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山新雨
空山新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560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1972年出生于山东新泰。作家协会会员。诗在《文学》《诗刊》《星星》《绿风》《诗选刊》等刊物发表。作品入选年度诗歌精选。著有诗集《屏息》、《秋风吹冷的寇庄》、《采薇书》。 

QQ420702818

邮箱:xf866@163.com

分类
论坛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第“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揭晓

             

           高若虹北京)、侯存丰四川)、张佑峰山东)获奖

 

      “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诗探索》编辑部、山东省高密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高密市文化产业管理委员会承办的全国性诗歌奖项。宗旨是为了推动当代诗歌的发展,更好地传承红高粱文化精神。2017年度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办公室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诗歌稿件近三万首,得到了近两千多位诗人的积极参与支持。由国内诗歌专家组成的评委会本着严肃、公正的态度,最终评出:高若虹侯存丰张佑峰3位诗人为本届大奖得主。             

——————————————————————————————————

“中国红高粱诗歌奖组织委员会

 

   任:谢  冕,评论家、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副主任:吴思敬,评论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诗探索·理论卷》主编

           莽,诗人、《诗探索·作品卷》主编

   员:谢  冕  吴思敬   林  莽   邵   隋金川    亮   王晓伟

 

“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评奖委员会

 

 任:谢  冕,评论家、北京大学新诗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副主任:林  莽,诗人、《诗探索·作品卷》主编

 委:谢克强,诗人、《中国诗歌》主编

李少君,诗人、《诗刊》社副主编

李掖平,评论家、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社主编

 弦,诗人、《扬子江诗刊》执行副主编

邵纯生,诗人、山东高密市文管委主任

——————————————————————————————————

 

“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获奖诗人及授奖词(排名不分先后)

 

高若虹(北京):1956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昌平区文联副秘书长。迄今已在《诗刊》《中国》《星星》等百余家报刊发表诗歌等作品。诗歌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选》等选本。曾获《民族文学》年度作品奖、北京市建国60周年佳作奖、山西省十年文学作品优秀奖等。出版诗集五部。

 

授奖词:高若虹的组诗《黄河滩上》将自己丰富的人生感悟和黄河滩上那些熟悉的事物相契合,情感深切、隐忍而悲悯,语言质朴而空灵,向我们呈现出一个孤独、空旷、寂静的地域世界。鉴于他这组优秀诗歌创作,特授予他“第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侯存丰(四川):1987年生,安徽临泉人,现居四川广元。大学时代开始写诗,2010年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写作。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林》《诗歌月刊》《青年作家》《北方文学》《汉诗》等杂志。曾入围第十五届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春泥诗歌奖、首届安徽诗歌奖等奖项

 

授奖词:侯存丰的组诗《风景》将他的日常生活经验和传统的文化经验自然交融,情感细腻、醇厚、独特,叙述简约、生动而富有禅机,为我们营造出一个充满现实关怀和古典意趣弥漫的小镇图景鉴于他这组优秀诗歌创作,特授予他“第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张佑峰(山东),1972年7月出生于山东新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等发表,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人选》《中国年度诗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屏息》《秋风吹冷的寇庄》《采薇书》。

 

授奖词:张佑峰的组诗《大地上的灯盏》将他的乡村生活经验糅合进了许多传统魔幻的元素,情感于回望中见深沉,语言在舒缓中隐含张力,让我们进入一种逐渐消亡而又神秘存在的乡生活。鉴于他这组优秀的诗歌创作,特授予他“第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

 

“中国红高粱诗歌奖”入围诗人名单17位,按姓氏笔画排序)

 

  行(山东)万小雪(甘肃)木  叶(安徽)石英杰(河北)纪开芹(安徽)

江红霞(山东)刘  郎(广东)宇  轩(安徽)果玉忠(云南)李克利(山东)

李永普(河南)肖  寒(吉林)麦  豆(江苏)苏  南(江苏)林  珊(江西)

祝立根(云南)梁尔源(湖南)

 

 

》》》》》》》》》》》》》》》》》》》》》》》》》》》》》》》》》》》》》》》》》》》》》》

附:历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获奖名单

 

第一届:

  (山东)  (贵州)俞昌雄(福建)

谈雅丽(湖南)  (浙江)

 

第二届:

  霆(山西)李林芳(山东)何居华(贵州)

  敏(安徽)灯  灯(浙江)

 

第三届:

  枣(福建)  西(山东)程  川(陕西)

  冬(山东)辰  水(山东)陈  仓(上海)

 

第四届:

  (河北)高鹏程(浙江)  (北京)

  (山东)扎西才让(甘肃)

 

第五届:

邓朝晖(湖南)向  迅(江苏  离(甘肃)

 

第六届:

魔头贝贝南)吴乙一广东敬丹樱四川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中年书(组诗)21

    

◎还乡

 

河水依旧绕着果园流远

老鸦还是落在家槐的枝头

只是村小的钟声没有了

屋脊的瓦棱上生满了蓬乱的野草

 

