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疼
徐小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65
  • 关注人气:62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悉尼大学/巴黎政治学院,政治学出身,可持续发展加持,咨询业小绿手。Live for what deserves dying for!
个人经历
学校:
  • 北京大学 学院/专业专业

    2006年入读

公司:
  • Ogilvy BJ

    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马航民航客机在乌克兰被击落,虽然恐怖袭击不无可能性,但至今无恐怖组织出来认领,因此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或许不大;又有消息指称普京客机在MH17前经过该地区领空,便有猜测称原本山毛榉瞄准的是普京。由于山毛榉是有发射架而并非肩扛式便携导弹,随便按动发射键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可以猜想,山毛榉背后那只手,一定是某股势力。

1. 按照天朝八点档剧的思路,谁和普京有仇,便是谁打的——这种思路矛头直指乌克兰新政府,以及一直的老冤家美国。有美国撑腰,乌克兰鼓气勇气按下按钮,倒是有可能的。

2. 按照习惯性峰回路转的美剧思路,这种直接的思考方式是行不通的:这必定有人嫁祸给了普京的反对者。那么谁和乌新政府和美国有仇呢?那必定是乌克兰东部武装!

3. 那么,按照腹黑的英剧思路,这件事又是怎么回事呢?很显然,在这件事中,可以把各种可能性都从自己身上摘干净的,就是当时正在天上的普京。这出苦肉计,便是普京自导自演的。俄罗斯在事件后强调,“在哪里坠落就由谁负责”,太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啦!但是英剧编剧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这样就暴露普京是在有辱观众智商。最后结局必须是——最危险的位置必定最安全,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0 12:05)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亲爱的刘涵,

本来想要用电脑来写的,可是那不争气的家伙怎么也开不了机。也怪我对它久疏问候,它大概在和我闹脾气吧。我只好用iPad来写,估计有很多错别字吧,实在对不起。我也很久没有和你联系了,突然写信给你,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奇怪。

我们常在校内聊,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找我们玩,你说回来一定一起吃饭。我总想着来香港的时候找你,可惜我来的次数实在有限,即便来了也匆忙,和你见不上。就在前一段时间龚婷到香港,顺便也看了你,听她说起你的现状,我也觉得放心,知道你在香港过得好,现在也是高端白领Consultant啦。每一次我在国贸吃午饭的时候,总想着你应该也在香港,和我一样,每天九点开工,晚上下班总是没点,常常加班,午饭和晚饭都是找个地方随便解决一下,一逮到空就疯狂地出去玩。我们始终都一样,七年以来,都是一样地念书,谈恋爱,毕业,找工作,工作,放假,出去旅游……所有彼此的影子,我们都能互相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样。

刘涵,我记得你第一天走进C307,那间现在早就变得高端洋气上档次,但在7年前还是一间拥有很多已经坏了和随时都会坏的椅子的半圆形教室时的场景。我们和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凉拌伽师瓜

(原文写于2009年,现在重po很有必要,仅供大家参考)

 

    一直以来,坊间都流传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这样的言论,从网络时代到来之前,就已经通过古老版的邮政垃圾信件和种种文学书籍散布开来。2009年11月,随着美国电影《2012》的上映,电影中逼真的灾难场面更让这种言论更加甚嚣尘上,人们纷纷奔走相告,甚至有人开始抢购蜡烛——因为“预言”说,“21日太阳落下以后,22日的朝阳永远不会到来”;而另一个版本则是说,21日之后,地球将会陷入三天三夜的黑暗。

 

    咱不是天文专业的,所以不好妄语黑暗什么的;所以只从这个谣言的来源说起——这个传说,来自于古代玛雅文明的石刻,因为玛雅文明的历法石刻,到了2012年12月21日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玛雅文明与西班牙人登上美洲大陆之后遇到的、我们耳熟能详的位于今天墨西哥的阿兹特克文明和位于今天秘鲁的印加文明不同,阿兹特克人的科技和文化尚算发达,印加人则只能算是“比较文明”——他们甚至没有进化出自己的文字,只是结绳记事。与玛雅文明相比,阿兹特克人与印加人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分类: 谁人不会流口水
今天和一位在某出国论坛上认识的男孩吃饭,他骗我说是国内某top2学校国际政治博士,还经常去国外考察,刚开始聊QQ的时候还没有注意,聊了大概有两个星期(他老说忙也没怎么细聊),后来见了面,才感觉被骗了,姐妹们一定要小心吖!

