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申
杨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6,688
  • 关注人气: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杨申戏剧博客2代

戏剧名家论文专辑

剑阁闻铃

一个有思想的胖子

诗迪姐姐

我的姐姐,我崇拜的女人~

晓江老师

国话导演吴晓江的博客

珊珊来迟

雅典娜珊

赵宁宇

电影戏剧评论教学四手抓,四手都要硬

思迦-好人好文

内秀而不张扬,文锐而不狂妄

莲蓬-净植

如果说我只服一个人的剧评,那就是她

北京戏剧媒体的天空因你而蓝

猫人菲菲

无以伦比的个性!难以想象的思维!捉摸不透的性格!

邵梁大萝卜

老大、老师、老B、老东西

刘猛

听说过《狼牙》吗?

清清“姐姐”

想到七色光就能想到的同窗

万导心欣

同窗,永远可爱的小女孩

色目人

谁说才女一定不是美女

风雪一人

可以探讨戏剧问题的“陌生人”

珍霓的blog

可爱的小女孩,早日成名吧

戴戴

北京人艺重逢的中学好友

戏剧文摘

一个新兴起的戏剧阵地

舞美中国网

专业的舞美博客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文字一气呵成,未修改,有错字语法错误请见谅)

戏剧。奥林匹克。

戏剧奥林匹克。最近两三个月成了北京戏剧的流行词。虽然广大观众还并未完全弄清,但却在戏剧圈内圈外圈边缘产生了各种热议,似乎逢人不谈此活动,便缺少了时尚与高端的话题,而创作者如果不表达几个对大师的理解,似乎艺术水平便与低下无知、落后守旧想联系。

我,虽然一直在朋友圈瞎聊,也偶尔在微博吐槽,但却一直没有真正写一篇文章来谈论此事。许多原因。为了新戏,为了关系,为了工作,为了各种。最后发现自己之所以没写,无非两点:1懒惰。2虚伪。

 

所以懒惰,因为总觉得反正就是几个戏几件事,不值当费事动笔,或者等都演完了再说,或者等有灵感了再说等等……

所以虚伪,因为总觉得既然做了创作者就不要随便评论别人作品,讲理地认为你是艺术探讨,不明理的指定认为你是同行相轻,何必让那种“youcanyouup”的幼稚理论带入戏剧等等,更何必因为得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许久没有写东西,也许久没有起这么直接且不客气的标题了。

  有什么事情,比一天看到一部烂戏更悲伤的?

  答案是:一天看到两部烂戏。

  我很不幸,今天真赶上了。

 

  6月8日,下午,在中戏看《海鸥》,晚上在鼓楼西剧场看《雷雨》。《海鸥》是我所有戏剧作品中最喜爱的,没有之一,也是我归国后处女作的选择原型,更是我的精神图腾;《雷雨》是我入行之前看过的第一部话剧,也是我在高二时就带领同学排的第一部课本剧,而当年无论是人艺版的《雷雨》,还是王晓鹰导演的“没有鲁大海”的《雷雨》,都是给我人生以重大转折和决定的演出。

  对我个人来说,如此重要的演出,为何如此“出口不逊”?原因很简单,这两个戏的外国导演们对该作品的演绎之烂!他们一个来自俄罗斯,一个来自瑞典。他们所做的,一个是将外国作品平庸地、不负责任地来普及文化,另一个是将中国作品以近乎于诋毁的方式来标新立异。

 

  下午的《海鸥》,其实可以不谈,因为导演手法完全可以用幼稚来形容。从演出就能看出,此导演犹如一个来中国免费旅游观光的游客,以为靠着概念上的俄罗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因为许波其人在中国艺术报上对《白夜》进行诋毁的文章,我开战了一天。许多朋友劝我,大过年的,不要和这种人置气。其实我自己并不生气,只是厌恶这种戏剧垃圾的存在。它们这类人美其名曰为“评论者”,喜欢用“创作者要心胸开阔”“我的意见公正客观”“要勇于接受批评”等词语掩盖他们拙劣的文字与丑恶的用心。(用心?呵呵,最终都会归到名利二字而已)。但凡创作者反击,他们就会称创作者“固步自封,戾气过重”等等,继而一边仰望苍穹一边跪着哀嚎“中国戏剧评论难做啊!”
 