梦中,我提着拉杆箱在村口下车

像黑白电影里的无声镜头

——你跟在身后、战乱刚休

 

◎楔子

 

老屋越来越矮,越来越暗旧

偏房已经坍塌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

 

只有屋后的青山

爷爷下葬时,风水师会眯眼看一会山尖

奶奶下葬时,风水师还是会看一眼山尖

仿佛那是老天爷为了修坟

提前打下的一根楔子

 

◎我抱紧你的时候

 

死去的树木枝干上生满了木耳

灌木丛下全是爬虫和鲜艳的蘑菇

林子里,除了啄木鸟发出的笃笃声

就是斑鸠偶尔的咕咕声

 

8岁那年,跟在大孩子后头上山

我曾一个人迷途,误入过这样一个林子

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

转啊转啊,天都黑了我还没有找到下山的出口

 

是的,昨夜我抱紧你的时候

就是我童年正在哭泣的时候

 

◎时光慢

 

溪水里有游鱼,水草,藏匿在深处的水鬼

河岸边有庄稼,沙丘,埋在土里的黄金

我听说过走乡的货郎趁暗夜携着人家的女儿私奔

我见到过送葬的人家,走着走着就进了白云

 

曾经,我抬头才看到红杏花开,转眼就已青杏满枝

曾经我好像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回首,村庄已经白发满头

 

◎踏空

 

高处是麻地和果园,再高处是看园人的枪声,天上的星星

低处是河湾,水草,童年伙伴溺水时的呼叫

 

中间,是我一脚踏空的四十年人生

 

 

◎渔鼓

 

一阵咿咿呀呀的说唱后,渔鼓在乡村大集上嘭嘭响了起来

儿时的记忆里,这时会有人端着盘子开始收钱

有人起身散入周围的集市,有人开始走近坐下身子

 

要不就是在乡村的夜晚,一弯新月下

一村子的人围拢在碾盘前,围拢着说书艺人

乡村静得只剩下渔鼓,和谁家孩子的夜啼声

 

说书的艺人老去了

只有那个当年听书的孩子,还时常在心里轻轻敲起渔鼓

 

◎姑姑

 

院子里的是梨树,大门外是杏

菜园里那棵是桃

经常来走亲戚的,

有时候是大姑,有时候是二姑,有时候是三姑

奶奶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

三个姑姑还是一样来

 

后来我离开寇庄,姑姑们离开人世

院子里的落花,一瓣一瓣离开枝头

 

◎亏欠

 

在寇庄,我看见过美丽的翠鸟,洁白的荷花,

世上最大最圆的月亮,世间最好的人

后来,我在诗中反复写到它们

我笔下,那里的山川是妩媚的

万物有灵,男子伟岸,女子的眼里都含着烟雨

 

我用尽了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仿佛这样

就能把寇庄亏欠我的弥补回来

 

◎金子一样的光芒

 

我曾在村后的山坡上捡拾过鸟蛋,

是那种好听的百灵

我曾在村西的豆田里抓住过野兔,

四只,土黄的颜色,还没有断奶

在村子中央的井台旁边,

我曾连续半个月听一个盲眼艺人说《精忠岳飞》

沿一条土路,我牵着父亲的手,走出村庄

 

——那日霞光在前,太阳光芒万丈

仿佛预示了我这一生

无论贫穷、富贵,痛苦或是欢畅——

都会带着这身金子一样的光芒

 

◎春水

 

村子东边池塘里的冰最先融化

绿绿的水藻在池塘的底部,一团一团

像是心底一团一团的阴影

 

小时候夏天戏水,在这里

我曾被一只水鬼的手牢牢抓住

如今,我常常怀疑

当初救上来的那人,不是自己

 

◎远山

 

伏案久了,窗前小憩

晴天

往往能看得到南边的远山

 

暖暖的日光下,远山缭绕着云雾

像我手里捧着的茶杯

被天上的神,半嗔半喜地捧在胸前

 

◎镜头

 

夕阳里

连每一棵稗草都含着慈悲的光芒

我摁一下快门是这样

再摁一下快门还是这样

 

仿佛我透过镜头看到的

不再是人间

 

◎中年书

 

不光内心里的刀子

连雪地都藏起了耀眼的光芒

 

像你腕上的旧银饰

 

◎星空

 

斗柄指向西南

木星重又出现在了东方

秋天了,空气的质量越来越好

每晚散步

我都能看到一天亮晶晶的星星

 

那么清晰

像我们穷人身上的账单

绝症病人余下来的日子

 

◎远方来信,你问我什么才叫做坚强

 

树叶终于落干净了

透明的天宇像伤过的心

再看不出一丝波澜

 

等过几天

老天爷还会下上一场雪

轻轻敷在我哭过的脸颊上

 

◎人  间

 

从南边向北数,依次是青龙、青云、新甫、瑞山

从东边向西数,依次是滨湖、向阳、银河、东周

在这个小城居住多年,为弄清这些路名

还是今天我刻意留意了下沿途的路牌

 

