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欢
清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6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荒芜的日子是这样
世界昏迷,亲人伤感
风把幸福吹散了,像稗子到处飞扬
梦想的是自己,失望的也是自己
将来和过去一样,都已冷却如灰

           ——朱必圣《永世》

评论
加载中…
maybe then
爱读书

新周刊

新锐视角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深夜一点多。我在写一封邮件,一封承诺了要写、酝酿了很久,但依然不知怎样才能表述妥当的邮件。

然后她的电话就过来了。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边讲电话,边在键盘上敲字,和她的他聊天。

原来,深更半夜不睡的,多半是被感情折磨着的。

从前,我总会太投入,总会心疼我的这些女友,会跟她们同哭同悲,就像看了一场太有代入感的爱情电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放纵自己的感情,让自己的内心毫无节制地被感染,以为与之感同身受了就是安慰,就是帮助。

现在我明白了,倾诉者最需要的是真相,是对于恋情的明晰把握,他们幻想从你这得到启示,但也明白真正的答案在爱人心上。因此,我所能做的是冷静的倾听,是为同是自己朋友的恋人双方提供多一条沟通媒介,是不带立场的信息提供,而非越俎代庖地妄下判断,更不是教他们如何抉择。

除了史料阙如的历史悬疑和死无对证的命案,这世界还有什么比爱情更复杂的课题。连当事人都是一本糊涂账。

爱情严格遵守二律背反:灵魂契合的快感VS肉体交融的欢愉,痛苦VS快乐,激情VS长情,付出VS索取,牺牲自我的无私VS独占排他的自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都说了我的mp3是个廉价货,西还是硬要看,于是拍了张照片给她发过去,不小心让我的漂漂睡衣也入镜了,虽然只是个边边角角,依然未能逃过小丫头的法眼,于是向我勒索一套睡衣当生日礼物。说打两百块钱给你好不?不干!害我第一次逛耒阳就赶得够呛,一堆衣柜、吹风、电水壶什么的大件都在超市解决了,还得到处找内衣店,花费脚力不少。最后居然还没能在耒阳寄成,又南辕北辙、大费周章地拎回来放过一个周末才从湘南寄出去。
    去、回都坐的火车。话说新生煤矿的交通,真是除了飞机不通,其他什么都通,连火车都有,只是那火车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差最脏的火车。一上去,我便想起有一期《冒险王》里明道在越南坐的火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8 01:38)
标签:

杂谈

20多岁,毕业,踏入社会,工作,恋爱,开始像个大人,完全对自己负责,开始对上一代负责。这许许多多的事我感觉脑子都装不过来,经常忘事,什么都要写在备忘录上,记在手机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到了晚上就记不清是昨天还是前天早上发生的。心算能力越来越差,哪怕是两位数的加减乘除也要用手机里的计算器算了才放心。
时常觉得自己可以支配金钱了,比起穷学生时代好多了,时常又为这微薄的薪水,为遥不可及的大房子、小车子而望洋兴叹,无限怅惘。渴望爱情,渴望幸福的婚姻,又害怕一纸定终身,害怕激情过后的平淡,怀疑爱情的最终目的和婚姻的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9 22:57)
标签:

杂谈

    在你抬头之前,孤绝已经弥漫在空气之中,而一只乌鸦扑腾飞过,一声凄厉的叫声,不过是增加点肃穆的气氛。

    失去了的在你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岁月的印痕和过去的物证在眼前铺陈开,在耳边响起来,也只是增添些气氛。

    情人节“第一次”真正地去滑旱冰,多么屈辱啊!人家不管你,觉得人家不用心,人家管你,只会拉着人家摔大跤。不会滑旱冰是不是太不80后啦!不过我已经可以蹒跚地“走”了,只是当走到场地中间前又前进不了,退又退不回时,看着他从我身边,从人群中呼啸而过,恨不得拉他一把,摔死丫的!旱冰场总是出现在偶像剧里的,浪漫又温暖,多么令人神往啊……可惜我不是偶像。

