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杨不易
杨不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32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一年一度的成都美食旅游节,在国庆大假前开幕,到处一派吃嘛嘛儿香的气氛,很是热闹。只是在这热闹中,再不见那个熟悉的老人家的身影,就是美食家李树人先生。

又是美食节, 忆起成都美食家李树人先生

在成都颇为知名的美食家李树人,于去年8月18日辞世,享年89岁。当时媒体报道颇多。其实,2003年2004年间,我在报社做美食版的编辑,倒经常见到这位儒雅而风趣的老先生。

那会儿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到各家酒楼去当吃货。有时候是为了做报道,有时候是为了拉广告。而被人们称为“李老”的李树人,也就经常遇到了。那时候,他一手创办四川美食家协会,并担任会长。

记得有一回,在城南的一条小巷子里的老成都川菜酒楼,一帮媒体记者,陪着李树人杀到包厢里,要评一评酒楼的传统川菜是不是地道。我坐在旁边,看著名美食家如何评菜。至于旁边站着的大厨,更是目光怯怯。要知道,当时的酒楼,能请到李老吃饭,那是一种荣耀,如果他能点评一下那菜肴,是相当不得了的荣耀。

当时上席的几道菜,其实没什么稀奇,夫妻肺片、麻婆豆腐、水煮肉片、鱿鱼什锦、豆渣猪手、青椒黄焖鸡……都是传统川菜。但最显厨师手艺的,恰恰是传统川菜,因为“创新”的东西没有标准,而传统的标准则在那里摆起。在成都,没有一点真本事的大厨,可不敢随便把传统川菜端到李树人面前来。

又是美食节, 忆起成都美食家李树人先生

我们一帮人陪在旁边,每道菜上席,都是请老先生先尝,等到慢慢品过之后,说点道道来。还好,那厨师手艺还算到位,李树人给出了80分的评价。但夫妻肺片,被李老吃出“醋略多”,麻婆豆腐虽然要保温,但油略多,肉丸子汤倒是不错,只是上桌时的温度欠佳……鱿鱼什锦则是上佳,勾汁功夫地道。说真的,我觉得都挺好吃的哈哈。

但最有意思的,还是听老先生聊厨中掌故,成都烹饪轶事。李树人生于1927年,阅历丰富,对川菜界的很多掌故都很熟悉。偶尔冒出金句“女人要胖,豆腐要烫”,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其实,“豆腐要烫”是川菜中做麻婆豆腐的要领之一。金庸来成都,也是他去作陪。

又是美食节, 忆起成都美食家李树人先生

记得有一回,我去四川美食家协会的办公室,老先生正在打麻将。办完事,我正要走,他把我叫住,然后放下麻将,把我拉到旁边的办公室,说想跟我合作一把。原来,他想把脑子里那些关于川菜的掌故、轶事和看法,写成一本书,但他当时已经78岁,实在没精力坐下来写书,所以想拉我合作,他来口述,我来记录整理。我当时对这事儿很感兴趣,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这事儿拖了一段时间,我又离开了美食编辑的岗位,事情就不了了之了。甚是遗憾。

以前的美食节,老先生总是会出来聊聊美食,今年却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成都面馆之多,面食种类之丰富,可能也是比较突出的。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吃面,遇上什么新开的面馆,必然要去尝一尝。

前两天中午闲走,发现附近开了一家陕西面馆,门口挂了一面幌子,上面写了那陕西那个很著名的面的名字,一时兴起,决定试一试。

​陕西人的面食是天下闻名的,进去就来了一碗biángbiang面。等了一会儿,老板操着一口陕西口音,吆喝一声“biángbiang面”,就端了出来。面宽,有筋道,但吃起来又不硬。虽然没有放辣椒,但比起成都的面更有味道。