相对于我每天经过的这些路径

我更熟悉那些沿途的影院、车站、铁路道口和农贸市场

那些散场后雨中奔跑着嬉闹的少年、做工的工人、新鲜的蔬菜

 

是的,我一直在人间生活着

只是偶尔,悄悄去一趟你所在的天堂

 

◎泪飞顿作倾盆雨,记梦

 

每个坟地里都有人在点灯,小麦面捏的,12个鼻儿、黄草芯的捻子

每个坟前都有人在焚烧纸钱

 

从会走路,每年正月十五,我都会跟着大人去村子外的林地上灯

有时踩着、有时冒着雪花

 

可今年的雪真大呵——

我走了一夜、都没有走出村子

 

◎底层生活

 

茄子、黄瓜、豆角、韭菜

每天早晨,小区门口都会自发形成一个露水市场

这些顶着黄花、带着露水的新鲜蔬菜

被主妇们的手翻拣着,很快装进篮子带走

傍晚回来

我也会看到一些卖衣服鞋袜的地摊

那些廉价的衣物、偶尔停下选购的人们

都在夕光里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这些最底层的市民生活

使我有时显得无比贫穷,有时又无比富有

使我时时欢喜、又时时地疼痛着

          

◎浪子

 

西风里,秋草显得更高了

山坡顶上的,几乎都和云彩连在了一起

 

村庄在低处,人间也是

 

高处的山坡上

白天只有牧羊人和他的羊群

夜晚是磷火,星星,村庄里锦衣夜行的浪子

 

◎颜  色

 

云谷寺的墙是红的,瓦是黑的

院子外的野菊是金黄的

 

只有那个佛前跪着的中年女人

头发像香炉里的灰

 

◎雪在烧

 

我所在的鲁中山区下雪了

天地间一片灰黄

雪花一片接一片急遽地坠落着

像是林冲买酒路上下的那场

 

这样的雪,在我们鲁中每年都会下

有时候新下的雪花,会落到还没有融化的那一重上

而我小时候在乡下时的小手,新的冻疮,

也会结在还没愈合的伤口旁边

 

数十年过去了,雪还是一如既往地下着

继续,落在寇庄那些低矮的草垛和结着冰层的河流上面

雪地里,麻雀会抖动着羽毛啄食那些高出地面的稗草种子

河水会在冰底潜行

只是已再看不出

我内心的草料场里,那场曾经燃烧过的熊熊大火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子一样的光芒(组诗)4首

 

◎金子一样的光芒

 

我曾在村后的山坡上捡拾过鸟蛋,

是那种好听的百灵

我曾在村西的豆田里抓住过野兔,

四只,土黄的颜色,还没有断奶

在村子中央的井台旁边,

我曾连续半个月听一个盲眼艺人说《精忠岳飞》

沿一条土路,我牵着父亲的手,走出村庄

 

——那日霞光在前,太阳光芒万丈

仿佛预示了我这一生

无论贫穷、富贵,痛苦或是欢畅——

都会带着这身金子一样的光芒

 

◎村庄里的植物诗经

 

少人迹的水边红蓼最多

雨后蛙鸣一样,一溜岸边都是

浅些的地方也有水芹,细细的梗,开白色的花

 

再远些的田野上

我还能认识荠菜,苦菜,婆婆丁和灰灰菜

 

像我从小就认识哑巴大爷,麻子四叔

知道村庄深夜里是谁在哭泣

 

◎轻松

 

病床上,父亲的骨节越来越硬

直到没有一根手指能再动弹

身子也是越来越瘦了

给他铺床时,我再不用担心

他沉重的身子会把薄薄的气垫压坏

 

他半睁半闭着眼睛,由于意识全无

不再看到我就催着要回家了

我也不用再编谎言,欺骗他

说,这里是他从1958年、就离开了的寇庄

 

◎午间电话说起老家

 

院子里的香椿该冒芽了吧?

腊梅该也长出了新叶

地上的落叶肯定还是那么厚——

除了去年腐烂的、被风吹走的

今年该又落了一重

 

门前的小路清明节走一趟、寒衣节走一趟,

该已经长满了荒草

我打开手机相册,一张张翻看去年拍的照片

那张开花的红蓼,我已经当两年的手机屏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我一组
原文地址:2017年03月28日作者:阳光杂志
封面

No.4   2017年第4期 目录

【中篇小说】
败 笔 / 唐凤雄
纪委书记是这样炼成的 / 杜文新

【短篇小说】
主 宾 / 张殿权
透 水 / 梁积林

【美文天地】
回归,和再出发
  ——序《清华大学学生诗词选》 / 梁 东

【阳光论坛】
用身体为别人发光发热
 ——老井诗歌琐议 / 刘亚明

【诗林漫步】
深度挖掘(组诗) / 麦 萨
在煤城(外二首) / 张凡修
鼾声如歌(外一首) / 公振普
煤的墓志铭(外一首) / 郭安文
雪在烧(外三首) / 张佑峰
小草赋 / 刘圣汉
时空是平行的 / 段琬琪

