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涌智
孙涌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90,439
  • 关注人气: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博友

申公本无忌

申公无忌

叶大鹰

鹰击长空

王江月

星月对话

水木年华

n年的哥儿们

艾梦萌

哆拉艾梦

安意如

如冰恋枫

林爽

勺子林爽

梦大侠

侠之大者

赖崇权

自娱自乐

邝宝强

篮球一号

职业八婆

相见恨晚

抚摸三下

极品男人

图图教父

图图教父

十三虎

虎虎生威

茶花教主

生如夏花

死疼疼

网络文妓

无苇渡江

无苇渡江

张大汉

东北大汉

坠雪无声

坠雪无声

暗地病孩子

暗地病孩

顾海清

上海时间

亮点

生活亮点

范轻燃

轻燃世界

不鸣而已

原创鸣人

武德明

时间沼泽

黄鑫亮

鑫中呓语

评论
加载中…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
 
转载本博客中任何文章,请注明出处,否则肖小胖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FLASH
图片播放器
音乐
猪头哥哥(民谣男生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当我对北京的想象愈来愈真实的时候,我就不能不去想落雪,最后这让我拨通了落雪系里的电话。电话的对方告诉我落雪不在,没来。

突然有辆黑色的轿车撞了一下我的瞳孔。那轿车恰好在前面不远处转弯。我飞快地追上去……

这黑色轿车确是杨步升的本田。它停在一幢陈旧的六层红砖楼前。我瞄着杨步升的背影,然后也尾随他进了靠西的单元。我又一次成了贼,贼头贼脑的我,在二楼西首的202门口驻步。

这是因为里面传出了落雪的声音:“你还来干什么?我不想再见到你!”

“我不放心你,只是过来看看。”杨步升低声下气地解释。

“不必了,如果你想我好受些,那你就别再来了。”

“我可以不来,但你不能再折磨自己了!”

“这是我的事儿,我这样挺好。”

“你在发烧,你得去医院,你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四是我和步升的大学同学,我们当时住一个寝室,他排行老四,因为他是山里人,名字有些土,我们都叫他老四,到最后连本名都被我们忘了。不知为什么,在大学的时候,我和老四虽然交往不多,但我却对他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感,感觉心灵深处有些东西是相通的。所以,他大学毕业回到老家那个山沟沟去教书,我一点都不意外。我记得老四一上学就说过,他是乡亲们集资供他上的大学,毕业后他一定回家乡去,否则他的良心将无法安宁。

落雪对老四的印象也特好,所以我一说我想去老四那儿住段时间,落雪当时很兴奋地答应了。只是在送我走的时候,她反复强调了几次说:

“记得我生日那天你一定要回来——那是我们的爱情纪念日。”

我不厌其烦地保证:“一定回来!一定。我的作品会在我们的爱情纪念日之前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到寒梦的房地产公司上班了。说是策划部其实就两人,我和一个刚毕业学建筑的大学生。大学生叫张波,一看就是个挺厚道的小伙子。我一来,他就积极地向我表示愿意服从我的领导。我则大度地表示,哥儿俩一起做事,不存在谁领导谁。但我还是从桌椅电话等方面享受了作为部门经理的待遇。

第一天上班,寒梦还特意开会,在会上向其他部门的经理隆重地介绍了我。我都有点受宠若惊,回家忍不住告诉了落雪。落雪就说,这表明公司里重视你,而你确实是个人才,这回找到用武之地了。我是人才吗?这一点我自己都怀疑。

第二天,我煞有介事地翻了一上午文件,那些文件如天马行空一般在我脑海里掠过。中午,我和张波一起吃盒饭。

回到办公室,我就开始看那些资料,并开始设想该如何策划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落雪又陪我住了两天院,我们便回家了。我们的新生活又重新开始了。

 

落雪回娘家了。这倒给了我点独处的时间。趁着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我便找来稿纸开始构思我的写作计划。

我开始伏案遐想,然后奋笔疾书,最后又揉成一团,扔到垃圾篓里。一天过去,垃圾篓已经装满了我的失意。“万事开头难。”我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开头中,无论如何,我都找不到一种让我满意的开头。其实我应该先构思,再写大纲,大纲成熟,才能真正动笔。

落雪也为我焦急,她沏了很酽的茶放在我的手边。可我的焦渴不是因为水,而是灵感。

 

落雪回来得很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凤尧走后不久,落雪回来了。或许床上还留着她的温度。这时候我见到落雪,便如同那些在外面有状况的男人一样,对妻子怀有一份内疚。特别是像落雪这样的妻子,你将更加内疚。看着她发黑的眼圈,心中又油然升起一股怜爱。内疚加怜爱,使我像个陌生人似的局促地望着她,不知该说什么。

不知为什么,她一坐到床上,我心里就开始紧张。果然她竟随手捻起了一根头发,边玩边端详道:“这是谁的头发?”

