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太阳诗刊
太阳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34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诗刊概况

主办:新婉约诗社

新纪元诗人协会

 顾问:冰岛

 总编:关石

 石一

 高山流水∮

 卢飞

 江野

执行主编:关石

 编辑:卢飞 江野 李苏 关石 杜名 鱼鱼 郭爱国 藜藿 王伟

 诗词主编:刘巍巍 李存梅

 纸刊:年刊(民刊)无稿费。入选作者均获赠样刊。

 投稿地址:新婉约诗社

太阳导读

新纪元QQ13130731

《太阳诗刊》博客管理:王伟(莫名)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85490091

太阳导读

  太阳诗刊(纸刊、上、下半年刊)现公开向华语诗人征稿(兼征精良诗评或理论,拒收互捧诗文。每期择优刊发上限仅三篇)。“纯粹、纯朴、纯净”是太阳诗刊的创办宗旨和理念。

  (针对投稿格式和排版要求声明一下:除正常分段外行与行间切勿空行,请注意您的稿件排版规范。请大家注意本博客的更新消息,将会陆续发布入选作品。)

  友情提示:在发表您作品的时候最好于笔名的后面同时署上您的真实姓名,这将关系到多年以后或若干年以后其归属权的问题。否则,出自您的作品或佳句可能会署上别人的名字。

  特别声明:本博客由(关石、梦子 、王伟)共同管理。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8-12 22:11)

      《太阳》诗刊微信平台暂停更新【理由是:。。。。。。】。

  投稿邮箱:taiyangshikan@126.com

  2017卷征稿仍在进行中。截稿日期2017101日。

  

                                                                         关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2 15:40)

★一石文艺社成立于2017年7月20日。旨在为用户提供涵盖
文学(诗歌,小说,散文,杂文,艺评,戏剧)
绘画(油画,国画,书法,素描,速写,漫画)
其它(故事,摄影,歌词,朗诵,创意,设计)
等体裁的创作和阅读服务。

 

★以“让创造更具自由精神,让自由更有创造意义”为使命,探寻一切艺术的精神实质与表现形式。坚持本真,追求纯粹,立足高远

 

★创办一石文艺社,一石书画苑。初期核心人物:石一〔创办者〕、魏忠书(画家)、强子(设计师)、关石(诗人、画家)、白云(音乐词人)、杜名(诗人)藜藿(诗人)、禅灵(作家)等。

 

★一石文艺社隶属一石视界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本社接受所有范围内业务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美协和社团登记管理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的业务指导与监督管理。本会愿意接受相关文化单位督导与监管。本会接受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全民监督和舆论。
利用现代网络优势,及时向会员传递文艺讯息,向全球华裔人士展示会员风采、和创作成果。联系相关单位出版会员作品书籍。

 

★一石文艺社联谊《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新婉约诗社》等依据中国宪法、法律、法规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竭心尽力的为会员服务。


★一石文艺社微信服务号YiS-wenhua

一石文艺社简介

旨在推介作者及其作品,请给予关注。

诗文投稿:投稿方式

1、新婉约诗社(现在与新纪元诗人联会合并为一个站点)  

其它题材类投稿:

624568707@qq.com     

加公众号回复“投稿”等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婉约诗社于诗歌流派网建立了群组,并且录入了原先新婉约诗社部分成员的信息及作品(本文附有链接,请查验。如有异议,请及时在这里私信与我,以便删除或更正。顺便告知:凡是向《太阳》诗刊博客发送“好友邀请”的朋友请注意:不是不接受您的美意,只是系统总是提示:系统繁忙


。很无奈。它不忙的时候一定应邀。

 

点此链接查验:新婉约诗社群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诗刊2017卷封面定样



太阳詩刊2017卷截稿日期为201710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诗刊》即日起复刊。

  《太阳诗刊》将以年刊的形式编印下去。

  《太阳诗刊》年刊或将以《当代汉语新诗选编》、《太阳诗刊》「年选」的形式存在。

  《太阳诗刊》仍隶属新婉约诗社。

  《太阳诗刊》投稿形式仍以微信平台为主。或网站新婉约诗社选稿。

  《太阳诗刊》2017卷将从入选微信平台《当代汉语新诗选编》的作品中选稿。【平台推介、展示的作品不代表入选纸刊作品。以纸刊目录为准。】入选纸刊【无稿费】作者将获赠载有自己作品的《太阳诗刊》一册。

  《太阳诗刊》主编:关石。总编及编辑成员暂未变更。变更以2017卷公布名单为准。

  

