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疼
徐小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15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巴黎政治学院,深夜爬格子爱好者
个人经历
学校:
  • 北京大学 学院/专业专业

    2006年入读

公司:
  • 年月至年月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1-15 19:41)
标签:

杂谈

刘男回到家里,脱掉了外套。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和她五岁那年一样。

尽管她的砖屋子没有窗户,晒不到今天热烈的太阳,但薄薄的一层墙壁早已经将热气迎了进来。

这才三月底呢,刘男想,就这么热。

小璐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想她是渴了。刘男撑着腰站起来,慢慢地踱到房间的另一角,拿起白铁锅里的瓢,往一个裂了口的瓷碗里倒水。

水声好听。刘男想。

看到刘男端着水走到自己跟前,小璐还是呆呆地坐在床板上。刘男给小璐喂水,水散了一床。小璐咳个不停。

刘男伸手给了小璐一巴掌。

刘男捧着自己刺痛的手哭了。

现在,杨鑫宇不会来阻止她打小璐了。

杨鑫宇死了。

“我从小挨爸爸的打。我发誓我绝不打小璐。”刘男对杨鑫宇发誓。

“好。你哪怕打我,也不打小璐。”杨鑫宇说。

刘男是被派出所叫去的。

派出所的民警说,他们找到的杨鑫宇的手机,只存了一个号码,就是刘男的。

刘男想看看手机,但派出所把手机封在了袋子里。

“现在这个是证物,等到结案了会通知家属拿走。”一个年长的警察在远处说。他脱下帽子放在一边,头顶冒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7:17)
标签:

杂谈

那是我五岁时一个温暖的春天的天气,小卖部的张阿姨来敲门。

“刘哥在吗,有电话。”

那时候新村里只有小卖部有电话。狭窄的小卖部还有很多东西,酱油,盐,醋,白糖,老酒,油,酱菜。都装在棕色的老坛子里,在昏黄的灯光下发出油黑的亮光。没有事的时候,张阿姨就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地坐着看电视。电视里面有人在唱:

“门塞敢,西否七散最够,挖仔,另有够醋比挺够……”

我想,黑白的电视而且应该比我有意思;我拿着空的可乐瓶去打酱油的时候,要叫她好几声,她才懒洋洋地站起来,伏在玻璃柜台上,探出身来看看我,一边捶着自己的腰。我掏出皱巴巴的钱递给她,她便从柜台里慢慢走出来,用长长柄子的勺子,从坛子里挖出酱油来给我,然后又再慢慢走回柜台里面坐下,继续看电视。

我把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看到张阿姨。

张阿姨穿着黑色高领线衣,戴着脏兮兮的围裙,围裙上有一个口袋,里面放着的是钱。她抬起戴着积满污渍的袖套的手,想推开——她以为是——被她敲开的门。

“哎呀妈呀!”

张阿姨被我吓了一跳。我就站在门缝里,屋里没开灯,黑得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1:49)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坐在椅子上,从两点到四点,一直等着一个微妙的声音。

咝咝咝。

就好像是冬眠完后的瘦蛇,扭动着从地穴里游移出来似的,氢气、一氧化碳和甲烷,混杂着硫醇的臭味,从厨房里钻出来。

万今捏着一个打火机,另一手拈着一枝并不存在的烟。万今拇指上的茧子同打火机的滚轮摩擦的时候有类似的咝咝声。

万今手边放着一盒蛋糕。他想点烟的时候,就吃蛋糕。蛋糕吃完了,他便就枯坐在那里,在臭味里继续等待。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之江大学的工作证和火车票。

还有一场研讨会没有参加。

万今摸了摸鼻子。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放下打火机,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他用发蜡整理了头发,换上了崭新的袜子和领带。

这样,虽然屋子里的臭气还未散尽,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2 16:19)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之江大学的工作证和火车票。

还有一场研讨会没有参加。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他用发蜡整理了头发,换上了崭新的袜子和领带。

这样,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他把拥挤的人潮甩在了身后。

———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1 16:40)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的教师资格证和火车票。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

穿上这身衣服,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炸,政府都他妈是吃屎的吗!一个罪犯都抓不到,纯粹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每个月扣我几千块的税,还不如去喂猪!应该炸死的是那些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1 16:20)
标签:

杂谈

对于万今来说,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早晨。

万今本想了结这一切的。他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让他感觉越来越无趣。他先是拿出了刀,然后又打开了煤气。

直到他看到了上衣口袋里的教师资格证和火车票。

好吧。

于是,从四点钟开始,他便一刻不停地收拾屋子、打扫房间、洗澡和整理行李。他不得不耗费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变得衣冠楚楚;连裤子上的褶,都是一丝不苟的。

穿上这身衣服,他便又是万今了。

现在,之江大学的讲师万今在上衣口袋里揣着车票,手上拎着旅行箱,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里。出租车在泥泞的早高峰中穿行,泥鳅一般地游进了火车东站。

万今穿过和炎热的空气一般粘稠的人群,从贵宾通道登上了列车。他手上拿着的是商务坐席的车票。

万今把行李箱搁到头顶的架子上,便坐了下来,取出眼罩,开始补眠。从四点便开始的对于自己及整个房间的洒扫庭除——他觉得有些累。

在迷糊之间,他听见邻座的男人一边翻看手机新闻,一边不停地念叨着:

“又是煤气爆炸,政府都他妈是吃屎的吗!一个罪犯都抓不到,纯粹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每个月扣我几千块的税,还不如去喂猪!应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写过一本书叫作《想象的共同体》。安德森认为,所民族,是由共同的“文化人造物”,也就是所谓共同的“想象”所构成的。中华民族和朝鲜民族自近代以来,都拥有一种共同的构建民族性的想象——那就是手撕日本鬼子。

