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警察杨角的分行文字
警察杨角的分行文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717
  • 关注人气:8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注博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20-07-03 09:00)
分类: 诗歌类

大半生的雪都落在纸上
文字挡住了雪的山
第一次看见雪山是在人间的阿坝
后来在甘孜和香格里拉
也看见过
没见过的雪山在冈仁波齐和乞力马扎罗
宜宾少雪,也无雪山
偶尔降几片雪花
都宝贝似的
我任它们,在体内堆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8 11:16)
分类: 诗歌类

应该给早晨换个名字了
微风轻送,也可以
把太阳叫做无人敲响的铜钟

地球又一次在薄雾中醒来
像大西南的某个寨子
几个早行人出门遇见了脚步声

这是我喜欢的寨子
刚被金黄的颜色连夜装修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8 10:57)
分类: 诗歌类

麻雀的叫声里全是死者的姓名
大清早,一只麻雀的喊叫
令我心惊肉跳
它喊岳鹏举,它喊郑成功……
这空中的偷鸡贼,长出翅膀的鼓上蚤
不知通过什么秘径从阎王那里
获得了花名册的副本
每年清明前后,杜鹃盛开
一只麻雀在山顶上喊着故去的亲人
和一些伟人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1 11:04)
分类: 诗歌类
 
一只蜘蛛突然垂落在我面前
以为是次事故
却原来是一次探险
我伸出手去刚想把它接住
它突然停下
沿一根绳索又回到空中
我猜度有一种在天空练习攀岩的人
对人间绝技,早已见惯不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4 16:07)

原本前来看稀奇,却意外
看到了残忍

一声一声嚎叫被摁在案板上
撕裂的声音里
有一棵断裂的房梁

第一次看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第一次看见
血,有喷涌状的痛苦

在人间有一种屠杀合理合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30 16:48)
分类: 诗歌类

桃树一直在往体外掏东西
掏出桃叶,掏出桃花,掏出桃子
到冬天,它已经没什么可掏
灰蒙的天空下
它最后掏出了枯槁的手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1 16:23)
分类: 诗歌类

灯泡是受赠的旗袍
赠予红色,它就是红的
赠予绿色,就是绿的
大部分灯光一张脸白辣辣
像失血者,像数不过来的人群
一粒灯火来到我们中间
并非要照出你的影子,而是燃尽它自己
很多时候,那些电工
忘了拉下电闸
大白天里,它们仍不明不白地亮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5 09:43)
分类: 诗歌类

对一片白云
我有攀摘人间的私心

真到了天上,身子被
一根安全带捆绑
双手有无能为力的悲戚

此生能捏在手里的东西
已经不多:
清风,明月,越来越近的退休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0 10:57)
分类: 诗歌类

蝉鸣辞(组诗)


湿地

 

冬日的湿地上
小草仍在种植水珠
树木忙于扔掉发黄的叶子
褐色的水藻已经习惯
在冷水里腐烂
一只鹤从远处飞来
带来天空的白云
突然它
伸了伸脖子
把人间的寂静提到了喉咙


蝉鸣辞

 

从蝉的叫声里分辨出
一只,那叫凄清
一万只,就叫飓风过境
作为落水者,我一次次感到夏天
深不可测。叫声美妙
我有几十年不能把它写在纸上的烦恼
我是深陷漩涡的人
我一直在努力
试图抓住漩涡的声音


在水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7 09:48)
分类: 诗歌类


很难看见一粒露珠在小草上走动
她玛瑙的心脏,琥珀的肌质
蛋清一样的皮肤
就隐居在高压线、蜘蛛网
和一片树叶的腹部
尘世贪婪,风有一双肮脏的手
你很难看见欢笑的露珠
但总能看见落地八瓣一次次跳崖的露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