​过了一个周末,今天又转了过去,来了一碗油泼扯面。这个面,加了一点辣椒,比起上次的,除了筋道又适口,还有特别香味,稀里哗啦,吃了有点意犹尽。

​我看了一下,那面馆墙上挂了一块牌儿,写了好多种陕西的面,什么歧山臊子面之类,大概十多种。我打算慢慢把那一块牌儿上的,全都先吃一圈再说。

​感觉陕西人对面食的领会,要比成都人高明得多。成都的面,除了清汤杂酱,大多辣椒太多,掩盖了面食的本味。上次在杭州吃面,那老板也这般说。想来,的确是有道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越野跑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就有热爱的人组团搞起来了,甚至国际田联还设有专门的比赛。但是对于普通健身者来说,越野跑恐怕并不合适。

​我们因为住在山下,平常徒步爬山的时候比较多。但我一个邻居比较好玩,他决定把爬山改成“跑山”。就是跑步的时候,不在山下的河边跑,而是顺着小马路直接跑到山里去。我不大清楚他是一直持续跑,还是跑一会儿走一会儿。因为按我的理解,在爬长坡的时候,要持续跑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但是他乐此不疲,还说比在河边跑有意思得多,鼓动我也去试试。我就想去试试,但没敢约他一起跑。因为我担心自己跑不了多远,就要回来。

有天早上,我就越过小溪上的石桥,独自往山里进发了。这是一条不宽的小马路,早上没什么车,跑起来还算畅快。不过没跑多久,就开始上坡。这个坡至少有2公里长,而且坡度不小,平常我们都是走上去的。那天早上,我跑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得不改为走了。

​跑完上坡,又开始下坡。下坡也不敢跑,因为感觉落脚的时候,对关节冲击的力度有点大,只好尽量轻一点。下了坡,我就顺着沟里跑了一会儿,再回来。自然,回来还是上坡,然后又下坡。而且回来时,路上的汽车多了起来,因为路窄,汽车贴身而过,吃了不少的灰。

总的感觉,一趟跑下来,我就没认真跑多少。不是累得够呛,就是不敢跑太快。实话实说,我没找到平常跑步的那种快感。给人感觉最好的,是沟里那一段。一边是山壁,一边是小河,独自在小马路上奔跑,山谷里空旷安寂寥,偶尔还能听到几声鸟鸣,有一点小探险的意思,实在很是惬意。

事实上,真正的越野跑,并不是在公路上跑,而是要去山里的土路上跑,专业的人还要等备上指南针什么的。因为山里面的地形比较变化,不但有上坡下坡,可能还有石头路和土路,甚至杂草丛生的路什么的,跑起来更不畅快。

​但越野跑考验的是综合耐力,看上去更像一种兴趣性的竞技活动。如果有兴趣,不妨准备一些专业的装备,跟同好们相约,一起去跑一跑,相信有很多乐趣可以体会。我想,大概跟山里徒步差不多吧,只不过强度更大而已。

但这种跑法,和晨跑健身是两回事。我比较赞成有一定变化的路跑道路,比如小坡度、弯道等等,这比在跑步机上有意思得多。但是,普通晨跑健身,不宜在过于复杂的道路上进去,毕竟,我们的晨跑是带有休闲性质的,还是要以把锻炼强度和舒适感结合在一起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起情侣一起跑步,真是美丽的画面。大清早的,两人穿着情侣装的运动装,在河边的绿荫小道上慢跑,偶尔相视一笑,情意绵绵。这郎帅女靓,别人看着也是一道风景线。但我今天要说的是,是另一个故事。

我有个邻居,是个跑步健将。多年来,一直坚持跑步。周末晨跑,平常夜跑,每周都坚持跑四到五次,以至于把自己搞得很健美,动不动穿一身紧身T恤秀秀肌肉的什么的。

​偶尔跟他聊起跑步,发现他的路线比我丰富很多。我一般是固定的线路,固定的距离。而他则灵活选择线路,有时候往城里街道跑,有时候干脆跑上山。也不一定全程跑,跑到一定时间,还走一走。看来,关于跑步的观念,他比我更自在,更能得其精髓。

健身和自在是第一位的,不用过份追求距离和速度。

而他另一个有意思的跑步方式,是跟他老婆一起出去。但是,他老婆才不陪他跑步,而是骑着一个自行车跟着他。他慢,自行车也慢,他快,自行车也快。我们笑他,说你老婆这是在遛狗狗哇?他大笑,说只要好玩就行。

