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许小年

博文
(2011-03-11 17:20)
标签:

杂谈

好久没有更新了,愧对博友,都是围脖惹得祸。

 

三不合理

 

近年来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有“三不合理”,特别是70/90的规定和“限购令”,一不符合市场经济的伦理,二不符合法治国家的法理,三不符合经济学的基本原理。

 

市场经济的伦理是尊崇法律框架内的交易自由。交易自由是每一公民的权利,这一权利不仅体现了社会公平与正义,而且保证了市场经济的效率。

 

现代社会的公平是权利和机会的平等,其中包括了交易权利和交易机会的平等,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限制或剥夺任何公民的自由交易权利,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限制或剥夺任何公民的自由交易机会。“国家利益”、“经济稳定”、“市场秩序”、“弱势群体”等说法都不能作为政府限制和剥夺公民权利的理由,在这些名义下的行政性垄断、倾向性的优惠政策以及对市场的任意干预却正是对社会公平的破坏。

 

用行政手段打压房价,购房者或许受益,但对房产所有者是不公平的,房价下跌,他们的资产缩水。住建部的最新数字表明,城市居民的住房拥有率已达89%,以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年1月11日,一座总高为9.5米的孔子青铜雕像在国家博物馆北广场落成,天安门地区又添文化新地标。

看到这条消息后,笔者发了条微博:“孔子被批60年,这铜像算是‘平反昭雪’么?看来仅有GDP还是不行,一个民族要有精神和思想的认同,否则就会散掉。但认同谁呢?马克思还是孔子?”改革开放30多年后,华夏民族碰上了前所未有的认同危机。

 

中国的渐进式改革意味着在不触动基本的社会和政治结构的前提下,在经济层面上迅速推进市场化的改革,政府作为现有规则的执行者和现有秩序的维护者,发挥着较其他转型国家政府更多的职能。然而强势政府如同双刃剑,一方面保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的稳定,使中国免受前苏联、东欧国家经济转型之苦;另一方面,由于缺少制约,政府越来越多地参与和干预经济活动,逐渐转变成为带有自身利益诉求的规则执行者,也就是通常所讲的亲自下场踢球的裁判。

 

这样的裁判对社会公平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机会严重不均,贪污腐败盛行,收入两极分化。过去两千年中困扰中国社会的痼疾再次显现,人们自然想到用同样悠久的儒家学说去应对。

 

与经济的繁荣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思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企业家精神的衰落与重振”。

 

现在社会上有两股浪潮,各种媒体上都有过广泛的报道,一个是大学生报考公务员,另一个是海外移民。在移民的人群之中,有官员子女,有成功企业家以及他们的子女。这两股浪潮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企业家精神正在衰落之中。

 

我想先做一个定义上的说明,这里讲的“企业家”是指民营企业家,国有企业虽有大量的优秀管理者,但那里没有企业家。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家指的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具有敏锐眼光,能够及时发现社会需求,甚至创造社会需求;他们具有承担风险的勇气和能力,能够组织资源,在市场前景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开发和制造社会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他们以个人的声誉和资产承担失败的后果,也以个人的名誉和资产赢取成功的收益。在这个意义上讲,国有企业仅有管理者而没有企业家。

 

当我们看到企业家精神在中国衰落时,必然要问原因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大家也都知道,强势政府的兴起是当前企业家精神衰落的最根本的原因。市场经济的主角原本是企业和民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领导,您知道吗,通货膨胀归根结底是个货币现象,经济理论和世界各国的经济实践已证明了这一点。要想治理通胀,必须果断而坚决地紧缩银根。

 

我国中央银行虽然多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并且加息一次,但这远远不够。

 

尽管准备金率的提高冻结了银行的可贷资金,有助于控制银行贷款,实际上,此举纯属多余。这两年实行的贷款额度制已卡死了放贷规模,银行可贷资金的多少不再是制约因素。这就如同计划体制下用粮票限制购买,粮店储备了多少馒头无关痛痒,社会粮食消费量由粮票决定。已经有粮票(贷款额度)了,干吗还总是在粮店的库存(银行准备金)上做文章呢?

