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全球股市
个人资料
徐慢和马快
徐慢和马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745
  • 关注人气: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置顶: (2017-02-03 22:5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3 02:46)

帝王的废墟

 

霞光刺破天幕,湛蓝里有一股甜味

沿着这座古老的石桥,那些流逝的泉水

那些花束,那些废弃的星辰

谁可以感觉到昔日的气吞山河

废墟中间的圜丘,一块铁被时间反复摩挲

钟乳石和竹子在黑暗里相互找寻

死亡一点也不着急,国家多像脆弱的晶体

让一块纪念碑邀请我们一起坐下,并且照亮

 

天空和山顶,需要怎样的画笔来描绘滥觞

我们投来目光,这群先知的画像会不会重生

世界会不会在战火中有片刻的宁静,荒凉的山村

它们会不会合力战斗,万顷林野合围的敌意呀

 

因一切恐惧而更加恐惧,山水的浓墨写意

只残剩巨大的魂灵,用来装点我们蜿蜒的足迹

一条清澈见底的水库,埋满国王、将领和祭祀的刀剑

所有的美耗尽了最后耐心,一并忘却牲畜的名字

闪电为大海劈开一条退却的路,将众生之血一分为二

坐下,听听老人念叨的乡音,时光的工匠院落

斑驳的墙壁上冒出了第一株植物,番薯和芋艿的子嗣

将太阳、月亮和群星抛向山谷,英雄已经不知所踪

原来只有岩石不需要霞光,它的体内就有

                          2016-12-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3 02:42)

黑暗计划

 

让我们赞美失明,黑既是白

大部分悲惨都为灿烂所致

请察看,太阳的遗体和星辰的禁书

一个数字早已化为植被,一个定格

死在它出生的祖国,光芒的顶端

有人举枪瞄准,举止失措的广场人群

将被夜色从璀璨中抹去

 

我们在黑暗里睡得很香,上帝的使者

下令挖开地狱的上盖,死亡的隘口

魔鬼扛着一片巨大的落叶,取下我们的头冠

摘去我们的眼珠和心,请品尝吧

政治罐头的甜味,理应获得无尽的礼赞

然后,替真相修好时间的底版

 

我们因失明上缴给黑暗的赋税,我们牢记

我们也牢记那个数字,即使它生硬、怪诞和荒凉

即使它放肆无礼,即使它贞洁获取黑暗的恶评

即使光明被诊断为一场歇斯底里

即使屠杀为奴役的制度开路,我们继续劳作

一声不吭,作为种种能量的存在

                        2017-6-3

 

血的尽头

 

我依旧听见恐怖的尖叫

依旧观看着天空的日益磨损

谢谢我的耳福,随着刺痛急转直上

六月的冰窟也能灼伤人民的咽喉

我知道,这个国家的暴力器具

依旧在为旷野炼制血块

 

如果说那个夜晚垄断了奇迹

和自由空间,头颅迸裂的画面

子弹飞舞的场景,我能承受我的命运

我不做反抗,我愿意为时间的原罪

锻造出未来的绝境

 

等待云朵开口说话,等待原野开口说话

那个斩首行动的深夜,秩序成为死亡的单口相声

用血供养的暴徒,邪恶是你们的一笔横财

枪声就在真理的国境内,穿透人类的骨头和舌根

多像灵魂的福利,我们永生享用

对于肉体,法律是一项不用发明的致痛技术

                          2017-6-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闪电的地址和彩虹的门牌号

                 

1.与十字架搏斗

                  ————浙江祭

 

其实,每一滴泪水都有一座教堂

缀泣像一部启示录,从眼珠里挤出灵魂

从脑海中取下城堡的塔架,请敞开

格子彩窗,群鸟正好途经那里

 

匠人搬动石块,砌好穹殿

山脉的意念日益合拢,领悟天空的巨大

牧师们彻夜未眠,头顶上的

吊灯响彻着时间的枝叶

落英在相互作拱,枯萎在相互佐证

 