【纪实文学】
沂蒙大地的生命交响
 ——山东平邑石膏矿坍塌事故救援现场采访日志 / 夏 周
 
【艺苑风景】
挚诚的黄志林 / 刘进安
阳光励志 学者风范——汪碧刚艺术集评
戚志敏书法作品选 / 戚志敏
高跃冬摄影作品选 / 高跃冬

【佳作赏析】
李白诗《山中问答》(草书) / 李士杰

【启  事】
《阳光》杂志社地址变更启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 透  支

 

我透支了过多的激情、爱、欢乐和悲悯

我透支了雪白的牙齿、乌黑的头发、鲜红的血液

在暗夜,我透支了黎明

我的翅膀,透支了天空、雾岚、阴霾

我的眼睛,透支了过多的迷惘、惊心和欣喜

我提前透支了歧途、健康、烛光、祝福

我提前透支了暧昧、闪烁的言辞

我透支了春天、夜路

我透支了亲和、歉疚、伤痛

我透支了过量的绝情丹、鹤顶红

我透支了过多的虚妄、棱角、眼角的媚

 

眺望天堂时,我透支了尘埃

在尘埃里,我透支了天堂泄出的光阴

 

◎我为什么一再写下北方

 

不像烟雨的江南,山林多茂郁

溪上多廊桥,清明秀丽

这干枯裸露的河滩,河滩上滚动的羊群

这北方狼族的马蹄一再扬起烟尘的皇天后土

盛产大麦也盛产小麦

生下英雄又埋下英雄

 

我见过它春日陇头滋生的纤纤细草,

换下单衣下地劳作的少年

少年身后,一树开到十分好处的桃花

 

日月运行,江河蒸腾起云雾

黎民亿兆,因写诗,我交下过生死契阔的相知

 

为什么我要写到北方?这么些年来

我游历了足足有大半个的中国

每一个能激荡起我心跳的地方

我都一样深深地爱着

 

为什么我要写到北方?

千条万条路它没给我留下一条

它把我伤到骨头里,还丝毫不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

 

又到底哪里是北?以黄河为界还是长江?

以山海关为界还是秦岭?

以大漠为界还是塞上冰原?

 

我无数次问过自己的内心,用荆棘

像我无数次梦里回到过寇庄

我无数次痛得死去活来

像我无数次写下北方

哦,北方!哦,北方!

 

◎话本人生

 

金风渐冷,玉露生凉

像话本小说

开篇我写下表述时光的语句

然后把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

安放在尘世

 

给他一对慈眉善目的爹娘

让他无忧无虑的长成

给他一个青梅竹马的阿娇

让他成年后一遍遍相思

给他一根够长的马杆

让他套住最烈的骏马

给他一付热心肠

让他从容经过这简单的一世

 

不给他贫穷,失望,仇恨,欺辱

不给他歧途,疾病,离散,孤独

不给他煎熬,思念,夜半的星宇

不给他个虚名儿

尝尽世间的悲苦

 

不写引文,序,跋,不让别人写一知半解的眉批

不隐讳,不夸张,不借喻……

梨板一敲

我写小桥流水,写少年眼中含着的热泪

写他梦里的翅膀,心中的感激、不便言说的儿女心事

 

◎秋风辞

 

请允许我向一枝迟开的蔷薇致意

它的绽放,成了这场盛大花事的结束

请允许我致意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她独生的儿子,

尚在异乡

湖边的芦苇、村头的蓬蒿白了头

一架航班,因大雾延迟了归期

 

天黑得越来越早

到晚间,有流萤流星,有黄牛在槽头彻夜反刍

水落下去,石头露出,野菊被引燃

有人煮蟹黄,有人写诗句

有人对着月亮哭泣

迁新居者锯倒门前的老槐打制家具

嫁女的人家开始找先生测黄道吉日

在这个秋天

她慧心的女儿和我一样,常常梦里笑醒,哭着睡去

 

◎雪落江南

 

雪花落在连麻雀也不栖息的林子里

落在那些干枯的草茎,落叶,馒头样隆起的坟堆上

隔着窗子、数十年的距离

我想象着来自童年寇庄的一场雪

正簌簌下在北国的每一寸土地上

 

到夜晚,田鼠会在雪地上留下好看的脚印

太阳出来,喜鹊会跳上枝头

堂屋门打开,雪水从屋檐上落下

门楣上的春联显出一派喜庆的气氛

 

这广袤千里的华北大平原,这稀疏的村落和人家

远隔千里,相知多年

哦,寇庄,请原谅

我已不能再把你完整认出

 

◎我依然记得

 

太阳照亮堂屋的门楣

穿红衣红袄的孩子跑出跑进

我抬头,看到腊梅花开

喜鹊跳上枝头

父亲饱蘸浓墨,写

“春风又绿齐鲁之地,阳光普照百姓人家”