       说说我为啥知道他是骗我的: 
     

        衣着太令人失望,一般我们看到的搞政治的,比如白宫啊,参众议院啊,或者斯巴达代表,一般都是西装革履吧,大H随便走,再不济也是和米蓉泥一样穿个有质感的格子衬衫加卡其裤子吧,他却穿个裤衩趿拉个拖鞋,穿个文化衫,一看就是屌丝。

 
       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他不好意思的说是写论文太忙了也不讲究这个。但是显然是借口,虽然我知道现在生活不便宜,但是都拿工资的人了,理发都理不起吗?

 
       我挑了一家有情调的俄餐厅,他感觉那个地方很无聊,还拿着菜单说其实这些牛排啊什么的本质都一样,没啥区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上石油开采漏油赔偿三案例 

 


徐粟影


 


 


从2011年6月渤海蓬莱19-3油田漏油事故发生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沿岸受害渔民仍然没有得到妥善的赔偿,事故对环境所造成的污染也仍然没有被妥善处理。由此,就引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政府、企业和个人的社会责任,即对社会“为善”。从狭义看,政府、企业或个人应当为维持经济发展与生态平衡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而从更广义的平台上看,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环境与人都是重要的社会组成部分,因此,除去现今热议的环境利益,人的利益也应当被考虑。


在中国,商业活动的利益相关方除了一般性企业以外,还包括政府及国有企业、国际组织(政府间组织及非政府组织)和公民个体。这些利益相关方,均是社会责任这个大舞台上的重要角色。而国际合作项目比独资项目更复杂、牵涉利益相关方更多,理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对世界各国来说,能源都是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要素;石油更是被称作“工业的血液”,是一国必不可少的战略资源。然而,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推动一国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2 20:45)

在校内上应一位高中老师的邀请,给师弟师妹们写的一些学习心得。也在这里贴出来,以期对各位初高中的莘莘学子有所帮助。

(不过,校内上大家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烦恼了……好在我的好友列表中似乎有几个还在念高中的好友,权当过来人跟大家聊聊高中时的经历吧。)

学习这个东西,没有人是天生有兴趣的;无论是班里的学霸也好,爱因斯坦般的Geek也罢,很难说有谁是生下来就对“学习”这个玩意儿感兴趣的。日语把学习写作汉字“勉强”,也证明了我们东亚人对学习到底有多头疼。(其实西方人也一样,看他们连两位数的加减法都算不好的抓耳挠腮样,真替他们着急。)但是,想要学习好,没有兴趣却是万万不能的。怎么办?

