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波
杨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4,138
  • 关注人气:5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图为《神经》剧照。
 
李红旗新作品,纪录片《神经》的名字音近“圣经”,他索性将英文名取为“Hooly Bible”,没错,不是Holy,而是Hooly,译为中文也就不再是“神圣的,值得尊敬的”,而是“谨慎的,温和的”。
影片分为两部分,上篇“这里”拍的是放高利贷的人,下篇“那里”拍的则是正在夜总会里工作的小姐。在“那里”中, 那座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里,可以见到一些取材于真正的《圣经》的画作,一闪即逝地,作为镜头之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是人类解决太阳下面无新事的办法,我们想方设法地组织并发明词汇来为这些旧事阐释出新的观点,再仅基于这些观点来制造更新的观点。类似癌细胞的扩散。这些新的细胞总会令我们精神一振,误以为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已经被评论所充斥多年。不仅所有的小说、唱片、画作、电影遭到评论,所有女明星的胸部也遭到评论;不仅所有的政治事件和大人物遭到评论,所有发生在小旅馆的谋杀和通奸也遭到评论;不仅与你相关的一切遭到评论,与你无关的一切也遭到评论(于是,你经由这些评论与那些与你无关的事物建立了关系);在人类所在的这个世界从空间到时间的一切维度上遭到反复评论之后,这些评论亦反复遭到评论。

就像,若将一本书的前言视为对它的某种评论的话,不少书评人是在没有读完书本身的情况下,仅基于这篇前言来写评论的,即所谓对评论的评论。而读者呢,在虔诚地将这些评论的评论视为选择读不读这本书的依据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提前将之等同于自己的读后感,并跟人激烈地讨论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这是当一个人感到不高兴的时候,常常会对别人提出的一种诉求。

“让”字很生动地说明我待在你们中间这件事是由你们一手造成的。

“待会儿”也很生动,因为在你们任我一个人待着之后,用不了多久,哪怕我因此变得更不高兴了,也会扭着屁股,更不高兴地回到你们那里去。

事实上,只要你愿意去考虑人为什么活着,即便你年级不大,很老,或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一次乌鲁木齐,路途之长令人印象深刻。在飞机上坐着坐着,竟有了少年时挤坐在绿皮火车上,动辄一夜,困顿无措,乃至聊无生趣的感觉。我想,即便是在头等舱里,王菲和李亚鹏各自在往返于北京和乌鲁木齐之间的漫长途中,也一定谈不上轻松舒畅。何况,我去那里是为了参加痛快的摇滚音乐节,他们则是去离婚。仅是离婚而已,下机就离,离完随即上机返京,连串烤肉都不吃,好像北京也有什么关乎命运的大事在急着待办,须其亲自签字画押一般。

什么大事?难道是戴上口罩,跟娱乐记者在高速上飙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6 19:13)

已失控多年的娱乐工业正将青少年们带回到远古的泛神年代。所谓泛神,即将天下万物不拘一格地视为神,为其塑像,膜拜祭祀。以古喻今,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粉戈达尔,你可以粉金城武,你甚至可以粉赵本山,但,请回答我,你怎么可以粉郭敬明、杨幂、袁姗姗呢?就像一个原始人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鲜给太阳神,这个多少还算可以理解,但献给自己的生殖器神呢?事实上,在我看来,与一个崇拜郭敬明的当代中学生相比,一个崇拜自己的生殖器的原始人反而离我的内心更近一些。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那个原始人或许从自己的神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6 18:58)

我不喜欢坂本龙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是国内文艺人士标榜品味时常提起的一个人。因这些与音乐家本人没有直接关系的理由去讨厌他,跟凭借仅提提这些音乐家或其代表作的名字,就可以证明并炫耀某种社会身份一样,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尽管心里很明白,但还是止不住厌恶感,就像在街上偶尔看到穿着优衣库那一辑印着OJC经典唱片封面T恤的人,就总止不住小心眼地想,他们耳机里正响着的或许是李志吧。

这里提到李志有些过分,不管怎么说,坂本龙一还是属于最高级的那批文艺造作分子的御用,不幸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沦于同样用途的音乐家里,比他还要高段位的应该只剩下迈尔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情本身

我每天上班乘坐的楼巴在楼盘里有两站要停,随着楼盘的扩张,居民越来越多,乘客也就随之越来越多,近一个月来,自第一站时车内座位已基本被坐满,到第二站就常常会出现座位不够的情况,而根据交规,大巴内的乘客数目若多于座位数目的话,一经发现,司机将会被扣分罚款,所以,物业给那些没有座位的乘客留了两条路走,一是回家,二是再等一个小时,直到下一班楼巴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他奄奄一息,已经没有力气把痰排出嘴外。因他同时也没有力气做出吞咽的行为,所以,准确地说,这口痰并非被他“咽进”,而是基于其仰躺的姿势,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然而然,缓缓地淌进他肚里的。

另外,很显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天,意大利一位神经学家称换头手术最大的技术障碍已基本得到解除,他找到了将脑袋和身体的脊髓连接起来的方法。人类对换头术的热忱源远流长,在此之前,离成功最近的一次实验发生在1970年,一位美国科学家将一只恒河猴的脑袋移植到另一只猴子身上,可想而知,由于脊髓无法相通,那具身体在“实验成功”后始终处于瘫痪状态,它(抑或它们)只存活了八天。这位名叫怀特的科学家回忆说:“那个脑袋醒来时,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困惑与焦急。”

不少人认为换头术属于标准的坏科学,因为它会颠覆掉人类所共同认可的一些基本道理——比如说:我们之所以众志成城地做某件事,若不是为了令当下的我们更舒服,就是为了令将来的我们乃至我们的后代更舒服。再比如说:这个世界属于我们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就是你们的乌托邦?

 

说实话,何勇的《垃圾场》和尹相杰、于文华的《纤夫的爱》对我的震撼同样巨大。上世纪9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