  言归正传,既然许波你那么自负你的评论文章,那我就拣一篇出来给你梳理梳理,让你看清自己的水平。这是一篇你发表在中国艺术报上的文章,谈田沁鑫导演和孟京辉导演两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评论,发表时间是2013年12月2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言:《白夜》去年12月中旬演出了,各方评论都有,有的热情盛赞,有的指出不足,但都在正常的探讨范畴之内。我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无论意见如何不同,从未写过文字公开回击。除了下面这一篇,因为,作者已经在诋毁我的戏,特别是侮辱了我的演员们!(原文大家自己去文化报看吧。)  

正文: 

    夜里睡不着,各处转转,偶然发现一篇名曰《白夜——深邃的作品,糟糕的演出》文章,乃昨日中国艺术报所发。由于不接触此类文联内刊性质报纸多年,发现我竟从未听说过该“评论家姿态”的作者——许波。这是个新人?貌似我孤陋寡闻了,搜搜其作品,发现也不少,但基本都是在这个报纸发的。阅读几篇,观其文风与好恶,感觉其人果然颇具有圈养文人之风:遇大则捧,遇小则贬,生怕领导不知道自己的懂戏,生怕内行不知道自己棒槌,抄个稿子或说明书,找几句名人名言就敢自命审判者。


    许波,也许你仗着文联媒体做靠山多次诋毁别人,别人敢怒不敢言。但是,申爷不是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2010年成为国话导演后,各种原因未能在剧院创作。虽然外面排的戏效果大都不错,但毕竟很难排演最喜爱的名著经典作品。

  过去的苦就不说了,只说现在的结果: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白夜》,被我编剧成戏,并导演排演。10月18号建组排练,11月20日~12月1日演出(当然,我说的是2013年),国话小剧场。小剧场的座位,大剧场的精良,保证。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白夜》的小说,相信看过的人应该岁数也都不算很年轻了。这部戏最吸引我的地方,不在于它的爱情与瞬间美好,而在于“人们用距离做掩护,用无奈做伪装,沉浸自我之情,却消费他人之爱。信则唯一纯真,疑则满是虚伪。”

  针对上面的东西,我的选择和表达,还是留到台上见吧。

 

  11月20日,《白夜》终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发了篇长微博,想就《蒋公的面子》向@吕效平 教授请教了几个问题。之后吕教授说有空再回答,我说我等着,结果就开始有各种人帮他回答,也不知是否代表吕教授的意思(比如他自己转发并感谢的)。其实,别的问题几乎都没人回答,有的就是关于版权的。我也看了看那些回答的内容——本人并不熟悉法律,但也明白现象、道理和法律条纹之间的本质区别。

  给我留言评论的人,水平层次目的参差不齐,我也没兴趣一一解答应付。但对于那些为了骂我而注册的马甲号,那我也是绝不客气。(对这种人,别怪我没涵养骂粗口)。试问,水军这个东西都开始出现在戏剧范畴了?这也算是《蒋公的面子》做的贡献么?

 

  今天晚上写这个,是我只对一个人的言论发表点儿看法——那就是我们中国戏剧著名的“评论家+制作人”:又能联系演出、又能大卖票房,又能张嘴当公知,又能下笔写软文的@黑板报的水晶 专家!

(不好意思,一直不知道您的真名实姓。叫您什么呢?叫您水老师吧,我怕您不敢答应;叫您是水评论家或者水制作人,那都是单一化了您的功能;叫您女士吧,您的“诸多能力和贡献”仿佛远在男儿之上;叫您大腕儿吧,您到是愿意,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开篇之前,首先表达我对《蒋公的面子》主创人员创作精神的敬意!

  一部从校园走出的戏剧,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实属不易,即使演出呈现有所缺憾,但剧本非常优秀,也很有可造潜质!特别是宣传营销的手段却值得戏剧人学习。(呵呵,其实学也没用,校园环境和市场环境不可同日而语,呵呵。)

  无论如何,《蒋公的面子》在北京的演出还是成功的,但看戏和这些天看评论以及各种争论中,依然有几个问题十分困惑,在谈具体意见之前,还请@吕效平  教授先帮忙解答:

 

1 据悉,吕教授曾多次在各种场合称,《蒋公》已经是国内一流戏剧的水平。那么我请问,您这个评价从哪里来?是哪位专家?还是观众投票?国内的一流戏剧标准又是什么?是剧本的优秀?还是导表演舞美的成功?还是从演出场次的数量?或者票房的飘红?还是戏本身表达的宣泄得到最大程度发挥?

