇凶犯罪的发展趋势】

我国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期,由于行之有效的管理体制、社会保障体系和防范机制还未建立完善,出现分配上的不平衡,贫富差距过大,导致社会一些深层次的矛盾突现,这种深层次矛盾的突出表现就是社会治安形势严峻,犯罪率居高不下,因而雇凶杀人、伤害案件不断发生,并呈现出下述几个方面发展的趋势:

1、由临时型向职业型发展。过去的雇凶犯罪一般是松散型的临时纠合,被雇人员大都是一些好逸恶劳之徒,出于“哥们义气”,一场打斗之后,雇主出几个钱请吃一顿,再给每个人发点零花钱,也就算把事情摆平。与之同时,这些好逸恶劳之徒通过打斗得到了实惠,因而渐渐地吃起了所谓的“拳头饭”、“刀枪饭”,产生了专业打手、专业杀手。他们把这一行当作一种职业,刀棍随时准备在身,等待受雇,一旦有雇,即刻出发。行凶时,行动迅速勇猛,手段果敢残忍。他们知道要把对方伤害到什么程度,对致命部位一般不去伤害。如鄢颇被伤害案,凶手在攻击受害人时,刀棍不砍击被害人头部、胸部,只攻击背部、四肢,刀法只砍不刺。致使被害人伤势十分严重,但又无生命危险,作案手段很专业化。犯罪组织内配备了管制刀具、枪支弹药等各类凶器,并且配备汽车定位系统、监视、监听设备等专业化技术设备。组织内部负责调查、跟踪和实施伤害犯罪的分工明确。甚至与非法的社会调查公司协助,获取被害人的银行账户、身份信息、联系方式、通讯记录等隐私信息,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

2、由称霸型向利益型发展。较早前的雇凶犯罪,一般是因工作、生意中发生矛盾,为了争强好胜,遂雇人“教训”、“警告”对方,其目的是为了称王称霸,以武力制服对方,达到显示自己“能力”的目的。随着时代的变迁,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获取更多的非法利益,这种雇凶“教训”、“警告”方式已逐步向市场竞争方向发展,其雇凶犯罪的情形已涵盖工程承包、征地拆迁、抢占资源、争夺实力等领域。有的工程承包商长期豢养一帮打手,以黑吃黑方式扰乱建筑市场秩序。

3、由松散型向组织型、专业化发展。较早前的雇凶犯罪,受雇成员大多在七、八人,组织松散,时分时合,未形成具有帮规教义的组织,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老大。但以某一个人涉足经济实体,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那么,其人就具有形成黑恶势力的基础。

4、由个人报复型向反社会型发展。市场经济的发展,人、财、物流动的加快,新旧矛盾的交替,犯罪分子利用市场经济体制建立过程中暴露出的空档和社会管理的漏洞,借机纠合雇请打手,并逐步向黑恶势力发展。他们公开挑战社会,公然与政府作对。有的有组织的抗拒拘捕;有的无端闹事,滋扰执法机关执法;有的公开与警察对抗,高叫着“我们打的就是警察”。

【遏制雇凶犯罪迫在眉睫】

鄢颇伤害案发生后,在整个演艺圈甚至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也给广大民众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心理安全感受到空前威胁。这不禁让人们担心以往在港澳台演艺圈时有发生的艺人被黑帮绑架、要挟甚至伤害、灭门等恶劣极端事件在大陆蔓延。

人们在追问案发原因的同时,也在反思雇凶杀人、伤害频发的社会深层次根源。雇凶犯罪案件的频频发生,暴露了一些人疯狂追逐利益,泄私愤已到了不择手段、六亲不认的程度;显示了一些人法制观念极度淡薄,视党纪国法为儿戏,心胸自私狭隘,为出气报复肆意违法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甚至生命,不计后果,只图逞一时之快,只顾自己“面子”,不顾他人死活;暴露了我们在城市区社会治安管理上,尤其是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和犯罪的预警、防控以及“打黑除恶”斗争的工作力度上均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大力加强。

包括全国人大代表朱军、赵本山等名人、名家在内的近百名演艺界人士纷纷对鄢颇表示慰问和声援,倡议全社会关注和保护艺人的人身安全,呼吁社会各界关注鄢颇被雇凶伤害案件的进展,呼吁政府进行严打,严惩涉案犯罪嫌疑人及其幕后主谋,阻止这种令全社会恐慌的恶性犯罪的蔓延。我们坚信,在各级公安、政法机关的共同努力和协作之下,一定能够对雇凶犯罪形成高压态势,及时发现和掌握黑恶势力情况,并予以严厉打击,绝不允许他们发展壮大,将其消灭于雏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前些时候接受了三联生活周刊孟静的采访,周刊出来以后,很多网站换了标题,并且对内容进行了有选择性的转载...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此将三联生活周刊上采访我的文章(未删节版)提供给没有看到三联周刊的朋友们。