​其实,有时候他老婆还会主导他跑步的节奏。她会通过自行车的速度,还控制老公的跑步速度。有时候看他太慢了,还在后面催促几句。这样一来,反而起到了督促的作用。毕竟跑步是件很枯燥的事情,跑得无趣的话,很容易懒散,或许放慢脚步,拖完时间了事。

想来,这位兄弟能常年坚持跑步,跟他老婆的督促也是分不开的。

话又说回来,情侣或者夫妻一起跑步,绝不是撒散狗粮那么简单。为什么呢?跑步首先是一项积极的运动,它的内里包含着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两人能够大清早起来,一起收拾了出去跑步,本身就是对生活的一种热情。而热情在两性关系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如果情侣二人,都对生活懒心无肠得过且过,就很难想象,他们会热情地去投入到爱情之中,去经营婚姻和家庭。

​另一方面,夫妻一起跑步,对身体健康带来很多好处。这在家庭生活中,也是十分重要的。没有健康的身体,就不会有幸福的家庭。当然,跑步所带来的健康身体,还有一些不为人言的妙处,大概只有情侣和夫妻,才会在日常生活中体会。

如此一来,“情侣跑”不但能撒狗粮增近感情,还能带来人生中更多的乐趣和妙处。不信的话,花几个月试一试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些年很闲,和几个朋友经常约在天涯石街的露天茶馆喝茶,喝到中午,便要找吃的。偶然发现茶馆对面,有一家面馆,卖一种名为豆花面的东西,于是当场决定来一碗试试。

成都小街上的面馆,大多是苍蝇馆子型的。这一家,不但苍蝇馆子,而且旁边还有一个竹椅子的露天老茶馆,对面又是天涯石的露天茶园,所以显得特别市井。

​要说这个豆花面,其实也没什么奇特之处。不外是碗里先装半碗豆花,也放上油辣子、炒黄豆之类的佐料,面条则挑在豆花的上面。面吃起来爆辣,豆花在挑面的时候,也挑散了,最后并没有吃到什么豆花。但是,这种搭配,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也搭配出了特别的香味。我估计跟豆花的清香和黄豆的炒香有关。

这豆花面,啥都好,就是辣得一塌糊涂。有时候,豆花搅散了,也是一团糊起的感觉。所以吃过两回,就不大吃了。但偶尔想起来,难免又去吃一回。

​终于有一天,这家面馆就不见了。心想,这下好了,吃不上了。听说豆花面是贵州安顺那边的,但我看已经让成都的煮面方式给同化了。

后来,去天涯石喝茶的时候少了,偶尔中午转到那边,又想起那面馆,可到底不见了,还是有些失落的。
过了两年,有一天走到东较场街的三倒拐去吃烧菜,从旁边一家面馆前经过,居然在街边小桌上看到豆花面。一时激动,问那老板:“你们在这多久了?”老板说从天涯石那边搬过来的啊。呃,我众里寻你千百度,原来你只是搬家倒了两个拐。

​于是第二天跑去吃豆花面。坐下来,想起那辣劲,于是随口问了一句:“豆花面可以不可以清汤?”老板娘说,当然可以,清汤豆花面是我们的特色。我当时有点晕,我吃了那么多红汤豆花面,辣得一塌糊涂,你现在才说清汤豆花面是特色。

清汤豆花面确实很有意思。没有辣椒,豆花的清香就彻底出来了,吃了面,把豆花连汤一起都吃了,很满意。这才是豆花面,吃了面,还能吃上豆花。而红汤的豆花面,吃完面后,豆花已经烂了,没法吃了。


这搬家后的豆花面馆子,这几年都在那里了,没有再搬走的迹象。中午闲逛过去,就在街边的小桌子上坐了,喊了一嗓子:“老板儿,二两清汤豆花面……”便想起当年在天涯石喝茶的闲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在旅途,尤其是自驾出游,其实比宅在家里累太多,很多计划也容易落空。比如出门时带一本书,结果总是原样带回家来,一页也没有读过。在旅途中跑步,大抵也易如此。

这次贵州之行,也是好玩。同行有个兄弟,平常也是个跑步健将。所以到了黄果树附近的白水镇住下,我们就约好,第二天早上起来晨跑。旁边的人都笑,说赌你们起不来。果然,第二天睡到七点过,赶紧收拾往景区去排队,哪还有时间跑步?