有关信仰,有关赞美诗,有关祈祷

喷泉的水冰凉冰凉,掸去嬷嬷烛台灰尘

一个儿童小心地叠着纸船,他口中含糖

屋檐上蜥蜴悄悄聚集,它们

必然谈到死亡问题

 

一颗星与另一颗星叠在一起

它们的闪烁相互抵消,借以包容黑暗

受难者敲响钟声,请与每一桩罪行对时

请撒下石头的种籽,浇灌暴风的鲜血

 

去爱海水王朝,那里堆积大声哭泣的典籍

如果拆除内心的纯真,就将一块铁

晋升为神,上帝才是每一个事件的视角

它领着万物,来到命运的边陲

肉体和魂魄有着类似观点

 

苦难何其深,宗教并未击中问题的要害

却截获了光芒的部署,它拿着天气的印章

晚霞鲜艳,是圣灵在传授闪电的花粉

月色绚丽,但它内心藏有硝烟

疼痛者扛起带血的木头,等待大地前来祭扫

 

2. 闪电的地址和彩虹的门牌号

 ——天津祭

 

死神的降临无需预告,它在傍晚来了

它用一团火球遮挡住残忍的脸,它来了

来自雷霆的故乡,揣着彩虹的门牌号

毁灭是多么夺目的幸福,梦境打造的废墟

它一脚踏进,后来是支离破碎,后来是血肉横飞

 

它从灰烬里捏住这个地址,辨认上帝写下的字体

是不是性命被施行过巫,以至于如此无辜

真的没有人犯下罪孽,也无需为肮脏和冷漠付费

与道德势不两立的善民呀,请对下一桩罪行袖手傍观

谁煽动我的复仇雄心,就像那些四处乱抛的肢体

 

能找到死去的活口吗,它在轻轻地捡鞋钉

放进风的篮筐

它看到魔鬼麾下的士兵,簇拥着热气腾腾的王位

是不是因为渺小无力,我们逃不出统治者掌心

我们清晨开垦一片废墟,为了让夜晚炸毁一片灯火通明

 

每一座时间的化学仓库,堆放着灾难的元素周期

欲望和贪婪才是恐怖的物资,谁能拥有原罪的豁免权

请继续坚守这些美学据点,将想象力焚烧成恨

谎言才得以破土重生,三千年的离奇山水作为燃料

从地壳升起的浓烟,为了保全民族的幻觉

 

遍地血迹,邪恶翠绿

砸开阳光的门窗,闯进月光的卧室

尸骨全无的遗体,我们能不能触摸你们的垂死

接下来是二次爆炸,乌云变得非常轻盈

死神也变得恍惚

 

大海在无力地呼吁,祖国属于一宗失踪之物

玻璃渣犹如无数星星的眼球,它们似乎看到了真相

凭借咳嗽获得宽恕吗,未来都不是集体赎罪日

请大王从梦中醒来,绑紧微弱的神经

去未知之境,帮我们从带血斑的羽毛上找回蔚蓝

 

3.沉船记事

            ————长江祭

 

我想说些什么?流星疾逝

水涛激荡,大风一遍比一遍响彻云霄

我谢绝了浪花的称号,我的舵杆已经断

水瘫痪于水的国土,它要迎接一群跳舞的族裔

 

我想说奴隶的耳朵长在脊背

六月一日深夜,疯狂之水烧坏她们的听觉

事实上可以从缺口逃生,没有想到

他们轻易就勾勒出死亡的曲线,

而激流簇拥着的四面八方都是风景,尤其那美丽漩涡

 

魔鬼为风云故事颁发一本溺亡手册,谁能相信

今天的夜色如此鲜艳,让死期近乎完美

人性的沉重和人性的沉醉,都在其中

水的娱乐场,这个贵妇人连一块柿饼还来不及咽下

膨胀的激流迅疾淹没过她的脖颈,两岸风光是什么品质?