兴趣是要后天培养的。幸运的是,我从小对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回学校的时候从东门下了地铁。我穿着黑色的羽绒服,戴着黑色的眼睛,围着一条曾被人说是有五四遗风的围巾。我沿着中关村北大街——这条证明北大在北京人民眼中崇高地位的大街走向东门,一边在口袋里掏着校园卡。校园卡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掏都无法把它从异次元当中拉出来。
从我身后走上来一对岭南口音的夫妻,好像在争论着什么。我只听见了他们说了一句“问一下同学吧”,就看见他们向我走来。“同学,问一下,北大的西门怎么走啊?”
我说:“这里是东门,进了学校,往西边走,就是东门了。”
这对夫妻当中的那个阿姨说:“咦,东门不是刚才我们经过的那个门吗?”说完往北边指了一下。
我想他们大概刚经过了遥感楼旁边的那个门。南方人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太正常了,我说:“这边是北大的东面,这里有三个门,都是东边的门。您要去的西门在西面,在学校的另一面。”
阿姨说:“哦,要走多久啊?”
我说:“大概十几二十分钟吧。您要从博雅塔那边走,可能得二十多分钟。”
阿姨说:“哦,那我们一会儿还回东门坐地铁。”
我说:“不用,西门那里有公交车,到海淀黄庄、到西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7 13:51)
屁京大学的校徽是一个巨大的英文字母P,因此,在屁京大学的校园里,停满了大大小小,高端低端,各色各地牌照的车辆。这些车辆,有的是来送快递的,有的是来送外卖的,有的是来听课的,有的是来视察的,有的是来接送孩子的,有的是来接送second milk的,还有的是炒股、创业、开网店、搞团购的先富起来的同学们用来带动后富的。在这些车辆之中,间或夹杂着几幢破旧不堪的、从中发出古旧钢架双层床不堪重负的吱呀作响声的、楼内只有因堵塞而臭气熏人的公用洗手间却没有公用浴室的宿舍楼,一些外墙刻意用外表粗糙色泽凌乱的灰色石块装饰的、内壁洁白粉嫩、地板光可鉴人、暖气熏得学生睡的教学楼,还有每个大学都不可或缺的、墙壁和地板都粘了一层厚厚的从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积累的黑黄油垢的、永远飘荡着奇怪味道的、容器大小及其可疑的、永远喂不饱如狼似虎的屁京大学学生们的食堂。
每当屁京大学的学生因缺乏油水和运动过量而削尖的臀部穿过一辆又一辆远光灯大开得奥迪和红旗,躲过一次又一次金杯和东南的冲锋,叹过一遍又一遍停在不远处的阿斯顿马丁和美洲豹,这些臀部,如果因为老师拖堂或者自己在教室里睡过头而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6 13:11)
不要问我今天为什么这么话痨非要连着发两篇博文以喷射我的码子欲望,只是今天的事让我头脑中充满了不得不喷射出来的粘稠状小文章。

作为一个资深腐宅女(或者叫我居里夫人也可以),网购自然是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然说到网购,那么收快递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经历。我曾无数次地幻想快递在运送过程中的种种经历,他们是不是被排成整齐的一队队,通过超长传送带,从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排着整齐的队伍,每个快递都铭记自己的使命和目的地,自动地不断地变换轨道,向自己的真命天子驶去?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快递,是大一入学时去五四体育馆领取从家里寄来的几大箱行李。每个箱子上都被老妈用胶带裹得严严实实,用她一看就是师从高人练习十几年的书法仔细地写上我的学校、院系和姓名。在体育馆里,由某铁快运统一运来的某京大学新生行李好像乍入兵营的新兵蛋子一样拘谨而不知所措地分院系集中着,每个人领取自己的行李之后在出口处做好登记,门口有各种收钱不收钱的三轮板车为您服务。每到这时候,总是有些师兄逡巡在行李领取处的门口,希望能够接上一两个素昧平生的鲜嫩萝莉师妹,为她们效个犬马之力,从而开始一段此间的故事。可惜那些师妹不是早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6 12:12)
中午的时候下了几滴小雨,路上略有积水。穿着凉鞋我通常都是很小心地走道,生怕带起水滴沾上自己的裤子和鞋子。其实沾在裤子上倒还行;我最讨厌的就是凉鞋上, 尤其是凉鞋和脚趾交会的那块儿沾上水。一旦这个地方湿润起来,会让我的脚趾发僵、情绪失控、精神崩溃,进而无法继续走路。

这种神经质的讨厌来自于尚且能被称作萝莉的时候的一次旅游。那时还是中学生,又红又专,对于陕北革命圣地——某安市极其向往,特意前往拜谒宝塔山和枣园,领略毛主席曾经战斗过的窑洞,接受共产主义最高境界——呼儿黑哟一人一个女学生的精神洗礼(其实只不过是特地游览国统区榆林之后的顺便之旅)。当时的我住的某酒店,墙壁上画的都是毛主席、周总理和朱总司令还有其他一众大大小小的共党元勋们登高指点江山、黄土高坡上汉子婆姨跳大秧歌欢庆解放、还有头上绑着羊肚巾的大叔咧开大嘴跳腰鼓之类的沸腾场面,让我这来自于终年霪雨霏霏、充满靡靡之音、国民党反动派老巢某江省的堕落少年精神为之一震。
该酒店貌似豪华,但是服务素质十分堪忧。某条浴巾被我不小心弄脏了一点(大概就是掉在地上被我的鞋踩了一脚),退房时长得像是一首不羁信天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