 

后来我离开寇庄,经年未归

乡音已越来越淡

我却始终记得,七岁那年

我穿红衣红袄

太阳照亮堂屋的门楣

抬头,看到腊梅花开

喜鹊跃上枝头

父亲正悬腕铺纸,那时

他年轻,英俊

 

◎经过翟镇的2路汽车

 

2路汽车经过翟镇时

放下一些人,又另外带走了一些

九公里之外的平阳,是它的终点

也是它的始发站

 

这个季节,如果去掉那些冒着白烟黑烟的烟囱

开发区错落的楼房,村庄,淌着黑水的河流

去掉那些被生活的鞭子驱赶着奔波的人们

两边齐腰深的庄稼,盛开的木槿

我从少年起就赞美的家园在哪里呢?

 

呵,像今天一样,从那时

我就曾无数次这样平静地离开翟镇

2路车去邮局、医院、远方

我曾无数次地把忧伤,悄悄带走,再悄悄带回

 

◎雪在烧

 

我所在的鲁中山区下雪了

天地间一片灰黄

雪花一片接一片急遽地坠落着

像是林冲买酒路上下的那场

 

这样的雪,在我们鲁中每年都会下

有时候新下的雪花,会落到还没有融化的那一重上

而我小时候在乡下时的小手,新的冻疮,

也会结在还没愈合的伤口旁边

 

数十年过去了,雪还是一如既往地下着

继续,落在寇庄那些低矮的草垛和结着冰层的河流上面

雪地里,麻雀会抖动着羽毛啄食那些高出地面的稗草种子

河水会在冰底潜行

只是已再看不出

我内心的草料场里,那场曾经燃烧过的熊熊大火痕迹

 

◎楔子

 

老屋越来越矮,越来越暗旧

偏房已经坍塌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

 

只有屋后的青山

爷爷下葬时,风水师会眯眼看一会山尖

奶奶下葬时,风水师还是会看一眼山尖

仿佛那是老天爷为了修坟

提前打下的一根楔子

 

◎登泰山记

 

山是名山

从蒿里出发,过奈河,经人间到达玉皇极顶

便看到了姚鼐笔下的泰山形象: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汶水徂徕如画

以及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寺庙道观

 

我自泰山旁边的徂徕山脚下来

自幼看惯的是野花罩满山坡、牛羊在暮色里移动

我笔下的故乡都是人间

我爱着的人们,都住着土坯茅顶房屋

 

只有天上的神

才住在佛龛和破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还乡

 

河水依旧绕着果园流远

老鸦还是落在家槐的枝头

只是村小的钟声没有了

屋脊的瓦棱上生满了蓬乱的野草

 

梦中,我提着拉杆箱在村口下车

像黑白电影里的无声镜头

——你跟在身后、战乱刚休

 

◎我抱紧你的时候

 

死去的树木枝干上生满了木耳

灌木丛下全是鲜艳的爬虫和蘑菇

林子里,除了啄木鸟发出的“笃笃”声

就是斑鸠偶尔的“咕咕”声

 

8岁那年,跟在大孩子后头上山

我曾一个人迷途,误入过这样一个林子

像是被施了魔法

转啊转啊,天都黑了我还没有找到下山的出口

 

是的,昨夜我抱紧你的时候

就是我童年正在哭泣的时候

 

◎北埠

 

一条窄窄的石板桥连起两岸

几家民居散落在岸边

细雨,杏花

好像千年前就都已存在,今天

我只是因你偶尔路过

并看到了它们

 

巷子深处,泪眼中,依稀又见你放学归来

一蹦一跳的踢一块石子

马尾小辫轻晃着

向左、然后再向右一挥

 

——那时母亲尚在

你小小的朴素衣服干净整洁

小小人儿的心底

尚不知人间有真爱、世态有炎凉

 

◎虎山东路的玉兰花开了

 

从中医院向北,你抬腿迈上台阶 

37码的鞋底,轻轻敲击着水泥路面走

 

鞋底轻轻敲击着路面

像满街的玉兰,轻轻敲着春天

 

◎坏消息

 

马路堵得使人心慌

红灯像是眼前不断冒出的星星

而车窗外的冬雨,就那么一直不急不缓地下着

 

在这个下雨的早晨

我从来没那么强烈地想早点见到你

打一架,或是抱着你哭

 

◎花事了

 

“鲜花怒放,就是

花儿都生气地开放了!

