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小年
许小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525
  • 关注人气:5,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许小年简介
曾任职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麻省Amherst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曾经发表“中国股市推倒重来论”,引发证券市场震荡。许小年在2001年9月主笔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目前的市场调整是不可避免、也是健康的,甚至估计当指数跌到1000点左右才可能是“较干净”的市场,中国的股市应该推倒重来。他对中国证券市场从“企业本位论”转变到“股东本位论”的言论,引起了业界的强烈关注和极大争议。
  曾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许先生为人直率,敢为敢言,有评论说,他看似惊人的言论之下,隐藏着经济学家的独立精神和最朴实的市场经济原理。
简历

  1953年出生
  1975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获电机工程学士学位
  198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获工业经济学硕士学位   
  1981年-1985年,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1991年毕业于加州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1991年-1995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Amherst学院担任助理教授   
  1996年,任世界银行咨询师   
  1997年-1998年,任美林证券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   
  1999年加盟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被聘为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   
  2004年2月,许小年离开中金,加入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任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当年4月,在被问及中欧是他的一个长期选择还是一个过渡时,许小年的回答是,“资本市场上有一个很知名的‘随机行走原理’,我也是‘随机行走’。”
  2005年4月,成立仅数月的北京高华证券高调宣布任命许小年为研究部主管,常驻北京。2005年12月,升任高华副董事长。然而,在此期间,以其名义发表的研究报告仅寥寥数篇,这似乎已经注定了他的离开。
  2006年11月初,以顾问的身份加盟嘉实基金,同时继续在中欧担任教授。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我们的每一个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都应该认真地去学习华为的经验。

为什么华为在它弱小的时候,在它销售额只有十几亿的时候,就可以拿出钱来投资芯片?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这是理念上、观念上的差别,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

知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曾在一次演讲中如是说。

形式上可以模仿,技术上可以跟随,但理念上、观念上的差别,很难追平。

做企业,形而上的东西决定了企业的物质状态。

近日,在面对机构调研时,华谊兄弟的王中军深刻反思了企业的种种错误。

除了“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问题之外,王中军特别提到了“核心价值是否健康才是企业发展的根本。”

什么叫核心价值呢?

作为国内最为知名的影视公司,影视业务和大文旅业务无疑是华谊的核心竞争力,但王中军还强调了自己和公司的“信心和勇气”。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反思自己的理念失误,可能也就不会一年亏损近10亿了。

王中军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到腾讯来跟大家做个交流。

腾讯是家很年轻的公司,一进门就能感觉到这里朝气蓬勃,这是毫不奇怪的,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才会有创新。

来到腾讯,先要把丑话说在前面。大家可能知道我的观点,随着互联网技术在方方面面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冲击,各种各样的说法冒了出来,其中影响很大的一个叫作“互联网思维”。我从一开始就否定这样的提法,直到今天没有改变。如果等下我的讲话听上去对互联网不够恭敬,请在座各位多多包涵。

刚才主持人谈到,今天的主题是“零售的商业本质”,为什么不在前面加个“新”字?眼下新名词太多,看不到什么新内容,“新零售“搞不好又是一个压垮自己的虚幻概念,就像刚退烧不久的P2P和O2O一样。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新零售,也没有什么旧零售。我们就谈零售好了,如果不了解零售的商业本质,不了解零售业的规律,无论做新零售还是旧零售,都不会获得成功。

对于其他传统行业也是同样的道理,在进入之前,先要搞清楚这个行业的商业本质,然后再思考互联网如何有助于解决商业的本质问题。互联网不可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来到这里跟大家做交流。刚才演讲的两位企业家很有代表性,一个是“割韭菜的”,一个是“种韭菜的”。在商学院,“割韭菜的”叫做交易型企业家,“种韭菜的”叫做创新型企业家,这两类企业家都对市场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从短缺经济转变为过剩经济;从野蛮成长的时代转变成日益规范的时代;从信息不对称、信息传播缓慢的时代转变成当下的互联网时代。随着时代变化,这两类企业家的角色也在重新进行分配。

