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今年的高考成绩从昨晚开始相继发榜。榜上有名者,举家狂欢,名落孙山者,长歌当哭。在以分数论成败的机制下,这早已成为一种惯性动作。每一年的发榜阶段,都会公布各大区域的状元和同区域的名列前茅者。

人们惯于讨论榜单的分布和状元的出生地,甚至一所中学,一座城市,会因为状元的频出被赋予不同的意义。即便,大多数人家的孩子都在蓝翔技校边缘徘徊,却也难以改变人们对这份榜单的过度解读。很多人家因为一份骄人的成绩给孩子设宴庆祝,好像一份好成绩就能钦定孩子的好人生。

只可惜,人生才刚刚萌芽,好成绩只代表孩子可以有更多选择学府的机会。那些维艰的人生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高校的露天毕业典礼上,突遇暴雨,台下同学纷纷躲避,唯独台上的领导未动。暴雨持续将近五分钟,天晴后校长继续致辞。就这样简单的一个插曲,竟然也能形成新闻眼,牵动头条,搅动社交,着实值得玩味。

某种程度上,似乎与“领导先走”形成一种对立式的共振,自然也就引发媒体的好奇和社交的争议。有关“领导先走”的语境,一直以来都不太讨好。毕竟,从待遇分配上看,有明显不公平的痕迹。可是,不管是古代还是如今,并没有在这方面有太多改观。

虽然,在公共舆论上,一直在抨击这种不公现象。但是,并不见得就能彻底改变。像古代战争中丢车保帅的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济南一高校为评选文明班级,标准里有一条禁令:“不论男女,禁止穿着露出膝盖的短裙短裤”。规定一出,自然就会被争议,这也是舆论一贯的逻辑。高校的事情总是比较浮嚣,过去十年和今天而言,并没什么差别。

“穿衣规范”能上热点,基本都是高校。有关学生穿衣服的尺度,一直以来都被大众津津乐道。不过,时代不同,要求自然也开始宽泛。市井街头而言,穿戴只要不影响别人,不影响公共良序,就没什么问题。

可是,高校就比较特殊,太过保守会被嘲笑,个性突出也会被批驳。学生没出校园之前,一切的行为都好像被监控起来。即便未来的社会生活中一点都用不上,也依旧要用“学分”去度量,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洛阳广场舞“抢地打架”事件发生二十多天后。场地还是那片场地,只是开放时间被调整成朝五晚五。时间一到,大门紧锁,只为和谐。各方的声音基本平定,年轻人发声完,老人发声,只是发声的代表,广场舞方只选择了大妈御林军:“大爷”。

错位的责任担当,冥冥中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毕竟广场舞的主力军是大妈,大妈不出来发声,或许也有舆论厌恶的原因,总之调查报道很平实,以《洛阳广场舞“抢地打架”大爷发声:不解释了,老人们伤不起了》为题,整体很中庸,略显悲壮。

若论素质,不管老小,在出手打架和言语攻击的语境里,已经说明都不是省油灯。再怎么辩论是非,也难逃倚老卖老和少不经事的舆论池。看似各自为阵,为维护自身利益而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7岁的高考生华山旅游身亡,因留言“吾去也,莫寻骸”更加扑朔迷离。媒体目前的基调,因为“留言”,基本上要给钦定成自杀。作为一个17岁的孩子,如若能写下如此老成的文字,似乎已经成仙成佛。

留言的全文如下:“吾去也,莫寻骸,世间本无安心所,何事空留皮囊在人间。若说铁槛馒头是为使人挂念,倒不如挂念时便是我魂灵所在。有缘的,来世再续;无缘的,劳烦了牵绊。有恩的,下世偿还;有仇的,烟消并云散。从今两地隔,再难相见,梦里头再聚也实是难安。”

这种洞明世事,看破红尘的话语,不太可能出自17岁年龄能悟到的金句。不过,既然写下。说明骨子里的精神已经抵达,可惜这种悟道太早,反而是一种对青春的扼杀。一直以来都觉得,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95后送父千万豪宅”的话题被推上热搜前列,同样是父亲节,豪宅之上见高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朋友圈刷屏。即便,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都没什么关系。多数人过父亲节,就是在弥补内心的存在感。

今天,所有能听歌的设备,能唱歌的场所,不同时代的《父亲》将被单曲循环。大孩子们能感受到父亲的不易,却早已过了表达的年龄。小孩子们未经世事,即便表达再熟练,依旧是借助虚妄的辞藻,堆砌被别人嚼烂的情愫。可是,父亲们大多数都不会在意。因为,被闹铃一样提醒的节日,本来就不属于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当着孩子的面,大妈顺走中国美院作品》。虽然,报道的篇幅中只是可惜“优秀的毕业设计”。但是,在事情传播的过程中,隐隐的情绪流,早已超越毕业设计本身的价值。当着孩子的面“顺走”别人的东西,大人作恶,小孩目睹,不管未来孩子会不会变坏。至少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变得更好。

周末是父亲节,气氛明显没有母亲节热烈,这大概也充分证明,在中国的父子关系向来比较含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父亲对孩子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打着深沉低调的标签。能好好交流的父子和父女已经是上品。绝大多数孩子近乎与父亲没有共同语言,逢聊必吵司空见惯。

这也导致在中国的孩子,不论男女在长大后,多数受母亲影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贵州暴雨积水成河,成就“保洁阿姨背大学生趟水”的反差事件。社交媒体上几乎一面倒向“大学生残障”的道德语境。看图说话就要钦定那些被背的大学生没鸡鸡,没乳房。能表达的愤怒和人体的器官交织在一起,好好的一场互助戏码,最后硬背反水成全民骂街,想来也是够滑稽。

在我们的道德认知里,历来讲究幼者帮扶长者,男性帮扶女性。讲真,这没什么问题,也是一种比较良性的社会传统。可是,反过来而言,却总是遭受质疑,甚至谩骂。这就不再是单一的道德问题那么简单。

人们只看到保洁阿姨背上的大学生,却没有认真看看脚底的积水成河。心疼保洁阿姨没有错,但也不应该将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22岁伴娘坠楼身亡”的消息TOP1了,婚礼瞬间成葬礼,这大概算是悲剧中的极致了。事件的有用信息增量并不多,主流媒体和大众声音基本都是在生产情绪流,将矛头直指“闹婚”。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闹婚这种习俗已经快被“污名化”。只要是在婚礼上发生的不快,往往都会直指“闹婚”。可想而之,闹婚在这个时代里,早已不被待见。

物欲太盛的时代,道德的底线就容易模糊。譬如,闹婚这种古老习俗,早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留下的只是跌破眼镜的尺度和直男癌泛滥的印记。新人结合,闹婚本是一件缓和气氛的插曲,不闹也不热闹,可是要闹也应该有一定尺度,不然愉快喜悦的氛围,有可能就瞬间被另一种不快冷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学期间能有所作为,在现有的教育环境下,自然会被“刻奇”。尤其,对于生孩子和自主创业这两件事儿,在国内基本上是个周期性“发酵梗”。每到毕业季,都要拉出来溜溜,以此来证明就业难是个“伪命题”。

可是,不管怎样,该失业还是失业,不懂得经营自己的人,就业率再高也依旧没饭吃。大多数情况,不是祖师爷不赏饭,是自己不努力。那些看在眼里的人生赢家,多数有鲜为人知的维艰一面,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懒得直面。所以,有差距一点也不稀奇。

不过,这种正向的逻辑,非但不能形成励志的愿景。反而让毕业都找不到工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