  如果说您认为上述这些都是该剧特色,那么请问,是不是只要做到了这些点,那么就都是国内一流戏剧?论剧本,《蒋公》的确是一部不错的原创作品,特别是对于一个大三学生来说,太难得了!但在国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晚在先锋剧场,看了饶晓志导演的最新作品《你好,疯子》,看完之后——

  最想说的一句是——很棒!

  最不想说的一句是——遗憾。

 

  很棒的是,这部戏该有的全都有了,无论是形式处理、内容覆盖、表演尺度、节奏掌控、音乐音响……各个方面都做得可圈可点,没有明显的弱项和硬伤。可以说是,这是近几年里我看到的最优秀的小剧场剧目,它做到了让观众边看戏边思索,边爆笑边悲伤。

 

  遗憾的是,正因为上述的东西都有了,而且过于全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导演的取舍。全剧近两小时,实话实说,后半小时的呈现有些繁琐,线头并未梳理干净。这并非是节奏的拖沓,而是这部戏所呈现的信息量超出了其想表达的思想。这就不免产生了一个问题:重点在哪里?人性、政治、现实生活、社会不公、爱恨、美丑、宗教等等,这一切都在诉说着,虽然彼此相互联系,但却犹如雨点洒落,虽然有万箭齐发之势,但却未能滴水穿石。

 

  说明书上,导演谈到这不像故事,而是像多米诺骨牌。我想,故事其实还是故事,只是因为呈现的思想在具象和抽象之间的跳进跳出,而让其超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暂时停战可以,但此事没完!

  前夜出事,昨天大战,今天我继续“宜将剩勇追穷寇”。下午王润发来私信说电话聊,我觉得没有意义了。傍晚圈内一位哥哥打来电话说合,希望我暂停战斗,以免被他人看笑话。这位哥哥曾多次在我最难的时候帮过我提点过我,却从没张过嘴要过我回报……就算我真如王润所说人品极差,但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懂的,因此不能不给哥哥面子。(实话实说,但凡不是这位哥哥,换谁来说合都没用,必打到底!)

  之后王润发来私信道歉……这真是很可笑,公开骂人私下道歉,这就是名媛做事风格?其实任何形式的道歉我都不需要,因为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收不回来的。答应了哥哥,即使再怒,我也言而有信————暂时停战可以,但此事没完!

 

事件起源

  这次骂战的起因,其实和王润个人无关,是我看了有关制作人王可然的报道。我觉得王可然的话装B且虚伪,而后转发了王润微博并调侃评论,而后引得王润各种大怒。至于原因,嘿嘿嘿嘿,不好说。

  王可然,鉴于我和你在08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正文之前,先讲一个故事: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有一种叫做“忆苦思甜饭”的东西。反正我小时候是被强迫吃过的。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模仿旧社会受苦时人们吃的饭用让新时代的人们吃——“回忆革命史、牢记血泪仇”,同时也是宣扬领袖们伟大功绩。当时小学老师对我们说,吃了才能更好的为四化做贡献,吃了才能明白今天的幸福。不吃就是忘本,就是经受不住考验。

  我当时大惑不解:“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不会遗忘也不想抹杀,但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真的会对建设中国有作用吗?”直到现在,父母辈的人也会常常说起什么“我们当年吃苦”的话语,虽然我表示理解,但也不禁反问:难道日子过好了不应该吗?人们不应该不断追求更好的目标吗?不应该用更多的方式来完善自己的生活吗?一味地说过去如何,真让你们回到过去会幸福吗?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换句话说,过去吃个炖肉那就算是过年,现在大家怕脂肪肝少吃肉,是大家错了,还是时代错了?还是肉错了?过去的肉,如果抛开当时饥饿的环境,真比现在的好吃吗?

我不妨碍人们追忆过去,但也不想听什么“今不如昔”的论调,特别是那种借古讽今,凸显自己“当年勇”的那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动态

感受各种戏剧圈、剧院的陋习与斗争中……

最新演出作品

四幕话剧《白夜》

——中国国家话剧院

出品人:周予援

艺术指导:王晓鹰

原著:陀思妥耶夫斯基

编剧/导演:杨申

舞美设计:王璞

制作统筹:刘梦

灯光设计:温晓楠

音乐设计:程佳佳

服装设计:赵艳

演员:

纳斯金卡——傅晶

幻想家1——丁俨

幻想家2——孔恐

幻想家3——杨申

马特廖娜——程佳佳

演出时间:2013年11月20日至12月1日

首轮演出地点:国话小剧场


话剧《保尔·冬妮娅》

——成都市话剧院

出品人:唐静

制作人:熊晓虹

编剧:王爰飞

导演:杨申

演员:

保尔——李东昌/武斌

冬妮娅——刘笑含

剧中导演——张大年

小张——崔馨予

小王——武瑞程

演出时间:2012年12月29日至31日

 

话剧《榴莲》

——杭州话剧艺术中心

出品人:王丽娟

艺术总监:王晓红

制作人:李怀珠

编剧:赵波

改编/导演:杨申

舞美:攀攀

灯光:祝世明

音乐:小亮

演员:

李昂——杨晋

榴莲——刘璐

李昂妻子——甘甜

主持人——海棠

歌队——朱宏博、石岛、丁柳雁、赵阳

演出时间:2011年9月16日、17日

演出地点:杭州大剧院

 

话剧《海鸥,海鸥》2010版

——国话之秋演出剧目

出品人:周志强

制作人:高澎

改编/导演:杨申

演员:

特列普列夫——李晔

尼娜——曲双双

特里果林——赵寰宇

阿尔卡金娜——高宝宝、吕静

玛莎——崔奕

梅德维坚科——崔凯

演出时间:2010年7月17日至28日

演出地点:北京木马剧场(苹果社区旁)

 

话剧《海鸥,海鸥》2010版

——国话消夏戏剧广场开幕剧目

出品单位:国家话剧院

出品人:周志强

制作人:高澎

执行制作:王谦

改编/导演:杨申

演员: 

特列普列夫——李晔

尼娜——夏梦

特里果林——王柏伦

阿尔卡金娜——吕静

玛莎——崔奕

梅德维坚科——崔凯

演出时间:2010年8月18日至22日

演出地点:国话小剧场

 

 

 话剧《晚餐》(演出前4天退出该剧组)

——根据希腊同名话剧改编

北京人艺首部希腊话剧

 注明:因各种人为原因,人艺并未在该剧宣传单页上给予我应有体现,特此抗议!具体原因将在未来专门阐述!

 

    话剧《海鸥,海鸥》

——根据契诃夫《海鸥》改编

09“国话之秋”演出季剧目

国话青年戏剧pk营剧目

 

出品单位 中国国家话剧院

出品人 周志强

总制作人 李东

制作人 刘岚君

改编 杨申

导演 杨申

演员

特列普列夫——商子见

尼娜——曲双双

特里果林——赵寰宇

阿尔卡金娜——高宝宝

玛莎——崔奕

美德维坚科——孙晓鹏

 

首轮演出时间

2009年12月9日至20日(周一休息)

首轮演出地点

国话小剧场(帽儿胡同45号,北京第一家小剧场重新开业)

说实话的戏剧公敌
自诩“戏剧公敌”
狂傲、偏激、张扬,性格古怪脾气恶劣……
国家话剧院宣传总监、导演、剧评人
 
中戏导演系本科+留学俄罗斯导演学硕士=现在的戏剧批评兼职
 
喜欢俄欧美等国家经典戏剧,鄙视恶意诋毁戏剧,更鄙恶意吹捧戏剧
 
忘却爱情,喜欢美女,处于哺乳期
公告
个人博客建立了,戏剧是唯一的内容,欢迎大家来参观,未经我允许,请不要转载或者引用我的文章内容,谢谢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北青报发表文选登

堂吉诃德:因恶搞而丧失内涵

本以为老孟能装一把,但还是洒狗血,遗憾

《鸟人》复排仅能致敬

越看越怀念病重的林连昆和不回剧院的梁冠华

完美再现原著缺乏神来之笔

看简爱,不如说看袁泉

《操场》——成也剧本败也剧本

戏虽烂,但精神可嘉,很多朋友说此文已经看到了我的“圆滑”

名剧就不该这样改编

对《明》的批判……

话剧是思索,不是猜测

第一次动笔批评林兆华

明星与话剧谁成就了谁

《西望长安》算是最明星的话剧了吧

商业明星剧的不归路

本文入围2008年中国戏剧评论奖,但我觉得写得一般

许文强,死得好

虽不是剧评,但还有点意思

捍卫话剧信仰

第一次评价王延松与《望天吼》

讽刺恶搞需要技术和勇气

《两只狗》的观后感

林大将军横刀立马——我牛故我狂

推荐大家看博客中的原文

恋爱犀牛还是商业犀牛

究竟是孟式先锋死了,还是我们老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