  投资与投机的“猫鼠之道”

  具体而言,交易型企业家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是因为随着市场的规范和技术的发展,信息不对称程度越来越低,尽管还存在,但是比过去得到了很大的缓解。而交易型企业家主要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取收益,只有在市场上还存在着大量没有被满足的需求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他的作用。

  我并不是贬低交易型企业家,也并不是说各位做投资就一定要投创新型企业。我不反对投机,投机是市场经济中永远存在的现象,但是作为理财人、投资者,有几个关系需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本文为2017年9月9日在优客工场、标准排名主办,时尚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全球INS大会上的演讲:创新无风口。
       各位年轻的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到这里来,感觉受到了文化的冲击。我发现,我大概是到场人员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至少属于年龄最大的一个群体。这样的氛围令我感觉既新鲜又新奇,所以又产生了一些新的感受,希望与大家进行分享。

创业不在于未来,而在于眼前

今天的主题是展望未来。我想,我们这一代人代表的也许是过去,是眼前的现在,而在座这么多朝气蓬勃的年轻朋友,我想他们能够代表未来。用流行的词汇表达,我想跟大家share(分享)的就是,为了使你们所展望的未来变成现实,所以,不可以忽视你们眼前的现实。

为什么说,年轻人能够代表未来呢?因为他们是当前创业的主体。但是,创新也好,创业也罢,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所以,未来也一定要从脚下开始,再一步一步向未来延伸。也就是说,你尽可以展望前方的目标,但是不应该忽视脚下的道路。否则,你不但可能会摔跟头,而且很有可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昨日,在达晨创投主办的“达晨2016年经济论坛”上,经济学家许小年发表了演讲。他认为,中国经济是L型走势,即长期在底部徘徊,长期处于低增长状况。

      宏观经济低迷,中国经济是不是就没希望了?许小年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宏观经济越差,微观经济越有希望。

     “因为穷则思变,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根本就不求变。”许小年说,“宏观经济越差,微观经济转型创新的动力和压力就越强。”

      他同时指出,在创新的道路上,出现了很多误导性概念,比如“互联网思维” “生态圈”“共享经济”“工业4.0”。

     “工业4.0,吹得神乎其神,我到下面企业看了之后说,你还4.0,连2.0都没做到,谈什么4.0?”许小年总结,工业4.0或许是未来的方向,但中国大多数企业当下仍处在工业2.0和工业3.0时代。企业应该老老实实从自身出发,一点一滴提高效率。

    “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感到乐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有短暂的好转,但这一短暂的好转,付出了较大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在中央已经提出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一季度又依靠政府投资上项目,依靠中央银行发钞票、放贷款等,来拉动经济的增长。一季度的政策出台后,尽管经济有好转迹象,但是,各方对这些政策也表达了不同看法。

5月份,《人民日报》刊发的《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中,权威人士的讲话表明了转型和改革的常识还在,认识到一季度的做法会使中国经济今后更加困难。制止一季度的做法,是今年以来在经济政策方面的一个重大调整。特别是权威人士在讲话中,没有回避当前的问题,明确指出了中国经济今后的走势,既不是U型,也不是V型,而是L型。

而L型意味着经济增长会进入下降通道,下降通道在底部,L型走势会持续很长时间。而且,L型的尾部,或者说,困难的局面恐怕会持续三、五年。

L型的形成和走向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这就需要对当前的经济情况作出判断——当前的经济情况是怎样产生的。过去我们常说,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P2P大部分是做互联网出身的 不了解金融的本质

我先讲一下为什么最近P2P接连出事,以至于惊动了政府监管当局,掀起了一轮清理整顿的高潮。这个清理整顿刚刚展开,更多的行动也许在后面。我想有些人看到政府的整顿和加强监管,有可能会对石投金融感到担心,我觉得这些担心都是很自然的。我个人的看法是用互联网的概念去炒作,制造金融泡沫,这种现象确实是要在监管上加强,能够防止类似的事情。特别是一些欺诈的事件出现。但是我认为这个监管它应该能够准确的识别什么是真正在经济中创造价值的金融活动,什么是利用互联网进行炒作的活动,应该能够清楚把它分开。