 

               鄢颇:我人生最漫长的20分钟

主笔孟静

 

鄢颇戴着一顶棒球帽,显得很年轻,如果不是右手背上两道疤痕,你似乎察觉不到四个月前那件事留给他的印迹。

他的左前臂里镶着一根钢针,右手还有两颗螺丝钉,再做一个手术才算告一段落。精神很好也许只是表面现象,至少他现在连一瓶矿泉水都拧不开。“我把伤后的处女采访给了你们,你要为我沉冤昭雪啊!”他戏谑道。

 

停车场

采访之前,鄢颇的经纪人向我要了一份提纲,看完后回复说:能不能调整问题次序,别一上来就问受伤的事。采访之初我们远兜近绕,目标无非是奔向六月初的那一个下午。

没承想鄢颇非常自然地回到了那一刻,他呈现出的健康感,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一帧帧画面,绘声绘色,说者平淡,听者惊魂。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倒霉蛋?我一直挺倒霉的,人生真的很脆弱。当我趴在地上,等待救护车的20多分钟,是我人生最漫长的时间。救护车怎么还不来呀?很多人从我眼前经过,商场的保安等等……屁股很疼,手机一直响,保安把摔飞的手机递过来,我跟朋友很清醒地说话……”

鄢颇和李小冉交往了两年,期间她接到过恐吓信息,当然也涉及到他的人身安全。他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停车场没什么人,他边打电话边走,当感觉到埋伏许久的四个人冲上来时,已然明白是谁的主使。“什么都没想就赶紧跑吧。因为那些人也不问,上来就砍,这肯定就是早就认准你了,不怕砍错了,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跑。”几秒钟,暴力就结束了,但对于鄢颇来说,刻骨铭心。

“我那双鞋没穿好,本来我跑得挺快的,那儿不应该有一滩水,本来那是一洗车的地儿,洗车那儿就有人了,但是我身上已经被砍了,就已经受伤了,但我一直在跑,就是有一个人追我追得很近了,前面有可能就是楼梯,但有一滩水,我一下子就摔倒了,当时我心里想的就是俩字‘完了’,因为我摔得特别狠,摔得我自己都起不来了。”

因为是趴下的姿势,他的伤口主要集中在臀部;又因为以手护脸,双手砍了很多刀,传言中的脚筋即肌腱,现在已经接上,不妨碍走路。他一直保持着清醒,第一个念头是:还好,脸没事。当歹徒离去后,鄢颇趴在地上,盯着自己的右手,手背的肉整个翻了起来,他发愁地想:不能使鼠标了,不能打游戏了,不能打台球了。“那时根本不像文艺作品里写的,想到什么生命呀、恐惧呀,全是特琐碎的事。”

身下很快洇出了一大滩血,血量之多以至于当他的经纪人看到后,从此落下了晕血的毛病。有一刀差点伤到主动脉,但那一瞬间,他也顾不得这些了。有朋友笑话他财迷,逃跑时手机、眼镜、钥匙,一个不拉地攥在手里,手被砍了一下后,手机已经飞得很远。事后他看到医院记录直乐,“这个人神志清醒,比较淡漠,回答基本切题”。

受伤并不最疼痛的一刻,送到医院后,先包扎起来,为了数伤口,拆下来,再包好,怕数错了,又拆。这个反复过程让鄢颇疼得无法忘记,可这也不是最疼,那100多针拆线时没有麻药,“你想一根线在你肉里穿着,没长好呢,他拿镊子扥,一根一根扥,扥一百次,疼坏了。”

事件曝光后李小冉迅速发布了微博,对此鄢颇是清楚的,“当时的我是顾不过来那些,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尊重她发这些东西,毕竟这些都是真实的东西。她也是个性很强的一个女孩儿,敢爱敢恨。”