​在旅途的疲惫中,来一次晨跑不容易!但值得一试!

又过了一天,住在织金洞附近的苗寨,颇为安静,我们再次雄心勃勃要早上起来晨跑,结果还是没跑成。这样的事,每到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都会重演一次,但结局都是一样。

在风景秀丽的地方跑跑步,是跑步者的向往。但自驾出游,特别是大群人马一起,除了开车和看景,还要应付众人,实在太累。每到一个地方,都筋疲力尽,只想好好休息。如果去景区,还得考虑游人繁多必须早早出发。所以跑步这种略带闲情的事,反而不易践行。

在旅途的疲惫中,来一次晨跑不容易!但值得一试!

​大部分的景区,其实都有大门封闭,晚上只能住在附近,所以想到漂亮的景点处去跑步,也是痴心妄想。如果运气好,住在附近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倒也还不错。上次去西湖,发现西湖边实在是跑步的地方,如果住在湖边,不起来晨跑一次,那就是浪费钱财和美景了。

如果想在旅途中跑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两个人出行,避开热门景点,找一个辟静的地方安静地呆下来,如果一次能呆上两三天,闲闲地玩,早上晨跑也就可以实现了。这样的情况,显然不能跟暑期全家出游相提并论。

这样的体验,于我大概只有一两次。记得有一年在天台山,因为要在那里住两个晚上,也不用赶景点,所以第一个早上,便悄然起床,沿着山路慢跑了半个小时。深山里富含负离子,早上的空气更是格外清洌,伴着晨雾鸟鸣,在山间小路慢跑,那种感觉在实在难以复述。

在旅途的疲惫中,来一次晨跑不容易!但值得一试!

​那时候,便想如果永远住在这里该多好。相比这里,在城里的街边跑步,那哪叫跑步啊?不过到了离开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地走了。在城市的诱惑,我们总是无法抗拒的。所以,对那些选择在山里隐居的朋友,我是颇为敬仰。

在旅途中晨跑,虽然有诸多不便,但实在应该体验一下,才会甘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两年,成都流行一种“网烧”,就是烧烤的一种。听说是从西昌传过来的,离我家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家,每天搞得烟熏火燎的。有一天,我们就决定去试一试。 

​师傅先搞来一个大火盆,摆在桌子中间的洞里,都是预先燃好的木炭。然后在大火盆上放了一个金属的网子,就算准备好了。跟其他烧烤不同的是,这个你得自己来烤。据说最大的乐趣也在这里。因为你想把那些食物烤成几成熟就几成熟,想放多少盐和孜然就放多少孜然……听上去很美,实上可能并非如此。

一个平常并不怎么烧烤的人,想把食物烤到美味,是很难的。最常见的,大概就是烤糊了,或者佐料的比例搭配不当。总之,烤了半个小时,被熏得眼泪都出来了,好像都没能吃着什么美味的烧烤。估计炭灰吃了不少吧? 

​过了一段时间,几家人自驾去泸沽湖玩,回来时到西昌邛海边玩,晚上住在西昌市里。因为都说网烧来自西昌,所以一般人嚷嚷着要去吃正宗的西昌网烧。于是在街边寻着一家,十几个人围成一团,搞了三个火盆烤起来。这一次情况好一点,原因是有几个女人帮忙烤,男人则只是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啤酒。

女人原本有耐性一点,所以烤出来的菜品,实在要好一点。更重要的是,就算不大美味,只管喝酒吃肉的男人,哪有资格去指责女人们烤的菜够不够美味呢? 

而在异地游玩,重要的不是好不好吃,而在于玩得开不开心。所以一帮人在长途驾车之后的疲惫中,在街边肆意喝着冰镇啤酒,吹着神乎其神的闲话,已经非常完美了。至于烧烤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后来,好像还去吃过一次网烧,但总的感觉不大好。你说你花了钱,在大街边搞得烟熏火燎,亲自动手累得不行,不但不环保,还没吃着专业的烧烤菜品,是不是特别冤?