从历史上来说,虽然日本和朝鲜都深受中华文化的浸淫,以至于许多文化现象都是几乎一致的,但其与中华文化及中华帝国的脱钩时间却有着显著的差异。或许是由于距离的远近和交通的便利与否,从宋元以降,直至明朝,日本与中华文化的差异变得越来越大。而在这个时间里,日本民族也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地狭和资源匮乏,因此在丰臣秀吉统一了诸国之后,日本民族开始了其对外扩张的步伐。而日本的东面、南面和北面都是汪洋大海,因此只能向西伐明——十九、二十世纪的伐清和侵华也是同样的道理。

而每次日本来打中国,首先倒霉的都是朝鲜。

朝鲜与日本只隔着日本海,紧连着的又是中国的东北;更要紧的是朝鲜是中华帝国的藩属,是中国伸向东方海洋的门户,入侵朝鲜对中国有敲山震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8 14:11)
标签:

杂谈

喜马拉雅在太空飞行已经一千年了。喜马拉雅是一组空间站的总称,包括珠穆朗玛(代号8844)、乔戈里(代号8611)、干城章嘉(代号8586)、洛子(代号8516)、马卡鲁(代号8485)、卓奥友(代号8188)、道拉吉里(代号8167)、马纳斯卢(代号8163)、南迦帕尔巴特(代号8125)、安纳布尔纳(代号8091)、希夏邦马(代号8027)、格重康(代号7952)12艘空间站。2024年9月30日,EAGLES在哈萨克斯坦发射了喜马拉雅号空间站组,12艘空间站组成的“喜马拉雅”号向深空飞去,随即目睹了地球的爆炸。

3035年,幸存下来的喜马拉雅空间站组的成员有5个:

8844(珠穆朗玛,主战斗舰,自身装备三架聚变原子炮、两架深空鱼雷炮和一台激光导向装备。配备3艘侦查艇、4艘装备裂变炮的轰炸艇、7艘轻型战斗艇。)

8586(干城章嘉,辅战斗舰,配备一台聚变原子炮和一台深空鱼雷炮,2艘侦查艇、3艘轰炸艇和5艘战斗艇均已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摧毁,现仅配备了一艘应急和采集用舢艇)

8516(洛子,辅战斗舰,装备两台聚变炮和两台深空鱼雷炮,配备1艘侦查艇、2艘轰炸艇和1艘战斗艇)

8188(卓奥友,主勘采舰,负责勘探及采集周边星系的资源,配备9台勘采用舢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是3035年了。距离地下网络开始运作已经整整1000年了。人类的文明在被巨大的爆炸向后活生生反推了几百年之后,又重新站到了现代科学的顶点上。

这是人类在地下生活的第1010个年头。这是一个普通的年份,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无比寻常。对于所有人来说,所有的日子里都是一样,他们只需要工作,接受注射,工作,接受注射,睡觉,接受注射,再继续工作,就可以重复着他们每一日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毫无其他的波澜。现在的人类,在1010个地下年度之后,变得和1010年前的人有些不太一样。因为缺乏紫外线的照射,所有人的肤色开始变得透明。所有的人几乎没有毛发,因为地下网络恒温的环境下,没有需要靠自身的毛发来保温的部位了。人类的骨骼轮廓开始消失,逐渐变得无比圆滑,皮肤也变得十分光滑——或许和1010年前的蠕虫十分相似。因为黑暗,人类的眼睛变得非常细小;不仅是眼睛,连五官都萎缩了。人类不再需要视觉、听觉、嗅觉和味觉。人类已经没有天敌,所有的其他生命都已经灭绝了——人类在地球上没有天敌。人类唯一的敌人,是宇宙。

在仅剩的地球的运行轨道上,地球的残片组成了一片巨大的沼泽。那些残片成为了无数的小行星,不断撞击着仅剩的地球。每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3 21:47)
标签:

杂谈

1620年,万历四十八年。

朱常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在位三十天, 便一命归西了。虽然父亲朱翊钧驾崩令人心碎,但总归继位是件开心的事,朱常洛也想好了年号“泰昌”。况且他这太子的地位来之不易,原本父亲想死要封弟弟、郑贵妃所生的朱常洵为太子,甚至为此与朝臣大闹别扭!在朝臣的拼死相谏下,身为长子的朱常洛方才得以被立,朱常洵不得不赴洛阳就藩,受封福王。为了庆贺,郑贵妃送给朱常洛四名姿色倾国的美女——这可乐坏了朱常洛!他日日夜夜与这四名美女嬉游玩乐,直到第十天,他突然一病不起。秉笔兼掌御药的大太监崔文升认为,这是内火太旺、急火攻心所致,连忙进上几帖泻药下火。没想到朱常洛一吃崔文升的药,病情反而更严重了。他一天连泻三四十次,当真是要把肠子都拉出来了。

就这样又拉了十天, 鸿胪寺丞李可灼奏说有种灵药,吃了包好。灵药拿上来一看,原来是些红丸——又称“三元丹”。这三元丹极难获得,需要处女初潮、夜班第一滴露水、树顶最先照到阳光的乌梅等等珍奇药引,熬煮多次变成药浆之后辅以红铅、秋石、人乳、辰砂、松脂等精心炮制,制得这三元丹决非一日之功也。这大明国上上下下,都找不到一颗现成的三元丹;人们都称之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