 

你咯咯笑了起来

像一朵生了气的花儿

没有留意我的春天

花事已毕

 

◎洁白的信笺

 

你用微信拍照,传来四张洁白的信笺

四张娟秀的字迹中规中矩

像生活中的你:

素颜、低眉,颜色单一

 

没有一笔一画,出过格子

 

◎晨曦

 

马尾辫松散的斜披着,晨光中

提篮子青菜走在人群里

 

市声喧哗,着居家衣服的你

却晶莹剔透,隐隐透着佛光

 

◎忽见陌头杨柳色

 

关闭了一个冬天的窗子打开

马路上的汽车刹车声顿时尖锐起来

窗外的电缆线上,一个飞起的塑料袋被越缠越紧

春天,是一阵细雨,有时也是一阵轻风

 

鸟笼里的百灵开始鸣叫

楼下的玉兰也绽放开花朵

在这个春天,卖花人将拆除掉他的温室

他的花将会开出一千种以上的颜色

 

有时候,我们会顶着风沙出门

你着旧衣,涂暗红的指甲

街道那边,暗如陌头杨柳

 

◎秋日白杨

 

神殿里,一定有一个调皮的孩子在向人间撒金币

——那些金黄的叶子——

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枚金币落下来的时候

“当啷”的一声

一百枚金币落下来的时候

“哗啦”的一阵

呵,当整个天空都在向下倾洒金币的时候

大地是无声的

 

像我,对你不曾说出过的爱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月如水

 

月色如水,是的

他们形容的,一定就是今晚这样的月夜

树木和茅舍纤维毕现

尘世恍若仙苑

 

我仿佛还是个孩子,多喜多忧

还没有离开家乡,经过历乱

 

◎相思曲

 

群山掖紧被角睡去

月亮把灯草压低

除了向黎明赶路的霜花,良人

今夜

我为你准备了99家客舍,99座津渡

 

◎外乡书

 

看护人搬出了他看园子的草棚

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里

远行的人开始思乡

 

梦中

村口走出那个挎包袱的送衣人

一地寒霜

铺在她踩着的一地月光上

 

◎中秋月

 

端着凉透的银碗

像小心的妻

在中庭良久伫立

 

她放心不下

哭着回房的那人

 

◎云水心

 

月亮穿进云层,窗前的竹丛

成了一团黑

 

它们在宣纸上

曾经疏能走马,密不透风

它们在天黑前

曾经听过云水禅心,笑傲江湖

 

◎小悲喜

 

花开有声

月光飞翔

世无尘埃

 

你来,有一个轮回与我分享

我有一些小悲喜,欲言又止

 

◎指尖微凉

 

月光下,那些花的影子探出栅栏

夜幕里,兀自世俗地香着

 

露气下沉,你的指尖微微有些凉意了

而环形跑道依然向前延伸着

仿佛没有尽头

仿佛我们隔着的:十个千里,二十个春秋

 

◎七夕

 

月光敛起翅膀

花朵屏住呼吸

纸包住火

一只飞蛾,突然失去方向

 

有人缩紧身子,在街心花园

忍着小腹的阵阵隐痛

一遍遍

拨一个空白号码

 

◎街心花园

 

腕上的旧银饰,圆润的指尖

哦,月光透过深秋的针眼

再次照亮了它们

 

跳舞的人们四散而去

大理石台阶上

时光背着身,对满园的虫声充耳不闻

 

◎城里的月光

 

半夜渴醒,我蹑足穿过客厅去取饮料

看到月光,把落地的窗帘映成了柔和的亮色

 

回来拉开窗帘,赤着脚,我看了好一会高楼缝隙里的月亮

像一个久坐冤狱的清白之人,无望地看着月亮,想着家乡

 

◎月光下的阳台

 

暖风带过来的琴声,到海棠树下就被花香挡住了

王银匠新打的钗子,月亮还没圆就把它照亮了

 

突然停电的夜晚

除了你,还有谁在暗施魔法?

——除了月光下的阳台,把整个世界都悄然隐去

 

◎丁香树

 

月光下

一树的丁香好像都开了

细碎而无序的白色花儿

香的有些使人透不过气来

 

去年冬天,清冷的月光下

我们也曾来过这里

依着这棵掉光叶子的丁香树

你曾向我说起过童年

说起那双生满了冻疮的小手

 

记得那夜的北斗,泪光里

格外的亮

 

◎思乡曲

 

我不止一次写到月亮,在中天,孤独,皎洁

我写他的光辉,铺洒大地,遍照人间悲喜

 

那些村庄,灯火,人家,暗涌的河流

虫声,轻霜,隐约的人语

 

呵,含着泪,梦中

我曾把他们,一一唤作故乡

 

◎夜深沉

 

月光照进屋子时

窗台上的水杯已经凉透

 

枕上轻轻地呼吸

像倦鸟轻柔的羽毛

仿佛没有经历

白天的风暴和波涛

 

◎平安夜

 

月亮升上中天

楼宇、街道,攥紧积雪

汽车攥紧加速度

灯光攥紧夜

穿靴子的风,攥紧红色的披巾

 

这是上个世纪的平安夜,在东岳大街

记得当时明月,曾经照彻彩云

 

◎月光有毒

 

再向前走就到湖边了

而月亮还在前方、静静地向水面倾洒着银光

 

自小没人疼

从来没人给我唱过有关月亮的儿歌

从来没人告诉过我

这样的月光有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6 17:33)

◎还乡

 