  新婉约诗社、太阳诗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太阳诗刊

微信

文化

分类: 太阳诗星

  当代汉语新诗选编

  

  目录

  

  高山流水的诗………………………………………………………001

  黑马的诗……………………………………………………………001

  阿月浑子的诗………………………………………………………001

  康国华的诗…………………………………………………………001

  牛合群的诗…………………………………………………………001

  唐德林的诗…………………………………………………………001

  车延高的诗…………………………………………………………001

  余燕双的诗…………………………………………………………001

  江野的诗……………………………………………………………001

  石一的诗……………………………………………………………001

  冰岛的诗……………………………………………………………001

  王长征的诗…………………………………………………………001

  。。。略

  

  要了解更多以下链接内的内容会不断更新。您可以复制以下链接加上文字发布到任何地方去。

   当代汉语新诗选编【2017卷】(太阳诗刊)  

 


 如链接内有遗漏请私信联系。因为新婉约诗社与太阳诗刊网站被封很多作者已经联系不上,请在新婉约诗社与太阳诗刊发布发表过作品的作者与我联系,或按照要求发作品至 taiyangshikan@126.com 也欢迎到新址注册发布作品:http://chinaxinjiyuan.lingw.ne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刊信息

  因为新婉约诗社论坛、太阳诗刊网站被封、或关闭,太阳诗刊纸刊暂行停刊。特此告知诸位诗友,并致以深深地歉意。感谢您们长久以来的关注与支持。谢谢您们!复刊时另行公告。

  

  太阳诗刊微信平台欢迎投稿,投稿信箱 taiyangshikan@126.com(投稿时请注明授权太阳诗刊微信平台发布、使用、推介。)商业用途除外。

 

  微号:taiyangshikan(纸刊复刊将从这里选稿)(请不要将授权于其它微信平台的“原创”作品投递给我们)。

 

  您也可以在这里跟帖,留下自己的作品,并请留下您的个人简介(最好有您的靓照和作品一并发送至邮箱)。我们会不定期从这里选取诗稿。

  

  最后声明:无论您用何种方式投稿给我们,都表示您默认我们《太阳诗刊》有权推介和使用您的文字、作品。(商业用途除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诗刊微信订阅号:taiyangshikan 

太阳诗刊二维码:

 



太阳诗刊微信订阅号旨在推介作者及其作品,请给予关注。投稿方式1、新婉约诗社(现在与新纪元诗人联会合并为一个站点)  2、taiyangshikan@126.com。或在本博此条信息下跟帖投稿﹝诗歌、散文、杂文、诗评、个人书讯﹞。跟帖投稿即视为作者本人默认、许可、授权太阳诗刊有使用﹝非营利使用﹞及推介作品的权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0 17:07)

《新婉约诗人素描》/高山流水∮

 

《新婉约诗人素描》系列作品是高山流水老师为每一位新婉约代表诗人创作的诗歌作品(初稿),意为新婉约诗人们"存照".我代表诗人们在这里感谢高山流水老师.

 

