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niel
Danie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56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6-22 10:31)
姥姥昨晚去世了,走的很突然,但这样也许也就没那么痛苦吧,在此之前我没经历过失去亲人的那种痛楚。在我接到小姨那通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她在电话那头哭,我说我会马上赶回去,然后匆匆挂断,心中五味杂陈,有痛苦,有懊悔,想起春节那会儿本来要去看她的,结果和几个朋友聚会竟然就错过了,没想到一次错过就是永别,也许在外漂泊的这些年误以为亲情疏离了,把身边的朋友当成最要好,他们是要好的,但是永远也代替不了至亲,尤其是我们血脉相连。之后我给老爸去了电话让他多安慰照顾老妈,我担心她脆弱身体中包含的那颗破损的心脏,其实我知道她比谁都要难过。现在我平静了,带着弟弟回老家去送姥姥最后一程,踏进家门的时候我会控制不住流泪一场的吧,我想是的,愿她在天堂安好,一生无欲无求的老人,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姥姥。亲情爱情友情,每一种无不占据心中极其重要的位置,珍惜善待他们吧,如果当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所有的苦痛只有自己去承担,而那个人可确确实实不在了。永不承认自己会是失败的loser,去奋起去追寻自己想过的那种生活,还有那些为此所付出的努力,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去拼争吧。谢谢那些给予我鼓励和安慰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记得零八年的那个生日,大喜送给我几件礼物,一瓶香水一瓶古龙水还有一包烟,东西都是普通的东西,并不珍贵不过那时候心中却是充满了感动,没有一样是我不中意的,显然她很用心,于是这几样东西我都很珍视,香水古龙水不舍得用,放在书柜的二层格子里,时间久了上面竟挂了灰,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那包烟我拆了封拿出了几支分给兄弟,当时我甚至感觉挺荣耀,因为是大喜从日本带回来的,大家觉得新鲜,抽了我的烟都会来恭维我,剩下的那些我就塞在皮包里假装自己忘了它们的存在。之后的八月大喜就走了,我那时很气恼,好多次我拿起那瓶香水高举在空中就想把它摔的粉碎,一刹那我又不忍心,慢悠悠的把它摆回了原位。后来我去过很多地方,从这个城市去那个城市,这几件东西我都随身带着,终于香水和古龙水过了保质期,质量也慢慢的变轻,原来它们真的自己慢慢蒸发了,然后去年夏天的一天我拿着香水瓶对着太阳看,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了,所有的东西连同我的思绪都已经慢慢发酵最后蒸发掉了,爱情也当真过了保质期。我突然笑了然后觉得所有的一切真是美妙,当你拼命的想解开一个结它却越拉越紧,不如试着平整呼吸看清它的来龙去脉所有的结也好才会引刃而解。今天我再去谈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4 14:18)
标签:

杂谈

Catherine的手指和我的几乎一样长,纤细而又显得没有脂肪,不过她右手有戴两枚戒指,而我的空空如也没有任何负担。不过我笑着和她讲,前些年的时候我也戴过戒指,我总以为是在错误的时间戴了它结果透支了我的桃花,于是这几年即使摘下了也依旧是一个人,她只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去年夏天的时候大方杂志社办了一个小型的座谈会,内容是三毛追思,去年也是三毛去世二十周年所以就显得格外有意义,那是一个周六在崇文的一个图书馆我跑去参加,没想到Catherine也在现场,之前因为我们都是keith的朋友,彼此有耳闻但并未见过,她坐在偏左的一隅我坐在靠后的位置,因为长相高挑出众人群中自然也易辨别,当天出席的有三毛的弟弟和阿姐,摄影家肖全,蒋方舟,作家止庵和杨照先生,每个人和三毛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台下坐着的这一般观众必然都是三毛的坚实拥趸,上至耄耋下至懵懂,三毛的确有她独特的魅力,通过她的游记和故事影响了如此多的人,起码在十年前我就读遍了三毛的所有作品,那时候尚且无知读书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是里边的故事依旧感染了我,和众多人一样能让人感动落泪的也是那一段她和荷西之间唯美的爱情,很多人都有了解这里我不做赘述。现场的时候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4 14:16)
标签:

杂谈

如果天气好,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我会出去,只带着烟和打火机,站在大厦的玻璃窗外抽上两支,我想我选择的时机很对,那个位置也很好,阳光会很温暖的照在我的身上,抬起头的时候光束会穿过眼镜照进我的双眼,我努力的睁开我想看看湛蓝的天空,因为在北京这并不寻常,我不觉得冷,我觉得在那段儿时间我会忘记冷和暖,就那么站着发会儿呆。大厦的门卫透过玻璃窗睡眼惺忪的看着我,有的时候我想起来他每天枯燥的一直站在那儿,我有点是同情他的,他是不是也想出来透口气儿就站在我旁边,不过就隔着层玻璃,可是他真是恪尽职守从不挪动半步,仿佛就像座雕像,当然没有谁会留意他,他不是大卫,身上没有坚毅的线条,姿势也太僵硬。我喜欢看车位的看守员,有的时候他会给胡乱停放的车贴条,他拿出一张警示单在背面涂匀了胶水,然后还会用手去甩一下这张纸,等到胶水效力最强的时候他迅速的贴在车的前窗上,用水按平整,然后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在每一辆这种情况的车上贴的位置几乎都一样的,我好想都要敬佩他,不过每次我看见他贴条的时候认真的样子就想笑,被贴条的车主人肯定气愤异常,我想除去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吧,等到阳光不那么刺眼的时候我就会回去了,门卫和看车人还是非常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3 15:00)
标签:

杂谈

有好多回,有令人心仪的妙龄女子从身边走过,会忍不住的再回头去看,却发现同一时间她也这样的再看你,我微笑的朝她点头,她也同样的朝我颌首,不过我们都并没停下各自的脚步,在彼此心中激起的短暂涟漪和脸上泛起的红晕也就那么渐渐的消逝了,平凡时日里的偶尔的短暂幸福也是可以回味的美妙体验,可是如果我转身去追随,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不知道,但是恐怕我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

爱有多难,就有多灿烂。

四年前的时候,飞宇还在哈尔滨,当时他就住在公司里,在办公室旁隔了间卧室摆满了他的东西,最多得就是一摞摞的杂志,他说每当他快速翻阅的时候总会激起一些灵感,而灵感对于一个艺术从业者来说如同生命,它深不可测也让人捉摸不透。我们的性格有些相似,所以好像就有点臭味相投,于是在夏天的一些晚上我提了几瓶啤酒去找他,我们就坐在他的楼下聊天,聊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朋友,有的时候我们也不说话,不过好像也不愁没有什么话题来讲,直到天越来越黑,脚下的瓶子越来越多,那时候我知他其实也并没有毕业,但是他并不打算要那张毕业证书了,听到这儿的时候我感觉很惊讶,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如果那张纸可以衡量你的一切,那其实可以找任何一个理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3 14:59)
标签:

杂谈

Amarantine.

 

六年前的那个valentine‘s day,适逢星期天,接近傍晚有一位朋友约我去教堂做弥撒,她是虔诚的基督徒,而我可以更多的被看作是无信仰者。因为没有去过所以便有窥奇的欲望。教堂坐落在一条小巷,走过深浅斑驳的石头路,差不多走到尽头的时候可以看见它,不高的三层建筑,尖形的拱顶和十字架很醒目,我在这座小城出生长大却不曾知道还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有两位教职人员站在门口的两侧给进来的人分为小礼物,有很多小朋友簇拥着她们,而她们也显得很有耐心微笑始终挂在脸上,我也得到了一份,打开一看里面有糖果,还有一些千纸鹤的折纸,下面是一张卡片,上边有简单的几行字,“爱是恒久忍耐 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 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 不求自己的益处 不轻易发怒 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 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我心里默念了几遍,当时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不可名状。里面早已聚齐了很多人,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上有唱诗班的孩子在浅声吟唱,有的孩子手里捧着蜡烛在椅子上安静的坐着,此刻我想即使抛却宗教抛却信仰,单单的这个场景便会使人产生恻隐之心,仿佛有一种力量引导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到哈尔滨第二天的那个晚上,我和老王在开发区的一间食肆里面对面的坐着,他递给我一包我喜欢抽的牌子的烟,我在感动之余更惊讶他的细心。我们闲散的聊着天,突然他凑过来对我讲,老徐一月七号,北京下了一场大雪吧?我紧了一下眉头,回想一下,然后我答他,应该下了吧,但按照我的标准那称不上大雪吧?老王笑了,他说那天桃姐儿告诉他,她们在院子里堆了雪人儿,大妞玩的特别开心,相比于老王,那个女人是如何能走进她心里更让我疑惑,不过谈及于此的时候老王脸上所洋溢的幸福是任何时候我都未曾见过的,他掏出手机给我看很多孩儿和孩儿她妈的照片,给我讲她们的故事,桃姐儿从北京过来给他布置屋子,把一个租住的房子也装点的充满了温馨和家的味道,他说在外漂泊这么多年从巴黎到纽约从上海到北京,从来都没想过每天晚上的时候家里会有一个人会这么安静的等着回来一起吃饭。可是后来我很严肃的问了他一句并显得不讲人情,对于这样一个有过经历的女人并且还带着一个孩子,你是怎样做到去接受她们的?老王没有显得一丝不满和尴尬,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爱她就会接受她的一切。他们是彼此见到过的世界上眼神中最为纯净和执着的人,爱源于内心依附于别人,如果对爱人都失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4 09:52)
标签:

杂谈

我认识老王的时候,他正在印度旅行,最初吸引我的是他写的一篇游记,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去介绍有哪些可以花时间去浏览的景点,也正如后来他同我讲随便翻开一本路边摊的旅行札记都要比他描绘形象生动的多,他只想表达自己当时设身处地的情感别无其他,他传回一张照片他躺在一条浮游在恒河上的驳船上,岸边有人在洗衣服有人在洗澡,一瞬间声色犬马尽显眼底,后来他又传回一些他在曼谷的街头骑着摩托,在仰光的乡村坐在大象的背上等等,那时候我开始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可以有时间还有精力能出现在如此多奇妙的地方,我问他,然后他同我讲背起背包的那一刻并不是盲目和恣意的,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在事业正上升的年份放弃那一切是多么荒唐和愚蠢的事情,他同我说你身边有十个人但可能会给你一百种意见,如果每个人的话都要听你只能取悦其中某一位,如果这样倒不如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没有什么是不能放得下的,除非你不想。后来我和他谈起谷越说过的那句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不会再做了的时候,他只简单的摆了摆手冲我笑了。

要不是他父亲去世,他回国奔丧,没有人知道他还能继续走多远,他父亲在临终前对他说希望他可以安定下来在北京买套房安个家,他跟我说这个的时候眼里是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3 13:17)
标签:

杂谈


我記得小時候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我都會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世也當做是一個可以炫耀的資本,可是我那時思維太簡單,絲毫想不到如果提及這點如果某位朋友因為會想起逝去的那位至親而引起的傷感。當然後來我長大了稍懂些人情世故后也知道并不該拿這個開玩笑,可是我心裡一直都會暗自慶倖,他們活著,給予我的關愛從不曾缺失過。尤其是像我這樣父母忙於工作疏於管教而把我大部份時間寄宿在長輩身邊的孩子,他們從未施予我太大壓力,我好像也很討他們開心,所以在我成年出走之後他們對我的惦念尤其深,我們的感情不可能不厚重。所以現在我時常會有一種恐懼感,擔心如果他們之中的某一位有一天突然離開了我會是如何的感受,心裡巨大的失落感恐怕很難彌補。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和短暫的,而我們之中的大多數又是平凡的普通的,我們不是要求名利雙收并被後人景仰,只希望可以一路平平安安坦坦蕩蕩,待到老時,兒孫滿堂其樂融融,這應該不算是什麽奢望。但就像我曾說過的人終抵不過時間。後來我發現這幾位老人這幾年衰老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大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6 11:18)
标签:

杂谈

我今天吃了從北京帶回來的最後一個蘋果,有兩個月了,我從袋子里翻出來,它竟然還沒爛,顏色依舊鮮豔,咬了一口,水分風乾了些,不過還是很甜。

離開這個城市的日子屈指可數了,可是也沒什麼眷戀,就像我當初來的那時候,茫茫然茫茫然不是你預料之中的,所以更多的是驚愕而不是興奮。我和公司說起來算是和平分手,我走的時候日本人還沖我微笑,然後出門的時候他們也都和我招手示意,可是誰都知道我推開了這扇門怕是再也回不來了,倒不知他們笑容有幾分誠意,沒什麼關係我一點都不在意,事實是他們很多人都希望我走,因為我像是個定時炸彈,他們怕我又不敢惹怒。後來聽說我走了之後公司又有了很多變故,近藤實行了新政,包括上班期間不准談話玩手機等等,聽起來都覺得可笑,我知我當初坐在他眼皮下果真還可以震場面的。

然後這段時間我每天都用來閒逛,看看園林,逛逛書店,園林看多了也都差不多是一個樣子,假山假水,倒是秀氣的很,不過每進一處我都覺得太過陰沉幽暗,雖開著門但窗戶極少開,陽光進來的少,只能是裹緊了衣服,倒吸一口涼氣。有的書店還是很有特色的,平江路有一家叫貓的天空之城,估摸著老闆跟岩井俊二扯得上關係,裡邊有各式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