河水依旧绕着果园流远

老鸦还是落在家槐的枝头

只是村小的钟声没有了

屋脊的瓦棱上生满了蓬乱的野草

 

梦中,我提着拉杆箱在村口下车

像黑白电影里的无声镜头

——你跟在身后、战乱刚休

 

◎楔子

 

老屋越来越矮,越来越暗旧

偏房已经坍塌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

 

只有屋后的青山

爷爷下葬时,风水师会眯眼看一会山尖

奶奶下葬时,风水师还是会看一眼山尖

仿佛那是老天爷为了修坟

提前打下的一根楔子

 

◎我抱紧你的时候

 

死去的树木枝干上生满了木耳

灌木丛下全是爬虫和鲜艳的蘑菇

林子里,除了啄木鸟发出的“笃笃”声

就是斑鸠偶尔的“咕咕”声

 

8岁那年,跟在大孩子后头上山

我曾一个人迷途,误入过这样一个林子

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

转啊转啊,天都黑了我还没有找到下山的出口

 

是的,昨夜我抱紧你的时候

就是我童年正在哭泣的时候

 

◎踏空

 

高处是麻地和果园,再高处是看园人的枪声,天上的星星

低处是河湾,水草,童年伙伴溺水时的呼叫

 

中间,是我一脚踏空的四十年人生

 

◎时光慢

 

溪水里有游鱼,水草,藏匿在深处的水鬼

河岸边有庄稼,沙丘,埋在土里的黄金

我听说过走乡的货郎趁暗夜携着人家的女儿私奔

我见到过送葬的人家,走着走着就进了白云

 

曾经,我抬头才看到红杏花开,转眼就已青杏满枝

曾经我好像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回首,村庄已经须发白满头

 

◎渔鼓

 

一阵咿咿呀呀的说唱后,渔鼓在乡村大集上“嘭嘭”响了起来

儿时的记忆里,这时会有人端着盘子开始收钱

有人起身散入周围的集市,有人开始走近坐下身子

 

要不就是在乡村的夜晚,一弯新月下

一村子的人围拢在碾盘前,围拢着说书艺人

乡村静得只剩下渔鼓,和谁家孩子的夜啼声

 

说书的艺人老去了

只有那个当年听书的孩子,还时常在心里轻轻敲起渔鼓

 

◎来日大难

 

果园,麻地,瓜田……

回家上坟的路上,隔着车窗

我给儿子即景讲村庄给我留下的印象

那些一树一树的花、麻地里的野狼足迹、看瓜园的老人

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眼前

 

那时候,亲人们都还安在

我正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不知道大难将很快临头

 

◎沙丘

 

别孔府,经泰山,过汶口古渡

李白来到徂徕山下时

寇庄尚叫沙丘

 

在此居住,竹溪浣月之余

李白曾经写下《别东鲁诸公》《沙丘城寄杜甫》的诗句

 

读《唐诗》至此

我常想掩卷

去村口月下的沙丘走走

 

◎登泰山记

 

山是名山

从蒿里出发,过奈河,经人间到达玉皇极顶

便看到了姚鼐笔下的泰山形象: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汶水徂徕如画

以及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寺庙道观

 

我自泰山旁边的徂徕山脚下来

自幼看惯的是野花罩满山坡、牛羊在暮色里移动

我笔下的故乡都是人间

我爱着的人们,都住着土坯茅顶房屋

 

只有天上的神

才住在佛龛和破庙里

 

◎颜  色

 

云谷寺的墙是红的,瓦是黑的

院子外的野菊是金黄的

 

只有那个佛前跪着的中年女人

像香炉里的灰

 

◎陪30年没回过老家的表哥走亲戚

 

男人下乡卖暖瓶去了

女人去磨坊磨面

挂锁的大门前

只有一片小小的向阳花在使劲地开着

 

一路问讯,我和表哥找到此处

与村人寒暄着

——像两个30年前的旧亲戚,更像下错了车的异乡人

 

◎浪子

 

西风里,秋草显得更高了

山坡顶上的,几乎都和云彩连在了一起

 

村庄在低处,人间也是

 

