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提琴家
小提琴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72
  • 关注人气:1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川江》演出录音
个人简介

杨宝智

杨宝智教授,横跨小提琴演奏、教学、作曲、弦乐艺术史四项专业。世居香港,1935年生于广东佛山。1952年考入中央音乐掌院,师从著名作曲家马思聪先生。1957年毕业后划为右派,到重庆市歌剧院工作。文革中饱受磨难。自1978年起,曾先后在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和四川音乐学院任教,1996年退休后定居于香港。他从1955年就开始追求小提琴创作和演奏与中央民族文化传统相结合,并为此倾注了他毕生的精力。代表作品有小提琴独奏曲《喜相逢》、《关山月》、《十面埋伏》、《西皮散板与无伴奏赋格》、协奏曲《川江》、小提琴与三弦二重奏《引子与赋格》、为小提琴、萨克斯、钢琴写的《三重赛》及钢琴五重奏《边陲速写》等。另著有《林耀蓉小提琴教学法精要》、《弦乐艺术史》等。

我的音乐理论作品

《林耀基小提琴教学法精要》

http://www.wl.cn/295223

 

艺术界的朋友们

郭文景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教授

赵家珍

中央音乐学院古琴教授

杨典

文学家、古琴家、画家

朋友写我的文章

噪音

郭文景撰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8月夏令营“克莱斯勒”讲座初稿

克莱斯勒是一位博学多才、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他在演奏方面和创作、改编方面,对小提琴艺术都有特殊的贡献,在整个二十世纪是无与伦比的。今天的人们可能没有听说过克莱斯勒是谁了,可是在一百年前,他可是小提琴家里的头号人物。年青的海菲兹把它看做是自己的偶像。当年的小提琴家们对他评价都很高,如,连海菲兹都看不起的米尔斯坦说:“克莱斯勒是教皇,我们这些人是教徒”;弗兰切斯卡蒂说:“他是我前进道路上的明灯”;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说:“他是上帝,而我们是人;我们做不到的,他做得到”;等等。

一.    克莱斯勒的小提琴艺术产生的背景

  克莱斯勒独领风骚差不多半个世纪,由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他比当时的以美妙的音色著名的爱尔曼,更令大众着迷;比年轻的、充满天分的、技巧完美的海菲兹,更令人感到亲切。不少听众都被他无与伦比的琴艺迷倒,当时很难找到一个在艺术上可以和他匹敌的演奏家。作为演奏家,他优雅迷人的琴音感动了人们的心坎,作为作曲家他拓宽了小提琴的曲目——他创作、改编的曲子近200首。

 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克莱斯勒是一位博学多才、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他在演奏方面和创作、改编方面,对小提琴艺术都有特殊的贡献,在整个二十世纪是无与伦比的。今天的人们可能没有听说过克莱斯勒是谁了,可是在一百年前,他可是小提琴家里的头号人物。年青的海菲兹把它看做是自己的偶像。当年的小提琴家们对他评价都很高,如,连海菲兹都看不起的米尔斯坦说:“克莱斯勒是教皇,我们这些人是教徒”;弗兰切斯卡蒂说:“他是我前进道路上的明灯”;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说:“他是上帝,而我们是人;我们做不到的,他做得到”;等等。

一.    克莱斯勒的小提琴艺术产生的背景

  克莱斯勒独领风骚差不多半个世纪,由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他比当时的以美妙的音色著名的爱尔曼,更令大众着迷;比年轻的、充满天分的、技巧完美的海菲兹,更令人感到亲切。不少听众都被他无与伦比的琴艺迷倒,当时很难找到一个在艺术上可以和他匹敌的演奏家。作为演奏家,他优雅迷人的琴音感动了人们的心坎,作为作曲家他拓宽了小提琴的曲目——他创作、改编的曲子近200首。

 他的前辈,伊萨耶的演奏,被誉为连接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小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8 16:05)
标签:

娱乐

忆郑石生友

                                           文  杨宝智

惊闻郑石生瘁然去世的消息,我不敢相信。这么一个鲜活的形象,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回想1955年9月,我在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四年级学习的时候,文化部派来了第一位教小提琴的苏联专家米基强斯基,郑石生作为上海音乐学院最好的小提琴学生,被选派来中音来跟‘苏联专家’学习。刚好他在上音也是四年级,这样我和郑石生在一个班生活了两年。同时在专家班学习的,还有我们班的彭鼎新和从沈阳音乐学院选拔来的阎泰山。

当时,我们觉得他的小提琴演奏水平很高,在乐队课中,被安排在首席小提琴的位置。有空的时候,叫他拉点什么,他都憨厚地笑一笑就拉给我们听了,一点也没有架子;有什么演奏中的疑难问题问他,他都毫不保守的仔细回答我们。有一次给我们拉他正在跟专家上课的、巴赫的a小调第二奏鸣曲的赋格乐章,我至今都难忘。这首乐曲,当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一)记忆中的马思聪   

1987年5月底,我在北京收到妈妈从广州的来信讲:‘慕理姨’(来信)说‘思聪叔’因心脏手术失败,死在手术台上了。其实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过我已经记不到什么时候认识‘思聪叔’和‘慕理姨’的了,好像自我有记事之年龄起,就听妈妈嘴边挂着这两个名字。那时叔叔阿姨的多了,我只当是父母的一般朋友,绝没有想到‘思聪叔’以后会成为我的偶像。

