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童华_940
杨童华_94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7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节日开始了


某帅哥登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8 04:41)
  今天又和人聊起老师,对方并不看越剧更不知何谓毕派,只听我在那口沫横飞甚至于激扬文字。

  待我一次次“生不逢时”“相见恨晚”之后,她只笑笑:“其实你就是遗憾没见过她在舞台上的风采,反正还没走到最后,以后有机会再看到不就好了。”她这一说我倒愣住了,当初的我当然是热切期望哪怕再有一台大戏可以亲眼看看,可如今,心情变得很复杂。

  最初因一小段《哭墓》魂牵梦萦的时候,最初感叹毕老杨文蔚的年华不再而放眼放去后继无人的时候,的确是那样想的:什么时候杨童华能再返回这寂寥的舞台,什么时候能在剧场里看她完完整整地塑一个人物。哪怕一次,再有一次就好。不厚道地说,虽然老师现在状态仍可称为黄金期,可是这黄金期到底也不会太久了,十年吗?二十年吗?想想如今的杨文蔚,必竟不可再比当年了。做为戏迷还是会忍不住想这最后的黄金期若就这样悄声溜走了会是怎样一种遗恨。然而走到今天,那个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只在光盘里的人成了我的师长和朋友的时候,这种心境却复杂了起来。越是走得近了越是私心地希望她就停在这里就好,就像现在这样游走在舞台的边缘,只因为想唱而唱只因为爱唱而唱,然后只因她爱的毕派而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很久没有用过PS了,很我功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忍不住手痒估了几张桌面图片。

 

  鸿雁归来声更丽--开始的时候想不出这张图里面写些什么好,后来找素材的时候看到一幅水墨花鸟,这七个字就突然钻进脑子里来了。

 

  一枚玉蜻蜓 引出多少泪——其实吧,照片上的元宰笑得挺开心的。

 

这个是杨老师本人最喜欢的《红色医生》里的李虹,本来想好好做这幅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7 11:38)

毕家唱 周家做

杨童华

注:此文收录于台湾出版物《万里巡行——周志刚朱晓瑜伉俪的戏曲艺术》一书

我从九岁开始学戏,学的是越剧毕派的表演艺术,也就是毕春芳老师的表演艺术。十七岁进上海静安越剧团,排的第一个戏是《狱卒平冤》,当时团里请周志刚老师来担任导演,从那时到现在,我跟周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有点忙,一直没有更新老的博客,想必各位有点急了吧。今天先贴上一段视频吧,这是前些天上海戏曲频道《名家名段》栏目中毕老从艺七十周年的节目,节目里毕老、傅幸文、红枫老师和贺孝忠老师。节目里主要谈了宁波的专场演出,播放了一些毕老八十年代左右的珍贵录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辛晓琪的《俩俩相望》中有这样一段歌词: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虽然生活中我们并不会常用这样的语言,但眉宇间的“川”字却常带给人忧郁的联想。杨童华的眉间也有一个有些深刻的“川”字,只是这个“川”字却无关忧郁,而关乎对于毕派艺术的痴情。这是个有趣的却也有点感人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杨童华曾是静安越剧团的演员,跟随老师毕春芳学艺的时候,也正是毕老还常常演出的年代。每到戚毕二老或是大师姐杨文蔚周雅琴在台上演出的时候,总有两个小脑袋挤在幕布边一字一句一举一动的静静地听细细地看悄悄地学,这两个小脑袋一个是杨童华一个就是金静。杨童华说过至今她的肚子里还存着几十部大戏,有些是当年老师手把手教的,还有一些就是那个时期一部部记到肚子里的。06年的“雅歌春韵戚毕流派演唱会”上,杨童华就从肚子里“掏”出那段《文姬归汉·哭墓》,让同台的一些师姐妹们也不由感叹,更有甚者大为诧异地问:“你怎么会这个戏的?”

