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警察杨角的分行文字
警察杨角的分行文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190
  • 关注人气: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注博主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3 16:10)
分类: 诗歌类
 
一块红木炭
在我们头顶燃了一天

一个行将就木的人
只能自己把自己抬上山顶

那里有他的墓地
四下里的草木皆是族谱里的血亲

大地肃穆,万物充满仪式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12:29)
分类: 诗歌类
 
一般情况,春天在宜宾
待三个月就走了

然后白塔花开,南广稻熟
然后盐坪坝的苞谷杆
把黑烟燃送秋风

也有例外,偶尔一股寒潮
把春天打回云南
长江推迟半月,脱掉身上的羊绒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6:43)
分类: 诗歌类
 
喇荣山上的雪快化完的时候
五明佛学院上空的白云
就会去湖中擦洗身子
那年在色达
我看见穿袈裟的云
在众措湖边一洗就是一个下午
入夜它们忘了回家
忘了自己是云
它们甚至在湖中点燃了酥油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08:43)
分类: 诗歌类
 
写诗近40年,突然发现
我写下的,并非我所要的
厚厚的剪本里,大多是鸡毛与蒜皮

这就是我杂乱无章的生活
用虚荣解释不了的
用冲动和非理性照样解释不了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人
控制着我
一直在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08:10)
分类: 诗歌类
 
选沙漠中最大那块宝石
为母亲赶制一把梳子
母亲走了
就埋在鸣沙山后
阳关路上,到处是哭泣的断肠人
母亲走了上千年了
仍有人夜夜隐身
坚持在月光下
为祁连山磨快一把弯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8 08:10)
分类: 诗歌类

丞相走了
留下一座丞相祠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是块蛮荒之地
曾经有过战争
来过大人物
来过千军万马的统帅

说明我们今天生活的地方
曾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08:09)
分类: 诗歌类
 
暮色降临,树叶星光一样散落

一页薄纸在我手上获得了凹凸感
一块玻璃,因我的脸重新找回寒凉与锋利

趁血还是红的,我必须
把现场描摹下来,盖上落日的大印

我已经预感到了,它将被伪造,被篡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08:10)
分类: 诗歌类
 
一滴水奔赴大海,等于送命
大海是水的万人坑

我认识很多金沙江、岷江的水
它们在宜宾相遇
烟都没抽一支,又继续赶路
有时连烧酒都留不住

每次看见它们心都碎碎的
语言的阻隔和无法言说的发现撞击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8 08:10)
分类: 诗歌类
 
秋天充满慈悲
流水是它的女儿

蝉的牙齿开始脱落
叫声中明显有两道缺口

一大早起来
流云在试着给太阳穿衣服

钢铁的汽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5 08:10)
分类: 诗歌类
 
说起英雄,整座翠屏山肃穆得
像一个烈士陵园

每棵古柏自动回到1936
杉树身挎刺刀
黑色狼烟总适时地
从骑龙垇火葬场的烟囱上升起

天气阴郁
一个欲哭无泪的人
沿当年足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