1.关石 2.冰岛 3.梦子 4.鱼鱼 5.藜藿 6.陈靖轩 7.余燕双 8.蓝光 9.秦时月 10.北城


1.关石

你安于低处
以长久的沉默
和高处的喧嚣对峙
无法细数
你吸纳的阳光
承受的风雨
那只鹰
猛烈喙击岩石
蜕去了旧有
盗取
光明的种子

你以峻拔
刺破苍穹
写下“天问”
也以谦卑
仰望生命
朝圣和膜拜自然
你向所有草根
致礼
在统一场
非线性的微风里
有熔岩的气息

2.冰岛

返璞归真之后
希望的田野
有最清澈的童声
太阳变成蓝色
小喇叭一朵遥望一朵
在初冬谢幕

水之湄
移舟的烟渚
摇荡着诗经的脉息
而那源于
冰山雪线的挚爱
在为一棵麦穗
护航

3.梦子

你喜欢写梦,抒情的姿态
让我固执地
想起了歌德和海涅
你没有把太阳种在淡蓝的花瓶
风雨让小小执念
慢慢长高

也许变革是一块棱镜
如毕加索相机
你的生命你的艺术诞生于光
并以刚毅
切割耀眼的芒线
投下浓重的影

云贵有赭红的土地吟唱
走出喀斯特地貌
侧身。你说:
我的眼睛我的额头似乎岩石
此刻,笔下溪流
却愈见空明,透着愿景

4. 鱼鱼

要吃掉黑暗,吃掉苦涩
吃掉冷
狭长的缝隙里
瞬间光线就游离
彷徨彷徨
抓紧左臂抓紧右臂
最后
抱紧的是自己

现实到超现实的嬗变
文字和线条
哪种更是你喜欢驾驭的语系?
把自己发射到
黑暗无光的一边
或许是为了标点出
星球的存在

沉默。沉寂。
静水深流,你以鱼命名
偶尔的涟漪
一个湮没世界的
深呼吸

5. 藜藿

长到第九个枝丫
你借南方特区的一株木棉
吟诵海的沉思
以及秋天
疏朗的从容,可是

我更喜欢回忆
你第一次花开时婉约
的气息,多么动人的纤细柔弱
像月光穿过枝叶
留下一朵雪花的痕

羽翅轻颤,滑落的清音
引出长长的丝
攥紧土地
你轻轻洇开的一抹淡青色
是为谁伏笔

6. 陈靖轩

没有红枫,没有白桦林
没有贝尔加湖
你倾向一方清池
听从
母亲的召唤
热爱山菌和野鹿

一层绿色覆盖着另一层绿色
桂树的阴柔
或许
正是午后的自己
一袭白衣
一枝斑驳
一曲济慈的夜莺颂

跋涉无数
冥想的意象无法归化入籍
前世的风吹过山坡
你俯身
对草尖的
蚂蚁说:喂,兄弟

7.余燕双

终于静下来
终于看见
幽暗处一条光带里的微尘
苏醒的年少记忆
有起落的麻雀
有小鸡小猫小狗,还有
父亲的老式台钟和小周的凤凰牌自行车
有院里打毛线的母亲
和正在闭眼晒着阳光的祖母
所有这些
都是你故乡的一部分

这么多年过去了
被暗流吞没的小兰
一直未能把那抹幽蓝别在你的左襟上
却在你的脊梁留下一枚
转动的螺丝
这么多年过去了
老屋的豌豆花沿着篱笆墙
进入你的身体
每年春天,你和燕子
都打着快板归来
成为故乡的一部分

8.蓝光

从三月出发,一路
温婉的物语总是述说着感动
溪头荠菜,梵高泰戈尔
寻常巷陌的微笑
每次参拜
都葳蕤如初

冬季的无限留白
有种子萌动
七境问茶。风在景深里流动
停顿、回转之后展开
月光帛上
蜻蜓安于枯荷
藤蔓延伸了触角

俯视,仰视
枝叶下静止和移动的语义
诠释守护家园的坦然
45°角是一种人生
蓝天和大海
如此美丽

9.秦时月

攥紧手心的菩提果
你爱上一种美,它叫铁锈

雪一直下,无声地
穿过老榆树断枝
落进早已干瘦裸露的河床
不忍拭去
母亲眼角的霜
怕吱吱呀呀的一把竹椅
找不回原来的坐姿

驻足虚空的五十级石阶
八百里秦川
明月成了空洞的凝望
逝水长流
大豆转了基因
镰刀、蒲葵扇爬上了墙
深埋的老井
让故乡失去了重心
和喷涌

2015.2.8

 

10.北城

你喜欢写月光
排列的孤寂,被一只萤火
带进更渺远的天际
直至灰蛾飞进
肋骨的疼痛开出花朵
你也喜欢写炊烟
母亲像一棵
老树,站在村口不停地张望
冷风吹散了她的白发

你喜欢在无声之处
细嗅蔷薇
越过日间辽阔的草原
和绵长的阴山
走进另一种
奢华:烟雨江南

2015.2.9

 

【新婉约诗社陆续更新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3 10:56)
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
  

  
桃花刚刚整理好衣冠,就面临了死亡。
四月的歌手,血液如此浅淡。
但桃花的骨骸比泥沙高一些,
它死过之后,就不会再死。
古老东方的隐喻。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年轻,孤傲,无辜地躺下。
纯洁的青春,在死亡中铺成风暴。
  

  
如果桃花是美人,我愿意试试运气。
她掀起粉红的衣衫,一直暴露到骨骼。
我目光焚烧,震动,像榴霰弹般矜持——
在最后时刻爆炸!裸体的桃花重又升起
挂在树梢。和我年轻的血液融为一体。
但这一切真正的快乐,是我去天国途中的事。
  