 

说起粮票,领导,您知道吗,改革开放没几年,我们就解决了计划体制下无法解决的粮食供应问题,把粮票送进了历史博物馆。现在票证好像又回来了,贷款额度相当于给银行发“信贷票”,房屋限购令相当于给居民发“房票”。过两天猪肉、大米的价格若涨起来,是不是又要发肉票和粮票了?干脆把发改委改回国家计委吧?反正现在两者也差不多了。

 

笔者一如既往地反对各种各样的数量控制,包括美联储的“数量松宽”、我国的信贷额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表面上看,这是公权与私利的矛盾,政府要发展地方经济,推进城镇化,强拆强迁,原居民抗争无路,只得采取了自焚的极端手段。宜黄县干部网上发文为强拆辩护,“没有强拆就没有崭新的中国”,言下之意,县政府的动机是良好的,符合广大民众的长远利益,仅仅因为方式方法不当,导致了自焚事件。

 

这位干部护主心切,但良好的动机并不是宽恕暴行的理由,况且动机未必就那么纯洁。在“天下为公”的旗号下,是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土地增值的巨大收益。充实地方财政是含蓄的说法,银两主要用于长官的政绩工程。直白一些的干脆赤膊上阵,贪污受贿,转眼便是千万富翁。

 

这不是公权与私利的对抗,而是挟公权的私利与草芥私利的博弈,力量对比的悬殊,早就决定了博弈的胜负。

 

败退者不仅承受利益的损失,亡灵还要遭到无耻文人的羞辱。“强拆是无奈的选择”,“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强拆政策的受益者”,依傍胜利者讨得一杯羹,作践民权用的是秦始皇的逻辑。

 

让我们回到两千年前,复原修建长城的公权与私利之辨。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1 17:14)
标签:

杂谈

卸任前后,国资委原负责人讲了不少心里话,例如国企“垄断有理”,“垄断有功”,“我是个忠臣”等等。

 

尽管受到舆论和学界的非议,笔者对这位同志倒有三分敬意,起码言之有物,表里如一,比起那些千篇一律的空话、口是心非的假话、以及廉价的公开做作,不知强了多少倍,而且像他这样,敢拍胸脯说自己是忠臣的,如今并不多见。

 

然而忠臣不是自诩的,将来太史公作传,不仅要看该同志是否忠,还要看他忠于谁。

 

这位同志显然不是忠于民众[注]。

 

尽管该同志完成了政府交给他的任务——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央企资产从2002年的7万亿增加到2009年的21万亿,但这并不表明他忠实地履行了为民众服务的职责。正相反,国资的增值以牺牲民众的利益为代价,因为增值只有两个途径:政府的投入和企业自身的盈利。政府的投入当然由纳税人贡献,而企业的利润也来自老百姓的口袋或消费者的钱包。

 

央企拥有垄断经营权,政府又帮着定价,从成品油价、飞机和火车票价,到电信服务费、金融服务费、存贷款利息,都是官定的“一口价”。霸王企业加上霸王条款,它不赚钱谁赚钱?无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最终会过渡到公民社会。过渡之路也许是漫长和曲折的,但大方向不会改变,因为只有公民社会才能满足现代人的需求。

 

社会有两大功能,第一是工具性的,即产生和维护秩序,以提高效率。在无政府的状态下,个人的防卫成本和经济活动的成本过高,如果组成社会,构建秩序,减少冲突,协调个人的活动,就可以实现分散的个人所无法达到的效率。社会的第二个功能是目的性的,也就是满足人对社会生活的需求。人是天生的社会动物,社会生活是个人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们在这里主要讨论社会的工具性功能,即建立秩序以提高效率。对比公民社会和传统社会,两者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不同的建立和维持秩序的方式,而建立秩序的方式与社会的终极目标又有着直接的联系。

 