 

我想说到船!说到疯狂的左转舵

它舞鞋的鞋带散开了,它进行逆时针的生命合奏

它楼船窗口的灯盏正慢慢熄灭,配合惊浪的倾斜度

下沉、下沉!像大风中的一根瑕疵

快要汇合鱼群的狂欢,和涡流的曲轴

 

时速的指针与油耗数字交叠起来,他的

内心竖着一块角铁,她的颧骨陷进了冰冷火焰

尸体缓慢地漂上水面,更像群山沉睡的投影

愤怒和哀怨,这不是国家的解说词

 

哭泣能支付这笔横祸的费用吗?悲伤一场

再去接受水妖的诅咒,接受祖国莲花般的疼痛

以及纸花般的慰藉,主席的后鼻音太重

看得出,他已经到了悲悯的临界点

看得出,他拔动并敲响这条江的时光钟锤

 

4.岛屿上的烟云

              ————漳州祭

 

我打马前来,背着酒囊

你们家的堂屋落在第六个钟头

青烟绕开了树丛中的蜂窝,与一朵白云垂直成儿童

青石堆积的读书声,被黄昏的巨响吞噬

此时,我看到石榴崩裂,墓园花萼疯狂绽放

 

如火如荼,死亡在东方行善,在西方施暴

在南方说谎,在北方守信

它是这座大山的伴侣,却是大海的敌人

最后的爱情能不能托付给智力?我都会尽力

降低友谊的意义,以便琴弦闪烁得更远

 

以便与高处流水告别,我放下行李

知音带着咸味,她要酿造下一季的劲酒

将生存折算为货物,用来治愈枯萎

哦,苔藓和水草长满了这个岛屿

用来埋藏废墟里慌张的脚步,用来清洁情感的瘟疫

 

植根骗局内部的谶语,可以说它们更接近球茎

大海的喧哗一下子鸦雀无声,毁灭过于刻意

我必须用怀疑向蔚蓝宣战,惨烈是肯定的

科学给信仰发来贺电,工业去危机的深渊找归宿

如果依赖血液资源捏造祸根,将在口渴之日迎来精神独立

 

美人的记忆依旧,英雄的胆气已短

我已经无力背诵这段诗章的开首,文字的铁证如山

我并不深谙思辨之道,只好在陌生之境留影

如此死寂的事实,我不介意与一车尸骨同行

我即使没有起死回生药粉,也怀着柳暗花明的期待

 

三月受孕的鮸鱼呀,一到七月你就生下结绳记事之物

一到北方,南方就落下一场无边的大雪

然而漳州在东,整个氏族都在夯土

岛上的黑色浓烟,依然覆盖着岛外的香蕉林

我用树皮喂马,让它飞驰

 

5.我们给熄灭之灯写信

                    ————北京祭

 

光芒与欢乐,需要分享的经验

这些建议如此简易,又令人震惊

用针尖挑开黑暗的贞洁,观察下面的细菌

熄灭是一个危险之词,它给夜色增加了净重

最后一张唱片,竟毁坏星星的划针

 

我吓坏了,一只青虫要求蜂鸟成为不忠的共犯

她在挣扎,但是她别无选择

她堆积所有的错误,最后保持沉默

最后,依靠熄灭的智慧

在睡眠中回旋和沉寂,梦到一根红藤萝

以及那些正在攀爬的遗迹

 

巨大,有时不知道如何想象,如何提出新的异议

我投入大量的技巧和热情,想造出颓废感

仅仅为了引诱,让一条河流开辟出她的肉体感

两岸都是树叶的绿色眼珠,和死亡亲吻

 

我将时间翻新,将微弱之光反锁在花园

岩石的眼神犹如烧焦的灯芯,她侧身

黑暗中我们如何面对,我怎么知道

用句子寻求刺激,提炼出主语的激素

以及介词与连词的物理学,画出它们的不清晰

 

实际上维持强烈的友谊,也不需要伪装

而舌头的性史大于我们的噩梦,她脑中有一道伤口

以加剧我们之间的悲惨,和彼此的不诚实

先是漫长地交谈,最后来一场轮舞

如此反复的常态已经接近,每一次无法破解的灵异

 

