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有媒体报道,湖南某大学图书馆接到投诉,称女生穿短裙短裤露肩露背对男性属于“性骚扰”,影响学习。之后图书馆规定,女生穿短于50公分短裤短裙不得进馆,但却惹来一些争议。最终,图书馆还是将该规定撤销。

就事论事,图书馆在这样一件“过度维权”事件中,显得相对尴尬。不管是偏向男性一方,认为女生穿短裙短裤露肩露背属于“性骚扰”,还是偏向女生一方,认为男性的这种“敏感维权”属于正常范围,都似乎两面不讨好。

从维权的角度而言,男性是有权投诉的,但投诉的原因和诉求,却显得有点“矫情”。这种“矫情”表面上来看,是现代社会中“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有关“被网友群骂欲轻生”的话题引发广泛关注。按照媒体的报道,事情发生在深圳湾公园,一位26岁女子,因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小视频后,遭到网友的“负面评价”,心理受到打击,家里人也不理解,一时想不开就欲跳海轻生。最终,该女子被游客救起,送去医院。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的评析,舆论上很快就钦定为“语言暴力”。实际上,还是以事情的发展结果为导向的论断。事实上,觉大多数情况下,“语言暴力”就算发生,很多人也只能忍着,自己消化。因为,就目前来讲,“语言暴力”也只是道德上认定的行为,法律上难以鉴定具体的责任。当然,此处强调的“语言暴力”,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有关“为母亲向交警道歉”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事情发生在连云港市东海县,5月16日下午放学后,当事女生(孙某)和母亲(王某)上街买菜,在接到女生(孙某)弟弟打来电话后,听说小儿子打碎花瓶并受伤,母亲(王某)听后又气又急,骑着电瓶车飞快赶往家中,途中因逆向行驶被交警拦下,母亲(王某)当时情绪激动,觉得自己也没发生什么事故,只是为节省时间,交警一拦,不但耽误时间,还要缴纳罚款。于是,大吵大闹,不愿接受处罚。最终,在一番争论无果后,孙母还是缴纳罚款。只是,这样的“市井杂事”,并没有因罚款而结束。依照媒体的描述,当事女生(孙某)回家后,想起母亲逆行的事情,心情始终难以平静。于是,就写信代母亲向交警道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黑龙江一男子在工地上摔坏右腿,在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后,竟然发现左腿也“被手术”,并缝合14针。这样的事情与以往的“医疗事故”一样,很自然的就被发酵成“医患关系”进入人们的视线。“右腿受伤,左腿手术”多半是用来讽刺和批判现实的,可这样的尴尬却真实的发生在具体的医疗过程中,就难免触发人们的情绪。

就“医疗事故”而言,肯定难以“绝对性”的避免。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医生的“低级错误”所导致的“医疗事故”。很多时候,因“医术所限”或者“医生误判”也会导致“医疗事故”,但比起“低级错误”所造成的“医疗事故”而言,人们相对能接受一些。

不过,如“右腿受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保姆纵火案”发生将近一年(2017年6月22日),因其中牵扯的道德人性较为复杂多变,一直浮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在“一审”中,以放火罪和盗窃罪二罪并罚,决定对莫焕晶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莫焕晶当庭表示认罪。但在“一审”宣判不久后,莫焕晶表示对判决不服,向法院提起了上诉,也导致案件不得不进入“二审”。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莫焕晶应该属于被舆论钦定的“死刑犯”,这不是基于简单“道德审判”的层面,因为从法律范畴上,她所触发的恶果,也已经达到既定的惩治范围。当然,“死刑不死刑”,只是法律上的意义。对于莫焕晶而言,她本身的人设存在,或许早已“被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关于“的哥袭胸事件”的探讨,再一次唤醒人们对“司乘关系”的追问。事情发生在乐山市,按照“被袭胸”女乘客的描述,乘坐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后,在自己刚付完钱的瞬间,出租车司机突然伸出“咸猪手”,在女乘客衣服胸前“拉了一把”。而这一切也被出租车内的监控视频证实,的哥确实存在“耍流氓”的行为。目前,的哥“何某”已被吊销出租车从业资格证,并被纳入乐山市出租车司机从业“黑名单”,相关情况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单从媒体的简述中,以及受害者是女性的情境里,自然很容易坐实“耍流氓”的逻辑。不过,按照女乘客受害后的一段描述,在“袭胸”前,的哥曾帮助她捡锁骨附近的头发,具体她有没有表现出反感,她也并没有谈到。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一男子因误认为“同事冒充自己”在微信群里发表言论污蔑自己,便找到对方理论,并将其杀死。事发后,男子才发现在微信中诽谤自己的是“以前的同事”。最终该男子赔偿死者家属200万元,并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对于这样的悲剧,逻辑上自然泛着狗血的泡沫。虽然,从事实的推演来看,杀人者确实是“错杀”。但从“污蔑”的角度而言,就算“杀对人”也依旧算是悲剧。从某种层面上而言,杀人者在职场上的人际关系,或许本来就存在问题。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在被诬蔑后,常识性证伪和自证是最起码的反应,而非是以“职场恶性关系”为发泄口,进行有罪推定。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杀人者进入判断盲区,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有关“新人办完婚宴跑单”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重庆,徐先生经营一家休闲山庄,承办新人的结婚喜宴。然而,一对新人在喜宴结束后,不结账就走人,按照徐先生的说法,这对新人仅预先交500元订金,而总的喜宴费用是13000元,自己做二十年餐饮,头一次碰到“跑单”的现象。报警后,这对新人表示会过几天来结算,但之后两人电话就再也无法联系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关“泰国导游小姐被辞退”的事情,引发广泛关注。事情的起因,缘于泰国的迎宾小姐接待游客时,被拍到“职业假笑”秒变“冷漠脸”,视频被传到社交媒体上,舆论迅速发酵。最终,当事导游小姐被辞退,相关工作人员也被停职处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年前的今天,如若没有发生地震,在时间轴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或许那是一个“平凡的周一”。然而,平凡有时候却是稀缺的,甚至是难求的。那一年,对于我而言,“关注高考”远比“关注地震”更显的急切。远在汶川的恐惧,对于准备高考的学生而言,只能算是一种“大事件”。至于,怎样悲伤?如何救助?似乎早已超出当时的能力范畴。

汶川地震时,作为高考在即的学生,我正在教室里“乱翻书”,几个午休的同学趴在书桌上,与往常的状态并没什么区别。甚至,在地震时(14时28分04秒)都没怎么惊慌,只是感觉有点摇晃。几分钟后,陆续来到教室的同学讲“刚才地震了”。那一刻,身处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姬二叔
姬二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75,174
  • 关注人气:4,7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