好在这两年,网烧似乎一下子又没落了,估计好多人跟我的感觉比较类似吧。其实要说中式的烧烤,我还是建议去那种有专业烧烤师傅的地方吃。虽然没有了自己动手的乐趣,但至少可以吃到相对像样的菜品,也可以少受一点烟熏火燎的折磨。 

​其实,自己动手的烧烤,很多。比如现在的韩式烧烤。但是,这类烧烤都搞得比较卫生环保,一帮人坐在那里,慢慢翻着菜品,也是很悠闲的。吃东西嘛,总之来说还是一种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过七百公里的奔跑后,抵达黄果树瀑布附近的白水镇时,刚好中午时分。因为黄果树瀑布的门票,实际上包含了三个景区,所以下午一帮人就去看了黄果树瀑布。挺震撼,但也就是到此一游吧。晚上住在白水镇上的酒店,等第二天去天星桥和陡坡塘。

因为中午匆忙简单吃了一点,同行说晚上去小吃街尝尝当地美食。本想坐公交车过去,结果发现小吃街还在15公里外的镇宁县城,只好又跑回酒店,开上车往县城去。在陌生地方的县道上开车,总是不大爽。

镇宁美食街

​好在还算顺利就找到了美食街,冲进去一看,当时就傻眼了。开始以为这美食街,应该是当地那种特色小吃,比如著名的丝娃娃之类。没想到,全是大排档的烧烤。实在没办法,同行决定来一个海鲜大咖。因为我们有9个人,这样看上去很有气势哈哈。

所谓海鲜大咖,其实到处都有,不过是把各种海鲜搞到一个大容器里。当然,做法肯定有讲究,但在食客看来,就是这么一回事。而贵州这个地方又不靠海,海鲜显然不是他们的特长。而我们的问题是——遇上那老板是重庆人。嗯,四川,重庆,贵州,都是邻居,都是内陆省份。

其实是一个微辣的“中咖”

​我的感觉,重庆人比四川人和贵州人都更能吃辣。那海鲜大咖一上来,九个人全部都在叫“好辣”!然后叫饮料,叫米饭,其中三四个人,辣出了眼泪。另一个被辣到去拿凉水冲洗眼睛。但我们表现得比较英勇的是,最后盆里剩下的,只有海椒了。

安顺裹卷

​所以,一帮四川人,跑到贵州去,吃了一个重庆人做的海鲜大咖,被辣哭了。而传说中的贵州小吃,直到第二天在天星桥吃到路边的“安顺裹卷”,才算解了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夏天,一种名为花甲米线的吃食,突然流行起来。一开始,我没看懂这个招牌的意思,以为跟贵州的花溪米粉有关系。前两天,单位附近开了一家,于是几个同事跑去尝鲜。

​花甲米线

​点了餐一看,原来花甲就是花蛤,即文蛤,海鲜。拿花蛤和米线一起,封闭在锡箔纸熬制而成。以为这米线来自沿海城市,结果说是起源于重庆。米线端上来,还拿锡箔纸捂起在,打开来,是香辣的。这就可以理解了。
要说米线,吃起来真心挺一般,只是那汤喝着确实挺鲜。如果非要让我作个比较,感觉不如云南过桥米线好吃。而且花甲米线用锡箔纸包着,所以比较烫,简直跟过桥米线有得一拼。不过总的来说,夏天吃这种温度很高的米线,都是不是特别安逸。

过桥米线

​米线花样之多,大概跟面条有得一拼。除了过桥米线,成都人也有像面食一样放上佐料的米线,吃起来除米线跟面的区别,其他并无二致。绵阳米线有很多人喜欢,但我却不喜欢,因为那米线很细,容易坨成一团。当然,吃食这个东西,各有各的喜好,我不喜欢吃,并不影响别人喜欢。

