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沨
黑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920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黑沨

武玮

分类: 转载



 

       黑沨,一股黑色的音乐之气,消散又团聚起来的墨玉般的光泽。带有水分的风,润泽而狂大,把你装正经的裙子吹撩得很高,从虎丘刮到石勒苏益格,经过无人问津的歪勒镇,携带着北部沼泽地的块根植物的味道,在我书房的窗框上停留……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3 12:53)
标签:

既生魄

张广天

书评

黑沨

分类: 随笔


        广天的《既生魄》读完了。我感觉是被邀请着,去赴了一场盛宴。不止是文字的盛宴,不止是情色的盛宴。这席间的风景太旖旎了,内容太丰富了,实在是眼睛目不暇接,嘴里余味无穷,身心尽得风流。
       广天是大家,《既生魄》又是一部大手笔,我从没见过任何一部小说的架构、叙述是如此宏大、深远、透彻且曼妙的。
       从“缘起”开始,从认识少年涂浚生开始,从情不自禁地在字里行间回顾自己曾经的青春困境开始,就觉得《既生魄》的每一行文字都是带钩子的,珠玉的质地,玫瑰的香气,软软的,却是牢牢的钩子,钩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文字间处处闪动着桃花眼,却又不时为你亮起天上的眼。
       很多人在看小说的开头时,都会联想到《红楼梦》。在勒拿河西岸的雅库茨克,那个逍遥成仙的珞琭子,让我心生敬慕,也纵生联想。这个“长年久居西伯利亚,不是为了猎奇,也不是为了简单地隐居偏远之地,只是喜欢外面冰雪满天屋里炉火融融的安适感,有女人围着,有可口的鱼汤”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20 12:56)
分类: 随笔
女人多半不能从容接受自己的老去。我尤其不能到近乎激烈的程度。尽管面对其他很多事情,我已经不会态度激烈。
从十几年前,就有喜欢我诗歌的朋友想来苏州看我,而且交谈都投缘、彼此都敬重,但是我依然决定神交——毫不犹豫,完全不用选择。今天也是。
越是敬重的朋友、看重的朋友,我越是希望他(她)们看不到我如今的样子。无论他(她)们如何宽容,在这一点上,我的心实在太窄。我不能容忍自己的衰老落在朋友的眼里。
毛毛为什么除外?有人要问。毛毛是见过我最狼狈的样子的,我们的情谊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建立起来的。她是妹妹。无限接近我的家人。虽不常见面,但她大抵了解,并全盘接受我的衰老。我所有衰老的痕迹,唯一可以落在的,就是她的眼里。
原谅我。原谅我。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19 11:18)
分类: 随笔
女儿9月3日飞去台湾中央大学,交换生生活就此开始。相信她能很快适应。
我忙于搬家。书多。一个人拖着一辆小购物车,一趟趟地搬,很累,也很快活。出出进进,很多眼睛都盯着我。深居简出的一个女人,他们都会觉得神秘吧,有各种猜想和传说。甚至传言我赚大钱。那次去楼下买水果,水果店老板娘试探着说。我笑了。在这个城市,连一个小小的房间都买不起的租房女人,居然可以被这样猜想。
搬家以后,要潜心写作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9 16:12)
        有时候回忆,我的抑郁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实说,我曾是很皮实的一个女子,用我少数的朋友们的话说:黑沨的生存能力很强。其实,真不是一般的强。但是,20多年前,和毛毛一起去上海,看到那本书后,当时我眼前一片漆黑,黑暗中,我极度恐惧,对“朋友”的恐惧甚于对失明的恐惧——凌晨离开上海,抑郁症就这样开始了。
       很多诗歌界的朋友,在后来说起我的神秘。其实,真不是故作神秘。而是真的对“朋友”产生了恐惧。旧友断了联系,新友更是不敢结交。或者,仅限于网络间。纵使网络,也是话未说三句,戒心先存十分。
       很多次徘徊在楼顶。很多次服下远远过量的舒乐安定。严重的失眠,折磨到死去活来。死,无疑会好受很多。但,面对一个美好的女儿,我没有逃走的权利。这是每次即将跨越临界点的时候,我始终能及时、适时警醒到的。
       很多年后懂得,这就是真正的福至心灵。在完全失衡、无助的时候,在一切崩塌的时候,上帝在护佑着我。我知道我比谁都需要信仰的力量。我比谁都更需要救赎。我的世界太黑了,我需要从上面来的光亮。我曾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07 15:01)
分类: 诗歌

 


 

我爱过的人今夜都在时代广场。

人造的水,通过水泵

从人造喷泉里一波波射出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8:10)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4 13:47)
标签:

黑沨

诗歌

空间大师

分类: 诗歌

 

 

又一处玄关。久别后花又盛开

最初她只是一个无心的黑点
太黑了。这一点与世界也许有关
整朵花又和信仰无关
所以,有一日,她终成空间大师

时间就是一堆酵母
恋爱时她也常遇见一些水果
通常的水果无份无缘,也无关紧要
要紧的时间上她进退自如
她无愧为空间大师

即使,这里的空间配不上植物
即使,这里的你们没一株植物
即使,她因此不生根
空气里飘满了从前的花蕊
复杂又曼妙:她因此是空间大师

但花的事你看不见
但,花的心事,连你,也看不见
她复杂得不与任何人擦肩而过
她曼妙得不与任何事握手言和
她就是空间大师。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03 22:45)
标签:

黑沨

诗歌

分类: 诗歌

在寸草不生的地方,我开始种一朵花
自由。荒凉。这是我一个人的大地

这是我一个人的空气

现在弥漫起植物的锋芒和根须
 
几经流离,又赶上梅雨季

茎,生长一段又败坏一截
恰似我曾经对你的那些牵记

如今它的颜值不会和你发生关系
 
六月一过,我的诗歌就横生枝节
床笫之间,叶子疯长

虚构信仰,解构方向

朝内是33℃的室温,朝外是133℃的湿吻。
 
蛇口一家下等旅馆里

我经历了1995年的一切

今夜想起,瞬间响起
枝芽恒久膨大,万事瞬间漆黑

 
黑暗的年代,寸草不生
我在我一个人的空气里种花
想起1986年你的背离
一个暗红色花苞,顺时针在体内成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01 15:49)
标签:

黑沨

诗歌

分类: 诗歌

这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子的侧影

月亮掩埋了她一半的脸

画面寂静,心潮汹涌

毕竟背着光的一面才是真实的

 

这是一个我认识的时代的全景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种植鸦片

先是自产,继而传销

先是雾和霾,继而有硫磺与火直接从天上来

 

一切事物,曾响彻在我无语凝噎的宫商里。

其中的七十秒,可以是惊心动魄的一整夜。

也就是冰雪覆盖的四九年。

但是2015,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还在赶考他们的秋闱。

 

早在1886年,我对爱情的信仰就烧成了一筒病榻上的水烟

早在1986年,我就另抱琵琶走向了人类的反面

如今的一首诗,让我再靠近中世纪的梳妆台

青铜镜里,赫然听见我的名字也叫委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