  
我离开桃林回家睡觉的时候,
园丁正将满地的落英收拾干净。
青春的我一腔抱负,意兴遄飞。
沉浸在虚构给予的快乐中。
我离开床榻重返桃林的时候,
泥土又被落英的血浸红。千年重叠的风景。
噢,我噙着古老的泪水,羞愧的,忠贞的。
看见喑哑的桃花在自己的失败中歌唱。
  

  
唉,我让你们转世,剔净他们的灰尘。
风中的少女,两个月像一生那么沧桑。
木头的吉兆,组成“桃”。一个汉字,或伤心。
铺天盖地的死亡,交给四月。
让四月骄傲,进入隐喻之疼。
难道红尘的塔楼上,不该供奉你的灵魂?
你的躯体如此细薄,而心灵却在砺石中奔跑。
  

  
五月,大地收留了失败,
太阳在我发烧的额头打铁。
埋葬桃花的大地
使我开始热爱一种斗争的生活!
  
乌托邦最后的守护者——
在离心中写作的老式人物,
你们来不及悔恨,来不及原谅自己;
虚构的爱情使你们又一次去捐躯。
  
而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桃花刚刚整理好衣冠,就面临了死亡;
为了理想它乐于再次去死,
这同样是预料之中的事。
1990年4月

风车

冥界的冠冕。行走但无踪迹。
血液被狂风吹起,
留下十字架的创伤。
在冬夜,谁疼痛的把你仰望,
谁的泪水,像云阵中依稀的星光?

我看见逝者正找回还乡的草径,
诗篇过处,万籁都是悲响。
乌托邦最后的留守者,
灰烬中旋转的毛瑟枪,
走在天空的傻瓜方阵,噢风车
谁的灵魂被你的叶片刨得雪亮?

这疲倦的童子军在坚持巷战,
禁欲的天空又纯洁又凄凉!
瞧,一茎高标在引路……
离心啊,眩晕啊,这摔出体外的心脏!

站在污染的海岸谁向你致敬?
波涛中沉没着家乡的谷仓。
暮色阴郁,风推乌云,来路苍茫,
谁,还在坚持听从你的呼唤:
在广阔的伤痛中拼命高蹈
在贫穷中感受狂飙的方向?

博物馆或火焰 

紧跟着到来的就是老式的事物。 
我,书呆子,一个生活节制者 
被时代裁成两半。多余的部分。 
我把脑袋伸进昔日的火焰 
不会被书卷烧成灰 

我渴慕的就是独自生活 
在博物馆完成一生的散步 
归程从这城市惟一的建筑中裂开 
进入朱门,一个古老的锥体 
研磨着我变暗的眼神 

盲者趋临的一场火灾 
突如其来又几乎不存在 
热;无形的野兽发出低吼 
将血液炙干却退回骨头 
我的身体是灰烬前哆嗦的纸张 
但火焰是装订它们的惟一绳索 

我不知道被谁暗示而来 
引力和运动彼此不能看到。 
是我激活了这些亡灵 
还是它们攫住了我? 
这是宿命悄悄选定的事业 
没有结果,只有开始 
有如一个孩子与纸张间的凝视: 
凸透镜在阳光焦点上突变燃烧! 

悬在两个时代脱钩的瞬间 
谁能抽身而去?嘶叫的火车 
抻出世纪最后的狂飙,被挟持者 
在轮子间紧张验算距离 
坠落和上升含混难辨 
但我的旅行存在于另外的向度 

从博物馆到股票市场 
只有胸膈两侧的距离。 
我需要在被保存的昔日中生活。 
操着同一种母语,人们又快又薄地滑动 
我深患失语症;青春期热病中 
锐利的语境,正一块一块耗空 

或许博物馆是我一小时的难友 
在挽歌中被“镭射”瞄准 
一支歌被它的结束句刺伤 
突起的尖音消解掉已成的部分 
最后是被一笔勾销的歌名 

我关心过的词根像久积的欠账 
博物馆的阴影,压迫我说出,命名。 
人们,我没有把写作的载力回避 
不:我原以为前方城堡越来越清楚 
但到达的只是遮阳棚下啤酒阵的闪光 

多清晰,多好看的黄昏云朵 
像乌托邦狂风里猛摇的黄杨树叶! 
我确信冻僵的博物馆已从睡眠中探出 
拒绝一个脑积水症者的哀悼 

夕光中的博物馆,紧缩,透明 
一如被击碎的盐巴 
预示出鲜血的程度。 
我轻轻敲击它褐色的廊柱 
回声干涩像我死去祖父的踝骨 
我想起我灵魂的朋友:两个伪圣诉撰者 
他们非凡的抱负被一夜狂风掀翻! 