  这是题外话了,回到正题。进入静安越剧团的时候,杨童华还是个孩子,而老师毕春芳已经是有些年纪了。那个时候岁月和经历这两样东西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城隍庙》

  你们注意到这段《城隍庙》和杨老师专辑里那段《城隍庙》有什么不同了吗?什么,没发现?那就让我给你慢慢道来。

  《城隍庙》的词曲当然都是为毕老量身订做的,只是出于种种原因,当时毕老并没有正式演唱和录制这首《城隍庙》。后来在1990年杨老师录制《毕派经典唱段——杨童华演唱专辑》的时候,毕老很高兴也就拿出了这首《城隍庙》让杨老师演唱。杨老师曾自信地说:“我练的可是童子功,给我张报纸我就能给你唱成毕派来。”这为毕老量身订做的而且已经有曲谱的《城隍庙》自然也不在话下,于是杨老师就录制出了当时的那首《城隍庙》。并且也成为了老师一个代表性的曲目。

  后来有一天,有网友给老师发了段毕老唱的《城隍庙》,杨老师立刻认真地一句句听毕老的演唱。“童子功”果然不是盖的,毕老和老师唱的还真是一样的啊!不过细心的杨老师还是听出了不同,这不同在哪里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卖油郎·雪地巧遇再登楼》

  原本下午采的时候是先唱《城隍庙》的,可是老师总觉得唱得时候嗓子不开,直到这第二段《雪地巧遇再登楼》开始那一嗓子高音“瑶琴姑娘,你听了~~~”一下子就唱开了,台下忽然掌声阵阵(在此之前的几段彩拍时,台下为数不多的观众并没有想到要鼓掌的哦)。于是老师当场决定晚上正式演出时把这一段放到了前面,既然要演出当然要把嗓子唱开了唱出最好的状态。采排后老师说:“我刚才《城隍庙》没唱好紧张了,那个高音怕上不去,结果我一看叶老师曹老师正看着我悄悄做这个动作,我一激动就顶上去啦。”一边说着一边做出轻轻拍手的动作来。原来是杨老师的老朋友,在静安越剧团里看着她成长的乐队鼓板叶家帧老师和主胡曹永兴老师悄悄在鼓励她呢。看杨老师说这话时的神情我竟有些恍惚了,这个台上潇洒台下帅性的小生,居然也有小女儿般雀跃的神情(嘿嘿,好像不对劲的是我,人家本来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此次演出杨童华老师也应邀演出。

演出时间:2009-4-26 19:30
演出地点:宁波逸夫剧院
票 价:待定

 

心动的朋友赶快行动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识童华

  杨童华: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派创始人毕春芳的嫡传弟子,原隶属上海静安越剧团。
  杨童华从小就是戏迷,立志要成为优秀的越剧演员,甚至还写入作文中。曾遭到家庭的反对幸尔有母亲支持她学戏。她9岁就登台11岁就成名(进入静安越剧团之前就是上海十佳模特了,但她还是坚持要唱戏)。
  曾先后在黄山越剧团和海宁越剧团任头肩小生,被毕春芳老师认定是颗好苗子并收入门下。杨童华曾考上了上海越剧院,可是上海越剧院要求她改学范派,倔强的杨童华非“毕”不唱,于是与上海越剧院擦肩而过,之后杨童华经由毕老师调入静安越剧团。
  80年代因为戏剧界比较低迷,几乎没机会登台演戏,于是她忍痛下海经商。
  1990年事业有成的杨童华重回上海参加了上海电台主办的“首届《旋风杯》卡啦OK比赛”荣获二等奖,并自费拍摄发行了《毕派经典唱段-杨童华演唱专辑》。因曾吃参加录制过静安越剧团开戏曲唱片采用卡啦OK形式先河的唱片,她想到也用这一形式录制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唱片。杨童华戏称离开舞台多年不知是否还有观众缘,说道:“若大家不喜欢听她的唱可以关掉原音做为学唱使用”。
  杨童华扮相俊秀,嗓音宏亮醇厚学唱毕派惟妙惟肖,颇有“毕派”神韵,是“毕派”第三代传人中的佼佼者。曾在舞台上主演过26部大戏,可惜都没有留下影像资料。由她担当主演的“毕派”名剧有《王老虎抢亲》、《血手印》、《玉堂春》等,均获得好评。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