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学波
徐学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8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新浪BLOG

冯光辉

新浪BLOG

徐则臣

新浪BLOG

冉正万

新浪BLOG

杨中标

左岸

新浪BLOG

左岸文化村

新浪BLOG

尹守国

新浪BLOG

顾红云

新浪BLOG

朴素蓝天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5-24 21:41)

舌尖上的幸福

徐学波

去年最火的一句话莫过于:你幸福吗?

的确,就是这句“你幸福吗?”让我们听到了五花八门的回答。有的听了,让人一乐,有的听了心里一软,有的听了心里会暖暖的,由最初的逗乐到渐渐地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6 21:32)

蒲公英花开

徐学波

蒲公英花开在什么样的时日,早春亦或是初夏,其实都不那么重要。只要记得那是个飘香的季节。足矣。

路旁的蒲公英,这一丛,那一簇,都开满了花赶趟儿。蒲公英算花吗?也许,它的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6 21:28)
标签:

春分

爬犁

春暖

分类: 随笔

春暖

徐学波

    春分一过,河面上的冰开始松动了。偶尔,几个淘气小家伙也只是偷偷地躲在河边的冰面上撑撑爬犁。他们已然不敢再向河中央靠去,漂流的大冰块和那“咔嚓、咔嚓”的冰裂声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6 15:37)
标签:

白球鞋

运动会

刘翔

杂谈

分类: 随笔

编外运动员

徐学波

外面又下雪了。

虽然春已渐深,可是在我们那,这个季节下雪也属常见。我一边向手里哈着气,一边认真地往那双借来的白球鞋上涂抹着白粉笔,原本粗糙的鞋面,早已被浓厚的粉笔末覆盖了。等这一切做好后,我虔诚地托在手里端详了一番,才放到窗台上。望着那双重新包装的球鞋,心里涌起一阵喜悦。我真为自己的聪明叫好,选拔运动员的标准只要有白球鞋的人就行,我也大胆地站了起来。虽然,当时被同学检举,我根本没有白球鞋。可是,老师还是答应把我列为“编外运动员”。

老师不是说过嘛,春季运动会上谁如果拿到第一名,就奖励一双崭新的白球鞋。为了这个至高的奖赏,我从冬天跑到了春天了。尽管还下着雪,春天的梦已经破土萌发了。

1500米的赛道,我赢在了起跑线上,那时我还不会这么说。我憧憬着那双散发着胶皮味的白球鞋。老师如期地把装在纸袋中的犒赏递到了我手中,那味道至今我还记得。那是一双41码的白球鞋,穿在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21:25)

忧与爱

徐学波

母亲总喜欢把豆腐养在水里,清澈的水面偶尔会笑出几个泡泡。母亲虽没啥文化,可说起话来却非常讲究。就像水里冒出的泡泡,她偏说成笑出的泡泡。尽管母亲嘴边挂着干瘪的笑,依然无法掩饰她眼角溢出的水汽。

窗外一有动静,母亲就像受惊一样把头扭过去。天冷得出奇,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可母亲总是放不下。父亲就快到家了,他一定是在回来的路上了。自打父亲病了,母亲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时时留心、处处谨慎。父亲病了,脾气也变得暴怒无常,好几回,他当着母亲的面把水里的豆腐摔到地上,温润如玉的豆腐溅得到处都是。每当这时,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偷偷地听着里边的动静。当父亲恢复平静,她又悄悄地进来弯着腰把地面打扫干净。

母亲不许我走来走去,她拉好了我陪她一起张望。上灯时分,父亲在姐的搀扶下进了家门。母亲扯了一下我,我赶紧跟着她微笑着向着父亲。母亲拖过那张垫了棉被的椅子扶父亲坐下。姐给我使了个眼神,我偷偷地跟着来到厨房。姐告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4 21:21)
标签:

保安

蛙鸣

光束

草丛

呱呱

杂谈

分类: 随笔

入夜听蛙鸣

徐学波

许是入夜下过雨的缘故,风里飘过微醺的水汽,那感觉很好。尽管这个春天来的有些迟,还好,终究是来了,不然风里怎会溢出相思的暖意。

蛙声自是这个夜晚不可缺少的点缀了。你听,雨后的蛙鸣更是嘹亮,叽叽呱呱,一声长,一声短,这边唱罢,那边登场,真有种琴瑟相和的感觉。这声音虽不美妙,却悦耳。细听,仿佛就来自耳边,又好像传自遥远的他方。此起彼伏的鸣叫里,总有那么一两声是我熟悉的,就栖身在窗下,唱着它的歌。

我要去寻觅它。取了手电筒,推门而出。凉云散了,月牙儿散淡着明净的光。枝头的雨珠滴落下来,溅到草尖上,跌落到水洼间,滚落到我的衣领里,一阵沁凉轻轻划过。此时,蛙鸣并没有如我想象那样近,难道真的是近情情怯?电筒里的光掠过草面,柔柔的,朦朦的,似有轻纱般的雾霭在草丛里缓缓升腾。轻轻踏过小路上的积水,脚下“扑哧、扑哧”的水声瞬间惊扰了近处的蛙,叫声戛然而止,稍远处的鸣声依然清晰可辨,只是少了近前高亢的应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3 21:34)