伤后的惟一露面是在《法治进行时》,李小冉坐在一旁垂泪,鄢颇盖着被子,脸色苍白,当时进到病房拍摄的时候,记者主动表示是为了留存资料,但是后来还是播了……李小冉在节目中说:从没见鄢颇哭过,这次见到了。鄢颇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哭过:“不是哇哇那种哭,就是突然眼圈有点湿润。就突然觉得特别悲情,就觉得在如今的社会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儿?!那种感情很复杂,‘嘿,我们俩怎么碰上这种事儿’,就没觉得这种事儿会真的发生。一段感情的结束,当事人一方冲动也好,纠缠也罢,想不开也属正常,但是没想到会有人用这种手段去报复一个人,而且她毕竟是一女孩儿,突然就有一种悲情就出来了,突然就觉得两个人命特苦,突然就有这么一感觉。”他连用了五个“突然”,形容这人生的无常。

躺在病床上的几个月,他自然想了很多,“我想的就是我一定要伤赶紧治好,我要拍戏我要工作,因为我觉得我的拍戏工作是那些支持我的人,有良知的人更愿意看到的。说实在的,我还真没有静下来好好想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我之所以现在恢复成这样,是因为我一直在想未来的事情,后怕这种东西有什么意思么?”只有工作,能冲淡那段回忆。因此,在伤没好利落时,他在博客上发表了去年冬天的作品《我的糟糠之妻》剧照,人们认为这是一个信号:他要复出了,经纪人接到无数要求采访的电话。

“这件事至少是改变了我,至少是这几个月来不是正常的生活状态,身体的状况被改变了,受了很严重的伤。心理上的我觉得我倒挺想得开的,我觉得这件事就是个刑事案件,坏人把我给砍伤了,他基于的原因非常可笑,我跟李小冉走得很近,我们俩交朋友怎么样也好,无论是他看不惯也好,还是授意也好,因为这件事最终也没有结案。”

 

槛外人的槛内生活

鄢颇的父亲是舞美设计师,母亲从事工艺美术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他前往法国高等装饰艺术学院学习,其间穿插着工作了两年。合同到期后他寻思着回国看看,发现国内的生活特别沸腾,立马儿感觉法国太安静太没劲了。“在法国,你看你老板的样子可能就几十年以后,你混好了几十年以后也就那样。”

在法国时,他应聘过VOGUE杂志的职位,那时VOGUE想进入中国,亚太区老板和他讲明:一是留在法国,二是去台湾实习,有可能的职位是中国版的艺术总监。他满怀希望,可进入中国的条件是必须和本地媒体合作,VOGUE高层想不通,这件事搁浅了,不过因此鄢颇认识了一些时尚中人。1999年鄢破回国了,他先在《健康之友》呆了几个月,刚开始他很喜欢杂志社的生活状态,自由,又可以搞艺术,每天自我感觉挺时尚,但他很快厌倦了这份工作,来到广告公司。

时尚杂志的几个月工作背景除了留下一些拍同类题材影视的生活经验,还有一个绯闻,爆发在他出事之后,有位圈中人在微博上“曝料”了鄢颇在法国的一段所谓的“罗曼史”,更是把鄢颇描述成了“陈世美”……

鄢颇不否认他和微博主早就认识,但对这条绯闻完全否认:“我看到有人写的种种质疑:我和梅婷什么时候认识的,多长时间才结的婚,跟她说的时间根本对不上。”

同时还有其他素昧平生的圈中导演、影评人对他的负面评价,鄢颇的反应是:“也有一些公众人物跳出来哗众取宠,生怕人家把他们忘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刑事案件么,难道是一桃色案件?我特别想不明白有些媒体会把我这件事搁到娱乐头条。”

他曾经要求相识的某门户网站的娱乐编辑,把他的一条桃色新闻撤掉,对方说:“这点击率多高呀,拿下去哪行啊!”

“其实我就是想拍戏,大家能说我戏拍得好,我就特高兴,从没有想站在幕前,结果一个离婚,不得不出来了,后来又因为这么一件事,有的人的命运就是这样。”

外界的揣测离不开他的出道,众所周知,导演的第一桶金有多难掘,他以一个外行的身份,只因娶了一位女演员,不用多年的学习,不用从副导起步,不用瞧人脸色,轻易踏入这个圈子,对不少人都是个刺激。“我是改行进来的,我不是科班出身,比如说我是电影学院或者中戏出来的,我自然有同学有师兄有师弟,自然形成一个圈子在里面,我是属于单打独斗,你说我是这圈子里的人,我就特困惑,这圈子我谁也不认识,人家跟我有时真的是……我也很能理解比如说师兄师弟谁拍谁不拍,谁有名谁没名互相还特较劲儿,但我是一外来户,都跟我特别好,因为我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对于他们没有一个比照,我就是外来户,你看不起我也正常,我成功你们也不用说什么,因为我付出的东西跟你们不一样,所以骂我的人也很多,我也可以理解。”