    大四的那年,记得是圣诞节吧,和西、小桂走在校园里,天下着小雨,阴冷潮湿,看着许许多多情侣从身边走过,看着女孩子捧着鲜花抱着线绒玩具,虽然身边有铁杆女友陪伴,疯癫嬉笑自是无比愉快,心情却也映着这阴冷潮湿的天气,在嬉笑下面打了失落的底子。

    毕业之后工作,在《越狱》火热全球之时混到了监狱系统,吃上一碗让人省心却也没什么念想的饭,穿上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9 02:21)
标签:

杂谈

    在很久很久没看电影之后,刚刚看完下到电脑里已经很久很久的《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其实很多翻译成《傀儡人生》。有点智商不够用的感觉,不是看不懂,而是实在懒得调动神经和脑细胞去理顺一些关系和剧情意义,更不愿让类似“究竟身体是意志的傀儡,还是意志是身体的傀儡”这样的哲学问题把自己绕晕。
    很久没熬夜了,基本每天都很规律地作息。我说从大一开始,就没有一个冬天是自己一个人睡的了,于是他说这个冬天就开始由他负责了。(想起去年冰灾的时候和蔡躺在被窝里,轻轻地哼着“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其实往往还没等到他,我便自顾自地安心睡着了……  
    今天开始了每个月该定时见红的日子,下午肚子痛到胸闷想吐,蜷缩在被窝里,几个小时下来脚依然冰冷,上半身却因为痛到冒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会儿五粮糊糊,一会儿红糖姜汤,一会儿暖腹的热水罐,我痛的没空理他,他自顾自忙上忙下。可怜他笨拙的双手要用我们厨房里那把更笨拙的刀来切出薄薄的姜片。可怜最让他着迷的最新版FIFA09足球游戏今天也玩的不安神。更可怜的是为了陪我,拖到到九点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7 13:36)
标签:

杂谈

    初一的时候,看了老舍的《月牙儿》,觉得女人真可怜,那么弱小而无力,只是男人走得早这么一个人生的变故,便将母女两代人的命运逼向了最暗无天日最无脸面的角落。初二的时候又看了鲁迅的《伤逝》,觉得女人简直就是可悲的生物了。温婉的子君在婚后的生活里渐渐失却了对涓生的吸引力,雪花膏、小油鸡,终日细碎的生活,磨灭了最初追求自由恋爱、自主婚姻的激情。我那时不太有那种站在时代高度去理解问题的思想深度,不太理解所谓社会与时代对女人的迫害、对自由恋爱的摧残,只是一门心思自顾自地感觉身为女人的可怜可悲,隐隐地告诫自己要做个有追求的、独立的女人,不会在失去了男人之后便滑到命运边缘,或被男人抛弃了便只有踏上不归路的方向……
    所以总是在努力地学习,充实自己的头脑,恨不得用学问和社会阅历将自己武装到牙齿。但我毕竟只是在年幼时被小小触动了而已,不同于经历过情感伤害十年怕井绳的极端分子,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热望与希冀在懵懵懂懂的年华就时常冒尖,并且时常唤起我在身为“人”之外的身为“女人”的知觉。
    不管把自己乔装得如何独立、强大,身为女人的内心的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此刻体会了向南从瑶瑶家出来,在大街上边走边嚎啕大哭的感受……看到你博客里的照片,瞬间很有要“掉泪的冲动”,留言时还想起我曾经因为你说这样一句而抨击你矫情,可现在自己却立刻收不住了。不知道是因为很想念,还是突然感觉曾经无比贴心的人逐渐远离自己的生活,还是纯粹太久没有撕心裂肺嚎啕大哭过,总之痛心的感觉汹涌而来,泪珠子便往下掉。我把你的照片设为桌面,这熟悉又陌生的脸惹我泪眼决堤。西,真的好想好想你!