徐学波

车窗外,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坠落,飘满一棵棵枝头,像怒放的樱花。我想告诉兰姨,很美。真的很美。

兰姨叫什么,我记不清了,只知道她姓纳兰。自打她跨进我家的老宅时,兰姨,就这样叫了起来,一叫就是几十年。

兰姨就是穿着这身淡粉色的旗袍出现在我家老宅的。如今她又袭着这身早已褪了色的旗袍离开的。靠在车窗边,我想起兰姨留下的那个日记本,随手翻开。大概记录了几十页的内容,字迹早已泛黄了。我不知该怎样形容里面的文字,真的被深深地震撼了。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瞬间变得清晰起来。这里记载的,难道就是被我曾经怀疑过的故事吗?我有些哑然,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些故事从记忆里拾起来。

就从那个夏季讲起吧,是哪一年呢,没听兰姨说过,日记里也没有记载。午后的暴雨来得异常突然,就像昨天还在新京特别市师道学校,如今却被调转到这里一样。雨也是个好东西,把门前巡逻的日本兵都给浇跑了,这是兰姨透过医务室的窗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2 23:00)

故乡的味道

徐学波

黎明时,窗外一片鸟啭,像是吱吱喳喳的麻雀。推开门,那群雀儿听见我的动静,扑棱棱地飞到水边去了。水面结了冰,清晰地反射着还没有大亮的天空,应该是薄薄的一层。这景致真有点像故乡的冬日。自打朋友电话里告诉我要送点从老家带来的酸菜,这些时日我的睡眠竟变得不踏实了,总是天不亮就醒。我惦记着故乡的味道。

离开故乡久了,沉在记忆里的也随之渐远了,然而对某种事物的怀念却怎么也忘不掉。这,大概就是故乡的味道吧。一年,两年……想来我已有二十个年头不曾馋到它的滋味了。偶而回到故乡,不是在夏日,便是金秋,自然尝不到它的味道。

只要一进入腊月,年眼瞅着就到了,家家户户都要忙碌起来,其实,这就是俗称的“忙年”。忙年里,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积酸菜。至今我也不清楚,为何不说腌酸菜,却偏偏叫“积酸菜”,大概是讨一个积少成多的彩头吧。忙年,真的是女人的专利,男人只是偶尔帮打打下手。

母亲从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1 10:40)

娘的秋

 

徐学波

当我扶着秋妹走近老屋时,被眼前的那抹红震撼了。

那是怎样的一抹底色啊!它整整累积了二十年,那么艰辛。一串串剔透耀眼的挂金灯高高地悬挂在屋檐下,在萧瑟的秋风里摇曳着,沙沙的声响不停地刺痛着我。

娘——娘——

咱家的秋妹看您来了。我哽咽起来,在浸透着泪的思念里,我瞥见秋妹复杂的神情。她拖着那条病腿一跳一跳进了小院,原本清爽的院落随着娘的离去被浸染上了一层浓重的灰色。我呆呆地望着秋妹移向屋檐,她似乎愣了一下,便尝试着要把身体往上欠,努力了几回都没成功。她巴望着檐下的串串果子,沙沙的声音把她悄悄带回了二十年前。

秋妹从娘兜起的围裙里翻了半天,挑了一枚挂金灯,轻轻地剥开。呀!又圆又大,她捏了几下,果子软了,用针鼻挑开,慢慢挤出里面的籽,一抛,丢进了嘴里。轻轻吸气,果子皮囊给灌满了,唇齿一咬,美妙的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5 23:29)

芦苇

徐学波

清晨,那条幽长的小路被深秋的白露润泽得柔情蜜意,纯净的泥土气息淡淡地飘散着,叫人不忍心去惊扰它。阳光很好,静静地泻在小路尽头的一片芦苇上。这片静谧的景致与远处波动的潮水交相辉映。不知不觉间,我已踏上脚下那条温婉的小路。芦苇近了,近得有些耀眼,蝉翼般轻柔的花絮,在阳光里熠熠生辉。轻风拂过,潮水声声,芦花这一丛、那一簇,翩翩起舞,你牵着我,我牵着你,一片片光亮此起彼伏。这里没有华丽的舞池,只有不再翠绿的叶片相伴。

我敬慕这沉寂在河滩岸边的景致。我伸出手,想轻轻挽起一片芦花,踏浪起舞,花絮却从我的手间悄悄滑落,我凝望着芦絮缓缓地向远处飘散,划出一道道柔美的弧线。

秋凉后的芦花,固然是留不住的,慢慢地白茫茫的芦花将和南飞的大雁一样成群结队飘向远方。虽没有质本洁来还洁去,但它的朴实无华和风流气质并不曾湮没。芦花,这是梦吗?恍惚间,我想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