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一令
十一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718
  • 关注人气:9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11-08 23:44)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生活

 

 

 

秋天的衬衣抖了抖。上面的露水,沿着夜晚的缝隙隐匿无踪。冬天就来了。

 

整个城市的桂花香由此亡。我不由的一阵忧伤。这种毫无由来的忧伤,如根针芒,刺痛了忙碌生活的脊椎。

 

如同盲人按摩。总会触及到被你忽略的隐疾。光明究竟在谁的心里?究竟谁是真正的残疾?我或你,你或他,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簇拥而去,零落而归。日复一日。那些形而上的追问已随世而遁。

 

年复一年的路上,一些人兴致盎然,一些人若有所思。我,沉默不语。

 

生活如此穿流不息。言语如此苍白无力。让我许久不敢举笔。

 

如此对比,让我想起一个观点:最容易引起视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本很大很厚的时尚杂志,被朋友遗忘在家里。随后,它被我带进了卧室。

 

本想睡前翻翻。无奈太大太厚,居然感觉手都酸了。这类书籍,我从不购买。一是携带不便。二是价格不菲。

 

由此可见,决定我购买一样东西的内因还是很现实的。

 

想起前几日来家里喝茶的一位女作家。和我一般大的年纪,执着的写着文章。据说是专栏作家。游走在城市之间,写着关于男女之间的故事。

 

或许是有太多同一个时代的回忆,或许是看我太过悠闲的坐在家里聊天喝茶之故,她问及我关于生活爱情的种种感受,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想,无言以对,或许是因为我的生活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9 21:58)

 

 

 

 

记得1月1日这一天,我睁开眼睛,已是中午。

 

恍然意识到2012年已经到来。看看天色,万里无云,还好;看看手机,信息暖心,还好。我知道,末日还没有到来。给朋友发完祝福,就似真似幻的想迎接点什么。

 

期待有谁叫我一声,我便随声而去。也许是真的。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一声叫唤,前几日,我和流氓兔回到了黄山。

 

黄山是流氓兔的家。也是他青年时代的一种念想。前来捧场的人很多。其中我记住了阿四。

 

阿四很帅。如果你告诉我阿四才二十多,我是相信的。如果你告诉我阿四已近50,我是难以相信的。可是事实往往就是你难以相信的一种。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4 16:05)

 

 

入夜,难安。卧起,看书。

 

书里有一段文字,说,坏人将自己埋在酒杯里,却急着向上帝祈祷。最后的结论是“连狗都不如!”我就笑了。当然,人怎么能和狗比呢?起码狗不会祈祷;起码狗再坏也不会丧失狗性。而人,动不动就会丧失人性。

 

而究竟什么又是人性?坏人和好人的想法也必然不同。但是如果说仅仅只是想让自己酒杯里的酒更多些,祈祷上帝不要被人发现就是坏人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坏人就太多了。

 

这么多年,我发现里一个重大的秘密:真正的坏人都是隐藏的很好的。

 

 

 

其实,这本书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它只是离我身体最近的地方随手拿的。书里的内容我都还记得,甚至哪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1 22:09)

 

 

 

流氓兔躺在床上。我坐在电脑前,想起这句话。

 

说这话的人是我们厂里的一个工人。他的一只眼睛,在浙二医院一二三四五六七个医生的左右诊断下,终于暂时还没被挖除,尚在观察治疗中。

 

生病,治疗。本没什么稀奇。

 

稀奇的是,病人在治疗过程中,熬着剧痛在手术台上足足躺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一个多小时,医生和护士却在聊天吹牛。最后又因为吹牛的医生医术太低,不得不搬出主任来清洗缝针。

 

稀奇的是,最初病人因为实在无法忍受疼痛,仅仅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轮到我?”就被医生居高临下、盛气临人的斥骂。我见状,问她“作为医生,你难道不能体谅患者的痛苦吗?你凭什么用这种态度和病人说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9-19 18:01)

 

 

 

有一些爱好文学的朋友来家里喝茶。喝着几十年的普洱茶让他们聊性大发。于是开始谈论文学,背诵诗歌。

 