我的心格登一下,强作镇静道:“这么长,自然是你的,难道会是我的?”

她仍看着那根头发,幽幽地道:“这是女人的头发,但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还会是谁的?你想干什么?”我有点动气,忘了自己就是刚才在这张床上与另一个女人交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生有许许多多路口,常常不知向左还是右,有时候我会感到孤独,偶尔想找个人一起走。不能太强求,不能太自由,随波逐流,可是我追求,真心的牵手,我愿人长久。我也会有失望的时候,抱怨生活对我不够好,不能像电影一样,情节曲折结局依旧。 又是七夕,献上李健《我愿人长久》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JyRWqLnR7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雨从凌晨淅淅沥沥一直下到现在,我冒雨踩着街上的积水赶到单位。我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办公室里没人。我给步升打了个电话。我们在电话里交换了对高潮、刘明事件的看法。步升说,真没想到事情如此地富有戏剧性。他所能做的,也许就是尽量帮帮刘明。来他公司是刘明提出来的。北京的《词刊》竟将我的一首小诗选登,就是说,我的诗变成了歌词——我流于通俗了。冥冥中让我的未来与歌坛有了某种联系。

快到中午的时候,“银铃”小苗腆着肚子进来,她挑衅地走到我身旁翻着白眼。这是她在骂了我之后首次谋面。我的火气虽然消了,但还是积怨在胸地向她正告道:“上次的事儿,我可以原谅你,但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

她“哼”了一声瞪着眼说道:“如果你还敢干涉我,那就更没有好果子吃!”

我被她的威胁逗乐了:“那你能把我怎样?”

“怎样?”她不屑地看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生活在我们婚后的第三个年头,仍然可以说是平淡的。我注意到落雪在那次舞后明星的经历后,悄悄地发生了一些变化,我敢说,从我认识落雪的第一天起,直到变化前,她几乎是从不涂口红的(结婚那天例外)。她娇艳欲滴的双唇是造物的恩赐,即使是最精心的修饰亦将破坏她天然独具的艺术。现在,落雪便在精心地破坏她的艺术。因为办公室的“银铃”小苗调到我们部,部里组织联络的具体事宜已交由她做。我除了扫扫地,打打开水,抹抹桌子,剩下的时间便是两眼迷茫地发呆。小苗便有时取笑我,叫我呆子,而我望着她渐起的肚子回敬她“大肚蝈蝈”。

有一次我在路上走,险些撞到了一个女孩。我认出那个女孩是落雪的学生,曾大胆看过我几眼的凤尧。她开玩笑地问我,是不是进入了诗意的世界。我就不开玩笑地回答,是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联是一个半机关半事业单位性质的群众团体。这从它的人员编制上便很好体现了。差不多一分为二的行政编制和事业编制,我属于后者,属于后者的原因是因为我选择了组联部而非办公室。我们这的组联部和办公室同样都是清闲的,更多的时间是读书、看报、喝茶、聊天。这些天,我一直忙着向书画会员们发函,然后收取作品,登记。

我和艺术馆传达室的老师傅将梯子抬来了,季忠义正开了扇窗向外眺望。我对头儿季忠义的感觉可以说是厌恶。从我上班的第一天起就认定了这一点。

看样子季忠义今天是准备让我一个人出苦力了。我在架梯子的时候,他一直眺望窗外,头都没回。

我和几个民工一起折腾到很晚,才身心疲惫地回到家里。落雪躺在床上都快眯着了。

我刚往床上一坐,她就兴冲冲地说:“市教委给了我们校几十套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落雪跟我重复一结婚就有的想法:“我们要个孩子吧,我特想。”

我知道落雪是深爱我的,所以才特想要孩子。我不敢面对落雪温柔的眼神,不敢讲出真话,就只能敷衍地说,再过两年吧,再过两年是生育的黄金时期。

不想要孩子就特怕怀孕。最初落雪的月经正常稳定,我们的性爱便没受什么影响,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落雪的月经越来越不正常。有一次竟过了两个月还没来,我们吓得跑了几趟医院检查,最后证明是场虚惊。我怕了,便要落雪吃避孕药,因为未生育过带环不好,可落雪坚决不吃。我考虑可能是落雪怕激素刺激吧,便不再坚持。后来我知道落雪当时就是想要孩子。那怎么办呢?我又不想和橡皮干(我一次避孕套也没戴过),就只好体外射精。体外射精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