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羊骨咒
羊骨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比邻而居

咒江湖(羊骨咒著)

传统武侠连载

满庭疏芳

小女子猪肝炒肉

比比皆非

青玉案上磕睡的博客

了然入境

了了蓝博客

纽约不眠夜

白羊座火星

遗失的过程

红色药水的博客

布衣桃花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12-17 15:20)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困境3》


在梦里焚烧他,带着发热的骨灰穿越黄河的人
这个人,死了。
他的骨灰尚有知觉,可用于占卜和下蛊
在他的梦中死去的陌生人
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烧成骨灰
没有人可以分辨这其中的不同
在战争中冻僵,在饥荒时流产,在年老时失去亲人
他从未经历,只在梦中将它复原

 

穿过这个国家将耗费漫长的一生
经受两种时间的爱抚
一种时间来自死者的诅咒
包含了各种可怕的细节,和他们无法证明的灵魂
他解开了所有的秘密,但无法控制它们的蔓延
他动用了罗盘、钥匙和老妇人临终的忏悔
仅仅收集了一个异类的祭品:指甲,毛发,腹部流血的五芒星
以及两败俱伤的沉默
另一种是因诅咒而倒流的时间
所有在这时间内阅读他留下的诗篇的人
都会在梦中消失
都不得不出声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7 15:18)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困境2》

 


他的马气味浓烈,到过所有人迹罕至的地方
沿途的风俗,均由死者操控
他跟马一起睡觉,警惕着黑夜里潜伏的敌人
他的双眼,能看到过去,也能描述未来
但无法指认骗子和匪帮

他的祖先,有些在梦中复活,拼凑起自己的肉身
又在一路的颠簸中被震得粉碎
有些人突然失忆,搞不清生死的边界
他们生下一个执鞭人
赤身裸体在天上驾驶马车
为后人掘墓
溺毙通奸的女人,用乱石覆盖先知,把谋反者煮成肉羹
他们的儿子强壮如马,气味浓烈,非一般人所能触碰
正如卡巴尼所说
他美得令视网膜震颤

他的祖国已化为乌有,留下了庞大的人口
被语言约束的古人,大悲大喜
常常哭倒在一匹马的脚下:
“啊,高贵的鬃毛,臭气熏天的卑微,你跨过了我们留下的江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困境》

 

 

他手抚三种历法流泪哽咽
一种历法记录古人的悲伤,因为他们更接近鬼神
那个时候的鬼神还比较年轻
或者并没有彻底死去
另一种历法则记录我们的恐惧
进入暮年的鬼神无处可去,帮我们维持着更长寿的肉体
那个时候而不是这个时候
鸟光是在天上飞
既不鸣叫也不用翅膀拍打出声音


最后一种历法
记录着一个死去的人,他不能确定死的是谁
他问:你还活着吗?难道是我已经死去?
他用古汉语,希伯来语,拉丁语和大量失传的语言
跟亡灵沟通,相互诅咒
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悲伤来自于什么地方
那些被提及的名字
那些昏昏欲睡的亡灵
因为没有飞鸟的打扰,从而顺利地飘在空中
在冬日的阳光像瘟疫一样爬进他的身体的时候
他的脸上
呈现出不再衰老的征兆
那正是最后一种历法的倒数第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我有两节不能动弹的手指》


用三种不同的方法自杀
会用尽一生的想象
一只手,突然忘掉一个词
当初它出现的时候,形状美丽,扣人心弦
包含一个陈年的伤疤
在白天也有一半的阴影
即便如此,仍渗透出难以察觉的尊贵

我要把它写进一首完美的诗里
写在开头,或写在结尾
那些被埋在泥土和蒸发到空气中的
读不到的部分,作为一种缺陷
和悲剧,在记忆中杀死自己
而最好的选择
是呼吸,思考和饥饿
不再让人们看到它
在极其惊人的生活中
我念念不忘的词语,也许长着一张平庸的面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成片成片的画布铺满我们的视野》


他们的古国,年代久远
算起来,已有成群的死者转世为人
怀孕的母亲,在森林里奔跑,洗脚,等着丈夫回家
葡萄藤在生长,葡萄叶贴在额头
九个道具,她只给你喜悦和纸
在远离野兽的地方,一天比一天成形

孩子,我选不出更英俊的人,来比喻你的父亲
你不用了解血和刀
它们有悲鸣,有垂首,有节制
一直在模拟一只飞鸟举翅不飞
他和那个黑夜的女神都是不能说出名字的人
突然的苍白,多么亮,亮得后来的人睁不开眼
正如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
蒸发,消失,但绝不拖泥带水
那个时候,每个人突然涌上心头的愤怒和慌张
如深夜
遥远的卡廷森林里传来
隐隐的脚步声

