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02-04 22:24)
标签:

杂谈

懒女人有没有出路

 

  N粉玫瑰 杨 

  

  有句话简直是鞭策女人千方百计保养的强心针,那就是“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像每个女人一样,我曾在无数个懒散时刻心中默念这话,可是事到如今,我只好承认我可耻地失败了。在间歇性地敷面膜、用精华液、涂眼霜之后,我终于失去耐心,又回归到放任自由的状态。

  永远不要低估“变美”这件事对任何一个女人的强大号召力。饭席间,劝一个女人吃某样菜,最好的理由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4 22:10)
标签:

杂谈

开箱验取石榴裙

铿锵玫瑰小文存档  

 

  前几天全城商场热热闹闹奉“赔”到底,大半城的女人都如潮水般涌进商场。是谁说,衣服是女人的表情,这话真没有错。有什么样的心情、内涵、生活状态,全写在衣服上,遮都遮不住。当然大多数时候,女人不会去遮,反倒要“秀”。张爱玲喜欢奇装异服,她说自己不是美女、不善交际,所以让衣服替自己去说话,引人注目、特立独行。安妮宝贝是万年不变的白棉布裙加白球鞋,还不穿袜子,看似低调实则高调宣告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铿锵玫瑰》小文存档

  说裸婚之前,不妨先说说最近两则有关婚姻的新闻。一是“史上最牛征婚女”罗玉凤,身高一米四六,长相返祖,学历、工作等一切硬件均欠棒,但自称六岁博览群书,聪明前后六百年无人能及。因此,庸碌男人们唯有以其他条件来弥补智商之不足,比如:北大、清华经济学背景硕士以上学历,东部沿海户籍,具备国际视野,身高一米七六到一米八三,年龄二十五到二十八岁……最新动向是罗姑娘感叹“国内无人”,拟将择偶视野转向国外。另一则新闻是说,福建有位准新娘在结婚前八天意外去世,新郎抱着她的遗照在殡仪馆举行婚礼,与她完成爱的誓约。

  即使对婚姻,这也真是一个最坏也最好的时代,拜金与真爱并存,喧嚣与纯粹交织。面对彪悍的罗姑娘,很多嫁不出去的姑娘的价值观遭遇彻底颠覆,让“门当户对、条件相当”见鬼去吧,“信罗姐,得自信”,找谁结婚是我的事,我可以附加一切条件。

  但面对福建的“人鬼情未了”,我们又立刻被拉回到另一个世界,那是古典、真挚、深沉、专注,跟与子偕老、生死相许有关。最初的梦想一下子被唤醒,久已干涸的眼睛忍不住泛出泪花。

  经过这样的双面教育之后,我觉得裸婚似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4 21:47)
标签:

杂谈

发在报上《铿锵玫瑰》栏目的小文,立此存档
 

N粉玫瑰 杨洁

  几天前看法国电影《玫瑰人生》,有段对白令人印象深刻——

  女记者提着凉鞋走到沙滩上访问一位苍老的女人:“要是您给女人提一些建议,您说什么?” 她说,去爱。

  记者问,年轻女孩呢?她回答,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某天的玫瑰茶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21:38)
标签:

杂谈

      上周六重访桐乡石门镇殷家漾村,为的是他们的梨花节。这本不是我的活儿,但因为有千亩梨花,我忙不迭地答应替人家去。周五下雨了,我反倒高兴,带露含香,才是梨花玉做精神雪为魂的味道。

      多年前某个春天雨后,我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乡野小径,遇见空旷处一树梨花亭亭而立。走近细看,树干墨黑,叶片嫩绿,花朵雪白,都带着露珠盈盈欲坠,只觉得世上再没有比它更清绝的事物。此后再没有与梨花亲密接触,但那清露至今滋润心田。

     

      自恋地发片,继续海量放送~~~哈,不过好像还是没有我的片片比较和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21:21)
标签:

杂谈

     几位mm要看装嫩造型,我记起凤凰山的确是拍了照片的,今日海量放送,买一送二

     在凤凰山坐旋转木马,音乐起起停停十多次,游人来来去去一拨又一拨,我始终赖在上面,骑着木马天际遨游,多么自在快乐……


     看着你天真如小孩情愿不打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4 21:03)
标签:

杂谈

     刚刚从报社走回家,走了1个多小时,脚磨得有点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不开心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走路。也许是去年,去年以前,好像也没有真正不开心。那条路也真适宜。有长长的围墙,我便做了墙外行人。有火车经过,我便目送它轰隆隆的去向远方。有大桥,我便凭栏凝视江心秋月白,还有对岸市中心高楼里的万家灯火。还有好几个红绿灯斑马线,我被裹挟在木然的人群中向前走,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我是一只踟蹰的影子。

     一路上,洒了无数热泪,闪过无数念头。手里一直攥着手机,却不知道可以打给谁。

     好像想过许多话,实则只在自己心里千回百转,转眼便又消逝在风里。

     其实越来越觉得博客的无用,真正心里的话是不会在这里说的。在这里说的,只不过这般云遮雾罩、不知所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6 23:48)
标签:

杂谈

     晚上与三位同事MM去吃诸葛烤鱼,烤鱼不错,让我想起武汉司门口的小张烤鱼,当然也想起武大门前广八路上那家小小的烤鱼店。啊,多少个晚来天欲雪的阴霾冬日,我跟徐徐同学去那家小店,围着“红泥小火炉”,闻着烤得“滋滋”响的鱼和洋葱的香气,吃得红光满面满嘴流油。 

     恩,还有小三峡源头大宁河畔的烤鱼,笼罩在半夜升起的明月光里,伴着咆哮湍急的水流声,吃起来格外有野趣,那里据说是全国烤鱼的发源地…… 

    话题扯回来, 斜西街这家店最妙的是,我在这儿见到了久违的胭脂萝卜。哦,一进店门,就看到三位MM簇拥着两个小碟,一碟花生米,一碟就是粉红色的可爱的胭脂萝卜。尝了一口,恩,仿佛回到重庆,重晚的食堂,较场口的小餐馆里,去巫溪或忠县或其他什么地方的路边某家小饭店里,都有这种味道……

     很地道啊,同学,何况这诸葛烤鱼的小老板有模有样,貌似有点小帅(实际上没看清,光顾着吃了),还亲自来点单招呼美女们。恩,不错,我看好你哟。

     我的选择性记忆中,果然美食是排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9 00:06)
标签:

杂谈

      晚上回家开门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束蓝玫瑰静静靠在脚边。旁边还有精致的点心。

      看到里面的卡片,很用心地把我的名字嵌在祝福语里,字一笔一划也很用心。3月8日,我的节日。

      看到落款,我心里很惭愧。晚上是接过两个电话的,我的工作也完成了,时间完全没有宝贵到一点也拿不出的地步。他说:“有东西给你。”我竟然说:“抱歉,改天好吗?”

      收到过花,但没有收到过静静靠在门外的花,那么悄无声息的方式,如同你安静的眼神。

      收到过玫瑰,但从未收过蓝玫瑰。蓝玫瑰,花语是“清纯的爱和敦厚善良”,和你如此贴切。谢谢。

     可是,我却说“改天”。改天,玫瑰会凋谢,点心会坏掉,感情也会过了保质期。一切都会改变,我知道的。但我究竟知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到底在等待什么?我就是这么不知所谓的人。对不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