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湖北千名学生上“吃苦课”的事情被社会广泛关注。按照媒体的报道,华师一附中让高二年级1200多名学生,体验5天的艰苦生活。据悉,该校这个具有“特色”的实践活动始于1990年,已经坚持28年。从“吃苦课”的内容上来看,包括住仓库、洗冷水澡、寒风中徒步等。

类似这样上山下乡的“吃苦课”,其实并非是“华师一附中”的首创,很多学校都有类似的“拓展训练”。从校方的出发点而言,确实是希望“条件好的一代”能更早的了解社会,进而学会关心他人、提高自理能力。只是,这样的“吃苦课”对“条件好的一代”而言,再怎么模拟,也还是难以真正让他们“设身处地”,身临其境。毕竟,对于一些极端的生活环境而言,慢慢的已经不再会是常识的范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些天,“北大渐冻女博士”娄滔如一股暖流席卷而来。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已九个多月的她,留下一份“捐献器官”的遗愿。在清醒的时候,她经常对父母说:“不要浪费资源,不要把钱浪费在我身上”。一个病重者“最后的理性思考”,却让这个浮嚣的社会“再一次”被感动的唏哩哗啦。这到底是一个社会的万幸还是不幸,似乎难以判断。

不管是主流媒体还是公共舆论情绪,对于这样美好的灵魂,自然会投去尊重和惋惜。“29岁”、“北大女博士”,这些华丽而充满美好的氛围里,当被掺入“渐冻症”气质时,瞬间充满残酷。人们一边感叹世事无常,一边却又被娄滔“理性的”的生命观微微撼动。

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大概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婚姻的匹配度,本应该基于彼此的精神契合,爱情的单纯释放。但在大行其道的市井恶俗裹挟之下,很多本应该正常的事情,被无形中过分渲染后,就看起来有些怪诞。如“最帅环卫工娶女大学生”的报道,从主流媒体到个人情绪,无不投射着一种异样的态度。貌似,女大学生嫁给环卫工小伙,是一种打破常规的事情。但从人的实际生活中来看,这或许又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种事情而已。

说到底,这种以个人职业、出生为评价体系的婚姻观,某种层面上还是没有“彻底解放”。整个社会的主流观念里,一边苛求真正的感情婚姻,一边又不得不被各种外界世俗裹挟,这种时候着实会扭曲一些正常的观念。本来人与人的结合,应该精神匹配为先,但在市井逻辑的裹挟下,被考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教师用鞋轮流敲打学生手掌的视频被广泛传播后,女教师被解聘,整个事件的节奏感一气呵成,貌似解聘一个老师就能改变所有问题一样。实际上,从近些年的“校园暴力”频发中,我们也能感受到,单靠这种“处分式”的手段,对大环境下的“校园暴力”并没有真正治愈的迹象。但我们却能时常听到:“现在的老师不好当,学生太娇气,家长不好惹”的声音。这虽不是一种公开的声明,但却成为教育过程中难以回避的共识。这从“脱鞋打学生”事件中,也能充分得到证实。

在“脱鞋打学生”事件上,也有不少人比较同情“脱鞋打学生的女老师”,认为用鞋子和用教鞭的效果没什么区别,认为处理的结果有点重。我总觉得,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是出于哗众取宠或是选择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意大利动物保护组织“反活体解剖联盟”称,罗马大学一名女职工成功争取到两天带薪假期来照顾自己的宠物。女子的宠物狗生病,需要紧急手术,为陪伴在宠物狗的身边,她向所属单位的领导申请两天带薪假期。最初,她遭到了拒绝,不过动物保护人士为其提供了法律支持,兽医方面也开具了相关证明,女子上诉法院后终于如愿以偿。

这样的事情,虽然在中国鲜有,但对于一个“吸猫恋狗”的时代而言,着实有着很特别的意义。虽然国内的动物保护意识相对较弱。不过,平心而论,人们对动物(猫狗较为常见)的热情却异常高涨。只是,大多数人而言,只是把动物(猫狗较为常见)作为纯粹的工具和资源。