那些从没见过的人,那些似曾相识的
隔着墙壁,隔着辽阔的疆土和羞耻,面容模糊
即使挥汗如雨的分娩,也没有那么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
被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0 15:22)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亡命者》


    我说
  这正是拍水走船的好时候
  亡命江湖的人,不可醉倒于路边
  你见过死者凶恶的脸
  谋杀者
  我佩服你如此镇定,无畏,比月亮还要轮廓分明
  那一天,你匆匆离开
  藏身怀中的短刀由生铁打就

  有一类神族的人
  他们日行千里,而你脚步踉跄
  你甚至挤不开岸边的众人
  岸边的众人,无非是种地,捕鱼,贩卖私货
  你心里埋藏着三千里的大漠
  那里的风鞭打囚犯,阻止逃亡,只吹得布衣猎猎作响
  你岂能跟他们一般见识

  那一刀,如此悲伤,冰凉
  在北半球,城市的角落,转瞬即逝,花谢花落
  比爱情和仇恨更短
  比来去如风的侠客更是笨拙许多
  侠客们总是在夜晚出现,手把手教你冷酷,神功和道义
  那一刀,孤独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这一天总是从黑夜开始》

 

 

 

仿佛有人惊醒了我

仿佛是来自深渊的喘息,一声比一声远

有人渡过河流,守在黑夜的旁边

那是灯盏熄灭的地方,曾埋葬过野兽的骸骨

黑夜留下的孤儿

保存了三件衣服

最后一件有恰到好处的体温

代表死亡

 

这一天总是从黑夜开始

牵马而过的猎手

被光阴的翅膀拍打得瘦不成形

你不会相信

他的脸,比你看到过的所有诗歌都更为年轻

母马的汗水流过森林,沼泽和灌满大风的平原

一如猎手的刀箭

在燃烧的宫殿里呜呜作响,连灰烬都血肉丰满

年轻的他们散落四方

已经不再到场

我不能形容,那干干净净的身子被神轻轻揽过

你看啊,神的面容!

 

半夜,雷声已隐

母马的汗水裹紧皮肤,如瓷器般发亮

她隐姓埋名,不再奔跑

隔着二十三年的星空

那悬浮的光,在河的两岸,照得我泪流满面

 

 

2012-6-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工呼吸

 

被毁伤的光阴埋得好深

犹如城市上空被掀开的雷霆,指向四面八方

 

虚拟的河山边疆广阔

大雨如箭

有太阳的火焰在愤怒地奔波

它的光芒,每一条都丰盈饱满,有年轻的风姿

我无法描述那一场生离死别

这一天

一个孩子正在长大

给死去的恋人戴上鲜花

 

在黑夜里消失的人,渡河而去

天亮前我梦见了他们

我梦见自己趟过的河流如开花的六月

正在生长,离去

有年轻的风姿

那些飘浮的灵魂,竟失散了二十二年的骨肉

 

2011年6月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9 14:52)
《这是最寂静的时刻》
  
  
  沿街的帷幕依次落下
  无比的沧桑,如打马而过的荒凉
  听得见黑夜里的哭声:妈妈,妈妈!
  
  这是最寂静的时刻
  我会醒来
  有披挂火焰的女神
  从我的窗前经过,依然美丽非凡
  一夜无梦,多年无梦
  千里万里的江山钉满庄严的碎片
  顺着你们听不见的声音
  我唱歌,流泪
  把最响亮的那一句,与死者分享
  
2010.6.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行走的地方总是无人陪伴》
  
  
  我可以让时光消瘦一些
  用于缅怀和伤感
  那个盲眼的诗人,正好在春天破土而出
  他的轻叹,伤及两个并行的人
  就象风掀开了火焰,火焰烧伤了自己
  一闪而过的光芒
  我们认出对方的面容
  
  那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有山,有水,其叶蓁蓁
  
  命运赤脚而行
  奔跑得多么矫健!
  象一棵树
  见过狂欢,别离,惊人的场面,伐木人的刀斧
  因而洞察一切
  只有最柔软的部分
  被茂盛的树叶带到危险的高处
  这些千年不死的精灵
  这些被惊醒的忠诚,伤疤,罪恶,诸如此类
  因为只剩下美丽
  足以被深埋

 

2010.3.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纪念生活

有一种灵魂

不更新就是死亡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