后来才得知,我妈刘慧娴小时候在广州真光小学与王慕理同班同宿舍共6年,还和另一女生三人以‘松竹梅’之称结拜了姐妹。几十年常有联系。甚至‘文革’年间马思聪一家‘叛逃’到美国之后,王慕理仍然不时以英文名字Mary写信通过香港的亲友转给我妈,讲讲他们的近况。

我曾经问过我妈:“马思聪怎么会娶王慕理的?”她说:“马思聪刚从法国留学回来时,在广州开了独奏音乐会,被称为‘神童’,19岁就当上广州音乐院院长。王爱慕他,但比马思聪大三岁,怎么办呢,只好隐瞒她在认识马思聪前已经学过三年钢琴的历史,冒充从来没有学过,找当时既教小提琴又教钢琴的马思聪院长学琴,马思聪认为她进步神速,误认为她很有才,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接到郑小瑛大姐约稿的邀请,我就开始回想那段历史。

  上个世纪的胡赵当政八十年代,是我一生的黄金时代,那时正在中央音乐学院工作。大概是1987- 88年间的三八妇女节前,在中音教小提琴的黄晓芝老师,委托我给她、和在管弦系教黑管的陶纯孝、教大管的戴云华、以及钢琴系的周广仁等四位老师,写一个“钢琴四重奏”,准备三八节演出。我在八十年代刚刚写完在文化部调演获奖的歌剧《火把节》,满脑子都是那些彝族音调,当时就把歌剧里用上没用上的一些素材,按我前几年在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时学到的一些复调手法,写成一个乐章的四重奏《火把节的一个角落》。演出之后,效果有,但差强人意,后来又改成钢琴和一组弦乐四重奏结合的“钢琴五重奏”。可能因为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我都拉过,所以对弦乐的掌握比对管乐来得顺手吧,这个版本比上次的“钢四”版本效果好些,《爱乐女》成立以后就经常用来演出了。后来我离开北京之后,陆续加了两个乐章(《思念》和《夏尔巴的春天》),就是现在三乐章的“钢琴五重奏”,但是如果没有当时《爱乐女》把第一乐章(《火把节的一个角落》)作为保留节目,后面就不会继续写下去。

我这个人经常有些怪头怪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今日是汶川地震6周年,忽从微信得到消息报今晨闵惠芬仙逝,十分难过。

三十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在重庆曾经教过的小提琴学生傅庆裕(后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把专门来渝跟他爸爸治病的闵惠芬介绍给我认识。这是我第一次跟她见面,当时她已经和癌症斗争了好几年,知道小傅爸爸有治癌症的祖传秘方,于是特地到重庆求医,这一下确实把她的半条命延长了三十年。小傅把我的经历跟她简单介绍了之后,她说了一句:我现在养病的地方正在江边,听见河里面喊的川江号子蛮动人的,可不可以以川江为题材,给我们二胡写点曲子吧?我也随口应一句:好啊!

其实我虽然在中音时修副科学过板胡,后来在重庆歌剧团乐队因为工作需要也拉过中胡、低胡、革胡,实际上真正对作为独奏乐器的二胡的表现能力是不怎么掌握的,连换把的乐曲都没有拉过,所以我不敢贸然动笔。这当中我曾经用小提琴协奏曲《川江》初稿的几个主题、根据二胡两根弦的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音乐

名家

文化

分类: 靡靡之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忆黄友棣先生二三事

                                                          杨宝智

黄友棣先生(1911-2010),现在国内大概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了,可是在抗战时期是很有名的音乐家。后来旅居台湾高雄,去年他逝世的时候,马英九曾出席他的追悼会,并发表讲话。

在我的记忆中,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接触黄友棣先生的印象最深。

八年抗战的后期,大约1943年到44年间,广东省许多有名的学校,例如中山大学、培正培道联合中学(简称‘培联’)等,都在粤北和湖南省交界的的坪石镇安营扎寨。这时我父母也在培联任职,在我印象中黄先生多次夹着个小提琴和他的未婚妻刘凤贤女士,从中大师范学院长途跋涉到金鸡岭下白沙河畔我们家里来聊天。我妈妈刘慧娴是中小学音乐教师,和他是同行,所以话题很多。他跟我们讲故事,讲笑话,评论时事。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9 10:41)
标签:

杂谈

                         冬之旅——在瑞士  杨宝智 2011年1-2月

                              

 一定很冷吧?不!真是意料之外。

原以为会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顿失滔滔’、‘惟余莽莽’。结果不,公路边的小溪清澈见底,鱼儿和水草嬉戏;桥下罗纳河水汨汨向前;山上‘银蛇与青松共舞,白雪与翠柏相映’。(图A1/A2)

我們應瑞士 ‘锡永’(Sion)演艺学院(Concervatory)邀請到达瑞士,住在日內瓦湖东南、罗纳河(Rhone)上游、雪山環抱的山谷中一个叫‘塞翁’(Baine de Saillon) 的四星級酒店渡假村裡,享受着大自然的美景和清新的空气。此時節為滑雪季節(G1),积雪的阿尔卑斯山山顶冷(G2),但山谷並不冷,没有风,早上八点為零下二度。天未全亮,太阳却已经照到雪山的頂上,而半山的村落则灯光閃閃如仙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建议业余小提琴教师最好尽可能掌握的外国曲目(包括音阶和练习曲)

                                ——不要受比赛、考级的限制。

                                                             杨宝智

1.音阶及练习曲类

 初级: (在以下内容中选出一些)

赵惟俭编:音阶练习(上册、下册1-76)

赫里美利(Hrimaly)-音阶(1-6)

初级小提琴练习曲精选(上下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