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明磊老师
杨明磊老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杨明磊介绍
    杨明磊博士,北京修思达家庭系统机构特邀讲师,咨商心理学博士,现为台湾淡江大学心理咨商研究所所长、副教授.硕导﹑台湾咨商心理学会理事。是台湾身形微语言技术第一人,担任心理剧导演20年,导剧时数超过1400小时,有二十多年的心理咨询与督导经验。从事心理咨询实务工作26年,个案超过一万人次。此外,杨教授所倡导的接触治疗在临床心理学工作中也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接触”的力量在近二十年来逐渐受到医学及心理咨询界的重视,有效的接触方法不仅可增强早产儿存活率,改善自闭儿社交行为,稳定过动儿情绪,更能减少暴力青少年失控行为,调整成人老人忧郁与压力,促进亲子关系与伴侣关系。接触治疗为杨明磊教授整合东西方心理咨询理论与技术,如神经语言学﹑生物能﹑超个人心理学﹑完形治疗﹑能量呼吸﹑亚历山大方法等所独创之心理咨询技术,发展至今已十年,全台湾上百家政府机构﹑企业、学校及民间团体参与杨明磊教授带领的接触治疗 工作坊,人数已达数千人。

   更多关于杨明磊博士介绍,请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新浪微博
微信互动方式
个人简介
杨明磊博士——台湾身心微语言第一人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开课时间:2014年10月24日-26日共三天 周五、周六、周日 地点:北京东城区)

【课程简介】

    我觉得经过杨老师的解读和梳理之后,整个人的感觉和状态有了很大的转变,外在我和内在我变得更和谐统一了。所以,内心变得平静、自然,感觉自己的生命就犹如这春天的小草,焕发出更强的生命力量。”——学员分享


    台湾身心微语言第一人杨明磊博士应邀于10月24-26日在北京举办工作坊。在此次工作坊上杨老师将以 “个案”的形式带领学员学员穿越生命中遇到的婚姻(伴侣、两性)、亲子教育、人际互动等方面的挑战。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感同身受”:如果我们试着静下心来去感知对方的身体,我们会发现通过他的身体,我们可以解读到好些信息。杨明磊博士在课堂上给我们的一个专门词汇叫“感同身受”。有时候两个人(夫妻、伴侣、亲子)面对面地生活了几十年,我们对对方的感觉却很陌生,我们从来没有“设身处地”地去感受对方的动作、行为、情绪状态,我们更多跟他们只是停留在语言的沟通上。然而,真正能够穿越灵魂的沟通远非语言所能做到,更重要的是你如何通过身体(身心)去阅读对方。




    有个学员在课程结束的第一天就回到家里,试着去感受老公的身体,她按照杨老师的方法,去细微捕捉老公的动作、姿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欢迎转载

      一位妈妈参加杨明磊老师的工作坊,杨老师问她:你要解决和谁的问题?她思量再三,决定解决最重要的问题:儿子的消极抵抗。

    那是一个对母亲任何言行都“刀枪不入”的孩子,已经让她感到无奈。学员们期待老师找出妈妈的症结所在:是不是太多指责?是不是太理性不懂得体会儿子的感受?是不是没有让丈夫参与教子?在学员的窃窃私语中,杨老师却惊人地从母亲的原生家庭入手开始演示这个家庭的沟通模式:姥爷是知识分子,姥姥是文盲,一个整天指责,一个逆来顺受,她对儿子的沟通方式,一开始是指责,无效后逆来顺受,因为她没有学到其他的沟通方式。

    我们习惯于给妈妈找出诸多“缺点”,但杨老师关心的不是她哪里没做好,而是她“为何如此”。这位妈妈从小就盼望父母和睦,却无能无力,内心充满了无力感,父母去世后,她再也无法打开这个心结……

    我们惊叹杨老师看得清,看得透,看得远,也许只因他面对个案,带着很多很多的爱与关心。伟大的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问:曾经充当了父母情绪配偶的孩子,如何疗愈自己?
 
杨明磊:首先要澄清,你当了情绪配偶,不表示你的父母是坏人,他们只是情绪上对你缺乏照顾,可能他们个人还是很优秀、能干、值得学习的。他唯一对你造成的影响是情绪上的困难——情绪表达、情绪接收困难,或者是跟人在情感相亲相依上的困难。如果你曾经是爸爸妈妈的情绪配偶,你要回去寻找你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你自己到底要什么?因为充当情绪配偶的孩子,到后来为将父母的情感当成自己的情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喜欢什么、在乎什么,他会看不到自己,所以他要找回自己。当然,来自一个人生命底层的经验很难说改就改,不可能一夕之间就能找回来,而是需要一个反反复复追问的过程:回到自己的生命历史,慢慢一路捡回遗失的那些情绪,不管是悲伤抑或欢乐,幸福抑或梦想,试着开始为自己找感觉。人真正面对自己,才可能有新的出路。

问:为人父母者,如何避免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情绪配偶?

