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永丰人
永丰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84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我常去的地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屐痕处处

     一口老井,一家人的记忆,一条巷子的地标名称。昨天,我读过“一根空心面/吊足/异乡的/胃口”《干涸的老井》的诗,井边的故事,老井留给游子的眷恋情怀,无一不是最为生动的话题,深深地镌刻在井边生活的人们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2 17:36)
分类: 乡村物事

       村旁、河边、垛上,有这样一块土地。我们把它叫做谷场。谷场该是被庄稼包围着,他早已被村民视宝贝藏着掖着。无论地里都忙,他都是一言不发的盯在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9 14:35)
标签:

农具

满满

时光

分类: 乡村物事



 

筛子是收获的入口,远在村外的庄稼等着被筛子检验。

那些农具们在村子里抖擞着。磙子是稻枝麦穗脱胎换骨的助手,连枷是菜籽荚豆荚蜕变的动力。所有的农具们都在这收获的季节里憋着劲,一些朝着村庄的远处,一些迈向村庄向深处。

筛子此刻正幸福满满的等待着,让那些成熟的庄稼丰腴摇摇地向我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10:55)
分类: 乡村物事


      畚箕很安静。像倚着挂着的一把出灰耙,在乡村的灶头闲着,不说话。闲着是闲着,可灶膛里草木灰满了,出灰耙醒了。

      出灰耙怎会不醒呢,畚箕是出灰耙的搭档。乡谚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市井小文


跳板比村庄里的人更先看到庄稼成熟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6:52)

 

冷家巷、百岁巷闸桥西下河路王府小巷……对于老兴化城人来说,这些地名耳熟能详。西门的,北门的,东门呢?

然而,随着岁月的变迁,曾经的老巷子在城市的迷宫里日渐消逝,墙上的老门牌也不知去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2 10:26)
标签:

2017

年度

总结

分类: 市井小文

静心守痴,依旧做一个文学爱好者。12月29日,《楚水》副刊给我推送《插在窗棂上的镰刀》刊用消息,既是激励,也是鞭策。今年共写了三篇关于农具的文字,但收获不少,开篇的《跳板的眼睛》获得第三届《稻河》文学奖,奖金立马给了邮局,订阅了一些杂志。关于秤的故事,国土资源报的王希老师改了题目很出彩——《诚如秤》,并占了一期报纸的头条。

不忘初心,依旧是一个淡泊人。到机关工作快15个年头,这些年,吃过同事们的喜糖、喜蛋,参加过送别的吊唁,仿佛就辗转在这个生命轮回中明白世理,淡泊了许多,积极做好配角,摆正自己,能做的事尽力做好,完成3辆汽车处置,2辆新车手续办理,系统的系列文明创建的申报工作,完成市局625生态国土文学映像组稿,广发英雄贴,得到文友们大力支持,我也弄了一篇《乡村国土员》,混了兴化报个脸熟。

菽水承欢,依旧是一个村庄的守望者。时常邀请父亲吃早茶,喝小酒,听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7 16:40)
标签:

碌碡

石磙

一队

场沟

分类: 乡村物事

       

    远在乡下,还有谁能为一块碌碡流泪的人。

    窗外,布谷鸟把墨绿的麦地叫染得金黄起来。母亲扔下手中针线活,从柜下摸出干渴的老城砖,往门前榆树下的水桶里一丢,老城砖“咕噜、咕噜”冒泡喝着水。

   接下来的日子,老城砖一直就在榆树下水桶里滋润地养着,等待与它的镰刀情人相会,它是父亲那年参加大炼钢时,从废弃的城边捡回的,质地老,耐磨。随着每年两季的相会,它早已从平直变成弯月地凹下去。等到收获季节一结束,母亲立刻把它收藏到柜下,绝对是不会让它迈出大门的。磨好的镰刀呢,有幸跟着父母,转战各处责任地,割完最后一株庄稼后,母亲在刀刃上抹点香油插到窗棂上去了。

    能一直呆在那里的,还能享受阳光雨露的农具,只有碌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1 08:40)
标签:

老物件

镰刀

曾经

麦子

分类: 乡村物事

   

别看不起一把镰刀。

田野里,最后一株稻被卷了刃的镰刀,在我无力不知觉中,放倒。此刻的镰刀正伤痕累累地盯着我,而我却一门心思地要把成熟的庄稼收到手,可没心思与它纠缠。镰刀在和稻秸奋力较量的时候,镰刀是锋利的,锐不可挡,满地成片的稻秸被放倒时,镰刀正盘算着下一场的较量。

这些天,我握着一把镰刀到田里割稻子,用不了多久,就得到河边船头,取出浸泡的青砖,磨上几下,拇指轻轻地镰刃上刮了刮,直了直腰,继续往田野深处走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为国土资源系统里一员,我对有关国土资源方面的信息尤为关注。近日在基层所走访时,我惊喜地发现一块保存较完整的1989年颁发的“兴化市土地管理局荡朱乡土地管理所”牌匾。它不仅记录着新中国土地管理的历史,也反映了一个地方的地理、历史和人文情况,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1988年2月1日,兴化县人民政府批准将兴化县土地管理办公室更名为兴化县土地管理局,一级局建制。在19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