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疼
徐小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93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巴黎政治学院,深夜爬格子爱好者
个人经历
学校:
  • 北京大学 学院/专业专业

    2006年入读

公司:
  • 年月至年月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臣於前月曾具疏,明臣迂戇之性,慮有乘病構機,陷臣於罪者,然猶妄意之,而未敢以為實也。今歷聞人言,則有可駭可怖,不敢不忍死一奏者。台臣衛周胤、韓文銓,皆奉特旨議處,與奄奄病臣何涉?乃周胤見臣病正危,反出一疏,謂臣病之或重或輕,未知真偽;而文銓又出一疏,陰陽其詞,非欲陷臣以規卸,即欲陷臣以洩密,何二臣不約而同也!憶昨歲告警時,臣以病餘任捕務,倉廠庫獄毖防不暇,而諸臣忽欲推臣為宣督,臣亦不敢辭也。即今已成廢人,而猶冀他日稍痊,求為督、撫以當寇。皇上察臣平生,曾有畏難避恐之心乎?日者關外之警,聞兵科已有公疏參臣病誤,臣甚服之。乃又聞有公疏以謂臣尚可伏用,奉有調理商榷之旨。信如諸臣之言,豈謂封疆不妨久誤,而樞員必無生理耶?臣每嘆前此樞臣,大率多不得其死者,如楊嗣昌死於行間,而猶不免追論。至臣今日,則已千機萬措,似終不容臣得正而斃也!嗟乎!同是國家之臣子也,何以一登司馬之堂,則時不論久暫,罪不論重輕,死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图为土耳其国防部提供的俄机飞行路线图(绿线),称俄机侵犯了土领空(浅黄区)。对照左下比例尺,俄飞越土领空的距离不到4公里,以苏24的速度估计也就二十秒左右,土耳其的F16是如何能做到起飞、搜索、锁定、追踪、发射这一系列动作的?这恐怕不是俄罗斯抄近道翻绿化带不小心被浇水喷头击中裤裆,而更像一次蓄谋。

关于侵犯领空,大家还记得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吗?当时美机来到南海上空侦查,我方先是警告,然后派出两架飞机起飞,进行监视和拦截。在此过程中,我一架歼8II被美EP3撞击,致我飞行员王伟牺牲。除了至今真相不明的撞击,双方未产生交火。对比这次事件,土耳其17秒就打下俄机,除了伏击真没别的可说。

当然,对比两次不同的国际局势和当事国国情国力也可以看出些什么。2001年上半年时,小布什视中国为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是其推行亚太战略的重要障碍。好在9月恐怖袭击发生,美国战略重心从此转向中东,中国才逐渐获得发展空间。所以为什么911这么多中国人叫好,因为4月1日的撞机事件让太多人寒心了。

而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3 20:16)
标签:

杂谈

(一)

正德七年春,上微服幸金陵。金陵有欢场曰漱月斋,因其紧濒秦淮河,凭窗而望每夜月光粼粼而名之。

漱月斋有名妓曰戴陶姜,眉目顾盼生姿,体态温婉袅娜。上召之侍筵,戴氏以吹箫乐上,上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朱常洵见过的,洛阳城里下过的最大的雪。

朱常洵在洛阳城呆了二十七年。从二十八岁到五十五岁,大半辈子都在这里。洛阳城这个废旧的古都,早已成为了朱常洵的第二个家——莫如说是唯一一个家。

这是崇祯十四年的正月二十一,洛阳城内白雪皑皑。起事的农民军就在城外,窜天的营火将半天的雪片都烤化了。整个洛阳城,能逃走的都已经逃走了,无论是人、牲畜还是飞鸟和野兽;城内只剩下与这个古都一般废旧的房屋和篱笆,还有朱常洵,仿佛腿被人锯了似的,逃也逃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9:41)
标签:

杂谈

刘男回到家里,脱掉了外套。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和她五岁那年一样。

尽管她的砖屋子没有窗户,晒不到今天热烈的太阳,但薄薄的一层墙壁早已经将热气迎了进来。

这才三月底呢,刘男想,就这么热。

小璐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想她是渴了。刘男撑着腰站起来,慢慢地踱到房间的另一角,拿起白铁锅里的瓢,往一个裂了口的瓷碗里倒水。

水声好听。刘男想。

看到刘男端着水走到自己跟前,小璐还是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给小璐喂水,水散了一床。小璐咳个不停。

刘男伸手给了小璐一巴掌。

刘男捧着自己刺痛的手哭了。

现在,杨鑫宇不会来阻止她打小璐了。

杨鑫宇死了。

“我从小挨爸爸的打。我发誓我绝不打小璐。”刘男对杨鑫宇发誓。

“好。你哪怕打我,也不打小璐。”杨鑫宇说。

刘男是被派出所叫去的。

派出所的民警说,他们找到的杨鑫宇的手机,只存了一个号码,就是刘男的。

刘男想看看手机,但派出所把手机封在了袋子里。

“现在这个是证物,等到结案了会通知家属拿走。”一个年长的警察在远处说。他脱下帽子放在一边,头顶冒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7:17)
标签:

杂谈

那是我五岁时一个温暖的春天的天气,小卖部的张阿姨来敲门。

“刘哥在吗,有电话。”

那时候新村里只有小卖部有电话。狭窄的小卖部还有很多东西,酱油,盐,醋,白糖,老酒,油,酱菜。都装在棕色的老坛子里,在昏黄的灯光下发出油黑的亮光。没有事的时候,张阿姨就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地坐着看电视。电视里面有人在唱:

“门塞敢,西否七散最够,挖仔,另有够醋比挺够……”

我想,黑白的电视而且应该比我有意思;我拿着空的可乐瓶去打酱油的时候,要叫她好几声,她才懒洋洋地站起来,伏在玻璃柜台上,探出身来看看我,一边捶着自己的腰。我掏出皱巴巴的钱递给她,她便从柜台里慢慢走出来,用长长柄子的勺子,从坛子里挖出酱油来给我,然后又再慢慢走回柜台里面坐下,继续看电视。

我把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看到张阿姨。

张阿姨穿着黑色高领线衣,戴着脏兮兮的围裙,围裙上有一个口袋,里面放着的是钱。她抬起戴着积满污渍的袖套的手,想推开——她以为是——被她敲开的门。

“哎呀妈呀!”

张阿姨被我吓了一跳。我就站在门缝里,屋里没开灯,黑得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1:49)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坐在椅子上,从两点到四点,一直等着一个微妙的声音。

咝咝咝。

就好像是冬眠完后的瘦蛇,扭动着从地穴里游移出来似的,氢气、一氧化碳和甲烷,混杂着硫醇的臭味,从厨房里钻出来。

万今捏着一个打火机,另一手拈着一枝并不存在的烟。万今拇指上的茧子同打火机的滚轮摩擦的时候有类似的咝咝声。

万今手边放着一盒蛋糕。他想点烟的时候,就吃蛋糕。蛋糕吃完了,他便就枯坐在那里,在臭味里继续等待。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之江大学的工作证和火车票。

还有一场研讨会没有参加。

万今摸了摸鼻子。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放下打火机,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他用发蜡整理了头发,换上了崭新的袜子和领带。

这样,虽然屋子里的臭气还未散尽,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2 16:19)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之江大学的工作证和火车票。

还有一场研讨会没有参加。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他用发蜡整理了头发,换上了崭新的袜子和领带。

这样,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他把拥挤的人潮甩在了身后。

———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1 16:40)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的教师资格证和火车票。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

穿上这身衣服,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炸,政府都他妈是吃屎的吗!一个罪犯都抓不到,纯粹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每个月扣我几千块的税,还不如去喂猪!应该炸死的是那些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1 16:20)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的教师资格证和火车票。

好吧。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

穿上这身衣服,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炸,政府都他妈是吃屎的吗!一个罪犯都抓不到,纯粹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每个月扣我几千块的税,还不如去喂猪!应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