高处的山坡上

白天只有牧羊人和他的羊群

夜晚是磷火,星星,村庄里锦衣夜行的浪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寇庄
 
和北方的每个村庄一样
有良田,有果园,有压着黄纸的坟头
丘陵上有牛羊,村庄里有浪子
大田里有收不完的庄稼,河滩上有烧不尽的野草
 
有时候是七七四十九天的毒日头
有时候是七天七夜的连阴雨
更多时候,是星空下
各安其位的一众神祇
 
◎雪夜
 
一次出差回来,在一个雪夜
我一个人顺路回过一次寇庄
雪花簌簌落在车前挡风玻璃上
那些模糊的路径,房舍,林木
被记忆中一盏纸糊的灯笼再次照亮
 
发动机轻声震颤着,缓缓送着暖风
我却不敢打开车门,把脚踏上积雪的土地
因为我怕在这个寂静的冬夜
会惊动那些故去了的亲人
 
◎菜窖
 
储存大白菜的地窖已经挖好
再过几天,大田里那些翠绿的白菜,就会挨挨挤挤地填满这个大坑
 
如果天再冷
我寇庄的乡亲们会为它们铺上一重柴草,
老天爷会为它们撒上一重霜,再压上一重雪
 
◎大雪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
院子里都是窗户纸一样的白
 
只有磨盘上落着的几只灰灰的麻雀
半睁半闭着眼,像佛龛里的家神
 
◎家道
 
我记得我们曾经的田园,放农具的屋舍,养牲口的草棚,
门前越走越远的货郎鼓声,老屋后面藕塘的蛙鸣
 
我记得那时有奶奶,有姑姑,有一大家子的人口
我记得,那年因我降生接受完乡邻的贺喜后
我们的家道就开始了慢慢中落
 
◎静日思
 
盼望中的一场雪迟迟没有到来
隆冬时节,我在这个叫平阳的鲁中小城
一如既往的卑微生活着
是的,谋生、宴客,参加亲人的婚庆或是葬礼
吃下五谷百蔬
人间深处,把歌哭一再压低
 
因一场雪,我爱上过冬季
因为寇庄,我爱上了北方
我就是不说,因为你,我才那么强烈的爱着这微苦的生活
 
◎心结
 
我赞美过的山坡已经生满荆棘
我赞美过的少年已经远走他乡
在寇庄,我看到的房屋日益破败而得不到修缮
我看到的受苦之人,依然都是我的至亲
 
我儿时植下的桑树,树旁的人家已不知去向
我儿时饮过的井水,已经完全干枯
 
只有到夜晚儿时的月亮会出来
它照到村东时,会照亮一溪清亮的河水,银子一样
它照到街心时,会点燃一根驱蚊的草绳,带着轻香
但它从来不向村子的西边照:
好像那么些年了,那个命苦的人、还吊在村子西边矮矮的树上
 
◎高处
 
云从高处的岭顶上压下来,白得像棉花
风从有鸟窝的树梢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樱桃才黄豆一样大,青青的,在枝头,顶着花的残萼
 
仰着头,我能听到你在叫我
但我没敢回头
我怕转过头来,满脸的泪水会吓到你
 
◎梦
 
抬头看看还是雨,像断了线的珠子
啪啪落在檐厦前的石阶上
 
翻翻身睡去,梦中,祁连山下
正挥鞭打马,——腰间弯刀如月,身下马蹄声疾
 
◎晚归
 
要不是流萤打灯天就黑了
要不是辘轳挡着牛就跑到人家地界里去了
 
星光下,爷爷吆喝着牛回家
所过之处,银河和大地都微微倾斜
 
◎庙宇
 
下雨了,黄昏里,街上满是五颜六色的各式花伞
匆匆地,走向南、走向北、走向东、走向西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知道
每一把湿淋淋的雨伞
都会有一扇虚掩的门在等它回去
像秋风里的落叶,在空中飘呵飘
总会落在地上
 
只有那些不安分的魂灵,在人世间飘荡着
找不到自己的庙宇
 
◎日课
 
每隔两个小时一次翻身,拍背
早晚量血压,测血糖
喂药,打胰岛素
冲洗膀胱
从父亲病倒后,这些就成了日课
 
有时睁着,多数闭着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不认识我有半年了
我给他喂水时他不认识
测体温时不认识
喊他爸时也不认识
这个叫老年痴呆的病症
已把我们父子,分在了两个世界
 
半夜醒来,我轻手轻脚地给他掖被角
看到他在凝视着我、轻声喊我乳名
 
多次的应答使我知道他并没有认出我来:
他活在我忙乱不堪的现实世界里
我活在他已经没有痛苦的睡梦中
 
◎辽阔
 
天上飞着一只雄鹰
地上飘移着一个羊群,和一个牧人
 
从库车去往天山的路上,一百公里内
我只看到了这三种活的动物
 
分别对应着天上的北斗,天狼,和长庚
 
◎梅里雪山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在去雪山的路上
这些络绎不绝的游人
谁也不知道自己是雪花
 
堆在别人的心头
 
◎裂帛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
许是受这宏大唯美的画面影响
看着电视,莫名地就爱上了这支叫《子夜四时》的插曲
听不懂的吴侬软语,是不是
一定程度上拓宽了我对忠贞爱情的想象空间?
 
从前年少,我以为爱就是扑火的飞蛾,曾经那样投入
如今,怀着一颗成熟的心,携成千吨的烈性炸药
面对着你时,我还是想不管不顾的飞起
 
◎菩萨
 
荠菜花是白的,苦菜花黄
蒲公英是一小片小片的云朵
 
大病初愈,我站在河边长久地看小鸟学着起飞
因脸色苍白,春风里
我看上去也有了一点菩萨模样
 
◎疑心
 
生性多疑,我总拿不准
我目前拥有的是你给予的,还是命里注定的:
 
这跳起来要命的心
这想起来发疯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