另外还吃过一些什么米线,早就记不清楚了,反正打着很多自称特色的旗号。而我印象最深的,大概莫过于两种。一是我老家街边的砂锅米线,二是南充的顺庆米粉。

绵阳米粉

​砂锅米线,自然是用砂锅煮的。早年间,租不起店铺的老板,在街边生一个大炉子,上面有至少七八个火口,同时放上砂锅煮米线。到底有多好吃,倒也未见得。那会儿没吃过什么东西,但是冬天坐在街边,来这么一锅热腾腾的米线,确实很温暖,觉得整个人生都有了着落。

南充的顺庆米粉很出名,但只有在南充吃到的,才最好吃。那几年,我回老家,总是先坐火车到南充,然后再转汽车。下了火车上汽车之前,一般都去火车站广场前的一家米粉摊,来一碗牛肉米粉,或者再走远一点,去一个小巷子吃,味道也是一样。
顺庆米粉比较粗,所以粉和汤之间,就比较干净清爽,不会混成一团。那老板放牛肉臊子就放臊子,并不放大勺的辣椒,所以米粉端上来,有一股子清香。吃在嘴里,绝有粘乎乎油腻腻的感觉。

南充顺庆米粉

​那几年,过了南充好多趟,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前些天,在成都街边遇到一家南充米粉,进去来了一碗,吃起来竟然跟成都的米粉一个样。难道搬了地方,就煮不出那味道来了?还是老板学艺不精,或者是我记忆有误?

记忆有误这种事,总是有的。因为我们总是选择性的记忆,记住那些最美的。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好的方面,是最后人生剩下的,全是美的。坏的方面是,你记忆中的美,再也找不回来了。

米粉,或者其他,皆如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一向喜欢吃面,但对细面却很不喜欢。大概缘于当年打烂仗时,吃过没有油盐的银丝面,那滋味,不好描述。所以后来,我对粗犷的面食比较喜欢,觉得很筋道有嚼头,比如铺盖面。

在喜欢铺盖面之前,是喜欢刀削面。那一块一块现削出来的面,吃上去比机制的挂面不知美好多少倍。有一回,在某个街边面馆,叫了一碗刀削面,那面条很细很烂,吃得正在不爽,老板过来说:“我这面削得细吧?这是我的独门的手艺。”我头也不抬地回了他一句:“细?有银丝面细吗?”他就不说话了。

​吃刀削面,原本是要吃那点厚实和筋道,削得又细又薄,跟机制挂面有什么区别?而现在,刀削面大多都是机器削了,真是无趣得紧。

那么,惟一讨不了巧的面食,应该是铺盖面了吧?至少还没发现有机器铺盖面的。

铺盖,在四川话里,就是棉被的意思。所以铺盖面,就是像棉被一样,一张一张地。制作方法上,是把揉好的面,扯下一团来,然后不断拉扯,成为一张厚薄均匀的面皮,再放进锅里煮。

在我吃过的铺盖面里,一般都自称鸡汤铺盖面,可见这种面的汤料很重要。据说也有用牛肉汤和鸡杂汤的。其实面上码的料,跟普通面没什么区别,都是牛肉、杂酱之类。而我比较喜欢豌豆杂酱的铺盖面,而且要清汤的。豌豆用的粑豌豆,配以鸡汤,就特别有味道。鸡汤和面,都只有在没有辣椒的情况下,才能吃出本味。所以这碗杂铺盖面,就是最美的了。

​除了满街的铺盖面,成都有一家“北大铺盖面”值得一说,因为那是好多人的记忆。第一次得见那招牌,我还在寻思,难道北京大学还跑到成都来开一家面馆子?而且还特意卖铺盖面?要不然,老板不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吧?后来才知道,这家面馆子,最早开在成都北大街上,取了个很懒的店名,叫“北大铺盖面”。

估计在北大街的时候,大家还能理解这个店名。但后来北大街的店关了,他们就搬到太升北路,甚至好像还开了分店。就由不得人不胡思乱想,以为是高等学府来成都开面馆子了。

想一想,在这个万物机械化的时代,能吃上一碗绝对手工的铺盖面,也是福份了。拜请各位发明家手下留情,千万别发明出什么铺盖面制作机器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