公民社会与传统社会的区别

 

公民社会以个人为基础,传统社会则建立在权威之上。

 

传统社会中没有个人的地位,个人必须服从各式各样的权威。个人服从军事和暴力的权威,这就是奴隶社会;个人服从政治的权威,例如中国古代的皇权,这是集权专制社会;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吉利和孔子怎么扯到一起去了?一个是当代极具竞争力的汽车厂,一个是古代声名显赫的读书人。无论如何地风马牛不相及,两者有着一个共同之处:都不是规划出来的。

 

汽车行业的规划历史起码有几十年了,连绵不断,持续至今。政府的重点扶持早先有“三大”,一汽、二汽加上汽,后来变成“三大三小”。非重点遭则到抑制和打压,据说那些杂牌部队冲击市场,分散资源,汽车工业的规模经济总上不去,都是它们捣的乱。

 

如今“三大”雄霸天下,尽管只是窝儿里横。享受着特殊政策,它们从洋人那里拿来现成的技术和产品,在政府的保护下,舒舒服服地吃着国内的市场。这多年,虽然银子赚得盆满钵溢,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竞争力却一直停留在规划阶段。难怪有人说,中国没有真正的汽车公司,只有汽车装配线。至于“三小”,不是自行遣散,就是被中央军收编。

 

能走出国门的,仅两家偏房,敢收购洋人的,唯有吉利。这既非规划之功,亦非政策之力。夹缝中生存,阴影下长大,锻炼出的生命力之强,超乎一般想象。幸亏当年没有列入规划扶持,否则软饭吃到今天,恐怕仍无啃硬骨头的牙口。

 

然而规划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5 17:06)
标签:

杂谈

人称史上最严厉的楼市政策就要鸣金收兵了吗?即便还没有,看上去也是强弩之末。

 

来自部委的信号相互矛盾,混乱不堪。一会儿讲房产税已成定局,一会儿又宣布“三年内免谈”。昨天放风还有更严厉的后续措施,今天又郑重地公开辟谣。关于宏观政策不可轻易退出的说法,更是引起了诸多猜想,或许决策层担心经济二次探底,很快就会放弃地产新政?

 

地方政府也是拖拖拉拉,三心二意。几家颁布了自己的政策,除了色厉内荏,就是语焉不详。打压楼市等于打压地方财政,割自己的肉,怎么可能痛下杀手?

 

商业银行搞起“压力测试”,声称最多只能忍受30%的房价下跌,超过此限,银行资产安全堪忧。先把话撂在这儿,将来出了坏账,可不能怪我失职,这是“政策性不良资产”,补窟窿还得中央掏钱。

 

地产商有观望的,有“假摔”的,有给自己放假的,也有厉兵秣马,准备捕捉商机的。嘴上喊着拥护中央决定,手上都放慢了拿地和开发的速度。

 

百姓亦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没房的隐约看到点希望,有房的却只见财富缩水。这里房价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许小年:企业最大责任就是合法的为股东赚钱

  2010年5月28日,长江商学院、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全球CEO俱乐部、宜兴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0全球企业家(远东)论坛在宜兴召开。下文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现场发表的演讲。

  许小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企业的社会责任,但现在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关于企业责任的讨论,我认为进入了误区。这里有两个误区:

  第一个是把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企业的盈利对立起来。在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企业的盈利对立的背后是把公众和股东对立起来。一谈到企业的社会责任,潜台词就是企业不能只管赚钱,要兼顾社会责任。企业如果不为股东利益最大化而努力,还要企业干什么呢?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股东赚钱。不能够以社会的名义压制企业盈利的冲动。

  第二个是混淆了企业的责任和政府的责任。我们今天讲的很多的企业责任,如同下面讲到的一些案例,实际上不是企业的,而是政府的。政府没有尽到责任,转而强加到企业头上。这两个误区如果不澄理的话,我们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讨论不会有结果,会越讨论越乱,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许小年
许小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590
  • 关注人气:4,7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