话虽如此,指责当头还是相当刺心。拍完《新结婚时代》,有人说这不是他拍的,是梅婷拍的;也有人说是梅婷推荐他执导这戏,这些无稽的话,并不能真正伤害他,而最不公平的是对他自我价值的否定。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存在价值,即便是在百年之后,他也应当有自己的符号,他的名字是鄢颇,而非梅婷的前夫。

尤其是他和梅婷的离婚,被看作翅膀硬了过河拆桥,网络上曾传播一个捉奸故事,大意是鄢颇和梅婷的好朋友开房被梅婷抓到,导致他俩婚姻破裂。鄢颇一点不避讳谈这件事:“我觉得大众不动脑子,现在的社会人肉搜索很容易,这篇文章出来以后为什么全是转载,为什么没有人再往下研究一下呢?捉奸在床!那个女孩儿是谁?这挖掘出来多有新闻性啊!在哪个酒店?多有意思啊!我去哪个酒店开房?是几点?谁看见的?这梅婷晕了,怎么晕的?后来送哪儿?为什么没有人写啊?这事儿从没有记者采访过我,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人家就不问你,不让你有解释的机会,文章铺天盖地了就。”由此他抱怨:“媒体不喜欢我,专往坏处写我。”

媒体和他的隔阂也许缘于他在2005年,36岁时才入行,短短五年时间,不足以积累起一堵能蔽风雨的高墙。正如他所言,离婚、遇袭两件大事将他推向风口,血、暴力、情变、多角恋远比影视作品更令人关注。进入影视工业前,他以为导演是个自由度很高的职业,可以操控别人而不是被他人操控,真正干上了,才知道没有什么职业是完全自由的……

传言的版本之一是梅婷为《阿司匹林》搭上了多年积蓄,票房惨败后,两人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当时做的时候就觉得剧本不是特别好,但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就是觉得想做而你永远不去做,你就不知道你的标准在哪儿。老潘就说,你这太不商业了,盖完房子再卖哪儿行啊,得之前就卖。那时候单纯,当时有一些广告投资,可我觉得不对,你看这手机,那个年代不可能有这个手机,不能为这点钱毁了片子的艺术氛围,特傻。我和她都不是很看重钱的人,当初拍这个电影也不是说为了票房,那是2003年,故事讲的是女孩会面临一个选择题:嫁给有钱人,还是和一个人同甘共苦。”这种文艺电影在经济上的失利在他们意料之中。

他认为外界恶意的揣测源于对他的隔膜:“了解我的人没有觉得我不好的,那些骂我的全是不了解我的人,这些我觉得你可以去证明,你可以去采访任何和我合作过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人品什么样的人。梅婷也经常在对外界说她信任我的为人,我觉得她没必为我说谎吧,如果我是个坏人她也没必要把我说成好人。当时我清者自清的态度现在证明其实不是很明智的,因为人家就认为那些传言是真的,当时我觉得要是站出来反驳,就给写我这人一机会,借机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觉得我帮你炒作干什么,我累不累,但现在证明挺失败的,但那个时候我就是那种状态,我也没法儿去后悔。”

发泄不满后他调侃说:“你会给这文章起一个什么标题?《他没有被捉奸在床》或者《他是被冤枉的》行不行?”

                                  (实习记者童亮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2009年冬《我的糟糠之妻》开机上香

咋整呢

二哥和老道

至于吗笑成这样


















全体合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摇摆的婚约》6月11日上映

海报

发布会现场






大家都说时尚是一种生活态度,这种说法太抽象,其实,时尚就是跟风,你要是跟着现在的流行趋势你就是时尚的,你要是没跟上就会被大家觉得过时或者很“土”,你要是开启了一个新的趋势但是又没有人追随那就不是时尚,那是前卫。所以做一个时尚的人不难,难在引领时尚。


发几张现场照片回顾一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0-04-21 01:14)
标签:

杂谈

沉痛哀悼在玉树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糟糠之妻》顺利杀青,感谢所有参与者的辛勤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31 22:40)
标签:

娱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夜外要包裹严实

夜外很孤独

面包店是家庭主妇的好去处

我们穿得像粽子

头顶监视器

装备齐全再冷也不拍

三台监视器

拍摄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疲倦

候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这次《糟糠之妻》是豪华阵容的组合:陈小艺、孙淳、胡可、王海珍、严敏求、韩善旭...

《糟糠之妻》双机拍摄

制作团队的兄弟们

自己新置办了能和摄影、灯光沟通的对讲

录音豪哥

小艺老师饰演女一号慧心

胡可老师饰演悦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