杨明磊:情绪本该是人生的色彩,而在长不大的父母那里,却成为对孩子的勒索,善良体贴的孩子最容易被勒索成功——一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乖孩子,大多是被父母勿视、甚至被呵斥、缺少陪伴、体验不到父母的爱或者心灵被遗弃的小孩。这种孩子往往拥有寂寞的心境,他有内在驱动力、想要跟人在一起,但又习惯孤单而不习惯跟人在一起。这种身体近而心灵远的状态,就是疏离。这种孩子习惯一个人孤单地完成任务,明明自己拒绝别人,却又感到寂寞。乖孩子一旦把你当朋友,会永生不忘、默默关注你。乖孩子擅长找自己的错误,容易自责,把一切都归咎到自己笨、自己不够好。缺乏关心、被勿视的孩子,会觉得我表现好一点、坏一点,反正没人会在乎,因此,常常会不够坚持、缺乏毅力。而且,常常会责怪自己不够坚持。这对孩子是致命的,它会让孩子丧失奋斗的动力,所以,我们要给孩子足够的专注与爱,关心他成长的点滴,好的要鼓励,不好的要督促他即时改正。给孩子足够的心理滋养,让他感受到你的温暖与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密无间的夫妻关系、融洽的家庭氛围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反之,有隔阂的、争吵的夫妻关系,会很容易使孩子沦为其中一方的“情绪配偶”。杨明磊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小孩放学回来,兴奋地举着成绩单想跟妈妈分享自己的快乐时,看到妈妈正在伤心地落泪,并向他哭诉爸爸的种种劣迹,于是,这个小孩忍住自己的快乐,对妈妈倍加关怀、呵护……或者为了让妈妈感到欣慰,这个小孩会用自己的努力与成功来安慰妈妈不要失望。这种完全照顾父母失落一方的情绪、自我情绪完全得不到释放、没有自我的人就是“情绪配偶”。这种小孩,最擅长的就是如何让难过的人高兴起来……而这种一直只知对别人好、而对自己不好的状态,不是爱,而只是此类家庭状况下衍生的一种习惯。久而久之,这种委屈与压抑反复叠加,孩子的正常情绪得不到合理释放,使得作为“情绪配偶”的孩子,完全不会拥有自己的人生。所以,永远不要让孩子成为你的“情绪配偶”,一个拼命压抑自己的情绪而努力讨好你的人,一个失落、找不到自己、不懂如何照顾自己情绪的可怜虫。经营健康的夫妻关系、彼此做一个能给对方温暖与支持的人,营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台湾一个高考生,没有听从父亲的意见,报了喜欢的艺术系而不是金融系,而父亲也选择尊重他的选择。等学了一年之后,他发现自己确实没有搞艺术创作的细胞,但作为爱好还行。在这个时候,他不是选择逃避和混日子,而是很认真地回家跟爸爸商量,到底该怎么办?此时的老爸,也不是气急败坏地指责孩子,“你看,不听我的现在后悔了吧?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而是耐心地坐下来,跟他一起分析,先去咨询艺术系教授的意见,然后再准备同修其他的专业。这个孩子,没有选择害怕与逃避,而是很负责地回家跟父亲商量,这就是一种回应的能力,是责任。我们也要时刻跟孩子在一起,即使当他遇到人生中困难的抉择时,不要一味地包办、控制与指责,而是陪伴、引导他、尊重他,让他放心,我们会一直跟他在一起,而不是让他惧怕我们,孤单地一个人做决定,以致可能走向错误的边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什么是“身心微语言”?

    答:我们的身体希望我们“懂”它,无时不刻不在向我们述说它的“语言”。有时它“冻结”(Freeze)着;有时它扭曲歪斜着;有时它颤动着。它在等待我们的心能够“懂”它,等待我们给它一个好的对待。

    微语言是指通过对当事人身体形态及动作的解读,挖掘当事人行为背后、想表达却无法表达出来讯息,在解读的过程中学员往往有“被理解”的感觉。微语言不仅仅是对身体信息的解读,而更对内心深层所隐藏的信息的解读,比如过去的痛苦、烦恼与创伤等等。而这些创伤性的信息,也许当事人自己都无法觉察到,而经验资深的微语言专家,就能够从身心入手,帮助学员剖析其特定的身体姿势、动作等蕴含的信息、记忆等,尤其是过往人生经历中,所留下的印记。被杨老师“阅读”过的学员,会刹那间感觉自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感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一下子被触碰到,被“读懂”了,用学员自己的话说“杨老师说到我心里去了。”此时老师还会配上特定地接触动作及关键性语言,来帮助当事人释放或整合情绪。

    比如一位女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的就像做了一个梦,一个从死亡中重生的梦,享受梦里的感觉,不想醒来,享受梦里的撕裂、梦里的温馨,当我闭上眼睛时那一幕幕场景历历在目……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再次参加身心微语言工作坊,也终于等到了内心的那个坚定地声音:我要做个案!我已做好了一切准备。




    做个案的前一晚,我竟然毫无征兆的失眠了;当日,一幅身体画激活了我所有的记忆,小腿部烫伤的痕迹,手腕的痕迹,并且用持续的肚子疼痛的方式提示的那几个梦境(手术台上我的肚子打开了露出肠管没有缝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杨明磊身心微语言”语录

关于伴侣关系:能够被留下是种重要的感觉,有时候我们在关系中很怕对方走;有时候会是另外一种情形,很怕就这样(自己走了)没人留。也许你要的不是走,也许你没有那么真的想走,你在等一个可以真正留住你的人。也许当有一个人真的用足够的力量告诉你,“别走!”说不定你就过来(留下)了。你需要一个对的方法留你。人们最想要的东西,往往很难开口讲,当开口讲的时候,味道就不对了。我们最深的情感永远不会直接说,我们就要等,看看你有没有办法,我不说你都懂。我要的就是那个“我不说,你都感觉得到。”——杨明磊博士


关于治疗:有的时候我们会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很重的负面情绪,有时候我们会去看那种悲伤、惨烈、深层的痛,好像把那个东西都挖出来,人就可以得到某种康复,但这只是一条途径;我觉得有时候另外一条途径是,在一份关系中获得一个好的,柔软的对待,我们需要一个好的陪伴者,而不是一个痛苦的治疗者。人不是所有时候都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