坦白而言,在现行的社会共识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国庆长假“婆媳一起出游”,媳妇为拍照买裙子,却遭遇婆婆嫌弃,声称:“媳妇穿衣像女鬼”。这样的事情,让夹在中间的儿子甚是尴尬。原本想利用这趟旅游增进家人感情,没想到原本就互相看不顺眼的婆媳,一路上关系非但没缓和,反而更加针锋相对。

这样的事情,很快在社交媒体上被“围观”。人们撇开报道中的“婆媳互殴”,却直指现行社会中“婆媳关系”维艰的实质。从人与人的相处来看,如果互不尊重,大抵就容易生出是非。可是,作为婆媳这种较为微妙的关系链条,仅仅靠尊重还不够。

作为两代人,生活习惯、处事观念都不一样。并且还在新的关系分配中共同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媒体报道,武汉一位59岁的“女老赖”,为躲避巨额债务(2500多万)竟然整容成“少女”。但是天不藏奸,“蒸发人间”一年后,还是被人发现,最终被警方刑拘。这样有“含金量”的躲债技法,或许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多见。但是,躲债的“老赖”却还是很多的。

老赖们惯用的技法就是“跑路”(去陌生的地方生活工作),这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很常见。那些人到中年的面目背后,鲜有没被“坑爹“的。相信人性必被人性所伤,这大抵是多数人的感慨。我们能触及到的关系链:亲人链条,朋友链条,工作链条里,似乎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老赖在寄生着。

反倒是那些“陌生链条里”很少遇到老赖,说到底讲契约比拼关系更靠谱,只是很多人抹不开面儿,只能硬深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朋友圈拉票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一个冷冰冰链接+孩子(儿女、侄子、外甥)+关系链(同学、朋友、同事)=投票之交。实际上,可能的范畴比这个更广泛,但“为孩子好”所拉下脸的投票行为,似乎最狂热。

坦白而言,在我们的生活中,任何事情一碰触到孩子,似乎逻辑和尊严就变的不太重要,“智商税”交多少都不嫌多。那些培训机构所搞得“萌宝评比”、“才艺秀”、“最美女孩”、“阳光少年”。实际上并不能体现孩子的真正价值,除却那些微薄的奖金和小礼品之外,对孩子一点好处也没有。

主办方也多是私利机构,公信力也并不强。但很多家长却选择性忽视这些,总觉得孩子的事情就应该重视。多数时候,人们觉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西直门的一家“柳叶刀”烧烤店,因为合伙人都是北大清华的医学校友,“店铺一开业”就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人们存在对“副业医生”的疑虑,也难掩对“名校学霸”的惊诧。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位合伙人道出心酸:“我需要副业,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简单纯粹地做医生”。

类似的事情,长久以来被认为是现行社会下的“坏孩子”。生活中的世俗观念和经验的片面论断,都让大众陷入一种无逻辑的判断里。人们更倾向利用社会不公情绪,对一些现象进行价值衡量和规则制定。

一方面,人们认为副业者会被分散精力,主业上会被削弱,尤其涉及一些需要钻研的工作(教学,医疗,科研),更是会被各种质疑。甚至形成一种情绪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乡”本来是个很美好的愿景,却往往不尽人意。我们不得不承认,故乡正在被异乡所替代。“年轻一代”对故乡的情节,越来越被符号化。现代文明所造就的“快节奏”,让假期和回乡紧紧的绑在一起。看似自然和谐的景象里,其实充满太多扭曲。故乡本是每个人所拥有的生活近处。可惜,在这个时代,故乡已从守望变成遥望或眺望。

人们在异乡的焦虑中挣扎向上,一年之中走进故乡的时间几乎可略。短暂的拥簇,美好的仪式,激辩的尬聊,都在证明,故乡确实离我们远去。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那里的农家田野,邻家别院;那里的父老乡亲,人情世故,既熟悉又陌生。

过去二十年,长辈总说:“一定要出去,别回来(回来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