是否博物馆有三种隐喻: 
死亡之刃刻在诗歌骨头上的图案。 
城市无法摆脱的芒刺背囊。 
一群重重下压的老鹰尸体。 
三者相互涉入又一分再分 
我,只是一个幸存的“在场者” 

闪光的玻璃幕墙建筑上 
伴舞女人华贵的亵衣像蜂群晾开 
融资小经理的鞠躬弯得太低 
看到大亨皮尔卡丹牌的裤裆已经开线。 
博物馆在夕光中倒影渐行渐远—— 
一个时代的眼睫缓缓合上…… 

诗章啊,虚构的血缘幻象 
我和你一起已走得太长久 
短暂的,窃来的小小光明 
在倒置的博物馆快“保不住重心” 
僭妄的词根,大动脉中凸凹的文本 
突然狂奔到我疲竭的心脏 
又向更广大的空无弹起: 
吾生之梦必迎着醒来写作 
那个说“是”的人,必靠修改自身过活 

在博物馆激励的高度上 
我还能漫步多一会儿? 
就像火灾中跃起的豹子 
它弯曲的脊梁在使劲避开命运 
但命运最终会追上它 
我渴望诗歌展开得比豹子还快 
但结构将比豹子的脊梁平些 

我应该把博物馆移入一只蝶蛹 
用来培育母语诗歌的蛾子 
风暴欲来,让我将它码好 
它不是遗产,而是传统 
因此,它拒绝用来向市场进贡。 
让一个书呆子同命运交锋! 

孤悬的、销砾的博物馆 
像狂风吹空的仓库回到我的脑袋 
在我眩晕的灵魂上面 
能否挽留为生存压弯的羊皮书卷? 
我的志向还是生活节制者的志向: 
为词语缺席的记忆辗转难眠? 

或许更深的失败会成为我一生的博物馆。 
谁能让李杜飞逝的谱系返回下界? 
……让我依然在火焰和纸张间历险 
我想不出比这更恰当的姿势。 
词语在火阵中闪出迟疑的光芒 
但博物馆对于旧时代的幸存者 
却是肯定,见证和噬心的命名 

灰烬!请与火焰再挨得近些 
像我母亲种植的金合欢 
不要在风暴中飞走 
让那些旧时代迂阔的承担者 
在火灾前拼命默记住将焚尽的诗篇 

紧跟着到来的或许是新生的事物。 
忙碌的人群啊,谁知道清理血液 
靠得是被时代裁成两半?对称的部分。 
博物馆是火焰和玫瑰轮回中升起的可能: 
我把脑袋伸进局部的光芒 
将光芒和灰烬一道写进书卷 
1993.5.11-12 

秋日郊外散步

京深高速公路的护栏加深了草场 
暮色中我们散步在郊外干涸的河床 
你散开洗过的秀发 
谈起孩子病情好转 
夕阳闪烁的金点将我的悒郁镀亮 

秋天深了 
柳条转黄是那么匆忙 
凤仙花和草钩子也发出干燥的金光 
雾幔安详缭绕徐徐合上四野 
大自然的筵宴依依惜别地收场 

西西,我们的心苍老的多么快,多么快 
疲倦和岑寂道着珍重近年已频频叩访 
十八年我们习惯了数不清的争辩与和解 
是呵 
有一道暗影就伴随一道光芒 

你瞧,在离河岸二百米的棕色缓丘上 
乡村墓群又将一对对辛劳的农人夫妇合葬 
可就记得十年之前的夏日 
那儿曾是我们游泳后晾衣的地方 

携手漫游的青春已隔在岁月的那一旁 
翻开旧相册 
我们依旧结伴倚窗 
不容易的人生像河床荒凉又发热的沙土路 
在上帝的疏忽里也有上帝的慈祥 

陈超  1958年生于山西省太原市,2014年10月30日晚坠楼身亡,生前系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前曾应邀赴美国纽约大学等校讲学。陈超的文学研究广泛,特别是现代诗学研究在国内外享有盛名,被诗学界认为是中国“新批评”的重要代表,主要著作有《生命诗学论稿》、《打开诗的漂流瓶——现代诗研究论集》等,曾出版诗集《热爱,是的》、《陈超短诗选》(英汉对照)等。并曾荣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庄重文文学奖”、“中国十大杰出诗评家”称号、中国国家文学最高奖——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3 10:4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一幅习作作者:关石

一幅习作,请多指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