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八十年前的今天,侵华日军攻陷南京城后,展开六周血腥大杀戮,三十万同胞遇难血染大地。而今天的我们而言,在面对这段历史的悲伤,仅仅算是“幸存者”。而对于“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算是历史的“苦难高潮”。如果说守护世界和平是人类共有的信念,那维护国家安全就是每一个“幸存者”起码的夙愿。

常常听到周遭旁人批评国人没有信仰,但在历史的范畴里,国人总是虔诚的“历史信仰者”。于是,才会有“前车之鉴”的“历史观”和“荣辱观”。四年前,将今天作为“国家公祭日”,这不仅是对苦难的回望,更是和平的期许,甚至是对历史的敬畏。

不管是“领导者”的悼念,还是和平集会,都不只是简单歌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在一件“攀亲诈骗”案中,犯罪嫌疑人谎称是大爷女婿的“朋友”,以“办酒席缺钱”为由提出向老人借钱。在取得信任后,老两口将家里仅有的16200元积蓄全部“借”给这个女婿的“朋友”。随后,老两口向女儿电话求证时得知被骗。66岁的大爷当场倒地,当日下午确认死亡。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讨论诈骗者的罪恶,因为在罪恶深处自有评判。但对于一个老人而言,一次“挫败性的善”,却成为其致命的一击,着实让人感到心头一怔。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世间“最残忍的”不是人心,而是对于人心向善的“彻底杀戮”。

16200元对于富商而言,可能就是日常茶水费。但对于平常老人而言,确实是养老的命根儿。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江歌案“正式开庭”,如江秋莲(江歌母亲)所愿,刘鑫会出庭。依照官方公布的庭审时间表,共七日。从12月11日-15日、12月18日,12月20日宣判。无论如何,一件“跨国案”能引发众多媒体的报道,大众舆论的关注,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虽然,在案件审理前期,在国内引发很强烈的舆论纷争,有争执,有谩骂,甚至有舆论暴力。表面看来很是纷杂,难有头绪。可我们却看到很多人的“求真求善”,愿意为公理而向陌生人施以援手。坦白而言,争别人的权利,也就是争自己的权利,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开化的民意”。

但我们还是要明白一个事实真相,“舆论愤怒”是一回事,“法律尺度”是另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车震”,英文的表述比较直接,Sex in a Car或者Car sex。而汉语的表述就相对温婉,借用“形象动作”进行概括。谈这样一个话题,并非是怂恿“人人都去车震”,而是想通过认知“法律的”性禁忌和“文明的”性道德,对一件“拍车震”引发的悲剧进行探讨。

去年八月底,一段长达“1分26秒”的视频在网络热传,视频中,一辆车窗紧闭的轿车内,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亲热,见有人拍摄,两人随即分开。随后,拍摄者径直上前,拉开车门。车内男子神情紧张,不断提出“私了”,并掏出钱包。“拍摄者”则一口回绝,并要求其下车。副驾驶位置上的女子神色尴尬,全程未说话。画面中,“视频拍摄者”举着手机,身穿黑色制服,也就是后来被处罚的“辅警同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社交媒体上,一张“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照片“被玩坏”。只是,热议重点不在“睡觉”的问题上,而是一觉醒来“卷子”都成“被子”。各种测试卷,复习题,答题卡,学习报都在其中,所谓“经历高考”,貌似必须“遨游题海”。这样的体验,对于一个“准高三学生”而言,基本上算是常态。睡眠的不足,导致多数人都萎靡不振。不管能不能考上,既然打算走“独木桥”,就都能“熬凌晨”、“起五更”。所以,出现能“打盹”的空挡,自然不会放过。

于此,在社交媒体上,舆论的风向并没有显得“很丧”,而是吹起一股“怀念风”。“学霸”和“学渣”放下包袱,在戏谑的语境中纷纷述说自己当初努力的样子。很多事情,一旦成为记忆,就不再那么煎熬,反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黄梅县一九岁女孩在家门口失踪后,被带到偏僻处杀害。依照犯罪嫌疑人何某的初步交待,当日他开车途经案发路段时,不慎将陶某女儿撞倒,由于害怕承担交通肇事责任,遂将她抱上车,并拖至偏僻处杀害。

单从事情的“发展过程”和“悲剧恶果”来看,如若说撞伤是“不慎”,那么杀害着实“不该”。对于肇事司机而言,相信初衷一定是为“止损”。只可惜,当行为触动法律的底线时,所谓的“止损”就成为更大的“损失”。

这样的事情,不免会让我们想到“药家鑫事件”。很多时候,往往一念之差,就会让一个正常人“魔性附体”,酿成天下大祸。只是,在过往的舆论范畴里,多数评判都是基于“直接的人性拷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湖南某高校宿舍内发生斗殴事件,15岁学生姚旭超被打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涉案的6名学生中,5人被警方刑事拘留,1人被行政拘留。面对这样的惨剧,公众舆论不免会有些惊愕。作为学生而言,发生口角比较正常,但要是“群架”搞出人命,就已经彻底击穿同窗的底线。

现实的语境中,人们习惯将学校称之为“象牙塔”。觉得学校里超脱现实社会,远离生活之外。然而这种意境的想象,多数时候只是一种希冀。实际上,这世间根本不存在绝对的“象牙塔”。近些年,不断发生的“校园暴力”、“学术腐败”、“女生援交”、“导员滥权”已经在实证,校园并非那么宁静和纯净。

像斗殴的事情,只要不出人命,大都被隐匿于学生的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阜阳一名高中生的家长收到老师的通知,称他的女儿被学校开除,原因是女儿在学校里“早恋”,同时“早恋对象”(男生)也被开除。这样的处理结果,家长自然不是很满意。校方在受到质疑后,已经更改处罚措施,等两个孩子写下保证书、深刻检讨后,可以回学校继续读书。

实际上,类似“早恋被开除”的事情,在过去一些年较为常见。一方面,学校为“升学率”,对于不利于“升学率”的行为,尽可能的剔除。另一方面,家长对于孩子的受教育观念淡薄。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孩子的行为(谈恋爱、打架、玩游戏等)有违教育指标的意志,就很容易被定性为“坏孩子”,不仅自己怀,而且可能坏别的孩子。于此,自然就成为“被开除的对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管怎样,在罪恶盖棺定论后,还是应该有所反思。杭州放火保姆的致歉,虽然难以挽救恶果,但却可以拯救“罪恶的灵魂”和“舆论的丧调”。在看守所,莫焕晶写给林生斌的200字短信,虽然并不出彩,但可以确信,应该是肺腑之言。

莫焕晶信中说:“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们母子几个的,知道他们几个去世以后,我真的后悔万分,都是赌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事情,真是天理难容”。这种带有自省的表达,一方面符合“政治正确”,同时也符合人性的回归逻辑。即便是恶行已定,也还是有必要的。

莫焕晶在信中还讲到:“我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想念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商场里购物,转头向右方观望时,被一位倒退着拍摄橱窗照片的女店员撞上,老人倒地受伤,后鉴定为九级伤残。最终,女店员与雇主赔偿老人11.3万余元,才将事情平复。但从媒体的报道趋向上而言,却能很明显感受到一种困境的存在。

“不小心撞倒”、“七旬的老太太”、“赔偿11.3万”,很容易就窥得“撞不起”的特性。同时,对比“扶不起”的逻辑,最后只能送自己一句话:“高龄人群确实是高危人群”。然而,出现这样的论调,不管是对于“大社会”还是“高龄人群”,都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撞不起”与“扶不起”算是一丘之貉。都是利用“高龄人群”客观存在的体态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