如果今夜北风南下,如果灯盏已经焦急

金枝玉叶是不是永远珍惜,我不知道

我们密集地交往,她遗留在床单上的锈味

往往僵尸出现,以至于我记不住那些红发的数量

我这就途径炼狱,捞起她在黑暗中的一片微小涟漪

告诉大家,我可以轻点按钮打开手电

 

6.九级台阶以下

                  ————上海祭

 

目光很乱,听觉里有一朵浪花

口腔的卷舌音不稳,预言滥用抗生素

九级台阶上有三个人躺着,天空一半湛蓝

一半阴沉,雨说下就下

风声卷着雷声的谶语,放眼望去

苍茫叠着苍茫,一切都在九级台阶以下

 

一只猫准备从槐树窜到银杏,它没带爪子

它的尾巴更像蝙翼,滑翔和穿越触动古老的丑事

我提着一袋子夏娃,准备黄昏请安琪儿吃苹果

替暧昧削皮,用哲学辟邪

我明白人类与人类史的脆弱,羞耻已经开始

 

他们煮带蛇肉的树叶,傍晚疯狂地交媾

翘起屁股,射精时喷出一股蒸汽

让孩子们钻出一滩虫卵,让生铁学会宠溺石头的后裔

往所有动物的眼睛里插钉子,在我的身体内画一根圆柱

用来积灰,厚厚的舌苔落满海鸥的倒影

 

时间啃完生肉,江水穿上兽皮

水底堆着蓝色的腿骨,水草举着鱼头

两块浮云被别针连接起来,神话说着说着

感到异常压抑,云雀展翅低飞,看那塔尖上的钟锤

指针这一次对准了铜像,邪恶泡在他的荷尔蒙中

 

连树根也抓不住土壤,惊慌的人群徒然使劲

美学和几何学纷纷一脚踩空,旱地拔葱的是连篇累牍地撒谎

死神的形象只相对于国际,国家不要紧

血的籍贯,脑门上的党支部

是芬芳和璀璨制造的意外?我永远想不清楚

 

尚若长江中下游增加了大量农具,牛犊的农业时代

我的太阳和月亮一直会照耀种子的禀赋

时光的幽灵也会一直眷顾万物生长,它们

不在死亡的路上,轮换不了恶俗

并没有漫长和衰败,我们早就他妈上当受骗

 

7.群山苍茫

             ————深圳祭

 

从阴暗内挖出一只角,挖出梦的脏器

不错,我们在自己的噩梦中躲雨

大佛去咬金刚的脖子,八卦里出现一排牙印

活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冷,死人举着磷火

烟往右飘,左手的一座山开始塌陷

 

此时北方淹没在大雾乳沟中,南方的山吆

一排排高耸的影子要逼疯先知

铁血魔窟提供的信息,一付邪恶的架势

抽掉敬畏,先知的话音刚落

山水自治区,求生的托辞四处撒落

 

山体像一块人类的淤青,金色的云朵停在秋天

为哀伤造势,谁给出石头的观点

囚徒、陡峭、落差,轮船鸣笛,烟花绽放

我不由自主地说起死亡,阶梯的坡度哦

基于一颗头颅的鲜嫩,淤血臆造了一座小小的山河

看来神是天空不存在的插图,只为了闪烁

 

它将灵魂接进云朵的插座里

歌声里撒满钉子,谎言不放它走

赞叹物上的雾越来越浓,灰暗和阴绿的空隙

一群鸟的羽毛慢慢掉光,雷电汇集的漩涡

从疼痛里提炼出仙女,完成天使的假设

 

静止的心脏,我看到湛蓝

一滴血顺风而下,蜜蜂与花束的铆接

击不中要害,寄生于新的感官

为幻想画出一节股骨插销,语言创伤

各种沉重的存在,无需表达,死亡多像天机

 

骷髅饕餮,黑暗疾病的料理

咀嚼万世孤独,吃出巅峰的肩胛

骨头和石头的证据,山色让自己苍茫起来

以替代时光的不言自明,以投影

以岩石一般的固执,国家的荒诞构造这座山

                            2016-4-2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