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磊哥
磊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杂谈

走  同去品味蘸满泥土芬芳的民俗

                 ——小记北戴河集发观光园民俗大院

    民俗,是什么?于每个人的而言,都会有各自的解读。

    歌者这样唱道“最爱穿的鞋是妈妈纳的‘千层底’呀”;诗人吟出的是悠悠乡土韵味、自然清新的意境;专家更多的是从生活习惯、情感与信仰的文化层面定义;历史学者又将它视作一种长久的历史文化继承现象;而老百姓干脆称其为“喜欢干的俗事”。

    的确,民间风俗,就是这样一个迷人的世界,一扇展现民族文化的窗口。北戴河集发观光园里,有一座青砖灰瓦仿民居的四合院,名曰“民俗大院”,这座于2007年兴建,占地40亩,投资300万元的大院,与旅游、民俗文化攀上了关系,便显出了几分特有的韵味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9 09:11)
标签:

杂谈

与祖国共奋进

    为了迎接伟大祖国六十华诞,由本报精心策划、采制的大型系列报道——《新中国·新冀东·新港城》今起与读者见面了。

    冀东,曾经的一个行政区域,她是国家的一部分,是河北的一部分,更是镶嵌在渤海湾的璀璨明珠。“新冀东”,则是与当今经济发展的战略相联接,作为我省“环渤海地区新的经济增长极”,“冀东经济区”(唐、秦、承冀东区域一体化)的出世,昭示着一个全新的地域涵盖与意义。“天降大任于斯也”,机遇和挑战汇聚于此,潮涌冀东,潮涌燕山,潮涌人心,一湾渤海正深情地投出注视的目光。焕发青春的百年大港——秦皇岛港,正在崛起、前景灿烂的曹妃甸港、京唐港,从蓝图上走出来,老港新区携手比肩,踏浪前行。

    在共和国60年的历史航程中,“新冀东”刚刚起步,新港城快速起航。新中国与“新冀东”、新港城的结合点,正在于历史与现实的结合,激情岁月与美好未来的结合。60多年前,“冀东经济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5 08:46)
标签:

杂谈

   久违了,我的博客。

   倘若不是昨晚在茶馆,久未见面的这位朋友的一番话,或许今早我还不会打开自己的博客。这一“开”,可把我臊出了一身白毛汗,整整一年,正如朋友埋怨的“更新太慢”。我以为,朋友还是给我留了情面,岂止是“更新太慢”,简直就是一种停滞、懒惰、资源浪费。朋友就要到美国定居,喝茶中,我得知了这个信息,想着朋友在异国他乡怎样的生活,便觉淡淡的茶香里添了几分苦涩,心间不自禁地弥上来些许伤感和牵挂来。告别是仓促的,来不及预备什么送行礼,就想把博客再开起来,权作是对朋友的饯行吧。

    大洋彼岸的朋友,你能听到我的心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6 09:13)
标签:

杂谈

 

    2008年欧洲杯,在维也纳绵绵不断的豪雨中曲终人散、鸣锣收兵,自诩为球迷的我,竟不似4年前那样,点灯熬夜,场场不落看全了比赛,今届欧洲杯,仅仅选看了3场。决赛那场球,我强撑着是半夜爬起来,本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比赛,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当时,我的脑子里只闪出一个词:“丑陋”,德国人的高海拔足球,在1981年出生的葡萄牙卡西利亚斯和他年轻的队友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有人说,欧洲杯终于回归技术本色;也有人断言,欧洲杯属于80后。

    不论作何评说,都不能否认这项剧烈的运动,本就应该属于年轻人。君不见,36岁的法国老将图拉姆、32岁的维埃拉、35岁的意大利“铁人”马特拉齐,37岁的荷兰门将范德萨……昨日还是如此耀眼,今天却成“残花败柳”,一干人等竟似约好了一般,伴着今届欧洲杯的落幕,选择了退役。尽管还有如德国门将莱曼这样的老星,执拗着不肯退役,但是,也很难再有作为。的确,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一旦心中美好的憧憬、愿望同现实的无情、残酷发生猛烈的撞击时,身心就会变得那般脆弱、不堪一击。昔日的理想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31 08:00)
标签:

文化

 

年轻的记忆

    谁没有从年轻的日子走过?谁没拥有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呢?

    有人说:年轻,就是赢了自信满满,输了依然自信满满的心态。年轻,就是坐在阳光底下大声唱歌的情怀。

    诚哉斯言。年轻,永远新鲜、永远充满活力。看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你就会明白,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年轻,那么他就拥有了许多最可贵的东西。

    年轻,真好!让我们伴着那段曾经走过或正在经历的年轻岁月,去共同唱响一曲青春舞曲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7 11:35)
标签:

文化

 

欢乐的日子

 

    记得一位诗人这样吟唱过欢乐:

    告诉我欢乐是什么颜色的?像白鸽的羽翅?鹦鹉的红嘴?欢乐是什么声音的?像一声芦笛?还是簌簌的松声到潺潺的流水?是不是可握的,如温情的手?可看见的,如亮着爱怜的眼光?不会使心灵微微的颤,或者静静地流泪,如同悲伤?欢乐是怎样来的?从什么地方?萤火虫一样飞在朦朦胧胧的树阴?香气一样散自蔷薇的花瓣上?它来时脚上响不响着铃声?

     欢乐,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会有不同的解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是一个激发希望、缔造欢乐的年代。虽然物资匮乏,但照片中的那一张张笑脸是真诚的,快乐的。由于他们的图像记忆,可以让我们穿越时空隧道,感悟、体验那个时代精彩欢乐的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5 08:29)
标签:

文化

 
1933年,陆军独立第九旅战士在抗击日寇。
 

不屈的记忆

 

    秦皇岛,因海而孕因海而育的这片土地,承载的千年历史,有着不尽的沧桑。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那场战争,给无数的中国人民带来的是恐怖、死亡和灾难,但是,我们从没有屈服过。绵延秦皇岛境内的数百里长城目睹了那些抗战勇士的勇敢和血性,见证了那些抗战勇士的不屈和忠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屈辱的一页

 

     100多年沉重而痛苦的记忆,给予了我们太多的忧伤、悲愤和思索。我们不该不可能更不可以忘记,刻写在秦皇岛历史上的镜头、侧面或片段,虽然斑斑点点,却仍历历在目:1900年六国营盘在老龙头发出的狞笑,1933年日军在山海关制造的榆关事变……正义与邪恶、文明与野蛮、爱与恨、和平与暴力被定格在这段屈辱的历史上。

     也许,时光的流逝会磨灭我们心头的许多记忆,但充满着“血与火”的那段受屈辱的历史,永远警示我们要引以为戒,并永远记住“落后就要挨打”这一至理名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2 14:45)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秦皇岛记忆》一书的“秦皇岛记忆之老照片”一章中,我将这些老照片分成了8个部分,该书即将面世,这里,我提前选取部分发出来,让诸位先睹为快。

 

 

秦皇岛记忆之老照片

     这些弥足珍贵的老照片,将秦皇岛的历史变得愈加立体、鲜活、生动,于是,历史变迁中浓缩了的这些事件人物、民俗文化的影像,便有了阅读和收藏的价值,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会变得越来越有情味。在我们的心目中,许多老的事物因岁月赋予的底蕴更显内涵,因而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魅力。阅读这些老照片,我们仿佛已经用手触摸到了这座城市的历史,体验着她的呼吸和心跳,并于无限温暖的怀恋中,感受着更加深切的生活挚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