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疼
徐小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150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巴黎政治学院,深夜爬格子爱好者
个人经历
学校:
  • 北京大学 学院/专业专业

    2006年入读

公司:
  • 年月至年月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     历史与政治

《修罗战场》和前作一样,将虚构故事的视角放在了一个已然发生的历史时段当中。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接连在辽东攻城略地的后金军队与明朝军队在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部浑河南岸)发生了一场大型会战。正是在这场战役中,努尔哈赤用“任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战略大败明军先后用了一年时间从全国各地调集起来的所有兵力。这一场战役的失败使明朝兵力尽失、精英尽损,这次失败也标志着明朝正式迈入了风雨飘摇的末世。在这场战役中,最先抵达萨尔浒战场的是由辽东名将李如松旧部杜松所率领的西路军,也是电影主角沈炼和陆文昭所在的部队。由于杜松求功心切,西路军在连夜急行军的疲乏之态下贸然挺进浑河北岸,被后金军队用很短的时间完全击溃。也正是这场如阿修罗与帝释天战斗之所一般“几万条人命,割草一般就没了”的惨烈战败,引出了影片的主题——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个活法。

"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个活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3月,我去参加北电文学系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在面试的时候被问了几个问题。


张献民老师:你喜欢历史对吗?最喜欢哪一个朝代的历史呢?

我:我喜欢明朝。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

我:因为明朝是离我们很近的一个朝代,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上和今天有着许多共通之处,甚至连说话方式都已经和今天很相近了。明朝也是市民社会和白话小说的发源阶段,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张献民老师:那你看过描写明朝的电影?

我:我看过,印象最深的是三部,我个人认为可以被称作“明末三部曲”,分别是《绣春刀》、《大明劫》和《柳如是》。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这么说?

我:这三部电影都是以崇祯朝为背景,分别讲了崇祯朝的开始、中段和结尾,分别讲了三个明末乃至明亡的的重要议题——党争、民乱和外族入侵。

孟中老师:从商业上来讲,《绣春刀》比另两部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3月,我去参加北电文学系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在面试的时候被问了几个问题。


张献民老师:你喜欢历史对吗?最喜欢哪一个朝代的历史呢?

我:我喜欢明朝。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

我:因为明朝是离我们很近的一个朝代,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上和今天有着许多共通之处,甚至连说话方式都已经和今天很相近了。明朝也是市民社会和白话小说的发源阶段,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张献民老师:那你看过描写明朝的电影?

我:我看过,印象最深的是三部,我个人认为可以被称作“明末三部曲”,分别是《绣春刀》、《大明劫》和《柳如是》。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这么说?

我:这三部电影都是以崇祯朝为背景,分别讲了崇祯朝的开始、中段和结尾,分别讲了三个明末乃至明亡的的重要议题——党争、民乱和外族入侵。

孟中老师:从商业上来讲,《绣春刀》比另两部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3月,我去参加北电文学系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在面试的时候被问了几个问题。


张献民老师:你喜欢历史对吗?最喜欢哪一个朝代的历史呢?

我:我喜欢明朝。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

我:因为明朝是离我们很近的一个朝代,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上和今天有着许多共通之处,甚至连说话方式都已经和今天很相近了。明朝也是市民社会和白话小说的发源阶段,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张献民老师:那你看过描写明朝的电影?

我:我看过,印象最深的是三部,我个人认为可以被称作“明末三部曲”,分别是《绣春刀》、《大明劫》和《柳如是》。

张献民老师:为什么这么说?

我:这三部电影都是以崇祯朝为背景,分别讲了崇祯朝的开始、中段和结尾,分别讲了三个明末乃至明亡的的重要议题——党争、民乱和外族入侵。

孟中老师:从商业上来讲,《绣春刀》比另两部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臣於前月曾具疏,明臣迂戇之性,慮有乘病構機,陷臣於罪者,然猶妄意之,而未敢以為實也。今歷聞人言,則有可駭可怖,不敢不忍死一奏者。台臣衛周胤、韓文銓,皆奉特旨議處,與奄奄病臣何涉?乃周胤見臣病正危,反出一疏,謂臣病之或重或輕,未知真偽;而文銓又出一疏,陰陽其詞,非欲陷臣以規卸,即欲陷臣以洩密,何二臣不約而同也!憶昨歲告警時,臣以病餘任捕務,倉廠庫獄毖防不暇,而諸臣忽欲推臣為宣督,臣亦不敢辭也。即今已成廢人,而猶冀他日稍痊,求為督、撫以當寇。皇上察臣平生,曾有畏難避恐之心乎?日者關外之警,聞兵科已有公疏參臣病誤,臣甚服之。乃又聞有公疏以謂臣尚可伏用,奉有調理商榷之旨。信如諸臣之言,豈謂封疆不妨久誤,而樞員必無生理耶?臣每嘆前此樞臣,大率多不得其死者,如楊嗣昌死於行間,而猶不免追論。至臣今日,則已千機萬措,似終不容臣得正而斃也!嗟乎!同是國家之臣子也,何以一登司馬之堂,則時不論久暫,罪不論重輕,死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图为土耳其国防部提供的俄机飞行路线图(绿线),称俄机侵犯了土领空(浅黄区)。对照左下比例尺,俄飞越土领空的距离不到4公里,以苏24的速度估计也就二十秒左右,土耳其的F16是如何能做到起飞、搜索、锁定、追踪、发射这一系列动作的?这恐怕不是俄罗斯抄近道翻绿化带不小心被浇水喷头击中裤裆,而更像一次蓄谋。