我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泡茶。没有太多的加入话题。我只是听着。觉得他们说的很好。L突然说,徐老师,你怎么不说几句?心底猛的一惊,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名家名作没看过几本,名诗名句也背不出几句来。而且是渐行渐忘,原先还有印象的都在不知不觉中遗忘。能够脱口而出的估计就剩儿时背诵过的唐诗了,而且还只剩下了那么几首最朗朗上口、谁都能背的。

 

不知为何,脑子越来越空。然而在我的少女时代,还是一个文学盛行的年代。我也曾加入过修饰自己文学修为的队伍。但是,若干年后,发现那只是一个伪装丰满的假象。因为文学离很多曾经热爱它的人越来越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8 12:37)

 

 

 

有多少次抵达,就有多少次出发。

 

当我们驱车抵达深圳,已经是午后时分。车窗前飞过的蒲公英,在略显浑浊的空气中轮廓模糊。这种模糊不清的感受,直至我们抵达中山后才逐渐散去。

 

或许是因为中山井然有序的景致,或许是因为天空滴答淅沥的雨水,感觉自己的感知力在逐渐苏醒。

 

一路上,感觉自己是混沌的。因为知道,自己暂时只能坐在车上一路前行。别人是溜狗,我们是溜车。从杭州到江西,从江西至广州,然后是深圳,接着是中山。

 

到哪里都只是路过。一路狂奔。Q7被我们溜达的灰头土脸。它的苏醒,应该是在我们从中山开往普宁的路上。应该是因为那场场面壮观的暴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5 14:13)

 

 

 

以为自己只是打了个小盹而已,不料,这一走神竟达三月之久。眯眼一看,已经是春满枝头。它们探过围墙,毫无由来的击中了我内心若隐若现的感慨。

 

那些感慨,被琐碎的忙碌挤压的支离破碎。此刻,又聚拢而来。

 

我携带着它们,走在人群里。我不是一个可以享受人群的人。所以,我永远也成不了诗人。我的感慨来自一些重大却又无聊的事情。

 

最近,的确是发生了一些重大的事情。都是由所谓的财富而引起,比如仓库里那2000吨的金丝楠木阴沉木,比如那满屋子的沉香。

 

它们,远远比人更具有感召力。让一些人趋之若骛,企图用不正当的手段掠夺它们。我想,我之所以写不了小说,成不了作家,是因为我骨子里的懒惰。如果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坐在某片热闹中已经很久了。来来往往的空气把近200平米的家填的局促无比。

 

秋天和冬天的界限在一夜间变得棱角分明。就像11月飞往山东,出发前,穿着花裙子,因为杭州还暖如春日,而山东已是天寒地冻。我就像是一个被魔法师施了咒语的小妖精,花枝招展的进入了一个鬼怪世界。寒风追着裙子,掀开了冬天的真相。我冻得发抖,跟在流氓兔的后面无处可藏。显得荒诞无比。

 

在山东,吃着30元一脸盆大骨头肉的短暂记忆,还很清晰。一天连丢三次手机,流氓兔忙着找寻。因为上面有太多重要信息。最后,流氓兔说,最好把你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拴在我身上,当然,也包括你。

 

我说,万一连你也丢了,我到哪里找你。他说,拴着你,就不会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9 20:20)

 

 

 

 因为我们在转塘金家岭租了一个1300平米的仓库,因为流氓兔出差在外,因为仓库急需安装水电,所以我就经常往返在家和仓库的路上。

 

所幸的是,近日杭州天气晴好。当我们行驶在杨公堤及虎跑路时,如同是郊游一般。杭州这个区域的景致,我不敢说是世界上最美的景色,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它是我见过最美、也是让我很乐意融入其中的一种享受。所以,与其说我们沿途看见的是风景,不如说我们是在领略着某种风情。

 

天空被夹道成荫的树叶遮蔽着,车子仿佛是行驶在由树叶搭建起来的帐篷里。阳光钻隙而入,猛的一下,有些晃眼,但是身体深处的某根神经却像是被大自然的针灸扎了一下,竟然有种异样的愉悦。

 

十一月的树木茂密依旧,令人有些诧异。在阳光的印照下,叶子几乎透明。那种绿,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