    毕业的时候,我们曾多次抱头痛哭过,对于未知的将来充满着惊恐。你无数次地跟我说,你希望这个冬天我仍然在你身旁,我们依然能靠在一起温暖彼此,也曾无数次跟我说起对于校园生活的无限怀恋,多想我们一起读研延续这样的美好……可惜我们的触动总是没踩在一个拍子上,此刻我不得不承认,当你多次那样说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5 23:27)
标签:

杂谈

俨然三毛

    终于搬家了。摆脱了千脚虫的梦魇,摆脱了杂草蔓伸的烦恼,不再在某个恍惚的瞬间里,以为自己会像蒲松龄笔下的人物,醒来时发现躺在某个乱坟冢旁……

    我和老蒋连日拼搏,战高温斗酷暑,迅速把这个家打扫干净,整得像模像样。一天未消停就直接买上电磁炉等一应炊具,拉了几个壮丁给我们从城里搬东西回来。一刻未消停就直接买菜、油盐酱醋、米、刀、洗菜篮、碗,然后招兵买马叫上一大票人来吃晚饭。两台电脑开着给他们摆弄,老蒋充当临时麻婆跟他们架上了长城,而我则化身黄脸婆一头钻进了厨房……虽然被HW同志嘲弄我煎蛋看上去更像做水煮蛋,但所有的菜基本都吃完了,包括从餐馆叫的两个外援菜,我甚至很豪迈地喝光了杯中几番满上的酒,尽管是啤的……

    酒足饭饱之后,开始杀人,一直杀到晚上近11点,大家才依依不舍散去。

    第二天,流窜到五工区,更大规模的杀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竟至深夜,一时忘记自己是警察……

    两天后,又接待了ZL和LJ同志,两位过分客气,提着大包苹果、提子和香蕉上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天黑以后,往热闹地方躲,跟着别人努力快活,可惜心里头,有定时的闹钟,提醒你有多寂寞。”张镐哲的《谋杀寂寞》,歌曲本身的气质与这部电影相去甚远,歌词却是最经典的一句话影评。
    《迷失东京》拿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这一点总是被当作宣传标签,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别人会跟我一样白痴,根本不经过大脑就以为这说明它是个“剧情片”。其实剧情简单得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个年逾中年的过气电影男星在东京拍广告时,偶遇同住一个酒店的初为人妻的年轻女孩,发生了一段短短的暧昧感情。
    节奏舒缓,清新淡雅得如同一首散文诗。它不是小说,不刺激、没悬念、没有起承转合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急转直下出人意料的结局,更不玩什么把戏需要调动脑细胞去思索,它就像一个沉静的女子,浅浅地、低声述说着一个简单的故事,没有夸张的表情和丰富的肢体语言,但这平静的述说里,这平静的语声、音调和气息里,弥漫着一种情绪,不知不觉使人沉静,不知不觉被这氤氲的气息攫获。
    这种节制,比《春逝》有过之而无不及。
    的确,它出自一名女导演的手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知道自己的确缺乏勇气,缺乏敢作敢为的担当,我也不想过多强调我是多么的身不由己,区区几个小钱的所谓债务,总是挂在嘴边不过徒增笑饵。我只想老老实实地坦承,其实我不是那么强大,不是那么能经风浪,从小到大,我不过是坐在一条千疮百孔的小船上在一个小水域里行驶了人生的小半辈子,我的见识,我对风险的抵抗力,我对大事与小事的概念其实只有那么高的层次。打个最浅显的比方,对一些人而言,苦恼是明天该穿什么,该换什么口味,对我而言,苦恼是明天有什么可穿,有什么可吃的,这是记忆里最深刻的贫窘印象。

     为了保持心底的一点浪漫情怀和表面的一点小资情调,我总是不愿这么直白地陈述那些细节,即使它们曾是那么真切地横陈在我的生活中,譬如没有多余的换洗衣服,一件衣服需要当晚洗了烘干第二天再穿,譬如为了不扫人兴得去参与生日聚会但那是一个人人都送礼物而自己空手的难堪时刻,譬如要跟着爸妈去向大大小小的“人物”求情以获得一点对贫困生的照顾来完成学业而求情的对象里还会有同学的父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