最近一系列的新创的P2P企业倒掉了,为什么它们倒掉了?我们分析了一下,因为在这些倒闭的P2P公司里,大部分是做互联网出身的,大部分是有资金,找不到合适的投资项目,拿着资金来做P2P。换句话说,在倒掉的这一些互联网公司中,如果不说百分之百,可以说绝大部分是没有金融从业经验的,他们不了解金融的本质。 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使一些创业者包括中欧的学生,他们以为互联网这样一个新生的事物,如此之高效,已经改写了经济的规律,它可以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2-19 15:52)
分类: 经济
看到希望
 
秋天随企业家代表团访问德国,在两个会议上听到同样的消息:今年中国企业在德收购案个数创历史新高,虽然金额数量仍远低于德国企业在华投资。据德方分析,收购的意图一为获取技术,二是进入欧洲市场。
 
近期和国内企业交流,也感觉到企业的关注点正从宏观政策转向了微观的技术与创新。制造业急欲了解“工业4.0”的内容,尽管到目前为止,口号的发布者——德国也未向世人展示值得参考的具体细节。焦虑和求变的气氛不只存在于制造业,房地产商在千方百计地去库存,开发由地产延伸的服务项目,尽可能地轻资产运营。
 
从这些不同以往的迹象中,笔者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希望。
 
自去年始,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这是政府主导的投资驱动增长模式之必然结果。这个模式的不可持续性不仅在于政府资源的有限,更重要的是投资的边际收益递减,也就是投资越多,单位新增投资的效益越低。
 
投资形成产能,产能越大,产品价格越低,企业的利润就越低,这就是投资边际收益递减以及企业经营困难的原因。当前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济
中低速增长也就是比过去要明显低下来,而这个增长速度的放慢既是周期性的,更是结构性的。我个人认为,主要是结构性的放慢。结构调整的困难决定了我们经济的新常态将持续比较长的时间。

在经济增长放慢的情况下,新常态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政府会采取什么样的对策?我自己的观察,在新常态的情况下,政府不愿意也无力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我认为,不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在当前的形势下,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所以,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和过去不同的形势。这是我们生活其中的现实。

我们不缺钱,缺的是盈利的投资机会

在行业的层面上,我们观察到的是,过剩产能的普遍存在,在过剩产能的压力下,只有不断的降低价格,试图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而降低价格在宏观层面上显示的是生产者价格指数连续30多个月负增长,在传统实体经济中,投资机会缺乏。所以,现在我们缺的不是钱,缺的是能够盈利的投资机会,这是另外一个现实。

再看企业层面,虽然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但是人工成本、资本价格、资金成本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中国的企业为什么在创新上感到困难重重?困难不在员工,困难在公司,困难在企业家的思维方式。首先要彻底地克服机会主义的经营思路,其次企业家要建立自己的内心世界。

 

  长期以来,市场上流行一种机会主义的经营路线。有一句很好的话,把机会主义路线生动地总结出来了,叫做只要找准了风口,连猪都能飞上天!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机会主义,我的学生问我,教授,你对这句话有什么评论?我的回答是,如果你把自己降到猪的水平上,我和你就没什么好讲的了!

 

  做企业不是找准风口,不是踩准点!马云的回答是什么呢?猪飞上天了,那风停了呢?风停了的话,首先摔死的就是猪。中国经济的两位数增长的大风,不说停了,也是放缓了。猪如果还想继续飞,怎么办?所以转型之困难,我觉得首先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要转型;我们的思维方式要转变,要彻底地克服机会主义的经营思路,这是第一。

 

  我经常把中国的企业家和国外的企业家进行对比。为什么总体来说,中国和国外的企业相比,在数量以及创新的层面上,都明显地要落后国外?从制度层面的原因来说,跟企业家有非常大的关系。当中外企业家进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