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小说连载
蛇:僭越天规,私收贡品。说白了就是把外天庭朝贡的礼品他私下里收下没给玉皇大帝,被仇家举报了,玉皇大帝一怒之下把他打入凡间七天年,天上一年相当于凡间十年,你父亲去世时正是七十岁他的生日那天。
我:啊!我爸爸去世时果真是他七十寿诞之时。
蛇:还有你父亲升天之时,在你们家西北角天空上会有一颗星星滑落,不知是否有人看见?
我:有人看见,我们前街王守臣的姑爷赵大雄那个时候正到屋外上厕所,他说看到了一个星星在我们家西北角天空上掉落下来了。
蛇:你父亲虽然身犯重罪,但是他是具有天龙血统的神仙,和普通神仙不一样,打入凡间时玉帝为他配备了一只舍狮虎护佑他的安全。这是一种天庭里圈养的一种灵兽,能预判未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有它在你父亲身边玉帝才会放心。当然了,这个舍狮虎平时你们凡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你父亲寿终正寝时他才会化作原型上天交差。
我:啊!我爸爸咽气时确实有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小老虎一样的东东撞了我妈妈一下,当时她还以为是只猫,但是我们家没养猫,这时我妈妈才发现我爸爸已经断气了,原来,这个舍狮虎就是为了提醒一下我妈妈他要押解我爸爸回天上交差了。还有一个证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小说连载
我:什么是奢炫龙?
蛇:奢炫龙不是官职,他是玉皇大帝的嫡子乾昊的后代,用你们凡间的话讲就是具有皇家血统的一个阔少。奢炫龙也不是名字,是天庭众仙家给他起的外号,大概就是奢侈炫耀的意思吧。
我:他犯了什么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小说连载
蛇:孩子,以后不要再上坟给你妈妈烧纸了,坟里埋葬的只是你妈妈的骨灰,作为一种你们凡人能看到的唯一的一种存在的物质,她的灵魂早已转世投胎了。
我:那我爸爸呢?他还是要花钱的呀。
蛇:傻孩子,你爸爸去世时他的灵魂就已经被天庭收回去了,他是犯了天条被打入凡间的奢炫龙,他的刑期已到,凡间无法留住他。
我: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小说连载
      一定有人会问我为什么写这篇鬼东东,我只能说,为死去的母亲找一个活着的出路,为活着的我找一个死亡的借口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原创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我们家有一块菜地,母亲在世时,那里长满了各种水果和蔬菜。如今那块菜地里长满了杂草,我悼念我的母亲,不仅是因为我失去了母爱更是因为我心里长满了杂草。草丛中有时会跳出几只青蛙,偶尔也会有蛇出没,我讨厌青蛙,更惧怕蛇。母亲啊!要是你还活着该多好啊!我会和您一起除草施肥,然后摘各种水果和蔬菜,我们娘俩一起享受丰收的喜悦。可是如今这种喜悦我一辈子都不会有了,因为那杂草太茂盛了,茂盛得简直我都无法靠近。有了杂草才会有昆虫,有了昆虫才会有青蛙,有了青蛙才会有蛇,有了蛇我才会感到害怕,我才会做各种奇怪的梦。您曾经说过咱们家有两堂仙,一堂狐仙、一堂常仙,您说这常仙就是蛇,当时我不太理解,在我们这里是把蛇叫作长虫,但是那也不是经常的常呀。不管咋说,我现在真希望那蛇就是您所说的常仙,因为他经常给我托梦,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仙也好,蛇也罢,现在他作为咱娘俩精神层面的传递员不是挺好吗?在我父亲去世时,为了悼念他老人家我曾经写过一篇《杨家街传奇》的连载故事。为了悼念您,我以后会在这里开辟一小块专栏写我在梦里与您交流的事儿,这个栏目的名字我都起好了,就叫《四空堂》之《梦语惊魂》,您看行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2 04:02)
标签:

文学

原创

分类: 杂文
      对不起,我不是麻雀,我真的飞不了那么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杂文
      我首先声明一下,我不是拍领导的马屁,这是我的真实的感受。
      最近,根据集团公司的要求我们公司所有职工必须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书》。我们公司是我具体办这件事儿的,我发现我们公司领导签订时每个人都非常认真,让怎么填就怎么填,没有啥废话,尤其填住址时他们都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工工整整抄写一遍,那状态就像是小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写作业,我非常感动。心想不怪人家能当领导,这素质实在是让我佩服。中层领导签订时,就会有些小小的异样声音了,“以前不是签过了吗?再签这破玩儿意有啥用?”我忙解释道:“老的合同可能有些不太适应新劳动合同法的要求,集团让咱签咱就签呗,管那么多干啥?”虽然有些抵触,但是也能很认真签完的。到了各处室普通职员签时,那就五花八门烂七八糟了,不需要简化的地方私下里就给简化了,明明是顶格填写有的人就是从中间来那么一下子,当我好心提醒他时,他就会说:“不就是一个卖身契吗?那么认真干啥?”话语中带有很大的抵触和负面情绪,提醒无果我也没办法。等到车间操作工填写时,我的脑袋都要炸了。“我他妈也不会写字啊!让人代写不行吗?”我说:“不行,文件要求必须本人填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原创

文学

分类: 微型小说
      有一次我们处长问我:“由于大家太忙,我们处好长时间都没到酒店聚餐了,彼此都感到陌生了。咱们这周末聚一聚咋样?”我说:“谁当家谁说了算,咱们处你不是处长吗?那你就说了算,家有长子,国有大臣,咱们处你要是说的不算那不就乱套了。”处长非常高兴,他兴致勃勃去其他办公室通知这周末聚餐的事儿去了。回来后我问他:“处长,咱们处里有经费吗?现在上面可在查小金库啊!”这时处长搔一搔脑袋难为情地说:“咱们处哪有经费呀,你们每人出一百,剩下不够的我全包了,你看咋样?”我说:“我不都说了嘛,谁当家谁说了算,我没意见。”结果,周末到酒店聚餐时就我和处长两个人,整得我们俩老尴尬了。我有一种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的感觉,我估计处长肯定有一种崇祯皇帝被李自成农民起义军逼上煤山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8 05:06)
标签:

文化

原创

看到香港暴徒殴打大陆记者的视频,我的心里非常的难受,我们大陆为他们提供水电,解放军为他们保驾护航,中央财政不向他们收一分钱的税,他们这是想干什么?我说就是活人惯的,大陆是你们的亲爹,咋的,连亲爹都打啊!太不像话了,孩子们醒一醒吧,千万不要上英美那些反华鹰犬的当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8 04:57)
标签:

文化

文学

原创

分类: 杂文
我们的党是世界上最为人民办实事儿的政党,我们的国家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是世界上最朴实最勤劳的人民,我们就像是一个枝叶繁茂的大树,但总是有那么几个恶心人的洋辣子在上面爬来爬去,它们有孔就钻,不把它们清除干净,早晚有一天大树会受到它们的危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杨千让
杨千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460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姓:杨
名:立山
字:千让
号:八荒一人
斋:四空堂
追梦

追梦

作者:杨千让

无论我的心飞得多么高, 
身躯总是一步步接受煎熬。
 
就象婴儿的啼哭刺痛了慈母的心,
就象幼鸟坠落了温暖的巢。 

 

我无数次想摆脱现实的羁绊, 
去往天国的路还很遥远,
 
当我的血液化作漫天的雾水,
 
我的心也超越了时空的罗盘。
 

无论时空怎样变幻流转,
 
我的身影只能在自家门前徘徊。
 
小溪边那天使般少女血色的绸裙,

刺伤了我焦灼欲穿的双眼。

我告诉自己不要追求梦幻, 
可是我的心已不再属于我自己。
 
它正自由飞翔在去往天国的路上,

任我泪流满面不停的呼唤……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文友博客阵营

叶雪松

小说家

万献初

文学家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