关于侵犯领空,大家还记得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吗?当时美机来到南海上空侦查,我方先是警告,然后派出两架飞机起飞,进行监视和拦截。在此过程中,我一架歼8II被美EP3撞击,致我飞行员王伟牺牲。除了至今真相不明的撞击,双方未产生交火。对比这次事件,土耳其17秒就打下俄机,除了伏击真没别的可说。

当然,对比两次不同的国际局势和当事国国情国力也可以看出些什么。2001年上半年时,小布什视中国为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是其推行亚太战略的重要障碍。好在9月恐怖袭击发生,美国战略重心从此转向中东,中国才逐渐获得发展空间。所以为什么911这么多中国人叫好,因为4月1日的撞机事件让太多人寒心了。

而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3 20:16)
标签:

杂谈

(一)

正德七年春,上微服幸金陵。金陵有欢场曰漱月斋,因其紧濒秦淮河,凭窗而望每夜月光粼粼而名之。

漱月斋有名妓曰戴陶姜,眉目顾盼生姿,体态温婉袅娜。上召之侍筵,戴氏以吹箫乐上,上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朱常洵见过的,洛阳城里下过的最大的雪。

朱常洵在洛阳城呆了二十七年。从二十八岁到五十五岁,大半辈子都在这里。洛阳城这个废旧的古都,早已成为了朱常洵的第二个家——莫如说是唯一一个家。

这是崇祯十四年的正月二十一,洛阳城内白雪皑皑。起事的农民军就在城外,窜天的营火将半天的雪片都烤化了。整个洛阳城,能逃走的都已经逃走了,无论是人、牲畜还是飞鸟和野兽;城内只剩下与这个古都一般废旧的房屋和篱笆,还有朱常洵,仿佛腿被人锯了似的,逃也逃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9:41)
标签:

杂谈

刘男回到家里,脱掉了外套。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和她五岁那年一样。

尽管她的砖屋子没有窗户,晒不到今天热烈的太阳,但薄薄的一层墙壁早已经将热气迎了进来。

这才三月底呢,刘男想,就这么热。

小璐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想她是渴了。刘男撑着腰站起来,慢慢地踱到房间的另一角,拿起白铁锅里的瓢,往一个裂了口的瓷碗里倒水。

水声好听。刘男想。

看到刘男端着水走到自己跟前,小璐还是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给小璐喂水,水散了一床。小璐咳个不停。

刘男伸手给了小璐一巴掌。

刘男捧着自己刺痛的手哭了。

现在,杨鑫宇不会来阻止她打小璐了。

杨鑫宇死了。

“我从小挨爸爸的打。我发誓我绝不打小璐。”刘男对杨鑫宇发誓。

“好。你哪怕打我,也不打小璐。”杨鑫宇说。

刘男是被派出所叫去的。

派出所的民警说,他们找到的杨鑫宇的手机,只存了一个号码,就是刘男的。

刘男想看看手机,但派出所把手机封在了袋子里。

“现在这个是证物,等到结案了会通知家属拿走。”一个年长的警察在远处说。他脱下帽子放在一边,头顶冒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7:17)
标签:

杂谈

那是我五岁时一个温暖的春天的天气,小卖部的张阿姨来敲门。

“刘哥在吗,有电话。”

那时候新村里只有小卖部有电话。狭窄的小卖部还有很多东西,酱油,盐,醋,白糖,老酒,油,酱菜。都装在棕色的老坛子里,在昏黄的灯光下发出油黑的亮光。没有事的时候,张阿姨就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地坐着看电视。电视里面有人在唱:

“门塞敢,西否七散最够,挖仔,另有够醋比挺够……”

我想,黑白的电视而且应该比我有意思;我拿着空的可乐瓶去打酱油的时候,要叫她好几声,她才懒洋洋地站起来,伏在玻璃柜台上,探出身来看看我,一边捶着自己的腰。我掏出皱巴巴的钱递给她,她便从柜台里慢慢走出来,用长长柄子的勺子,从坛子里挖出酱油来给我,然后又再慢慢走回柜台里面坐下,继续看电视。

我把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看到张阿姨。

张阿姨穿着黑色高领线衣,戴着脏兮兮的围裙,围裙上有一个口袋,里面放着的是钱。她抬起戴着积满污渍的袖套的手,想推开——她以为是——被她敲开的门。

“哎呀妈呀!”

张阿姨被我吓了一跳。我就站在门缝里,屋里没开灯,黑得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