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轻舞飞扬
轻舞飞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6-02 15:03)

老李是工长。

他的饭盒里有两个固定栏目,冬天白菜,夏天豆角儿。

妻心疼,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2 15:01)

    昨夜下了场大雨,轰隆隆的雷声仿佛就在房顶上滚过。

  这是刚刚结婚的一对新人。新郎是铁路上的一名工长,新娘在一家商场工作。新婚的爱巢就建在靠近马路的居民楼六层上。虽说是顶层,但那亮晶晶的玻璃窗,红彤彤的一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2 15:00)

   夜幕不知道啥时候由湛蓝变成了深黑,一轮圆月升起来。

  她不由得举头凝望那一轮圆月。月亮里面桂花树依旧,她仿佛嗅到在这流动的月光里,也有了浓浓的桂花香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2 14:58)

    她姓田,开始时同事们喊她田田,后来喊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经》三百篇,许多诗歌与草木相关。花草树木,在远古的天地间自生自灭,供人采食,作医药染料,用来祭奠祖先神灵。《诗经》更以各种草木植物喻人,或君子,或美人,或狂夫,或小人,人与草木心神合一,人与自然密不可分。

(一)涉及“采摘”的诗歌在《诗经》中占了相当的份量。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2 01:31)

 

    恒河岸边,有一个苦行的僧侣。他不同于身旁众多的僧侣以千奇百怪的方式修行,更没有人计算得出他年复一年在这里向着缓缓流淌的河流顶礼膜拜的时间。这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头发和胡须都已经雪白,褴褛的衣衫遮挡住瘦骨嶙峋的躯体,只要还有一丝气息尚存,他都要无声地命令自己,爬起来——举手高揖——对着眼前日夜不停流淌着的河水,屈膝长跪,五体投地——再起来——跪下去……他的骨节突兀的手脚,无论是掌心还是背面,都因为这样反复不停地膜拜,而生出了厚厚的老茧。皮肤因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阳光的暴晒而与脚下的土地融为一色。而他的脚边,除了一个盛水的瓦罐,其他空无一物,而即便是那个粗陋的,仅盛着一点净水的瓦罐,他也绝不允许自己干裂的嘴唇去沾碰一下——他不允许这苟且活着的肉体,去享受哪怕是一滴清水所带来的甘甜。徘徊、忏悔、祈祷、赎罪……这不是一尊肉体,而是整个儿灵魂。是什么样的生命承载着这样一颗永不安宁的心?

    若是时光能够逆转,眼前这位沉默不语的老人——他不肯与人说出哪怕是半句的话语。但凡是知道那首诗歌的人,都能从他浑浊的眼眸里,认出他来,并且知道他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6 15:46)

   

 

 

 

风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高格医生以为是邻家的母狗正领着一群小狗呜呜叫着围着屋子疯跑,它们用锋利的狗爪抓挠门窗,用长长的白牙啃噬窗棂,用坚硬的头颅撞击门板……高格医生忍无可忍地冲过去,拉开房门,他准备与那帮畜生决一死战。可是,门外什么都没有,除了风。一阵莫名其妙的大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5 23:55)

住在摩尔大街7号楼的居民有一种好攀比的习气。

一年前我搬进这座楼里居住。当我扛着装满衣物和杂品的大小编织袋走进楼道时,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尾随我走了很长一段路,见我没有任何异乎寻常的举止,才放心地溜达回他的小屋里去。

蹲在电梯门口清理地面的一个姑娘抬眼打量了我一下,没有任何反应地埋头继续她的工作,她负责把地面和墙角的每一个泥点、每一道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9 00: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1 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